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看着一陣噁心。

王偉再也不想呆在這裏,此時立刻說道:“大路,人給你帶來了,實習醫生,我先撤了。”

說完把張珂敏叫了進來,自己一溜煙就跑掉了。

李科對陳幸笑道:“這個就是胸外科老總,你們以後聽他安排咯!”

說完李科也走了。

陳幸拉着張珂敏上前道:“我叫陳幸,她叫張珂敏!”

袁大路哦了一聲,隨後拍了拍灰塵朝着外面走去。

陳幸和張珂敏不知道該幹嘛,而這時候傳來一個粗狂的聲音:“愣着幹嘛?倒黴蛋,快出來!查房!”

陳幸和張珂敏哦了一聲無奈的走了出去。

陳幸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跟着這個袁大路。

但是現在沒辦法,走一步看一步。

陳幸同張珂敏緊緊跟誰在身後。

袁大路從口袋裏掏出了幾個手機遞給了陳幸和張珂敏。

“記住咯,這是住院醫生才享有的待遇,你們運氣好,來到胸外科,這個沒住院醫師的地方,所以給你們提升等級。”

袁大路一邊走,一邊漫不經心的說着。

我的仙女老婆們 :“拿這手機是幹嘛?”

袁大路冷笑一聲道:“這麼蠢,算了,念你們是新人,記住了,電話鈴聲響起就要接,漏掉一個電話,你們就要倒黴,還有想一個人自己逞能,也要倒黴。”

說到這袁大路又噁心的摳了下鼻屎。

“還有芝麻點的事情就叫老師,也要倒黴!總之不管怎麼樣都要倒黴,聽見沒!”

袁大路說到最後嗓門提高了一個分貝。

一旁的護士看到了都繞開着走。

陳幸和張珂敏兩人對視一眼後,都無奈的笑了笑。

這時候袁大路已經將陳幸和張珂敏帶到了胸外科專門的重症監護室。


這裏配備了最先進的醫療設備,玻璃的門,可以隨時在護士站看到患者的病情變化。

而頭頂正是胸外科重症監護室的值班室。

袁大路帶領着陳幸和張珂敏來到門口指着無菌操作間說道:“這裏進來記得進行消毒洗手,換好無菌手術衣服,對了,那個誰陳什麼的,你負責急診科的會診,那什麼女的負責重症監護室。”

陳幸愣住了,他到不是怕會診,只是想這個袁大路膽子比他還大,居然在不瞭解實習醫生水平的情況下,直接安排實習醫生會診。

這是不合理的,但是陳幸也明白,現在胸外科沒人。

不然那天嚴恆主任也不會來給張華會診。

因爲胸外科現在確實沒人,許多實習醫生都知道這裏,都不願意過來,並且表示畢業後不去胸外科。

除了陳幸這個不怕死的,迎難而上。

這時候陳幸掃視了重症監護室,裏面住滿了病號。

袁大路帶着陳幸和張珂敏開始進行無菌洗手。

袁大路繼續碎碎念:“實習醫生沒有回家資格,從今天開始住在值班室,起牀時間爲凌晨五點半睡覺時間我不知道,你們也不知道,老婆也不知道,爸爸也不知道,只有患者知道。”

陳幸和張珂敏兩人一愣,呆呆的看着袁大路。

袁大路繼續洗手,嘴巴也沒停下來:“想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參考你們的老師,也就是今天在重症監護室值班的李青,他剛來胸外科的時候過了五個月零五天後纔回了一躺租的房子,接着1小時15分鐘之後又回來了。”

張珂敏忍不住插嘴道:“有這麼恐怖嗎?我們只實習一個月啊!”

袁大路不滿意的哼了一聲:“這是你們走運,先老老實實在這裏呆一個月,家就不要想了,飯看到了就吃,沒有固定吃飯時間,要吃就要多吃,女孩子不要想着減肥,因爲你不多吃,你就不知道你下一頓是幾天之後的事情了。”

張珂敏頓時顯得沒有精神了,她算是被嚇到了。

而陳幸卻絲毫不在意,一臉興奮的表情。

袁大路看到陳幸的表情後十分滿意道:“對了,這個陳什麼的算是上路了,還要,你們要記住覺,屁股着地就睡,因爲沒有固定睡覺時間,站着睡也好,走着睡也罷,自己想辦法。”

張珂敏無奈道:“有這麼苦嗎?”

