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齊,我沒瘋!小時候砸牆挖土爬狗洞,還是我帶着你去的呢,你都忘了嗎?你懷裏抱着的是李南靈,再者說,我什麼時候跟個貓似的哭過,還是在你懷裏。」

她表哥練武出一身臭汗,還不愛洗澡!

被她一說,裴齊也愣住了,低頭看去,想起她說自己懷裏抱着的是李南靈,只覺得後背汗毛豎立。

「公主。」

李南靈淚眼盈盈,說謊不打草稿:「這些事情明明都是我剛才告訴你的。」

「放你的屁!」

霍惜韶氣得叉腰,罵道:「畫皮畫虎難畫骨,裴齊,你好好看看,從小到大,我什麼時候跟她似的哭過?」

她繼承了李南靈的記憶,李南靈十之八九也繼承了她的記憶。

即便一一對照曾經的發生過的事情,兩人也難辨真假,唯一的辦法就是靠感覺。

「齊兒!」

裴寧穆此時也衝進殿內。

「舅–」

霍惜韶面露驚喜,舅舅年長穩重,總比表哥靠譜點,她正想再解釋一遍的時候,忽然頸后一痛,身體無力的向後倒去。

意識消失前的最後幾秒鐘,只聽見封爭向裴寧穆解釋道:「公主遭受喪父之痛,得了癔症,總是胡言亂語,還請丞相別放在心上。」

封爭。

你大爺的。

夜。

霍惜韶從床上醒來,想要起床時,只覺得腳腕異常沉重,低頭看去,頓時咬牙切齒,幽幽道:「你現在還不信我是霍惜韶,不是李南靈嗎?」

燭架旁。

封爭一身暗紅直襟長袍,黑色鑲邊,手持紅蠟,慢悠悠將最後幾根蠟燭點燃,艷色的燭光里,襯的他本來就偏於陰柔的相貌,更添幾分嬌色。

跟個姐妹似的。

霍惜韶費力走過去,扭頭吹滅幾根蠟燭,氣道:「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沒有。」

四目相對。

封爭上前兩步,眸色深沉,整個人由內而外透出一種灰暗陰沉的情緒,看着李南靈的皮囊,霍惜韶的內里,久久不語。

偌大的宮殿內只有兩人。

從李南靈的記憶中,霍惜韶學會了太多不該學會的知識,餘光掃到封爭鎖骨那裏露出的鞭痕時,咽了咽口水,低聲道:「我是霍惜韶,不是李南靈,你要是想報仇,找她去。」

「可當初作孽作惡的是這隻手,不是那隻手。」

封爭握住抬起她的手腕。

單論皮囊。

他和李南靈倒是極其相配,一個陰秀清冽,如暗夜裏獨自綻放的罌粟花,一個艷光四射,一顰一笑都傾倒眾生。

此刻手腕交握,也如蒹葭倚玉樹,美得自成格調。

「封爭。」

霍惜韶掙扎了幾下,卻沒有掙脫,忍下破口大罵的想法,沉聲問道:「你到底打不打算把事實真相告訴我的家人?」

「若是我說不打算呢?」

封爭聊有興趣,語氣像是逗貓一樣,無可無不可,只為了看看她的反應。

無恥!

下作!

霍惜韶和表姐、表哥參加宴席時,見過席間歌姬舞女上來時,那些浪蕩公子哥的眼神,與封爭現在的目光一模一樣。

不把人當人,而是當做可以隨意調戲侮辱的玩物。

她深吸一口氣,目光漸冷,嘲諷道:「看來是我錯了,你這樣沒有自尊的人,怎麼會恨李南靈呢?不如你現在叫她回來,叫她繼續鞭笞你、羞辱你怎麼樣?封爭,你這種善惡不分,心理變態的人真讓我噁心!」

李南靈是個視人命如草芥,完完全全被慣壞的公主。

可她的美貌是真,曾經的權勢是真,對封爭的調教是真,對他的真心也是真。

愛恨一體。

用這四個字來封爭對李南靈的態度最合適不過。

一個被慣壞的瘋子,一個被虐成癮的變態,兩人互相糾纏一生再合適不過,偏偏她倒了血霉,竟然跟李南靈換了身體。

「說得好。」

封爭手下用力,越攥越緊,看着霍惜韶蒼白隱忍,卻硬撐著不肯服軟的臉,反而越來越興奮,微笑着貼近,吐息道:「本來你不說,我自己還不敢承認。可現在既然說清楚了,公主殿下,我怎麼捨得放你離開?」

