“下面是天使與魔鬼,在你們之中,有一個天使與一個魔鬼。天使屬於平民一方,魔鬼則站在殺手一邊。”法官又開始解釋,“這兩個角色的身份,將對所有玩家保密。也就是說,即使是處於同一陣營的玩家,也不會知道他們的身份。”

“嚯,居然是隱藏角色呢。”雙份旁邊的一名男性玩家開口說。這個人身材十分奇怪,整個人看上去像個球一樣,藍海辰就把他叫做土豆。

“不錯,所有玩家都不知道他們具體是誰,他們相互之間也不清楚。因此諸位只能靠後面的行動,來猜測究竟誰是天使誰是魔鬼。

還有一點,殺手勝利的標準就是將所有警察以及天使殺死。平民一方也是,殺死所有殺手以及惡魔。這一點各位也要注意。”法官說。

“那請問法官,中途死亡的玩家會不會真的死掉?”土豆身邊的一名女性玩家舉手問到。

這個女孩打扮的很是不錯,即使在這種環境下也依然十分注重自己的形象。

背地裏大家都說,如果不是她前面的飛機場太過感人,在諸位男玩家心中的評價可能不會比江雨煙差。

所以衆人暗地裏給她起了一個外號,叫微波爐。藍海辰聽後十分無奈,但仍然沿用了這個叫法。

“不會,這一輪遊戲中途死去的玩家不會真的死亡。只有在整個陣營失敗後,所屬的玩家纔會全部被殺死!”法官回答說。

“哦,這一點倒是與上一輪遊戲一樣。”藍海辰聽後想到。只不過由於現在依然不知小丑等人的下落,藍海辰對這種所謂的不死持保留態度,畢竟死亡可是會影響評價的。

“不過有一點大家需要注意,那就是玩家死後會公佈身份。”法官又補充到,“本輪遊戲會像之前一樣,公佈死亡玩家的身份。如此一來所有人就能隨時掌握遊戲的進程,不會出現偏差。”

“太好了,上一輪遊戲我最頭疼的就是這個。”坐在微波爐右側的一名男性玩家鬆了口氣。這個人平常喜歡穿一些桔色的衣服,因此藍海辰喜歡叫他桔子。

確實,隱藏死者身份會讓玩家們對整個遊戲進程出現誤判,只能選擇相信某些玩家的一面之詞。

這就等於讓玩家們賭博,而一旦賭錯,很可能會出現滿盤皆輸的結果。好在這一次已經無需擔心這個問題,死者的身份將會公佈。

“下面我來解釋具體的細節,首先是天使。”法官又開口說,“天使擁有一次救人的機會,可以將死去的玩家救活。不過各位要注意,這個能力整場遊戲只有一次,用掉就不會再有。

因此天使玩家請務必珍惜,不要輕易使用掉。還有,這個能力的使用方法也與之前的醫生不同,只能在不知道死者身份的前提下使用。”

“什麼意思,難道知道了死者身份就不能使用了?”坐在煙鬼身邊的一名女性玩家問。

這女孩脾氣比較急,十分喜歡跟別人鬥嘴,因此藍海辰叫她大炮。

“這種情況不會發生,因爲天使必須在每晚遊戲開始之前,就決定好要要救誰。”法官回答說,“每晚遊戲開始前,天使將會有一次救人的機會。天使可以選擇使用或者不使用。

一旦選擇使用,天使就必須在活着的玩家中選擇一人。當晚這個人如果死亡,天使的能力就會發生作用,讓死去的人復活。

但如果天使選擇錯誤,這次救人的機會就會失去,以後也不會再有。”

“原來如此,這個能力既有醫生的性質,又有些像花蝴蝶。”江雨煙聽後點點頭說。

“可惜只有一次,如果是這樣的話,天使對殺手的威脅並不太大。”桔子也點點頭說。

“當然,天使的能力並不止這些。”法官聽後又說。 衆人聽後又看向法官,原來天使的能力並非一項,還有其他辦法威脅到殺手。

“天使玩家在被殺死時,可以選擇一個人帶走,被帶走的玩家也會跟着一起死。也就是說,只要被天使懷疑身份,天使是有能力殺死被懷疑對象的。”法官解釋說。

“好可怕的能力。”大炮旁邊的一名女性玩家說。她喜歡帶着一頂紅色帽子,因此藍海辰叫她小紅帽,“天使怎麼帶人走?難道是看見就可以?”

