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既然他如此勝券,那我就去看看好了。」林凡點頭道。

梟妃驚華:妖孽王爺寵毒妻 那三天後,你來找我,我帶你一起過去,不然你也不認識路。」柳如嫣說道。

「你也要去?」林凡有些詫異地問道。

柳如嫣停下腳步,不滿地看著林凡,道:「你這是什麼話,你都能去,我為什麼不能去。他好歹認識我比認識你要來的久吧。」

「呃……」林凡一時失言,有些不好意思的擾擾頭,苦笑道:「我是之前看你好像很討厭他的樣子,沒想到你還會去見他。」

「我只是討厭他一直糾纏著我,但是現在他已經說過自己不會再纏著我了,我又不是小氣的人,而且他這個人其實還是不錯的,當個朋友還是不錯的。」柳如嫣沒好氣地說道。

鬆了聳肩,林凡對此並不是很在意,開口道:「那好,三天後我去找你!」

……


————————————————————————————————————

(第一百章了!呵呵,不容易啊!有些小感慨!一個多月的努力,換來那麼多的字數,還有一些喜歡自己作品的讀者,這一切回想起來,真是……

鹹蛋會繼續努力的,大家請繼續支持我!感謝了!) 花了一天的時間,四處遊盪,林凡終於將腦袋完全清醒過來。

翌日,林凡很早便去找法格院長報道。

剛來到法格院長住的地方,林凡便遠遠的看見院子外有一道熟悉的身影,這道身影除了法格院長還能有誰。

見狀,林凡快步的上前來到院子里,對著法格喊道:「老師!我來了!」

而法格院長在聽到林凡的喊聲后,卻是頭也不回,手上正對著面前的一株花草不斷擺弄著,身前有些嚴肅,不過口中卻是淡淡地答道:「先等等,等我把這傢伙弄好。」

林凡聞言,也不多話,上前兩步,好奇的觀察著法格面前的那株植物。

經過了這三天的高強度培養,林凡此刻不說百分百,但是起碼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植物他都已經能夠分辨清楚,當然,也僅僅只是認清外表,如此而已。

法格眼前這株植物,林凡清楚的記得,而且也算是印象比較深刻的,這株模樣可以說是有些醜陋的植物名叫龍膽草,屬於七階植物中最為罕見的品種,一般生長於巨龍棲息的周圍,以吸收巨龍氣息為主要能量。

有些詫異的看著眼前這株其貌不揚的小東西,林凡不得不佩服起法格來,連這種極品的東西都能被他找來。

要知道,那巨龍一出生便是相當於八階魔獸,而一旦成年實力直升九階,升至超越九階,在加上天生極強的防禦能力,即便是天階強者單獨對上一頭成年巨龍,也只有逃跑的份。

當然,也只有天階強者才能擁有那份逃跑的實力,換做其他玄階、地階的鬥士,一旦觸怒了這些恐怖的大傢伙,迎接他的只有毀滅,除非你會上古文明的瞬間移動,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而盜取龍膽草,這無異於巨龍身上拔毛,其危險程度不可言喻,否則這個龍膽草也不會如此的珍貴。


在林凡思考的階段,那邊的法格終於忙完手頭的事情。

轉過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看了眼林凡,笑著問道:「林凡,今天來找我這老頭子幹嘛,想必不會是來看我的吧!」

「老師,你說笑了。我已經把您給我的那本資料看完了,所以過來跟你說一聲。」

「咦?都記住了?看來你很努力啊!不錯。」法格也沒想到林凡如此努力,這上千種植物,竟是讓他幾天內完全記住,有些詫異地道。

如果,法格知道林凡前面的時間都是用在照顧馨月身上的話,或許會更加驚訝,畢竟像林凡如此拚命的年輕人,實在太少了。

「那好,跟我進來吧!讓我考考你,如果可以的話,接下來我就教你提煉元素的方法。」法格揮了揮手,帶著林凡往裡面走去。

在經過了法格一系列提問之後,終於可以確定林凡確實已經完全將這些東西記住,雖然中間有這些許偏差,不過卻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於是,法格決定,今天便開始教授林凡神賜師的第一項技能——元素提煉。