袁大路此時嘿嘿笑道:“呵呵,只有往死裏受苦之後才能知道你們的老師有多麼了不起,那尊敬之心會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這時候張珂敏頭頂是一條黑線飛過。

突然監護室監護儀的警報響起。

護士立馬上前查看。

而陳幸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只感覺到一陣風吹過。

最後把目光轉移到聲音來源的時候已經看到袁大路已經來到病人面前。

陳幸低聲道:“走,一起去看看!”

陳幸迅速來到病牀, 重生彪悍軍嫂來襲

袁大路激動道:“都是新人來的鬼,一來就倒黴!快推除顫儀過來。”

“250焦,準備!”

護士迅速充電,隨後將電極板遞給袁大路。

“離開!”

袁大路大喝一聲,隨後按下除顫。

一秒後病牀上的患者的心電圖變爲正常。

袁大路頓時鬆了一口氣。

“倒黴的實習醫生啊!”袁大路不滿意的叫着。

而這時候一個瘦弱帥氣的醫生衝了進來。

“哪個病號?哪個病號?”

袁大路見到那個男人之後瞬間收起了剛剛的傲氣,畢恭畢敬的回道:“金教授,是18牀,剛剛出現室顫。”

陳幸偷偷看着了一眼那個被叫“金教授”的男人胸口的胸牌,寫着:金遲,副主任醫師。

陳幸大驚,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年輕的副主任醫師,這看起來才三十五左右。


金遲立刻上前仔細的給患者檢查身體,隨後質問道:“今天誰是重症監護室值班的?”

我的純情總裁老婆 ,沒人做聲。

(莫非他還要處罰別人?這病號突然發病還要被罵嗎?)

陳幸剛剛想着,這時候一直在一旁的一個醫生舉起了手。

衆人尋聲而望,陳幸看到了胸牌寫着:李青,住院醫師。

(原來他就是李青。)

陳幸暗自想着,這時候金遲再次開口了。

“李青,你個臭小子,你怎麼搞的,病人要是出事了,看我怎麼搞你!給我長點心!”

金遲大聲吼着,所有人都聽到了,而李青頓時漲紅了臉,畏畏縮縮,一句話也不敢說出來。

半天后李青憋了一句:“是看患者突然出現室顫的……”


心室纖維性顫動:簡稱室顫,是因爲心室肌肉的不規則顫動,全身無法供給血液,導致心臟麻痹的症狀。

金遲冷哼一聲,隨後盯着袁大路,而袁大路突然感到一陣緊張,隨後心跳加快。

“袁大路,你怎麼帶隊的,以後讓我怎麼信任你,讓你跟我做手術?今天你來上監護室值班。”

袁大路一愣,焦急道:“教授,我已經連續值了兩天……”


金遲冷笑道:“怎麼?不滿意?”

袁大路連連擺手道:“沒有沒有!我聽教授安排!”

金遲冷聲道:“你作爲總住院,要有責任心,機靈點懂不懂?”

說完不等袁大路迴應,轉身離去。

金遲的身影消失在重症監護室後,袁大路舉起手,做個想打人的姿勢,隨後低聲罵道:“媽的,混蛋!雜-種!”

隨後袁大路又把目光轉移到陳幸和張珂敏面前。

“你們這兩個實習醫生是不是倒黴王啊?!”

張珂敏不解的問道:“什麼意思啊??”

袁大路心中怒火一陣翻騰,冷冷說道:“就是新人特別火,火到倒黴,來一堆的病號和一堆的麻煩事情。”

張珂敏疑惑道:“那不是正好,可以學習所有的病例。”

陳幸也點頭道:“對啊!反正來學習的,多見識下。”

袁大路不滿道:“喲呵,居然頂嘴?不知道尊重老師?”

這時候一個鈴聲突然響起,袁大路原本想繼續噴下去,卻聽到鈴聲後立刻變得緊張,不停的看着大家。

“是誰的手機響了?”袁大路叫道。 隨後袁大路發現了張珂敏白大褂的口袋發出了聲音。

“靠,不是你的嗎??那個什麼張,快接電話啊。”

張珂敏此時才發現原來是她剛剛拿的手機響了,隨後張珂敏慌亂的拿出手機,按下接聽。

“喂!你好!”

“是胸外科嗎?我是急診科的,這裏有個胸外傷病人,請過來處理下吧。”

“哦?”

張珂敏剛剛說完,電話就掛斷了,隨後傳來一陣忙音。

張珂敏一愣,指着自己說道:“我?去急診科嗎?”

袁大路聳聳肩道:“廢話,不是你去,難道我去?剛剛金教授的話沒有聽到嗎?我今天又值班!記住別漏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