“不,天使帶人是需要名字的。在死之前,遊戲會讓天使玩家選擇一個人,天使玩家必須說出要帶走的人的名字。”法官回答說。

“這還差不多,不至於太可怕。”殺手玩家們同時心想。如果天使看見人就能帶走的話,恐怕誰也不敢現身殺天使,只等儘量躲在暗處下手。

在不知道遊戲地形的情況下,這無疑會給殺手製造不少麻煩,好在天使帶人需要知道名字。

“當然還有一點,那就是天使可以看到警察的驗人結果,一旦警察使用了驗人能力,遊戲會立刻告知天使玩家。”法官又說。

衆人聽後點點頭,這並沒有什麼,畢竟是同一陣營的玩家。

“當然,同樣的能力魔鬼也有。警察驗人的結果同樣會在第一時間告知魔鬼玩家,這一點是一樣的。”法官又補充到。

這次所有玩家都不淡定起來,魔鬼居然可以知道警察的驗人結果?這不就是說,警察的舉動相當程度都會被魔鬼所監視?

“這個設定是不是有些太過可怕,如此一來,警察就被被搞得束手束腳,根本無法全力以赴吧?”小紅帽旁邊的一箇中年男人說。

這個人臉型很有特點,像是一個大河馬一樣,藍海辰就管他叫河馬。

“其實一樣,殺手也被天使所限制不是嗎?天使的殺人能力也很恐怖。”坐在法官旁邊的一個男子說,這個人眼睛很小,藍海辰就管他叫眯眯眼。

“這可不一樣,天使的能力只有一次,而且使用範圍有限。魔鬼卻可以看到警察每一次驗人,仔細想來這個能力要恐怖的多。”坐在老王與河馬中間的一名女性玩家搖頭說。

這個女子身上有一種十分出塵的氣質,打扮上也喜歡往所謂的森女系靠攏。

她的外號叫夢潔,是江雨煙取得。藍海辰對此嗤之以鼻,根本不符合他起外號的風格。

“呵呵,所以魔鬼玩家的身份纔是保密的,對殺手們也是。如果不想讓殺手知道驗人結果的話,就請各位儘量找出魔鬼,並將其殺死吧。”法官笑着說。

“下面我繼續介紹魔鬼玩家,除了得知驗人結果外,魔鬼玩家是不可以被殺手殺死的。

一點殺手對魔鬼玩家下手,魔鬼玩家很快就可以復活,殺手的殺人機會也就隨之被消耗掉,這一點也需要注意。”法官解釋說。

“是啊,到時候魔鬼和殺手也就相認了。”眯眯眼旁邊的一名女性玩家冷笑到。她十分喜歡喝各種各樣的汽水,因此藍海辰就叫她汽水。

“不錯不錯,殺手如果想認出魔鬼的話,也可以用這個方法。”法官表示,“還有一點,當所有殺手都被殺死時,魔鬼玩家將會獲得殺人能力。到時候會有專門的厲鬼送到魔鬼玩家手上,對平民一方的人也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當然,這個殺人能力也有限制,就是不能殺死天使。天使可以被殺手殺死,但魔鬼卻拿他束手無策。

本輪遊戲的身份大致就是這樣,各位聽明白了嗎?”

衆人都點點頭,天使和魔鬼都能知道警察的驗人結果。其中天使有一次救人機會,被殺時也可以帶走一人。

而魔鬼則不能被殺手殺死,殺手死光後可以殺人,卻拿天使無可奈何。

大致就是如此。

“我想這些大家應該都明白了,那麼法官,我想問一下游戲場地的事。”汽水旁邊的一名女性玩家開口問。

這個女孩一身哥特風格的打扮,倒是與眼前的環境十分搭配,因此藍海辰就管她叫哥特。

“是啊,我們之前所住的地方,到底是不是在那個坑洞周圍的巖壁上?”領結也點頭問到。

“呵呵,關於這一點你們猜測的很正確,你們所住的地方就是在坑洞周圍。至於這一次的遊戲地點,當然就是在坑洞底部了!”法官解釋說。

“底部?”

