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會長,不必客氣,這是我作爲醫生的職責。你還感到哪裏不舒服的地方嗎?” 以恨爲名愛着你 ,然後關心地問道。

“多謝小神醫,我現在就是感覺身子還有點虛弱,其他的沒什麼了。”劉文回答道。

“那就好,身子虛弱是因爲你昏迷了太長時間了,沒有進食所致。現在你體內的邪氣已經被我驅除出去,只要多調理一下,身體就能夠完全地恢復。”周小龍自信地說道。

“是嘛!那就太好了。小張,你等一下幫我記下小神醫的聯繫方式,等我出院了一定要好好感謝他。”劉文吩咐道。

ωwш¸ тTkan¸ c○

“劉會長,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的。”張助理點頭道。

劉會長醒來,大家都非常的高興,特別是醫院的醫護人員,他們等於下度過了一個難關。不然要是劉會長出了事情,今晚整個醫院還想安寧?

李大偉卻是另類,他顯得有點尷尬和難堪,整個臉部的表情可謂是像風像雨又像霧。

“呵呵,各位,我家裏還有點急事,所以就先告辭了。”

“等等,李大偉,你想開溜?沒門。”

就在李大偉打算逃離的時候,被杜婉兒直接就攔了下來。

“這……” 李大偉此時臉色顯得更加的難看,一時愣住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難道你忘記了和我弟弟的賭約了嗎?當着劉會長的面,你該不會想毀約吧?”杜婉兒提醒道。

“小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在說什麼呢?”躺在牀上的劉文好奇地問道。

“劉會長,是這樣的,剛剛這個李大偉和救治好你的小神醫周先生有賭約,要是你被周先生治療好了,那他就跪下來喊周先生爺爺,並且自打三個耳光。”張助理回答道。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小神醫,你放心,你救治了我的命,你就是我的恩人,要是誰敢毀約的話,那也不要怪我劉文不客氣了。”劉文嚴肅地說道。


“這…..”

聽到劉文這麼說,李大偉嚇的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爺爺,我知道錯了,都是我不自量力,都是我該死,不該小看你。”

在劉文的一番話之後,李大偉就不敢再猶豫了。畢竟他很清楚,現在有劉文撐腰,自己哪裏還敢輕視周小龍,那不是找死嘛。

他只能乖乖地跪在了周小龍的腳下,磕頭喊着爺爺。

“乖孫子,你好像還忘記了另外一個事情吧?”周小龍故意提醒道。

“是是是!我自打三個耳光,我這就打。”

“啪啪啪”

三個響亮的耳光頓時就在病房內響了起來。

“看在孫子那麼乖的份上,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你走吧。”

“是是是!多謝爺爺,多謝爺爺。”

氣氛對於李大偉來說太過尷尬,他低着頭,一臉狼狽不堪地快速地走了出去。

站在一旁的杜婉兒看到這一幕,嘴角不禁偷偷笑了起來,她沒有想到一向高高在上的李大偉這次被自己的弟弟弄的像一條狗一樣的服帖。看來自己的這個弟弟多年不見,還是長了不少本事啊!

“行啊,弟弟,你真沒有讓姐姐失望。姐姐這次是牆都不服就服你了啊。”

出了劉文的病房後,杜婉兒也第一時間向周小龍豎起了大拇指。

“姐姐過獎了,我只是看不慣李大偉那種囂張氣焰罷了。”周小龍謙虛地說道。

“這次大家對於我弟弟成爲中山醫院的股東應該沒有什麼意見了吧?”

