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雲空間說的有道理!”

“我也覺得雲空間說的有道理啊,之前看你還是挺囂張的呀,感覺不管什麼時候你都能搞定,可是這一次怎麼突然之間就萎了呢?”


……

不僅僅是旁邊的幾個人。

就連直播間的衆人都已經開始了。

“都是些什麼玩意兒啊!”

“我現在纔算是看出來了,鬧了半天,原來樑爺也有頂不住的時候。”

“感覺樑爺在我心中的形象,突然之間就從神仙跌落到凡人了!不可以這個樣子啊,樑爺,你這個樣子是在欺騙我的錢!你必須得給我退錢!”

“我還給你刷了兩架飛機呢!”

……

也就在這時,旁邊的雲空間轉過頭,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於樑,下一秒鐘就這樣弱弱的問了起來。

“老哥,我之前給你刷了那麼多禮物,你是不是大概也得退我一點點啊?就算退不完,最起碼也得給我個心理安慰吧。”

於樑自然也知道,雲空間這傢伙是在跟自己開玩笑,反正就是扯扯皮而已。

剛到了這裏之後,於樑轉過頭就這樣笑呵呵的看着對面的雲空間。

對着雲空間輕聲開口。

“如果你要是想讓我退錢也可以呀,你現在給我個賬戶,到時候等我離開之後我會給你退的,不僅僅如此,我還會多給你一部分,就當咱們兄弟這麼長時間的交情了。”

當對面的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雲空間突然之間就愣在了原地,似乎有些搞不清楚,於樑這傢伙剛剛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沉默了片刻之後,雲空間這才轉過頭看着對面的於樑,對着於樑輕聲開口。

“我說老哥,我怎麼有些聽不懂,你剛剛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你也知道我這個人平日裏就比較笨一點,所以你有什麼話儘量直接跟我說清楚比較好。”

此時此刻,對面的雲空間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

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全都開起了玩笑。

“看到沒有?看到沒有?雲空間老哥直接就慫了!”

“開什麼玩笑啊,他不慫怎麼可能!現在可是人家在這裏做主呢!”

此時此刻直播間的衆人就這樣開始了。

只不過對面的於樑卻輕輕搖了搖頭。

“說句不好聽的,還真不是我跟你們大家在這裏吹牛逼,其實雲空間真的挺不錯的,我不管你們大家到底是相信還是不相信,反正我必須得要告訴你們,雲空間如果要是這次回不去了,到時候咱們直播間必須要給他衆籌一下啊!”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所有人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不僅僅是直播間的衆人,就連旁邊的兩個姑娘也都是同樣的表情。

……

“什麼情況啊?”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此時此刻再看雲空間,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雲空間整個人的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臉上的表情就好像吃了屎一樣難看。

“我說大哥……我怎麼有些聽不太懂,你剛剛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當雲空間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對着他微微一笑,接着輕聲開口。

“你不明白我是什麼意思嗎!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可就真的略微有點尷尬了,不過這話我跟你說到這裏了,呵呵……你說如果咱們現在要是分道揚鑣的話,你會不會非常痛苦啊!”

雲空間嘿嘿一笑。

“咱們兄弟都已經這麼長時間的關係了,你看你還非得說這些話,這不是分明看不起我嗎?我告訴你啊,我可從來沒有想過要問你把那些錢再要回來,聽到了沒有?”

此時此刻,對面的雲空間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

當雲空間講完這番話之後,於樑輕輕地點了點頭。

順勢對着雲空間伸手比劃了一個大拇指的手勢。

“我說兄弟啊,你能夠這個樣子想,那我就真的非常開心了,不錯不錯……所謂孺子可教也,嘿嘿……沒想到你這傢伙還真是有點東西啊。”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笑呵呵地說完了這句話。

對面的雲空間一臉尷尬的表情。

此時此刻竟然一句多餘的話都說不出口,因爲他確實也看到了,於樑這傢伙分明就沒有想着放過自己。

……

況且兄弟兩個人原本就是在開玩笑而已。

只不過片刻之後,於樑卻對着周圍的幾個人輕聲開口。

“今天無論如何都得找到水源,如果要是還找不到的話,估計咱們就得渴死在這裏了!嘖嘖……真滴痛苦。” 當於樑有些無奈的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旁邊的雲空間搖了搖頭。

“我說老哥呀,也沒有必要這麼激動吧,雖然我自己心裏清楚,現在到了這一地步,我們確實搞得挺狼狽的,不過你好像每次都能弄回來好東西啊。”

其實雲空間也是想要稍微的給於樑一些力量而已。


所以雲空間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旁邊的兩個姑娘似乎突然之間也反應過來了,一個個對着於樑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覺得雲空間剛剛說的那個沒有什麼毛病,就是就是……這個蘋果還可以哈,就不是很甜而已,但是這裏麪包含的水分挺充足的。”

……

此時此刻,周圍的衆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

當於樑看到眼前這一幕之後,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好像瞬間就變得感動了不少。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輕輕點了點頭。

他突然之間明白了,眼前這些人對自己是真的不錯啊。


“臥槽,我真的有點感動了!”