“居然真的是在坑洞裏面。”衆人紛紛開口說。

“不錯,在這個坑洞底部,有一片建築,你們這次的遊戲地點,就是在這裏。”法官回答說,“現在打開你們的手機,你們會收到一張地圖,就是你們這次遊戲區域的地圖。”

衆人聽後掏出手機,果然同時收到一條信息。信息裏有一張圖片,是一片城市一樣的建築。

“話說這個不會就是之前我們待過的遺蹟吧?”藍海辰心中突然出現這個想法。不過根據地圖上的標示,這次遊戲區域的建築密度,要比之前的遺蹟還要密集。從這點上來說,兩者或許並不一樣。

“還有就是給我們地圖的方式,與之前的遊戲也不相同。”藍海辰又想到。

在之前的遊戲中,地圖都是通過殺人遊戲的應用發送的。但這次不一樣,居然只是通過信息發來一張地圖,這也讓藍海辰很在意。

想想之前大家的推斷,這次遊戲中的那股力量,與之前遊戲管理方的存在根本不同。

如果事實真的如藍海辰所想,那地圖的事也就可以解釋。

“只不過他們爲什麼都要用殺人遊戲這種方式呢?”藍海辰還是不明白。

“對了法官,我們所住的地方似乎沒有通往遊戲區域的路。那我們要如何開始遊戲?難道是在這地圖上選擇?”江雨煙這時候問。

萬古第一皇 “不,不會。這次你們回去後,會發現你們所在的地方已經多出一個通道,就是通往遊戲區域的。

具體情況你們可以回去之後再研究,總之並不會造成什麼不便。”法官解釋說。

“大家還有什麼疑問嗎?如果沒有那麼今天就到這裏,從明天開始,大家就會再次進入遊戲,我期待着各位的表現!” 法官說玩後,衆人發現眼前的景色突然又開始模糊,那種像顏料塗抹一般都效果再次出現在眼前。

當一切恢復正常之後,他們發現自己已經回到房間中,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

“我的天,我們的椅子是不是被定位了?我把它放到廁所裏都能給我傳送到!”土豆叫嚷着從屋子裏出來說。

“你沒事把椅子放到廁所幹嘛?”雞冠花聽後一臉噁心的表情,也從屋子裏出來問。

“我嫌蹲着不舒服,就開了個口子想坐着嘛。”土豆撓着頭解釋說,“是不是我以後每次回來,都要出現在廁所裏了?”

“閉嘴啊,死變態!”雞冠花一臉嫌棄的關上了房門。

藍海辰聽得直搖頭,果然能堅持到現在的人,神經多少都有些不大正常嗎?

既然那個奇怪的法官已經解釋,衆人所居住的地方有通向遊戲區域的通道,那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去查看一番。

於是沒過多久,大家就開始到處搜索,想看看那個通道在哪裏。

結果沒過多久,紅臉就大叫着把大家喊到他身邊。紅臉所在的位置,是藍海辰他們第一次出現在這裏時,所待的那個小房間。

衆人進入後發現,此時這個房間裏已經多了一個小鐵門,是之前沒有的。

“你們看,應該就是這裏了。”紅臉指着那扇門說。

“應該就是了,走,我們去看看。”領結點點頭,率先過去一把將門拉開。門後的景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竟然黑漆漆一片,什麼也看不到。

“哇,這麼黑?”眯眯眼瞪大了眼睛看着門後的場景,但眼睛還是小的可憐。

“有點不正常啊,再怎麼黑也不能什麼也看不見。”領結覺得很奇怪,就拿出手機打開閃光燈,像門裏面照去。

結果再次讓人大吃一驚,還是什麼也看不到。那裏面就像是吞噬一切的黑洞一般,就連光也無可奈何。

WWW.TTκan.¢ O

“喂喂,這也太嚇人了吧?”雙份忍不住後退幾步。要不是法官說過,新出現的通道可以通向遊戲區域,他們都要以爲這是個陷阱。

“其實也不是不能理解啦。”這時神童突然開口說,“咱們現在可是在半空中,要是給咱們一個樓梯自己走下去,指不定要走到什麼時候呢。”

“所以你說,這是個傳送門?”煙鬼接道,“走過去就到遊戲區域了?”

