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玉嬌可不甘心這麼失敗了,投資都到這種程度了,失敗了,豈不是虧本了。令狐玉嬌急忙上前,從背後一把摟住江帆,「大江,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你可要負責!」令狐玉嬌幽幽道。

「我靠,親了個嘴就是我的人了!」江帆暗自搖頭道,他嘴裡卻說著:「呃,玉嬌,我剛才是一時衝動,你還是回去吧,不要這樣了,在這樣下去,我會控制不了自己的!」

江帆這句話哪裡是拒絕,這分明就是暗示,令狐玉嬌果然上當,「大江,我不管,我就是你的女人了,我就交給你了,隨便你了!」令狐玉嬌拋出最後底線。

「我靠,這分明是誘惑啊!我是不是吃掉這塊送上來的肥肉呢?」江帆暗自猶豫起來,他目的想知道令狐玉嬌大清早來勾引之的真實目的。

就在江帆猶豫的時候,令狐玉嬌抓住了江帆的手往自己懷裡塞,這次她是豁出去了,她來的時候已經向杜基長保證,一定釣到江帆的。

江帆的手碰到了某個高地之後,他的手急忙縮了回來,「呃,令狐妹妹,我不能這樣,我這是對你不負責,你回去吧!」江帆推開令狐玉嬌他出客廳朝著東廂房走去。

江帆這招是欲擒故縱,令狐玉嬌怎麼能夠玩得過江帆這種老江湖,她果然中計了,急忙跟在江帆背後。

「大江,我是自願的,不要你負責!」令狐玉嬌緊緊地跟隨在江帆背後,她此時已經亂了方寸,為了勾上江帆,她已經胡來了。

江帆暗自高興,心裡笑道:「呵呵,令狐玉嬌,你還想跟我玩,我要把玩暈你!」

江帆到了東廂房屋裡,令狐玉嬌也根著進屋,令狐玉嬌一把摟住江帆,望著他臉上,「大江,你真的對我一點都不感興趣嗎?是不是我沒有戴莉娜好看?」

江帆搖頭道:「不是,你很漂亮,我已經有家室了,無法對你負責任,我不能這樣。」江帆嘴裡說著他的手卻搭在令狐玉嬌的腰間,輕輕地按了一下。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打賞、月票、積分都要。 令狐玉嬌腰間王微微地麻了一下,她沒有在意,雙眼望著江帆,「大江,我不在乎你有家室,也不要負責人我就是你的女人,你隨便對我怎樣我都不會怪你的!」

令狐玉嬌簡直是無底線了,她為了完成任務,主動地摟住了江帆,她的手抓住江帆的手,往懷裡塞。

「呃,這個玉嬌已經沒底線了,看來有陰謀呢!不管有什麼陰謀,我先把你推倒再說!」江帆暗笑道。

江帆半推半就,他的手順勢而入,面點師又開始和面了,這次要和面發饅頭,揉面的力度要大點。麵糰比較硬,還沒有發起來,看來還是要多揉幾下才行。

片刻之後,令狐玉嬌臉通紅,她護渾身發熱,「哦,大江,我好熱啊!」令狐玉嬌喘息道。

「嘿嘿,點了她一下,果然起效了!」江帆暗自高興,「哦,你好熱是吧,是不是衣服穿多了,脫掉衣服就比較涼快了!」江帆笑呵呵道。

「那你幫幫我吧,我渾身無力呢!」令狐玉嬌無力地倒在江帆懷裡。

「呵呵,你找對人了,我可是善解人衣哦!」江帆壞笑著伸出手…

大約半個小時后,戴水靈來找江帆,她顯得沒事想叫江帆陪她出去玩呢,當她走到門口,聽到屋裡有女人喊叫聲,頓時驚訝道:「哦,大哥哥又在打誰呢?」

戴水靈十分好奇,她趴在窗台上,透過縫隙偷看,「呃,這是做什麼?大哥哥,怎麼光著膀子打人啊?」戴水靈驚訝道。

戴水靈姬急了,她急忙敲著門喊道:「大哥哥,你又再打誰啊?」

屋裡的江帆和令狐玉嬌聽到門外戴水靈的聲音,吃了一驚,「呃,有人來了!」令狐玉嬌驚呼道。

江帆皺眉道:「呃,水靈妹妹,怎麼這時候來了?」

接著又傳來敲門聲:「大哥哥,你住手,不要打那位姐姐了!」

江帆差點沒暈倒了,「我靠,這個水靈真是什麼都不懂!」江帆暗自道。

「哦,水靈妹妹,我沒有打人啊,我和玉嬌妹妹,做早操呢!」江帆急忙回答道,江帆這句回答真有水平的,可不在做早操么!