杜婉兒也是藉此機會轉身對在場的股東們詢問着。

“沒有意見…..”衆人點點頭,表示着。

“那就好,走吧,好弟弟,咱們回辦公室簽訂合約。”杜婉兒高興地說道。

於是,這個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衆人不再反對周小龍成爲中山醫院的股東之一。

在簽訂了股份轉讓協議之後,周小龍也正式地成爲了醫院的股東之一。爲了能和大家進一步的認識,今晚杜婉兒也是邀請了大夥一起外面吃飯。

“姐,吃飯的時間還早,我想先回去一趟,到點了再過去你看行嗎?”周小龍看了一下時間,然後說道。

“當然沒問題,只是你這個醫院的股東,打算是每天定期來上班呢還是怎麼着?”

“呵呵,有你這麼能幹的姐姐在,我就做做鹹魚就行了。”周小龍笑了笑,回答道。

“行,那姐就幫你罩着。醫院的事情你不需要插手管理,定時地享受股份分紅就行了。”杜婉兒豪爽地說道。

有了這個神醫姐姐,周小龍也是頓時覺得爽的一比!

下到樓下後,周小龍拿着杜婉兒送給她的阿斯頓馬丁DB11的鑰匙,輕輕地按了一下,車子便發出了迴應的聲音。

正在他準備上車試試這傳說中的幾百萬的跑車的時候,突然譚永芳走了出來。

“小龍,你下來啦?我們回到最初的樣子好不好?我知道錯了,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背叛你了。”

譚永芳直接跪在地上抱着周小龍的大腿乞求着。

“譚永芳,你這是幹什麼?你給我鬆開。”

“ 我不,你不答應我,我就不鬆開。求你了,小龍,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這些年來,我們不也是分分合合嗎?我們可以再進行一次的。”

譚永芳始終不願意錯過這個機會,畢竟現在周小龍可是一條大魚。所以她繼續地跪求着複合。

可是周小龍的心已經死了,他不會再留戀這個女人。

“不錯,以前我們是分分合合,但是那些都是兩人因爲一些小事情吵架,而這次你卻因爲金錢而背叛我。所以我們已經結束了,你再不鬆開的話,我就叫保安了。”

“不,我不鬆。我就是不鬆。”

“保安,過來,立馬把這個女人給我拉開。”周小龍向旁邊的保安吩咐道。

該保安已經知道了周小龍是神醫杜婉兒的弟弟,而且剛剛自己還得罪了周小龍,心裏面一直苦惱着該怎麼去謝罪呢。現在聽到周小龍吩咐他,自認爲是個好機會,立馬就跑了過來,然後直接就把譚永芳拉到了一邊。“啪”的一聲,直接就給了一個響亮的耳光。

“臭不要臉的東西,再這樣纏着周少,我可就不客氣了。”

這一刻的譚永芳雖然可憐,但是周小龍卻不會有任何的同情。一切都是這個女人咎由自取。

他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坐上了這一輛三百萬的跑車,然後啓動車子,油門一踩,轟的一聲,,快速地離開了這裏。

譚永芳只能捂着疼痛的嘴巴,滿臉的絕望和後悔…..

此時,幸福小區的居民樓,一個約莫200斤的中年大媽正在把周小龍的行李扔了出去。

“房東,這不是還沒有到周小龍的交租的日子嗎?你就這麼把人家的行李扔出去不太好吧?”

“房子是老孃的,我想租給誰就租給誰。再說了,這窮酸小子每個月不得拖了好幾天才交房租?這次我壓根不給他機會,提前扔了他的行李,把他趕出去。”

“可是人家周小龍雖然每個月都有所拖延,也沒有拖欠過你的房租啊。你這樣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就進去房間扔了他的行李恐怕不太好吧?萬一他行李中有貴重的東西呢?”

“怎麼了?你要幫這窮酸小子出頭是吧?好啊!要不要我也叫人把你的行李扔出去?然後再叫人把你打一頓?”

“這…..”