首先,將元素提煉的基本要訣教給了林凡,難后法格便拿出幾十顆低級植物,讓林凡試著從這些植物中提取相應的元素能量。

結果,林凡憑著自身強大的靈魂之力,很輕鬆的將這些植物中的元素能力一一提取出來。

正當他有些激動地看向法格的時候。後者卻是搖搖頭,反問道:「你覺得這樣做是對的嗎?」

「嗯?」聽到法格的語氣,林凡心中不解,自己不是成功了嗎?難道還有地方錯誤?

看到林凡有些迷茫的眼神,法格從身前拿起一顆一級的植物——碧幽草。

也不見其動作,略微干皺的手掌往起身上輕輕一抹,一道淡淡的綠光自碧幽草身上發出,快速的飛入法格的手掌之中,緊接著又是一道綠光乍現,不過這次卻是從法格手掌之中閃出,目標自然就是那株碧幽草。

做完這一切,法格將這株碧幽草遞到林凡面前,道:「現在你看看,我這株碧幽草和你剛才那些碧幽草有沒有區別。」

聞言,林凡一手接過法格遞過來的碧幽草,又拿起自己的。將這兩株碧幽草拿到自己的面前,仔細的觀察起來。

旋即,似乎發現了一絲端倪,林凡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為什麼被自己吸收完的碧幽草,看起來已經快枯萎的樣子,明顯已經失去了生命跡象。而老師這株碧幽草,雖然比起沒有被吸收過的碧幽草,色澤要來得差點,但是林凡仍是可以感覺到其體內,仍有不弱的生命律動。

詫異地看著法格,林凡不解地問道:「老師,為何你的這株碧幽草竟然還有如此強的生命律動?元素能量被提取出來后,不就意味著植物的生命也會隨即流失掉嗎?」

法格奇怪的看了眼林凡,問道:「是誰告訴你的?誰跟你說過抽取元素能量就一定要讓植物枯萎?」

「這……」被法格這麼一問,林凡反而啞口無言,貌似法格確實從來沒有說過此類的話語。一直都是自己憑著對靈魂之力的特性而被誤導了,在林凡長久以來的思維里,一但某個生物失去了靈魂之力的支持,那便說明這個生物的生命已經終結。而剛才林凡只是單純的將這些植物中的靈魂之力完全攝取出來,也就意味著它們的滅亡。

也正是因為如此,法格才會做出先前的那一番舉動。

看到林凡說不出話來,法格耐心地解釋道:「要知道,我們是神賜師,而不是屠夫。雖然這些都是植物,但是它們同樣擁有著生命,甚至高級點的植物已經可以產生靈智,比如遠古遺留下來的樹族便是其中之一。」

「樹族?還有這種東西存在?」林凡驚訝的問道。

點了點頭,法格道:「這片大陸存在著許許多多我們為之的東西,也許窮我們畢生能力也無法探得十之一二。」

頓了下,法格又回到話題上,繼續說道:「我們神賜師一生都在與植物打交道,也可以說,神賜師是這大陸上和植物最為親近的職業。我們的目的只是借用植物中的元素來凝練出提升人體能力的果實出來,而不是一味的毀壞這些植物。」

指了指眼前十來株被林凡徹底毀滅,失去生命跡象的植物,法格頗為無奈地說道:「如果每個神賜師都如你這般,只懂的不斷提取植物身上有限的元素能量,而忽略它們的生死,那用不了多久,大陸上的這些植物估計就要滅絕了。到時即便你真的成為神級的神賜師,手上卻沒有可供你使用的植物,那樣空有一身本事,又有何用?」