“我覺得很有可能。”神童笑笑說。

“既然這樣,那你就先進去看看吧。”小紅帽笑着對神童說。

“你倒是很會想,我只是說說就得先上了。”神童聽後苦笑道。

“要用實際行動去檢驗嘛,快去吧,我們等着你。”小紅帽點點頭說。

藍海辰遠遠看着這一切,他心裏明白,大家其實都不願意先進去。誰知道里面有什麼坑,除非有誰真的膽子超大。

就在這時只見一個銀色的身影突然從神童等人身邊閃過,徑直向那扇門走去。

“我靠春曉玲,你要進去嗎?”大頭見狀驚叫一聲,其他人也驚訝的看向白兔。

但白兔誰也不理會,沒有絲毫猶豫的一腳踏了進去,然後……消失不見了。

“哇、哇……還真是人小膽子大,這就毫不猶豫的進去了……”紅臉張大嘴巴說。

“話說她沒事吧,會不會回不來了?”汽水屈膝將臉靠近那團黑暗,仔細觀察到。

就在這時一個東西突然從那裏面伸出,一下撞在汽水臉上。汽水嚇得大叫一聲連忙退開,卻發現那是一隻手。

從手的大小來看,是白兔的沒錯了。

白兔的手從黑暗中伸出,又向裏對衆人輕輕擺了擺,意思很明白,讓他們快點跟上。

“得,被一個小蘿莉給鄙視了。”神童見狀無奈的一笑,搖着頭也走了進去。

衆人見狀也放下心來,一個個進入其中。當他們進去之後,就發現自己並未像想象中一樣,進入一個虛無的黑暗空間,而是瞬間從另一扇門裏出來,進入一個新的地方。

“感覺就跟任意門一樣呀。”微波爐回頭看着那團黑暗說。

“那爲什麼要做成這樣子,符合遊戲的風格嗎?”老王也說。

“還是看看這裏的情況吧,其他的不重要。”白兔難得開口說到。

衆人這纔將注意力放在周圍環境上,只見這是一個頗爲寬敞的大廳,雖然不像現代建築輕輕鬆鬆容納幾百人,但也十分可觀。

四周的石頭牆壁十分古老,但依然看得出建造時的用心,沒有出現絲毫破敗感。不過整個牆面幾乎沒有什麼裝飾,顯得有些單調。

“很古老的建築了,恐怕年代一點不下於上面的遺蹟。”藍海辰看着周圍低聲說。

“不過看風格似乎不太一樣。”江雨煙也說。

“或許是我們不專業看不太懂吧,畢竟大褲衩和福祿壽看起來也不是一個風格。”藍海辰聳聳肩說。

“就你能想。”江雨煙白了他一眼。

“看,那裏有一扇門,咱們出去看看。”河馬指着屋子盡頭處說,衆人看去,果然見那裏有一扇大門,仔細看還有些壯觀。

於是大家從屋子裏出去,眼前豁然開朗,一片規模巨大建築羣呈現在衆人面前。

“這……這是那個坑洞下面嗎?”哥特看着眼前的一切說。

“這面積也夠驚人了,不過你們看後面,這確實是在坑洞裏。”老王指着後面說。

衆人回過頭去,一眼就看到那熟悉的巖壁,正是坑洞邊緣。

“哪怕是現在,我仍然看不出這個坑洞到底有多寬。”桔子眯起眼望向遠方,目及之處依然是一片黑暗。

“那就先把這裏探查一下吧,總有個頭的。”藍海辰說着掏出手機,依照地圖開始探索起來。其餘人也紛紛照做,四散開來開始探查四周。

藍海辰行走在這片新的遊戲區域裏,心裏越來越感覺奇怪。他總有種感覺,這片區域的建築,似乎是從各個地方拼湊起來的,根本不像同一風格。

“奇怪,難道這裏的地形也是千變萬化不成?”藍海辰在心中想到,腦中再次出現那個會不斷變化的遺蹟。 不過好歹遺蹟建築的整體風格是統一的,不像這裏,簡直就是亂七八糟的拼湊。