戴水靈驚訝道:「大哥哥,什麼是早操啊?」

「呃,早操就是鍛煉身體的一種方式!」江帆急忙回答道,此時令狐玉嬌已經大汗淋漓了,她發出一聲大叫。

「哦,姐姐怎麼了!」戴水靈吃驚道。

片刻之後,門打開了,江帆和令狐玉嬌出來了,看到令狐玉嬌一頭大汗,「哇,這位姐姐出了這麼多汗啊!」戴水靈驚訝道。

令狐玉嬌臉羞紅,她十分尷尬,她不知道如何回答,「呵呵,玉嬌妹妹鍛煉身體的時候很儘力,所以出汗多了點!」江帆笑道。

「哦,那我下次我也找你來做早操!」戴水靈望著江帆道。

「呃,水靈妹妹,你就不要來了吧,我早上很忙的。對了,你去幫我找傻蛋,我有事情找他。」江帆急忙把戴水靈打發走,害怕她好奇問怎麼做早操,那就麻煩了。

令狐玉嬌望著江帆,「你這人真夠壞的,人呢家差點被你折騰死了!」令狐玉嬌嬌羞道。

「呵呵,還不是你叫聲那麼大,要不然水靈妹妹那麼好奇啊!」江帆搖頭道。

令狐玉嬌立即挽著江帆的胳膊,「大江,我現在是你的人了!你可要保護我啊!」令狐玉嬌嬌滴滴道。

江帆知道令狐玉嬌的目的要暴露了,故意不解道:「嘿嘿,你要我怎麼保護你啊?難道天天抱著你睡?」

令狐玉嬌瞪了江帆一眼,「大江,你亂說什麼呀,我是說今晚九陰地煞局的事情,你就不擔心大風國和盛家對我們不利嗎?」令狐玉嬌皺眉道。

「我靠,狐狸尾巴露出來了!」江帆暗自笑道。

「哦,玉嬌,你要我怎麼做?」江帆微笑望著令狐玉嬌道。

「大江,你一方人單勢孤,看我還不如和我聯合起來,這樣我們就是兩方了,我們足可以對付他們任何一方了!」令狐玉嬌緊緊地拉著江帆胳膊。

江帆暗自好笑,「原來大甫國想和我聯手起來對付大風國和盛家啊,這樣也好我就暫時和你們聯手。」江帆暗喜道。

「好啊,我們都是一家人了,這樣聯合起來對付大風國和盛家,我們肯定穩操勝券,可是寶藏如何分配呢?」江帆望著令狐玉嬌笑道。

「我們太子殿下說了,拿到寶藏我們對半分,你看如何?」令狐玉嬌微笑道。

江帆點了點頭,「行,就這樣!我就是擔心大風國會不會和盛家聯手起來對付我們呢!」江帆故意皺眉道,他是故意試探令狐玉嬌。

令狐玉嬌微笑道:「大江,這個你不擔心,盛家和大風國目前我目前為止還沒有聯手的跡象,他們肯定不會聯手的。」

「呃,為什麼呢?」江帆驚訝道。

「因為盛家和大風國都有頂尖的高手,他們自信可以打敗我們任何一方,所以他們不會偷偷地聯手。」令狐玉嬌微笑道。

其實江帆知道令狐玉嬌是騙自己的,因為盛家一直和大風國暗地裡有勾結,這次尋找北甲大帝的寶藏,他們如果得知自己和大甫國聯手了,他們肯定會聯手起來的。

「哦,那我就放心了,那你回去轉告杜基長太子,我們合作愉快!」江帆微笑對著令狐玉嬌道。

令狐玉嬌點頭道:「好的,我馬上去把這個好消息稟告太子殿下。」

令狐玉嬌一瘸一拐地從後院後門離開了牛府,江帆回到屋裡思索著局勢變化,現在自己和大甫國暗地裡聯手了,不知道大風國和盛家會不會找自己聯手呢?

江帆正在思索的時候,牛管家來了,「主人,戴莉娜來了!」牛管家道。

江帆眼睛一亮,看來盛家也想和自己暗地聯手了,他對著牛管家擺手道:「你去把戴莉娜帶到我屋裡來!」


「是的老爺!」牛管家點頭道。

片刻之後,牛管家領著戴莉娜來到江帆屋裡,「莉娜,是不是想我了?」江帆微笑道。

戴莉娜臉微紅,她是受盛家所託來找江帆暗地聯手的,盛家許諾,只要戴莉娜說動江帆聯手,就獎勵戴莉娜五十萬符銀,戴莉娜心動了。

「是啊,我是想你了!」戴莉娜說這句話的時候,臉都紅了,畢竟還不善於說假話。

江帆滿臉微笑地望著地戴莉娜,他知道戴莉娜說了假話,因為戴莉娜說假話的時候,她的眼睛不敢正視江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是嘛,你真的想我了?只怕是盛家讓你來找我吧?」江帆望著戴莉娜的眼睛笑道。