原來如此,林凡聽完法格一番話,這才恍然大悟,看來神賜師並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所以,我們神賜師每次在提取植物的元素能量之前,必須先了解每株植物的特性,然後將其多餘的元素能量提取出來,剩下剛好夠植物成長用的能量。這才是正途,而且對於植物本身來說,除了本身必要的能量之外,其餘的能量如果沒有被提取出來,一直沉澱在植物體內,對於植物來說並不是件好事,只有通過不斷的提取,然後重新滋生元素,才能更有效的促進植物的生長。」法格徐徐說道。

「原來這是一種雙贏的局面。」林凡出聲道。

「呵呵,你這個比喻很恰當,也可以這麼說。」法格笑著點點頭。

揮了揮手,法格又重新拿出一株全新的碧幽草,對著林凡道:「好了,現在我再示範一次給你看,每個步驟你要仔細看清楚,然後再自己去體會一番。」

「恩!」林凡簡單地應了一聲。

兩眼眨也不眨的盯著法格的雙手。

只見和剛才的動作幾乎一樣,只是速度放慢了少許,這是為了讓林凡能夠看得更加清晰。

林凡也沒讓法格失望,看完法格的整套手法之後,便隱隱的明白了其中的竅門。

緊接著,林凡再又經歷了三次失敗之後,終於在第四次的時候,成功的保留了一株可憐的碧幽草的生命能量。

而看到這一幕的法格,心中不由汗顏,想當年自己可是失敗二三十次后,方才能掌握到這一平衡尺度。而當時自己的老師對於自己的成績便已經是讚不絕口。

可是,今天看到林凡只用了四次,便成功了。雖然那個平衡度還不是很穩定,但比起當初的自己,可要好上好幾倍。

秋煙不散 ,法格內心也是自愧不如。暗道:「到底這小子是天才,還是我這老頭是傻子?」

……

————————————————————————————————————

(最近鹹蛋可能要去工作了!所以接下去時間越來越少,但是鹹蛋還是會保證一天兩更,請大家多多支持!嘿嘿!) 接下來的兩天里,林凡先是用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心神完全沉浸在和植物打交道的境界中。

雖然林凡現在提取植物內的元素能力的成功率,已經達到十株碧幽草裡面最多只會失敗一次的概率。但是法格一句話就直接潑了內心有些得意的林凡一頭冷水。

「這只是一階最低級的植物,越是高階的植物提取難度越大,你的成神之路還很遙遠,現在得意似乎太早了點了吧!」法格這樣說道。

於是,被法格一頓訓斥的林凡,接下來的時間便是更加努力的潛心學習中,而法格這個外表看起來和藹可親的胖老頭,在這兩天里卻是給了林凡極大改觀。

至少在教學上,林凡已經深深地體會到了法格的嚴厲,稍有差錯就是一頓嚴厲的訓斥,直接把他罵得狗血淋頭,差點連林凡自己都以為自己真的是愚蠢至極,不成大器。

其實,法格之所以會這樣,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則是他對林凡的期望,林凡那驚艷的天賦,除了讓他震驚之餘,更是把自己畢生的夢想寄托在這個年紀不到二十歲的少年身上。

所以他在教導林凡之時,對其標準便是十分的高,也更加嚴厲,他甚至不允許林凡所做的有任何瑕疵,要求他每一步都要做到盡量的完美。

如果按照林凡此刻的實力,放在其他人眼中,已經是十分優秀的了。畢竟林凡接觸這一領域也才那麼幾天。

當然,這些林凡自然是無法得知的。於是,就這樣,在法格的罵聲中,林凡痛苦的過著日子。

不過,也正因為法格的嚴厲,林凡的成長速度似乎又有了更近一步的提升,至少兩天之後,林凡甚至閉上眼睛,隨便拿出幾株低級植物,只要手掌輕輕一碰,就能立刻完美的將其多餘的元素能量提取出來,而且不多不少,剛剛達到一個完美的平衡點。

