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奏的鋼琴曲確實很好聽,但蘇妲己此時正在犯困,也沒有心情仔細去聽,說道:“現在網上這種炒作的太多了,你也是成年人了,還這麼不理智啊?”

“我不管,我不管,這個人就是我的意中人,我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了,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我一定要找到他。”李雯雯興奮的說道,那條火爆的視頻她已經看了幾十遍了,越看越喜歡。

“不跟你廢話了,我困了,我勸你理智一點,別跟個小孩子似的。”蘇妲己無奈的說道。

✿tt kan✿¢o

“妲己,我現在心情好忐忑啊,萬一他有對象了,怎麼辦?萬一他有家室了,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辦啊?”

越在乎,反而越顯的患得患失。

蘇妲己沒有再理會李雯雯,直接掛掉了電話。

翻身睡去了。

李雯雯的電話一來,凌羽楓就被吵醒了,把她們的對話從頭到尾都聽了進去。

他也沒想到,他只是一時技癢,竟然造成了轟動,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啊。

不過,凌羽楓還是有些自豪的,畢竟他可是過了十級鋼琴考級的,本以爲這些年沒有彈奏,會生疏。

看來,他依然寶刀未老。

第二天,凌羽楓照常騎着小毛驢送蘇妲己上班。

送到公司門口,凌羽楓就離開了。

蘇妲己隨意看了一眼離開的凌羽楓,忽然一怔,因爲凌羽楓的背影跟李雯雯昨晚發給她的視頻上那個鋼琴王子的背影很相像。

難道那個鋼琴小王子就是凌羽楓嗎?

蘇妲己趕緊搖了搖頭,自嘲着說道:“怎麼可能呢?對他的背影很熟悉,是因爲我們是夫妻啊,有什麼好奇怪的?”

微微嘆了一口氣,蘇妲己走進了公司。

中午,李雯雯一個電話就打來了,還是向蘇妲己哭訴:“妲己,我受不了了,從昨天到現在我的腦袋裏一直都是鋼琴小王子的影子,我都快要發瘋了。”


蘇妲己對這個閨蜜真是無可奈何,說道:“我以爲睡一覺,你就會清醒過來,怎麼還在夢中呢?”

“我不行了,我現在就去找你。”李雯雯急切的說道。

蘇妲己看了一下手錶,中午正是她休息的時間,而且她確實也有些擔憂李雯雯,就說道:“那你來公司找我吧。”

十五分鐘之後,李雯雯就出現在了蘇妲己的辦公室,一路上,李雯雯的手機一直在循環播放着鋼琴小王子的視頻。

大概是因爲昨晚沒有睡好的緣故,李雯雯的臉色並不好,一進辦公室,就癱倒在沙發上,說道:“妲己,我發現我真的無藥可救了。”

蘇妲己有些生氣的上前就把李雯雯的手機搶了過來,直接關掉了視頻。

李雯雯“唰”的一下就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重新把手機搶了過來,說道:“幹嘛關掉啊,我要看我的男神。”

說着又打開了視頻。

蘇妲己瞥了一眼視頻,不知爲何,看到視頻的背影,就聯想到了凌羽楓的背影,這兩個背影太像了。

“你幹什麼?他是我的人了,你不準跟我搶的,而且你都結婚了,一定要守婦道的,知道嗎?”李雯雯趕緊把手機抱到了懷裏,撅着嘴巴說道。

蘇妲己皺起了眉頭,說道:“雯雯,難道你沒有發覺,視頻的背影有一種眼熟的感覺嗎?”

“肯定眼熟了,昨天晚上我可是一直在循環播放呢,越看越帥。”李雯雯露出了一副花癡的樣子。

“你再仔細看一下,他穿的衣服是不是很眼熟?”蘇妲己說道。


李雯雯看了一眼,有些疑惑的說道:“很平常的衣服啊?哪裏不對嗎?”

“爲什麼我感覺這個人穿的衣服跟凌羽楓穿的那麼像?”蘇妲己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李雯雯愣了一下,她跟凌羽楓並不是很熟,也沒有注意過凌羽楓穿的衣服以及他的背影,如果真如蘇妲己所說的那樣,她的鋼琴小王子就是凌羽楓,那她不是沒戲了嗎?

“衣服一樣的多了去了,也可能是撞衫了吧?”李雯雯說道,頓了一下,問道:“你見過你們凌羽楓彈鋼琴嗎?”

蘇妲己微微搖了搖頭,說道:“沒有見過。”

“我就說嘛,你們家那位可是有名的……”後面的沒有說出來,李雯雯知道現在蘇妲己對凌羽楓的態度轉變了,就不能再那樣說了。

“而且我的鋼琴小王子彈琴水平這麼高,肯定是經常練習的,沒有三年五載是達不到這個水平的,怎麼可能是凌羽楓呢?”李雯雯嚴重懷疑。

蘇妲己點了點頭,說道:“你分析的也有道理。”

…… 凌羽楓騎着小毛驢來到了奔馳4S店,夏天快到了,如果還是騎着小毛驢接送蘇妲己,風吹日曬的,凌羽楓肯定心疼,所以就準備買輛車,以後接送就更加方便了。

“我擦,這個騎着小電驢的傢伙不會是來買車的吧?”

“肯定不會, 如果這一秒,我沒遇見你 ?”

“既然來了,就都是客戶,你們誰去接待一下?我是沒有興趣。”

銷售員看到凌羽楓走進店裏,臉上都露出了嫌棄來,坐在那裏聊天,都沒有人主動上前接待。

凌羽楓也沒有在意這些,自己走到了一輛奔馳E260跟前,看了一下,這輛車代步應該不錯。

這時一個銷售員終於走了過來,對凌羽楓說道:“先生,我們店有性價比很高的A級車,我帶你去看下吧。”

“就這輛車了,今天能提車嗎?”凌羽楓問道。

銷售員一愣,把凌羽楓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有些不可思議,他也看到凌羽楓可是騎着小毛驢來的,這輛車四五十萬,對方真有這麼多錢嗎?

