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也有一些同情楚家的:積點口德吧,楚家至少曾經輝煌過,你們家族呢?唉,陳家和楚家這是死對頭了,怕這場玄門大會凶多吉少。

自此,很多人都知道楚天代表落魄的楚家來參見玄門大會了,但,他們都以爲楚家要用楚菡做籌碼,和別的家族強強聯姻,從而藉助外力再重現輝煌!

我們參賽的選手,在會場的工作人員引到下全部坐在了擂臺下面靠前的普通席位,而,大會開始之前,免不了要焚香祭天,告慰天靈!

諸葛青領着所有的裁判席位上靈學專家,玄學專家,在擂臺上簡單的擺下案桌開始禱告,在場的所有人都停止了說話和動作,全都站起身默默的禱告。

而在一處山巔之上,幾個老人都眉頭緊鎖的看着下面一羣黑黑壓壓的人羣。

自從昨夜經歷過那股恐怖的力量波動之後,所有人的心都懸了起來,不得已情況下,改了玄門大會的規矩!

“剛纔在場上爭鬥的是楚家和陳家吧?”

白髮老人衣袖吹拂,淡淡的問道。

“是,若不阻止怕是已經打起來了。”

一個有些駝背的老人過來接口。

“那個年輕人是楚家請來的?”

白髮老人隔得太遠,感覺了一下也沒能察覺出來什麼。

“應該是!”

“楚家想要在這場大會上翻身。”

“怕是很難吧,家族一旦落敗,想要在短時間內取回曾經的榮耀,堪比登天,何況,年輕一輩中臥虎藏龍!”

一番焚香禱告祭天之後,諸葛青用擴音器宣讀了這次比賽規則:“我是靈學院副院長,諸葛青,歡迎各位來參見十二年一度的玄門大會,對於能做這一屆的裁判長,我感到無比的榮幸!下面我說一下今年的大會規則:由於今年參加大會的年輕一輩比較多,再加上冷雨季節將至,我和裁判組統一決定,這次玄門大會顛覆以往的階梯式的比賽規則,我們今年力求創新,打破以往家族組隊形式的對決,今年則是一對一的單獨巔峯對決,但是!”

諸葛青突然話鋒一轉:“若是自認爲自己比較強悍,能夠雄霸一方,那麼可以任意選擇一個、兩個或者更多個人一起上!但,只能連續坐莊三次,三次之後無條件換下一個人上來,依次類推,到最後由連續坐莊的強者再對決。當然,若是認爲自己不敵,可在上擂臺之前提出棄權,那麼,也就意味着和這次玄門大會無緣!”

他的聲音傳出很遠,聽的在場所有人激動萬分,特別是之前參加過玄門大會的人,忍不住大聲說道:早就應該這樣了,這樣纔夠刺激,纔夠血腥!

“這次的玄門大會強者如雲,來了真不後悔。”

“帶勁兒,這才能真正激發個人潛能,這才叫暴力!”

一羣人議論紛紛。

那血玄門大小家族卻有些震動了,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次玄門大會竟然中途變卦,他們都是帶領了家族裏幾個青年一起來參加,大家族波動還算好一些。但小家族就不行了,他們自身的玄門道法都不夠深,本來就是想着和之前一樣靠着組隊聯合的方式爭個高低,現在可好,裁判組竟然直接改變了規矩,這讓他們大偉不滿,忍不住大聲嚷嚷起來:“不行,怎麼能隨便亂改規則。““就是,我們不同意。”

但觀衆席上的人也沸騰了:艹,沒實力就不要來參見。

瑪德,沒本事還來幹嘛?

(本章完) 整個場面現在全亂套了,諸葛青和裁判席上的玄學專家、靈學專家現在並未強行阻攔。

現在場面是越吵越亂,玄門江湖的小家族直接和那些閒看熱鬧的人槓上了:“你們亂叫什麼,閉嘴。”

“一羣傻b有本事怎麼不自己上來打?”

“全一羣起鬨的狗東西,自己沒本事竟然來管教你們爺爺來了。”

玄門小家族的人說話越來越難聽,但那些看客們現在也顧不得什麼,說話更是沒底線:“就會亂叫。”

“爺爺,就是沒本事,但弄死你們跟玩一樣。”

“一羣狗孃養的,還真把自己家族當回事兒,有本事就上去單挑啊,在這裏跟我們亂比比,有什麼鬼用。”

在這邊鬧騰的同時,山巔上的幾個老人卻都笑了起來:“看來都是我們錯了。”

“哼,一些小家族就會混水摸魚,自己沒本事也怪不得別誰。”

幾個老人聊了會兒,等山上出現一個紫衣老人的時候,趕忙回身迎了過去,彎腰低首行禮一氣呵成:“老師,您來了?”

