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一個小盒子,韓靖微微一笑,問道:「趙長老你可看過裡面的東西?」

「哪裡敢啊?」趕緊揮揮手,趙忠一臉忐忑:「趙忠還是知道有些東西,不該看的不看!」

「這就好!」

於是收下了盒子,韓靖想了想,問了一句:「趙長老,你可知道資格戰第三關的事情,可知道落星沼澤的事情?」

「這個……」

濃眉皺起,趙忠望著韓靖眨了眨眼,一番猶豫之後才左右望望,輕輕傳聲道:「那是一個擁有很多重寶的地方!」

……

原來,跟韓靖前世所知曉的很多大陸一樣,現在他所在的這塊大陸,也曾經無數次地遭到過「異族」的入侵!

這樣的入侵,有時候間隔是上千年,有時候的間隔僅僅是數百年而已。

而且入侵這裡的異族,每一次的人數都不會太多——史書上記載的人數最多的一次也僅僅是數千人而已,少的更是只有數十人罷了。

但這些異族往往個人的實力都強大到了驚世駭俗的地步,更是擁有著無數匪夷所思的神通戰技,所以哪怕他們的人數每一次都不會很多,但他們每一次的入侵依舊會給大陸帶來一場場的浩劫。

特別是第一次,當數百異族忽然從天而降殺入了人族大陸,猝不及防的神盟殿以及所轄各大帝國幾乎瞬間就捲入到了煉獄一般的浩劫當中。

所幸就在人族強者們幾乎即將被全部滅絕的時候,妖族仗義出手了。兩族結盟之後以死傷數百萬尖銳的慘重代價,才滅殺了那數百名的異族。

這一次入侵,距離現在已然是十數萬年了!

也就是從那一次開始,此後但凡有天外的異族入侵,不管他們首先進入到人族大陸或者是妖族大陸,兩族都會立刻結成聯盟,共同對抗異族!


而最後一次異族入侵,大約是在一百多年前。

那時候一共是三十七名異族忽然出現在了大陸之上,隱匿了一段時間之後突然發難,幾乎數日時間就踏平了整個神盟殿的東宮。

於是神盟殿再次發出邀請,妖族和人族再次結盟,以損失了數十萬尖銳武者和數千名天照境強者以及一些聚星境尊者的代價,才最終將這一批天外異族的頭目和少數追隨者圍困在了落星沼澤當中。

也正是在落星沼澤里,這名頭目和他的追隨者們和人族以及妖族的大軍展開了一場在後來被稱為「神隕之戰」的慘烈戰爭。

戰爭的結局,是異族人留下了一個個強大的禁制結界之後全部消失了,有人認為他們已經戰死了,也有人認為他們是被封印在了神秘的空間里。

而人族和妖族方面除了又失去了無數的尖銳之外,包括當時的妖帝以及當時神盟殿的炫武聖尊這樣的強者,也消失在了落星沼澤內的某個地方。

如此一來……後人便將落星沼澤以及四周方圓近萬里的地方,稱為了神隕界!

畢竟相對於凡人和一般的武者而言,妖帝、炫武聖尊這樣的強者,就是神靈一般的存在。

……

此刻以傳聲的方式介紹完這一切,趙忠深吸口氣,搖了搖頭:「也正是從那一戰開始,才會有了每五年一次的選拔戰!而且這樣的選拔戰,是東宮和另外三宮同時進行!」

沉思著,韓靖的雙瞳里有著清明之色越發地清明了起來:「第三關,四宮都會送弟子進入到神隕界,也就是落星沼澤?」

「不!」

點一點頭,趙忠說道:「神隕界的範圍很大,擁有無數的山川湖泊以及河流,落星沼澤卻已經變得飄渺虛無起來!據說,能夠找到落星沼澤的人越來越少了!但落星沼澤里有那些異族留下的很多神兵利器和天外靈石,更還有妖帝和炫武聖尊遺落的神通之術和寶物……所以……」

不等他說完,韓靖問了一句:「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派天照境甚至是聚星境的強者進去尋找這些寶物?」

「你問對了!」又是深吸口氣,趙忠說道:「因為在那幾十名異族消失的同時,落星沼澤除了飄渺虛無之外,神隕界還有了其他一些變化!」

「什麼變化?」

「裡面布滿了變異的強大玄獸,而且擁有恐怖的禁制結界足以扭曲內里的空間……這還不算,天知道那些異族在裡面做了什麼手腳,僅僅是他們消失之後的第十天開始,人族也好、妖族也罷,只要超過了三十歲的年紀,都不能踏足神隕界半步!超過這個年紀的武者一旦進入其中,都會被瞬間彈出那一片範圍,弄得非死即傷!」

原來是這樣?


神隕界只允許三十歲以下年紀的武者進去,而且內里的落星沼澤不再是固定在一個位置的沼澤了,它的位置,飄渺虛無了起來!