「你搞清楚!」

霍惜韶本來對美男是很寬容的,可現在實在忍無可忍,空出來的右手一拳捶到封爭心口,卻又被他攥住。

這混蛋彷彿不知疼一樣。

她恨恨道:「我是霍惜韶,不是李南靈,更不是你口中的公主殿下!你被抽傻了吧?連人都分不清了。」

「我就是因為清楚才不放你離開。」

先皇已逝。

封爭現在挾天子以令諸侯,不必再像以前一樣伏低做小,在一個失勢的公主面前,更不必再做任何偽裝。

他看向霍惜韶,目光中彷彿燃起偏執的火焰,輕輕笑道:「你現在這樣正好,你是李南靈,卻也不是李南靈。霍惜韶,你現在這樣正好。」

「我看是你發癔症,說昏話了吧。」

霍惜韶看向封爭的目光又嫌棄又絕望,好似在看一個無藥可救的病人。

封爭的目光卻越發痴迷,忽然在她眉心印下清淺一吻,隨後鬆開了霍惜韶的手,連忙後退幾步,避開她的追打。

雙手握著殿門,背光而立。

揚聲道:「霍惜韶,我很久沒這麼高興了,你就乖乖待在這。放心,我過兩天就來看你。」

「你把我腳銬解開呀!」

霍惜韶一步一沉的走過去時,殿門已經合攏,無論她如何敲打怒罵,外界都沒有絲毫反應。

誰會管一個曾經作惡多端,現在已經失勢,如同籠中鳥的公主呢?

接下來兩天。

霍惜韶的日子過得十分規律,每天的行動範圍僅限於宮殿內部,宮女會給她送飯,就連洗澡也能在偏殿引入的溫泉解決。

籠中鳥。

她真是成了一隻吃喝不愁,沒有自由的籠中鳥,可她是霍惜韶,她憑什麼替李南靈償還罪孽?

更別說李南靈還有可能利用她的家人復仇。

霍惜韶心急如焚,可宮殿內窗戶都被封住,她腳腕有鐐銬,宮門外被重兵把守,進來送飯的宮女全都又聾又啞。

這樣的局,她真的沒法破。

「吱吱!」

一扇窗外忽然傳來鳥叫聲。

她正躺在床上心煩意亂,聽了更煩,更打算翻個身的時候,忽然靈光一現,佝僂著腰拖着腳腕上的鐐銬往窗戶那走去。

「吱吱!」

霍惜韶回了一聲。

釘住窗戶的木板中間透出一絲一絲的月光,現在連這微光也被擋住了,窗外站了一個人,是她的表哥。

「李南靈,你上次說的話是怎麼回事?別裝神弄鬼。」

裴齊猶猶豫豫,又虛張聲勢的聲音穿過被封死的木板,穿進霍惜韶的耳朵里時,她當場發誓,以後再也不嫌棄表哥了。

「李南靈你個大頭鬼啊,我是霍惜韶,表哥!」

「我表妹可從來沒像你這麼粗聲粗氣的說話過。」裴齊仍有些懷疑。

霍惜韶敲了敲木板,表達憤怒:「廢話,我以前的身子走一步路喘三口氣,現在要不是這木板隔着,我一巴掌打你十個跟頭。」

「霍惜韶你嘴巴這麼毒小心嫁不出去,你這是求人的態度嗎?」

裴齊下意識懟回來。

說完后,才意識到不對勁,聲音顫悠悠的問道:「表妹,要真是你的話,你別嚇我啊,我明明記得你現在應該在府里才對。」

「你既然敢偷偷溜進宮見我,就說明你發現了府里那個妖精的不對,裴齊,你別再自欺欺人了,快跟我說說怎麼回事?」

霍惜韶兩天沒見到熟人了,但比起敘舊,她更怕李南靈在府里頂着自己的名頭興風作浪,卻沒有人阻止。

看不見臉。

雖然聲音不對,但這語氣卻與表妹一模一樣,裴齊本就是容易動搖的性格,被她一催,便一五一十的老實說道:「李南靈在府里確實不太對勁,在爹娘、祖母面前時還沒什麼,單獨跟我在一起時,總有種她不想裝了的感覺,我瘮得慌,就來找你了。

不過你別以為我現在就相信你了啊,到底誰是我表妹,誰是那個刁蠻公主,我還得再考驗考驗呢。」

他虛張聲勢的威脅完,窗戶裏面卻久久沒有迴音。

等了一會兒。

裴齊敲了敲窗戶,問道:「喂,你怎麼不說話了?」

「表哥,我從前讓你動腦你總是不動,現在完了,那妖精已經準備對付你了,等你回去以後,就是天羅地網,在劫難逃。等死吧你。」霍惜韶嘆了口氣。

良久。

裴齊成功被她營造的氣氛嚇到,咽了咽口水,帶着哭腔道:「表妹,你別嚇我啊,從小到大你吃的、玩的不都是我給你買的?」 感謝書友20170712215415666、驚天飛雲、讀者1194526527954857984、大哥時代變了、那個不息、三秒吻戀、書友20201104011532790、作死的人生、藍玉紫兒、書友20200515230324392、書友160427135158032、brandt01、常伴青燈、書友150215211256645、MrChrisJ、書友160520211424028、濤iu、zhangjason的打賞。

還有經常投推薦票的三秒吻戀、山會水、胖武者、絕不向暗箱屈服、笨笨虎等等等等。

我是個新手,雖然之前跟責編申請了上架,責編也同意了,不過一直沒收到作家助手通知的消息,我還以為上架會推遲到下周五,所以一直沒做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