甚至,由於對於靈魂之力的熟悉程度,林凡更是擅自將元素提取方法進一步改善,形成現在法格看到的近乎變態般的提取速度。直看得法格心中大呼變態,不過同樣更加興奮,更加確信自己的眼光沒錯。

不過,雖然內心激動,但是法格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

見林凡完成動作,這才稍微點頭,淡淡地道:「還不錯,比起前兩天來,進步非常大!」

估計這話要是讓其他神賜師看見的話,會狠狠地鄙視法格一番,按照林凡現在這提取精度,還有速度來算。起碼已經有了五級的操控水準,而且速度比起法格這個六級神賜師來說,還要快上一籌。

要知道,神賜師的提取速度越快,便意味著元素能量流失的機會越小。而越是高級的植物,只要稍微流失掉些許元素能量,那都是極其可恥的浪費行為。

而聽見法格的話,林凡心中才算長舒一口氣,暗道:「總算沒有繼續被罵了!哎!」

不過正當他心中還在慶幸之餘,那邊的法格又開口說話了。

「好了,現在你的提取能力已經有了不錯的水準,接下你這兩天提取的元素能量也不要浪費,我現在便教你最低階的凝練果實的方法。」

「真的?」一聽到可以馬上自己動手凝練果實,林凡眼睛不由一亮,有些興奮的說道。

「一驚一乍的,作為一名神賜師,首先心態必須調整好,戒驕戒躁,這才能讓自己的能力更加穩定。」法格不有餘力的抓住每分每秒,教育著林凡。

至於法格這句「作為一名神賜師……」,林凡在這幾天里已經聽得耳朵快生繭了。


緊接著,林凡按照法格的要求,將之前用來貯藏被自己提取出來的元素能量的容器取了出來。

指著這些裡面裝著不同元素能量的容器,法格道:「不同的元素搭配,凝練出來的果實亦是不同,當然越是高級的植物元素,所能凝練出來的果實,能力自然也是越高。這是恆古不變的道理。」

話鋒一轉,法格繼續說道:「不過,即便是同種材料,但是元素搭配比例不同,所凝練出來的果實亦是會產生不同的變化。就拿這些一、二級的植物來說,經過神賜師不同的調配,完全可以凝練出三種不同性質的果實出來。

而你接下來的時間裡,就是將這三種不同的果實靠自己的雙手,調配出來。而我只會告訴你方法,而不會直接將配方給你。」

「可是老師,既然有配方,為何還要我多此一舉的去逐個調試,那樣不是很浪費時間嗎?」林凡不解的問道。

法格這回倒是難道笑了笑,道:「這你就不懂了,如果我直接給你藥方,以你的能力定是很容易就能凝練出來,這樣根本體現不出什麼鍛煉的效果。而我之所以要你不看配方自己摸索,則是因為你的天賦決定的。對待天才,自然要用天才的教育方式,如果把天才當成普通人來一般對待,那不是暴殘天物?你說老頭子我說得對嗎?」

看著,笑得有些得意的法格,林凡嘴角微微抽搐,對於他的這番話實在無語至極。不過卻也不能否認他這番話似乎有些道理。

但,話說回來, 絕世狂兵 ,臉上不由鬱悶起來,這麼多,要叫自己如何摸索?這不是純屬找罪受嘛!

似是看出林凡的想法,法格不急不慢地說道:「不要覺得這很難,你要想想,想當初,沒有這些配方的時候,前人還不是一步一步靠著自己的不懈努力,嘗試過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方才能研究出一個又一個不同的配方,流傳至今。而且這些前人里,可不是各個都是天才,有很多其實資質相較你之下,要算得上很平庸的了,但是他們不是照樣能專研出來,既然比你差的都可以,那為何你不可以?」

「這……」法格的一番話,頓時林凡的腦袋有些迷糊,不知如何回答。

法格可不給林凡思考的機會,繼續加把勁地說道:「好了,我相信你能成功的,不要浪費時間了,現在就開始吧!」

說完,也不理會目瞪口呆的林凡,留給前者一道頗為瀟洒的背影,翩然而去。

直到良久,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的林凡,這才長長的嘆了口氣,面露苦色,無奈的開始擺弄起桌上的那些元素能量起來。