明白了這一切,韓靖隨即有了新的疑問:「如果只是三十歲之前的武者可以進入其中,如何對付得了落星沼澤裡面的強大玄獸?」

「這個……很少有人找到落星沼澤,找到了也幾乎沒人願意進去!」回答著,趙忠不自然地笑了笑:「因為進入過落星沼澤第二界的武者,從未生還過!」

想了想,他補充了一句:「不過,即便是落星沼澤外的神隕界也曾經有人從裡面帶出來了一些好東西,例如現在這一代的……霸武聖尊!」

ps:今天三更吧~

… 趙忠走了,還額外留下了一些詔無極送來的丹藥。

這些丹藥韓靖看也沒看就收入到了戒指當中,而後獨自在房間里喝著茶。

香茗薄煙淼淼,升騰著,有著春泥的香。

而韓靖的腦海里,很多東西也越來越明澈了。

「神隕界的範圍很大,但關鍵的地點僅僅是落星沼澤!」

「落星沼澤因為存在著奇怪並且強大的禁錮結界,所以位置總是飄忽不定,給人以飄渺虛無的感覺,有時候甚至於看到了也僅僅是海市蜃樓而已!」

「除此之外,落星沼澤至少還分做兩界,曾經有一些武者進入過第一界,並且有人全身而退了!至於第二界……應該很邪乎,進入其中的人都從未生還過!」

「但是真正的重寶就在落星沼澤深處!至於其他遺落在外的重寶應該很少,而且最強的寶物已經被人獲得,並且成就了現在這一代的最強武尊——炫武聖尊!」

思考著這一切,韓靖笑了:這才是他真正想要得到的!

除了救下東方世家之外,他要自己在選拔戰之後獲得更強的實力!

足以抗衡東宮甚至是神盟殿的實力!

所以當他從管家之子哪裡聽到了落星沼澤的時候,他就有了一種本能的感覺:富貴險中求的機會來了!

現在看來,真的是要富貴險中求了!

星外的靈石,強者的遺物!

這一切,足以幫助韓靖重回到天照、聚星甚至更強的實力水準!

這很好!

除此之外他還擁有了心藥這位朋友!

這丫頭和她的同伴知道落星沼澤,這一點一開始的時候似乎有些奇怪,但後來韓靖從趙忠這裡得到了一個不錯的信息——百多年前的那一戰,很多人族強者都曾經進入過落星沼澤。

這些強者中的一些倖存者,曾經在落星沼澤里至少待過十天時間,十天之後才以為超過了三十歲的年紀而被彈出!

所以,心藥的先祖或者就曾經進入過落星沼澤,故而對找到以及進入落星沼澤,有著什麼特別的經驗吧!

甚至於東方世家,當年會不會也有先人進入過落星沼澤,故而有了管家之子告訴韓靖的最後一句話?

「呼……越來越有趣了!」

……

盞茶時間之後,百里藝、百里問劍、心藥和心凌都來了,因為韓靖的傳聲就是邀請他們進來的。

「韓靖,接下來怎麼辦?」

來到了房間里,百里問劍一臉丹藥:「奎木鴻烈不會就此作罷,甚至於兵堂也不會就此作罷!」

「是啊韓靖……」百里藝柳眉皺著,低頭說道:「都怪我!」

聞言,韓靖微微一笑,搖了搖頭:「怎麼怪你?奎木世家本就是本少的敵人,不是嗎?」

一句話,百里藝心裡有這感激,但雙眼裡還是愧疚。


她知道韓靖跟奎木世家之間的較量確實是註定會發生的,只可惜因為她自作主張搬來了這裡,才會使得韓靖跟奎木世家的衝突提前了!

如此算來,等於她提前將韓靖送入到了這場風暴當中,萬一韓靖還沒有做好準備,豈不是……

「百里叔叔,三位姑娘,我請你們來這裡是有事要拜託諸位!」沒有再看百里藝,韓靖已經開口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韓靖,有事你儘管說!」百里問劍答應著,平靜的臉上都是認真之色。

「嗯,韓少,你儘管開口,用得到我們姐妹的,你吩咐便是!」


心藥和心凌同樣認真回答著,一臉堅毅。

「好!」

見狀,韓靖才將趙忠送來的盒子輕輕打開了,頓時有了一股馨香之氣瀰漫了整間房。


聞到了這樣的氣息,即便是百里問劍也是雙眼立刻睜圓,彷彿剎那裡,他就感受到了史無前例的心曠神怡似的。

至於三名女子,更是直接閉上雙眼,仔細地嗅聞起來。

「我這裡有四枚丹藥!」望著大家,韓靖輕輕說道:「這些丹藥,可以幫助我們拔升一些實力,以應對即將到來的挑戰!」

果然是丹藥,極品的丹藥!