紫衣老人面色紅潤,滿頭黑髮襯的他看起來頂多七十歲,他朝山下看了一眼,雙手揹負,朝寶殿內走去“會飛的豬?”

“是的,老師。”

白髮老人趕緊彎腰回話,那個發現那頭恐怖物種的年輕人,已經在寶殿內了。

“嗯。”

紅樓一夢黛玉歸來 紫衣老人大步凜然的朝前走去,後面跟着這幾個老人。

山下,玄門大會現場。

“呵呵!”

諸葛青對着話筒呵呵了一聲,隨後,一下子爆發起來,周圍陰氣滾動:“若是不想參加,就全都給我滾出去!”聲音經過麥克風轉出之後帶着回聲,傳出很遠。

擂臺下面那些正吵在一起的玄門小家族和看客們,全都閉了嘴,沒有一個人敢說話。

諸葛青冷眼掃視全場,隨後看了下手錶:“現在我宣讀玄門大會終極公告:有戰就有傷亡,若是出現體力不支可以舉手棄權,若是一直不說話,那就代表着一直戰下去,出現傷亡,不可追究對方任何責任!

我們國家靈學院、玄學遠將會啓動上億資金爲這次玄門大會做鋪墊,只要你夠神勇,只要你夠強悍,那麼你都可以進入國家靈學院,玄學院!這是一個弱肉強勢的社會,想要更好的未來,就自己去爭取,那麼,拿起你們手中的符文劍,召出你們豢養的小鬼兒出戰吧!

年輕人,拋灑你們的鮮血,戰吧!”

擂臺之下,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吶喊聲。

●тт κan●¢O

諸葛青看着下面被他激發出鬥志的年輕人們,嘴角露出了淺笑了,拿着麥克風再次說道:“因爲這次和聯姻大會一起舉行,那麼,下面由我宣佈這次掛名的家族:湘西馮家,湘西馬家,湘西劉家,江南蔣家、………湘西楚家……”宣佈完之後,這些人被點名的女人全部進入了擂臺階梯的候選區域,等待被挑選!”

看着臺上身着豔妝的年輕美女們,看臺上爆發出了激烈的掌聲和呼喊聲。

“楚菡,看到了沒?那個就是楚菡。”

“馮玉,馮玉也在裏面。”

“玄門大會正式開始!”

諸葛青對着麥克風大喊起來,就在他話音剛落,臺下就陰風四起,鬼哭狼嚎的聲音瞬間在整個會場膨脹開來,很多年輕一輩衆人朝擂臺上跨越而飛,並且在自己豢養的鬼類幫助下朝擂臺墜落。

陳子傑竟然也在其中,並且藉助自身位置的優勢,率先到達了擂臺之上,並且揮動手裏的符文劍在自己的手指上劃了一道,引動周圍陰氣,念動咒語,瞬間他周圍空氣下降了很多,他劍指蒼穹:“出來吧!”一聲震天的咆哮,緊跟着一個白衣女人被他召了出來!

鬼魅!

這是陳家花了血本爲其強行豢養的鬼魅,若不是靠家族裏的人,像他這等實力的人怎麼可能擁有這麼高級物種?

鬼魅雖然爲初級實力,但他出來後還是攜帶了巨大的陰氣波動,將周圍的一些弱小鬼類一下子吸食了,並且在空中發出了一陣陣的狂笑。

人羣中,還是有識貨的一下子就認出了這個高級鬼類的實力等級!忍不住大叫:鬼魅,這是鬼魅!

這些剛上到擂臺上的人,擡頭一看

天空中在追着一羣厲鬼撕咬吸食的高級鬼類,大吃一驚,沒想到上來就碰到了這高級物種,心裏一陣發發寒,再一看是陳子傑在控制,忍不住大喊:是陳家的少公子,陳子傑,怎麼會碰上他?

這些人來不及多想就要召回自己的厲鬼,但,陳子傑卻絲毫不給他們面子,招呼自己的鬼魅毫不客氣的大殺四方!

空中的厲鬼看到鬼魅嚇得全部逃竄,並且嗚嗚的大叫。

“殺,殺!”