“這幾個隊友未免也太好了吧,都已經混成這個樣子了,他們還在無條件的追隨着樑爺,說實話,我真的有點羨慕。”

“同上同上,我也感覺真是這個樣子,確實挺羨慕他們之間的感情的。”

“我操……突然之間就變得壓抑了不少,你們說如果我的人能夠這麼樣子對待我的話,恐怕我的大秦就滅不了了。”

“樓上的哥們兒醒醒。”

“大家誰尿黃把他滋醒來。”

……

“兄弟們,讓一讓我來!”

所有人都在這裏開着玩笑,而且不得不說,大家好像突然之間就齊心協力的厲害。

所有人好像對於這件事情都挺在意的。

也就在這時,於樑看到眼前這一幕之後,整個人的嘴角抽動了一下,接着轉過頭看着對面的幾個人。

“說實話,其實這一次我多少都有點畏手畏腳的,不管你們大家到底相信還是不相信,我感覺我已經把應該有的鋒芒給直接規避了。”

當對面的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旁邊的幾個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一個個臉上的表情之中,全都充斥着不解的表情。

“什麼情況啊?老哥,我怎麼有些聽不懂你剛剛說的話!”

雲空間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完了這句話,當雲空間講完了這番話之後,旁邊的於樑長出了一口氣。

而此時此刻,從於樑臉上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好像他也在考慮着什麼其他的情況。

也就在這時,於樑轉過頭看着一旁的雲空間,就這樣掃視了周圍的幾個人一圈。

“可能我現在跟你們大家說的再多,你們大家也覺得有些奇怪,我只不過不希望你們遇到危險而已,所以我根本就不敢遠離這裏,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變得畏手畏腳,這也就是爲什麼我帶着你們來到這裏,並沒有我自己一個人來到這裏敞亮的原因。”

當對面的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這幾個人臉上的表情都變了。

“看來我們還真是一個個拖油瓶啊。”

這句話是王倩倩說出來的。

畢竟剛剛於樑說出那句話的意思,大家很少會反應成其他的。

於樑好像早都已經想到會有人說這句話了。

接着於樑連忙對着王倩倩搖了搖頭,就這樣輕聲開口。

“我說王倩倩啊,我知道你心裏是怎麼想的,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難道你真的感覺……真的感覺我是這樣子想的嗎?如果我要是把你們所有人都當成累贅的話,一開始我都不會把你們幾個人帶來了。”

“那你是什麼意思啊?”

“我只是希望能夠儘自己最大的努力來保護並且呵護你們,僅此而已,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因爲我畢竟身在了這個節骨眼上,所以我必須要承擔起一個屬於自己的責任和義務,可能是我自己自作主張,把這些所謂的責任攬在了自己身上,但是我更加希望你們能夠好好的。”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轉身就離開了原地。

而且幾個人從於樑離開那落寞的背影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他們好像無意之中就把於樑的心給傷了一樣。

由於於樑並沒有帶着金屬球離開。

所以他們幾個人現在的一言一行還在金屬球的視野範圍之內。

這樣一來的話,直播間裏面的粉絲依然可以看到他們的一舉一動。

旁邊的王倩倩轉過頭,一臉懵逼的看着對面的兩個人。

“我剛剛是不是做的有些過分了?”

當王倩倩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雲空間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

“大概可能稍微有一點吧,不過這也沒辦法呀,我覺得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怎麼說呢,好像樑爺其實真的有在乎過我們的,而且我能夠感覺得到,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其實就算你剛剛不說那句話,可能我也說出來了,畢竟樑爺剛剛講出來的那些話,很容易讓人誤會的,我想樑爺應該也可以理解我們大家!”

……

直播間的衆人也在不停的交談着。

“我突然之間感覺樑爺好像也挺可憐的,畢竟這麼多人都要他一個人在照顧着,現在又變成了這個樣子。”


“能不能告訴我變成哪個樣子了呀!你們大家能不能別亂帶節奏啊,只不過是稍微傷感了一下子而已,搞的好像就是人家傷了於樑的心一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