接下來的時間裡,躲在外面清閑的法格,便聽到封閉的小房間里,不斷傳來一陣陣程度不一的響聲,這是由於凝練失敗,元素能量之間無法完美融合產生的排斥力,繼而形成的爆炸聲響。

對於這一點,法格倒是沒什麼特別感想,反而,如果沒有這一陣爆炸聲,他才會覺得奇怪。

無論擁有如何強大天賦的神賜師,在沒有配方的前提下,想要靠著自己的能力完成一次果實的凝練,不經過幾十次的失敗又豈能成功。而這幾十次還是算少的。

上百上千次的都是大有人在。就拿林凡最近接觸過的奇異果來說,法格可是幾乎不眠不休整整研究了將近一個月,經歷了數百次失敗后,方才成功凝練而成的。而這個前提是,法格的手上是擁有著半張奇異果的凝練配方,雖然不是很完整,但也節省了法格研究的時間。

由此便可知曉,神賜師的凝練過程是如何的艱辛。但不能否認,獲得的回報自然也是無比豐盛的。

……

————————————————————————————————————

(最近這些章節,鹹蛋感覺越寫越順,這種狀態很好,接下去的局部大綱鹹蛋已經做好。而在這可以提前透露一下,關於林凡手上的靈戒,最近並沒有更多的靈體加入,主要是因為在後面的情節之中,林凡會開啟靈戒的真正功能,而到時將是一個全新的、不同的場景,而靈戒的功能也會大變樣。

請大家拭目以待!繼續支持鹹蛋!) 一天的時間裡,好在法格院長住的地方屬於獨立式的小樓,周圍並沒有其他人。不然時不時從法格房間里傳出來的爆炸響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在做什麼。

不過,也虧得林凡執著,竟然不眠不休,一個晚上都扎在法格那個頗小的實驗室里。就連法格也不得不佩服林凡的精神。

難怪他年紀輕輕會有如此成就,除了天賦,更多的是別人看不到的付出。但是有一點讓法格十分鬱悶的是,這個林凡一點都不懂得體諒下老人家的身體,大半夜的搞得聲響那麼大,這讓別人怎麼休息。

一心投入調配元素能量的林凡,此時已經忘記外界的一切,整個心神完全都已經沉浸在元素的世界之中。而對於法格的抱怨,他自然更是無法聽見。

到底凝練果實有什麼規律呢?難道真的要每種情況都試一遍才能將其完全凝練出來?可是單單是這種低等的一級植物元素,便有上百種不同的比例,即便真的讓自己僥倖凝練成功出一級果實。可是越是高級的植物元素,調配的比例越是複雜,如果一一去試,那要試到何年何月。

一定有訣竅!林凡思緒了良久,終於斷定道。

於是,林凡放棄了手頭的工作,兩眼仔仔細細地觀察起擺放在桌上的幾瓶透明容器。

裡面裝著的純凈元素能量,似乎以一種特有的軌跡,循環流動著。看到這裡,林凡心頭一動,似乎想到某個關鍵的點,只不過還是很模糊。

天邊的山頭,鑲上了層銀白的外殼。一抹嫣紅悄悄的爬了上去,將這原本有些涼意的漆黑夜空,染成一片紅白。

喜歡早起的動物們,已經爭相而出,開始了一天的獵食生活。

法格醒來之後,發現實驗室中並沒有像昨天那般的響聲。有些奇怪,於是便悄聲走了過去。

當他剛到門口之時,徒然,一陣激烈的爆炸聲響,響徹整個房間,這陣動靜,比起昨天的任何一次都要來得猛烈。而法格亦是被這一突如其來的動作,搞得一驚一乍的。

來不及細想,實驗室的大門轟然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