百里藝和百里問劍早就確定了韓靖擁有絕世的煉丹能力,所以對於他的丹藥,深信不疑。

心藥和心凌則是一直懷疑韓靖會不會真的是丹王,此刻見到了這枚丹藥,她們的懷疑更重了。

可惜……丹藥只有四枚!

所以沒有等韓靖開口說點什麼,反而是心凌已經開口了,帶著微笑:「韓少,如此珍貴的丹藥……心凌不配!」

她是第一個放棄這樣的丹藥了,想要以此保證了心藥可以獲得一枚。

不過韓靖望著她讚許一笑,反問道:「為了心藥,你可以放棄資格戰?」

「這……」沒有多少猶豫,心凌點頭了:「嗯!我願意放棄!」

「心凌姐姐!」聞言,心藥上前一步,帶著悲傷:「姐姐的實力比我更強,還是心藥放棄吧,姐姐服下丹藥,必定……」

「傻丫頭!」不等她說完,心凌微微一笑阻止了她:「你比姐姐年輕,也更有天賦潛質!再說了,第三關還得靠你完成家族的任務啊!」

一句話,說明了心藥或者才是能夠找到落星沼澤的那個人——她們世家的長輩,應該是把找到落星沼澤的方法,只告訴了心藥而已!

既然如此,韓靖點頭道:「你們不必謙讓了,丹藥每人都有!」

話語落,他立即將一枚丹藥以及一塊玉佩送到了百里問劍手裡:「百里叔叔,你服下丹藥之後我會幫助你拔升實力,而後我要你立即離開東宮,至於要做什麼,玉佩裡面會有答案!」

見狀,百里問劍看得出韓靖面上的認真之色,只能立即雙手接下玉佩和丹藥。

望著他,韓靖沉沉一拜:「一切,拜託了!」

天識一掃,百里問劍的面色也凝重了幾分,但依舊是沉沉說道:「韓靖放心,你百里叔叔一定辦到!」

接著,韓靖將另外一枚丹藥和一份早就準備好的玉佩遞給了心凌:「心凌姑娘,你也同樣!」

聞言雙手接過丹藥和玉佩,心凌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氣:玉佩里,韓靖要她趕緊返回自己的世家,要世家暫時轉移,避過可能到來的風暴以及浩劫!

畢竟……韓靖得罪了奎木鴻烈了,並且他還會繼續得罪更多的人和勢力,而心藥、百里藝一旦繼續跟著韓靖,那麼他們的世家或者也會成為某些勢力的報復對象!

所以韓靖才會給了百里問劍和心凌各自一枚丹藥,正是要拔升他們的實力和速度之後,要他們返回各自的世家,將即將到來的風暴告訴家主,以求做好一切的準備!

至於百里藝和心藥:「你們暫時一人半枚丹藥吧!」

話語落,只見他將另外一枚丹藥一分為二,分別送到了百里藝和心藥手裡。

而後望著百里藝,韓靖認真問道:「你願意放棄選拔戰嗎?為了我韓家!」

什麼?

才聽到這句話,百里藝自然是不願意的,但緊接著想到了是「為了韓家」,她頓時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嗯!」

「好,拜託了!」見她點頭,韓靖立即將一份捲軸送上,說道:「一到大夏,你要儘快將這份捲軸送到火舞的手裡!」

「嗯!」感受到了韓靖的信任,也想到了自己這是在幫助韓靖,百里藝的心裡已然沉沉發誓:即便是死,也要將捲軸送達!

「好,現在大家都服下丹藥吧!」

做完這一切,韓靖雙手接連打出了一串的結印,布置了不下數百道強弱不等的境界之後,第一個將丹藥送入到了嘴裡!

因為在他的天識里早就確定了這確實是他要求詔無極煉製的丹藥——以十三種珍稀無比的天靈地寶為材料,以數十種玄獸獸丹為輔料,再以數百枚靈石化作靈火引發出了詔無極的魂火,才能夠煉製而成的極品丹藥!

有了這樣的丹藥……

拔升吧,實力!

… 韓靖請詔無極幫忙煉製的丹藥,在他的前世叫做「御實丹」!

這樣的名字,用在韓靖的這一世里,其實也很貼切!

因為這一世里,韓靖所知道的武者境界等級從凝元境開始,接著是陽實境,而後問虛境等等,這就跟他前世的所修有了很多的相互重疊。

例如凝元境,那就是練氣化虛的過程!

陽實境,則是化虛為實的過程!

問虛境,又是御實為空的過程!

先說凝元境,韓靖的前世所修一開始的時候也是練氣為虛,這就是覺醒感悟魂力而後將其駕馭的過程!

哪怕這時候的魂力依舊虛無縹緲難以駕馭,如同手中流沙一般難以琢磨、握緊,但只要逐漸地適應了,實力也會隨著能夠控制的魂力增加而變得越來越強;

實力強大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後,虛無縹緲的魂力就無法幫助武者繼續獲得更強大的實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