陳子傑這是第一次召出自己的鬼魅,更是第一次對付這麼多人,他心裏現在是激動無比,沒想到自己一上來就在擂臺上立下了威風,忍不住大喝:“你們一起上吧,給我殺!”狂傲的沒有限度。

擂臺上現在已經站着了十多個年輕人,年輕人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血氣方剛,聽到陳子傑狂傲的話,一些人忍不住回頭招呼自己已經恐懼不堪的厲鬼跟鬼魅決鬥。

但,鬼魅是鬼類的初級王者是何等高傲,看着這些不知名的厲鬼,眼睛裏滿是蔑視,咆哮着再次攻了過去。

這些厲鬼全都被嚇破了膽子,一個照面就被鬼魅給吸食了一個,打殘三個。

陳子傑看到那幾個年輕人跟自己做對,露出了冷笑:真是作死!隨後控制鬼魅朝那幾個人撲了過去“廢了這幾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鬼魅得到主人的號令,帶着周身的陰氣猛撲而下,瞬間將最前面的兩個人抓的血肉模糊,慘叫聲不斷。

其餘兩個人更是無心戀戰,匆忙朝擂臺下逃去,已經逃掉擂臺下的人,看着空中狂舞的鬼魅虛幻身影,額頭冷汗直冒,這麼高級的鬼類對於他們這樣的小家族子弟來說已經是恐怖的物種存在了,雖然自己豢養的厲鬼被吸食,但也很慶幸自己撿了一條小命,當下舉手棄權。

擂臺上已經此時充滿了血腥味,被鬼魅攻擊的幾個年輕人半死不活的大喊“棄權,我們棄權!”

陳子傑嘴角上揚,衝臺下大聲喊叫:“我乃湘西玄門世家陳家的少公子,陳子傑,還有誰不服,統統上來。”他攜帶着陰冷無比的鬼魅站在擂臺下俯視整個會場衆人大吼“還有誰!!”

(本章完) 擂臺之下,陳家人看到陳子傑剛上去就挫敗十多位自負的青年玄門高手,這簡直就是彰顯他們陳家的微風,忍不住在臺下大聲高呼:“陳家威武,子傑神勇!”

陳家跟來的小年輕們更是牛氣沖天、旁若無人的大喊大叫:“幹掉他們,幹掉他們!”

環山的看臺的觀衆們也驚叫了起來,還是這羣戰來的刺激,不但血腥,並且夾帶着暴力!

“哼,廢物!”

李家人的看到陳子傑在擂臺上牛的不行,紛紛撇嘴“就特麼一個破鬼魅還敢出來炫耀,等我李家出戰上去虐死他!”

“最先出頭的都死的快,甭去管他們。”

李佳一淡淡的開口,眼光掃向了大家族席位,隨後又掃了幾眼擂臺下的普通席位。

一旁的劉浩開口道:“就讓這小子當出頭鳥吧,這次青年一輩中強者不少,你看咱們後排座位那些江南、苗疆的大家族不容小視,還有普通席位那些不見名隱居深山的古老家族,都是深不見底,這次稱得上強者如林。”

“強者都是壓軸戲。”

李佳一慢慢的閉上了眼睛,似乎這裏高呼喊叫聲與他無關。

陳子傑攜帶着鬼魅在擂臺之上耀武揚威“還有沒有人,繼續來,此擂臺第一局,我們陳家坐莊!”

擂臺下面的參賽選手看到陳子傑攜帶鬼魅大殺四方,有很多人心裏都顧忌了,不知該如何進退。

但,也有人根據自身實力,選擇了棄權,這樣單對單,單挑形式的打法,很多人都是吃不消的。

看着一些人主動棄權,陳子傑的囂張氣焰更加的高漲“難道就沒人上來?可以多個一起上。”

“我來會你!”

突然一聲高喊,一個180公分的大個子年輕人攜帶着一隻怨靈攻了上去“我乃湘西馮家大公子馮玉波。”怨靈出現,所過之處悲聲淒厲,源源不絕,就像是攜帶着無盡的怨氣來質問天穹。

怨靈,又是一個高級物種!

看臺上的人再次沸騰:“這次來的年輕一輩中都是強者呀,湘西馮家也算是一個名望貴族,大公子馮玉波在年輕一輩中當屬頂尖強者!”

“我也來戰!”