“先生,這輛可是奔馳E260高配,將近五十萬的價格。” 我的純情校花

生猛小蘿莉:老公輕點撩 :“我看到了,上面寫着價錢。”

銷售員瞪大了眼睛,心想,這個傢伙不會是拿自己開涮呢吧?

“對了,我問下,現在有沒有什麼優惠活動?”凌羽楓問道。

銷售員搖搖頭,說道:“暫時沒有。”

“沒有就算了,今天能提車嗎?”凌羽楓說道。

“先生,付了錢,今天下午就可以提車了。”銷售員看着凌羽楓,他還真不相信,對方能付得起。

凌羽楓從身上掏出了金卡,說道:“行,那我現在付款吧,下午四點我來取車。”

銷售員驚訝的接過了金卡,轉身去付賬和打印合同,到了辦公室,幾個同事紛紛圍了過來,說道:“那個傢伙被嚇跑了嗎?我就說嘛,騎個小毛驢還想要買什麼奔馳?現在的窮逼越來越沒譜了。”

“我看你應該給他建議,前面那條街有一家艾瑪專門店,讓他到那裏轉轉。”

“對啊,窮逼就適合兩個輪子的。”

接待凌羽楓的銷售員瞪了那些人一眼,說道:“這一次你們真是狗眼看人低了,這個人是個大客戶,看到沒,這是他的金卡,直接轉賬,下午提車。你們傻了吧?”

幾個人紛紛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心想,這怎麼可能呢?

“這麼豪爽嗎?今天轉賬提車?”

“是啊,我剛纔刷了卡,裏面確實有錢,你們呀,要是一直都這麼看扁客戶,小心到時候經理炒你們魷魚。”

說着銷售員就去打印合同了。

幾個人面面相覷。

忙完所有的手續,都快四點了,保險也上了,有錢做事的效率就會提高很多。

凌羽楓接過了鑰匙,正準備上車,銷售員弱弱的問道:“先生,你的小毛驢我們派人給你送回去,你給我一個地址就行。”

“先放這吧,明天我有空會過來取得。”

說完凌羽楓就開着奔馳離開了。

凌羽楓開着來到了蘇妲己公司對面平價商品,商店老闆看到凌羽楓下車,笑着說道:“新車啊。”

“天氣越來越熱了,不想曬到她。”凌羽楓淡淡的說道。

老闆拿出了一包凌羽楓經常購買的煙,說道:“是不是換一包好的?”

凌羽楓搖了搖頭說道:“不用,抽習慣了。”

凌羽楓抽出一根,遞給了老闆,點着,深深吸了一口。

老闆突然說道:“其實我早就覺得你不是一般的人,你是藏在淺灘的蛟龍,遲早會一飛沖天的。”

凌羽楓笑了笑,很認真的看着老闆說道:“我能看出來,你也不是普通人,爲何要做一個商店老闆呢?”

老闆尷尬的笑了下,說道:“其實我跟你一樣,都是爲了心愛的女人。”

抽完了煙,凌羽楓就開車來到了公司樓底下。

嶄新的奔馳頓時就成爲了現場的焦點,衆人紛紛側目。


那些羨慕的人如果知道站在車旁的人是蘇家的上門女婿凌羽楓,估計都是一臉不屑。

“羽楓,這,這是怎麼回事?”蘇妲己看到了凌羽楓和奔馳,一臉驚訝。

凌羽楓笑着說道:“這不是到夏天了嗎?總不能曬着你,所以我就買了輛新車。”

語氣很輕鬆。

“哎呀,蘇妲己,你不錯呀,剛剛坐上項目負責人,就換了奔馳,你就不怕被爺爺知道,你挪動公款嗎?”蘇同生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我做事問心無愧,你想要告狀,隨便你,但是你沒有證據,爺爺是不會相信你的。”蘇妲己義正言辭的說道。

蘇妲己知道蘇同生一雙眼睛盯着自己,就看她會不會犯錯,到老爺子那裏告狀,所以蘇妲己行事都是小心翼翼。

蘇同生冷笑着說道:“你這麼有恃無恐,是不是把證據都毀掉了?我告訴你,一旦我拿到證據,我肯定會跟爺爺說的,到時候,你就等着被趕出蘇家吧。”

蘇妲己扭頭上了車,她實在不願意搭理蘇同生。

在回去的路上,蘇妲己看着凌羽楓,好奇的問道:“你跟我說實話,你跟前到底有多少錢?”

凌羽楓淡淡的說道:“我這個人不亂花錢,所以這些年也存到了一點錢。”

一點錢?

昨天才花了幾十萬,今天又買了一輛奔馳,這可不是一點錢啊。

不過蘇妲己看到凌羽楓不願意多說,也就沒有多問。

回到家,李文淑一聽說買了奔馳,馬上興奮下了樓,蘇海也跟了下來。

上車,小心翼翼的摸了摸真皮,樂不攏嘴。

豪車就是不一樣,坐進去的感覺都舒暢無比。

“蘇海,這車可是好車啊,看來咱們女兒終於有出息了。”頓了一下,李文淑小聲的說道:“這車還是你來開吧,凌羽楓那窩囊廢,不能讓他白佔咱們的便宜。”

蘇海連連點頭,說道:“我也是這麼想的,但這事是不是要跟妲己說一下,讓凌羽楓騎小毛驢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