在這片區域探索了一會兒,很多人就先行離開。畢竟這裏面積實在太大,想短時間內掌握清楚是不可能的,不如節省點體力。

沒多久藍海辰也回到房間,休息片刻後聯繫上江雨煙,兩人再次聚到一起。

“真是沒想到,這次我們居然一個有身份的都沒有。”江雨煙直接開口說。

“是啊,除了第一輪遊戲外,就再也沒出現過這種情況了,還真有些不習慣。”藍海辰點點頭笑到。

沒有身份也就意味着參與難度增加,在這種情況下,大多數人只能眼睜睜看着有身份的玩家們表演,自己則很難施展。

“連個探查能力都沒有,還真是不習慣。這樣一來我們恐怕就很難施展開了,希望不會出現什麼不好的影響。” 葉先生別鬧 江雨煙嘆了口氣說。

“也不用這麼悲觀,上一輪神童不也是平民嘛,這不還是來到了這裏。還有之前的聖騎士,一個平民給我們造成了多少困難,你應該也還記得。”藍海辰笑着說。

在山城鬼影中,聖騎士以一個平民身份攪動整個局面。如果不是藍海辰及時發現她的詭計,幾乎所有人都要被她算計,包括同一陣營的隊友。

那種心機與可怕程度,至今仍然歷歷在目。藍海辰有時候甚至會想,如果讓聖騎士和蜜蛇湊到一起,不知她們倆誰更厲害一些。

“嗯,至少蜜蛇戰鬥力更強。”藍海辰心想。

“別提那個女人了,想起來就不舒服。還是說說現在吧,你覺得我們應該怎麼辦?”江雨煙一提起聖騎士就來氣,因此直接岔開話題。

“現在大家都還沒有行動,因此我們能夠操作的空間有限。因此最主要的,就是弄清楚現在的局面,以及各方究竟想幹什麼。”藍海辰回答到。

“怎麼說?”江雨煙問。

“你想想,其實在這一輪遊戲中,殺手和警察都沒有太大改變。唯一的變數,就集中在天使和魔鬼這兩個角色中。

也就是說,只要將這兩個角色弄清楚,整個遊戲的情況也就清楚了。”藍海辰解釋說。

“確實,只是說句實話,對於這兩個角色,我現在還有些懵懵懂懂。雖然之前就在桌遊裏有所瞭解,但腦子裏很是混亂。”江雨煙點點頭表示。

天使與魔鬼本就是殺人遊戲的玩法之一,雖然並不普遍,但確實是存在的,不算新鮮。

只是聽了法官的解釋後,很多地方卻讓人十分疑惑。

“正常,這兩個角色雖然在傳統桌遊裏也有,但如果放到真實的遊戲中,情況就大不一樣了。”藍海辰說,“就比如魔鬼這個角色吧,如果放到桌遊裏這個角色的重要性並沒有那麼高。

但是現在,這個角色無疑會成爲決定遊戲走向的角色,這就是兩者的根本不同。”

“如果是桌遊的話,在彼此之間無法私密交流的情況下,殺手根本無法獲得警察的驗人結果。”江雨煙想了想說。

“不錯,這就是重點。”藍海辰點點頭表示贊同,“在傳統桌遊裏,大家沒有時間坐下來好好商量,自然也不可能出現魔鬼與殺手接頭的可能,因此殺手自然無法獲得警察的驗人結果。

但這次不同,由於殺手殺不死魔鬼,在確認魔鬼身份後,兩者完全可以聯繫上。到時候警察的驗人結果都會被殺手掌握。

這種情況在桌遊裏不會出現,但在這個遊戲裏卻可以。一旦這種情況出現,對於平民這邊的打擊將會是致命的!”

“是啊,這個魔鬼就像是個間諜一樣,而且就算你明知道對方在掌握你的信息,一時也無可奈何。”江雨煙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