戴莉娜吃驚望著江帆,驚慌道:「呃,那個,我是想到牛府來看看。」

「呵呵,戴莉娜,你就不要說謊話了,你舌頭都打結了!我知道是盛家讓你來找我暗地聯手對吧?」江帆一把拉著戴莉娜的手笑道。

戴莉娜急忙抽回手,「哦,你怎麼知道的呃?」戴莉娜吃驚道。

「嘿嘿,我不僅知道是盛家讓你來找我,他們還許諾給你一筆錢,對不對?」江帆望著戴莉娜的眼睛笑道。

戴莉娜驚愕地望著江帆,「你,你怎麼知道了?難道你偷聽了?」戴莉娜驚訝道。

「呵呵,這還用去偷聽啊,很容易猜到的事情!我猜他們肯定是答應給你五十萬符銀,對不?」江帆望著戴莉娜的臉,露出微笑。

這回戴莉娜瞪大眼睛,「你,你怎麼知道是五十萬兩符銀,你肯定是偷聽了!」戴莉娜吃驚地望著江帆。


沒想到江帆一猜就猜中了,「嘿嘿,我們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你心裡想什麼我都感覺到的。」江帆的手搭在戴莉娜的肩膀上。

「去,我才不信呢!為什麼我感覺不到你呢!」戴莉娜搖頭道。

「其實你也可以感覺到我心裡想什麼的,不信我們來做個試驗。」江帆微笑道。

「做什麼試驗?」戴莉娜驚訝道。

「你伸出一根手指來!」江帆望著戴莉娜微笑道。


「做什麼呀?」戴莉娜不解地伸出一根手指。

江帆也神出一根手指,與戴莉娜手指相觸,「莉娜,你望著我的眼睛,你就知道我想什麼!」江帆微笑道。

「不可能吧?」戴莉娜半信半疑道。

江帆笑而不語,他暗中使出攝魂術,向戴莉娜傳遞信息:「莉娜,我喜歡你!你的身材真不錯呢!」

戴莉娜腦海里立即感覺到江帆的信息,她吃驚道:「哦,我怎麼會感覺到你想什麼呢?」

接著江帆有發出信息:「莉娜,你今天是不是來勾引我的啊,我這人最好勾引了,一勾就硬!」

「哇塞,莉娜的包包真大,要是吃上兩口就爽呆了!」

戴莉娜臉羞紅,「哎呀,你滿腦子想什麼呀!」戴莉娜嬌嗔道。

「嘿嘿,我想什麼你都能知道,這就是心心相印!」江帆笑道。

「大江,你是不是對我使用什麼符咒呀,要不然我怎麼會知道你想什麼呢!」戴莉娜望著江帆道。

江帆搖頭道:「哪有這麼神奇的符咒呢!莉娜,你想不想我和盛家聯手?」

戴莉娜望著江帆,點頭道:「大江,說真的我希望你能夠和盛家聯手,不僅僅是錢的事情,這樣我們就不會是敵人了。如果我們成為敵人,我都不會知道怎麼辦!」

江帆露出微笑,「莉娜,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我答應和盛家聯手,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江帆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什麼要求?只要我能夠做到,我一定答應你!」戴莉娜點頭道。

「實話告訴你吧,無論盛家是否得到寶藏,你都會被他們滅口,因此你要時刻注意保護自己,無論九陰地煞局裡面發生什麼事情,請你記住,我們永遠是自己人。」江帆望著戴莉娜道。

戴莉娜十分感動,她望著江帆,「大江,無論發生什麼事請,我都不會與你為敵的。」戴莉娜激動道。

江帆露出微笑,點頭道:「好,你去回復盛旺宏吧,就說我們已經答應和盛家暗自聯手了。不過他的五十萬符銀你是拿不到的,等你從九陰地煞局出來,他肯定早就走了!」

「那可不行,如果找不到盛旺宏,我就找盛總兵要錢,他不給我殺死他!」戴莉娜目露凶光道。

江帆微笑搖頭道:「呵呵,事情可沒有這麼簡單,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戴莉娜走了沒有多久,牛管家又來了,「老爺,府門外有一位小姐要見您!」牛管家恭敬道,他心裡暗自驚訝道:「今天是什麼日子,為何這麼多漂亮的女人見老爺呢?」

江帆笑了,「我靠,今天真熱鬧啊,大風國也來人了!」江帆笑道。

在牛府客廳里江帆見到來人,這女子江帆認識,是好久沒見面的宇文菲姬。

江帆暗自驚訝道:「我靠,宇文成才也真捨得下本,把妹妹都送過來了!那我可要好好打一下這個菲姬了!」

「呃,你是什麼人?」江帆故作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