旁人就不敢再吭聲,他們也都是和周小龍一樣剛畢業的大學生,知道這個房東在附近的實力,要是真得罪了她,估計沒有好果子吃。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陣轟鳴的聲音響了起來,然後就在他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一輛了銀白色的跑車就如同一隻猛獸一般的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女房東面對突然出現的豪華跑車,頓時就愣在了原地。然後當看到周小龍從車裏走出來後,她更加的目瞪口呆,久久都沒有反應過來。

“周小龍,真的是你?天啊,我還以爲自己眼花了呢。”


最後還是旁邊的人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尖叫道。

“不錯,是我!這到底怎麼回事?房東,我記得我的租期還沒有到吧?你幹嘛擅自進入我的房間扔我的行李?”

“不錯,行李是我扔的。雖然你現在開了跑車回來,但是鬼知道你是不是去哪裏租來裝逼的。”女房東一臉不屑地說道。

“我的跑車是不是租的和你沒有關係,我現在問的是你爲什麼擅自進入我的房間把我的行李扔出去?”周小龍嚴肅地問道。

“房子是老孃的,老孃想丟就丟。難道你敢打我不成?告訴你,在這一帶都是我的地盤,只要我一個電話,你就算有跑車都跑不快。哼!”

女房東了料定了周小龍不過是一個鄉下來的大學生,所以她並不把周小龍放在眼裏。

“我當初和你簽訂的租房期限應該還沒有到吧?還有,這個月交房租的日期也還沒有到吧?你有什麼理由把和我的行李都扔出去?”周小龍繼續質問道。

“切,不就是一些便宜貨嘛!我扔了就扔了,怎麼着?讓我賠給你啊。也行,你這個月房租少交幾十塊錢給我總算可以了吧。哼!”

“你別欺人太甚,告訴你,這是法律的時代。”周小龍直接開罵道。

“呦呵,以爲租個跑車回來裝逼就可以囂張了?告訴你,就算你真的買得起跑車,在我的地盤我還怕你不成?阿三,叫人來,讓這小子知道我的厲害。”

“好咧,兄弟們。上。”

女房東旁邊的一個大漢大叫一聲,頓時就從四面八方走出來了十幾個人。

這些人都是房東平時養在這裏的打手,目的是爲了對付那些不願意交房租或者不聽話的人。

十幾個打手出來後,立馬就把周小龍給團團圍住了。

“怎麼樣?周小龍,現在你知道老孃的厲害了吧?還敢這麼大聲地跟我說話嗎?告訴你,想要他們不動手也可以,立馬就給我道歉,不然我可就不客氣了。哼。”女房東一臉囂張地威脅着。

“周小龍,好漢不吃眼前虧,我看你還是算了,跟她道歉走人吧。”旁邊的鄰居好心地勸說着周小龍。

周小龍卻死活不願意道歉,畢竟這太窩囊了。

“叮咚,隨機簽到系統再次啓動,獎勵宿主今日第二次抽獎機會,請問是否進行抽獎?”

就在周小龍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系統的聲音再次出現。


這讓周小龍感到奇怪,這個簽到系統不是每天的簽到纔會出現嗎?在醫院的時候自己已經簽到過一次了啊,而且還抽獎獲得了一個神醫姐姐,現在怎麼還有抽獎?

不過有抽獎終究是好事情,現在也不是詢問系統爲什麼的時候。先抽獎再說。

“請問是否進行抽獎?”

“抽。”

周小龍毫不猶豫地做出了決定。

“正在抽獎中,請宿主耐心等候……”

“抽獎成功,恭喜宿主獲得了一個首富姐姐,並獎勵你消費翻倍反還技能。”

首富姐姐?

周小龍聽到這裏頓時就是一臉蒙圈。敢情這系統都是送姐姐的嗎?第一次送了自己一個神醫姐姐,現在又送了一個首富姐姐?而且消費翻倍反還技能又是什麼鬼?

“周小龍,怎麼樣?考慮清楚了沒有?別以爲不吭聲就能躲過去,老孃可沒有那麼久的耐心。”

還沒有等周小龍弄清楚,女房東便繼續威脅着周小龍。

“是誰敢在在這裏欺負我弟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