又是一聲響起,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莽漢竟然攜帶着兩隻怒髮衝冠的惡鬼咆哮着朝擂臺衝過去“陳家公子休得張狂!”他體形壯實,每走一步震聲如雷。

竟然能豢養、攜帶兩隻惡鬼,可見此人頗具靈根,道法深厚!牛!

離婚再戀愛 擂臺下面的看客又是發出了吶喊聲:“厲害,牛氣沖天!”

“哼!”

陳子傑看到兩個人從左右朝自己攻來,特別是那個黑炭般的壯漢,讓他很爲惱火,忍不住大吼:“那個黑廝,報上名來,我陳子傑不殺無名之輩!”招呼自己的鬼魅朝先上來攜帶怨靈的馮玉波攻擊。

“我乃川貴人士,並無家族,和黑旋風李逵同名同姓!”

黑漢聽到陳子傑貌似自己心裏也是大怒“早就知道你湘西陳子傑,不知能不能經得起我三個回合!”攜帶着一股黑風跳上擂臺。

此時候選區站立着數十位大小家族的小姐,絕大多數都是當今美女,她這次來大多都是爲了家族利益尋找實力高強的女婿,看着擂臺上的陣勢小臉上都帶着震驚和喜悅,畢竟從小到大都沒見到過這麼多的青年強者。

擂臺之下棄權的人看到美女這個樣子,氣的握緊拳頭“該死,要不是老子也能抱得美人歸。”畢竟每個年輕人都希望被人關注,特別是美女!他們心裏充滿着恨意,卻從不承認自己無能。

“你站一邊歇着,我不需要幫忙!“馮玉波揮動手裏的符文劍指揮自己的怨靈跟陳子傑的鬼魅糾纏,不忘對上了擂臺的黑漢呵斥。

“哼,老子就沒打算動手!”

很明顯這個李逵也是相當的自負,根本不甩馮玉波“我等你被打死了再上!”

“呵,那就等着吧,混蛋!”

馮玉波匯聚渾身的陰氣朝陳子傑攻擊。

“你們兩個別狗咬狗,一起來戰,讓老子一起滅殺你們!”

陳子傑心裏有些高傲,早已把這兩個人看成了死狗一般的廢物。

年輕人,難免怒髮衝冠,惡語傷人,但,裁判組的那些老專家們都沒當回事兒,而是含笑看着擂臺上決鬥的幾個年輕人,在他們

心裏他們也覺得這纔是真正的玄門大會,這次上層的決定是對的!

看臺上早已經是呼聲、喝彩聲一片,看的是不亦樂乎。

我看着擂臺上已經和那個馮玉波戰在一起,沒想到陳家對陳子傑還真是厚待竟然不惜血本爲其煉製、豢養了高級物種鬼魅,還用祕法將陳子傑的玄門道法提高了很多,我想或許這個傢伙已經達到了化境,不然也不會這麼張狂。

我扭頭剛好和李佳一對視,他露出了一絲淺笑,隨後慢慢的閉上了眼睛。這傢伙沒動,若是按照之前的李佳一,早就行動了,畢竟在人羣裏立威,在美女面前獲得好感是他的拿手好戲。但,現在的李佳一卻很沉穩,他爲何不動手,我不清楚,我猜想應該是在等值得他出手的獵物。

現在的李佳一實力到達了何種境界,猜不透,但我的直覺告訴我,陳子傑在他眼裏就是一坨屎,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我掃視了整個會場,發現跟李佳一和我一樣沒動手至少有五人。

我旁邊普通席位就有三個人!

和我隔了三個人的一個手拿扇子的年輕人,看似文弱,但他渾身都散發着一股浩然正氣,一看就是一方強者,我這排位置最裏面一個渾身用一種暗紅色的布包裹着、手拿手搖式的傳經筒的光頭和尚,他周身纏繞着一股黑色的死亡氣息,一看也是西域或者別的地方的年輕強者,他和李佳一一樣,都閉着眼,但,他像是知道有人看他,扭過頭看着我露出了嘴裏的黃牙。

我心裏猛地一緊,這種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好生熟悉,不過我想不起來在哪裏看到過。

我前排座位上一個身穿苗族服飾的女子,她給人的感覺也是深藏不漏,看到李佳一張狂的將馮玉波擊飛,嘴裏竟然冒出了一句:垃圾貨色!

其他兩位高手是我在李佳一他們的大家族席位上發現的,這兩個人很明顯都散發着一種強者氣息,不過離得太遠無法用心親自感覺。

我深吸一口氣,這幾個人都不急着上去,搞不懂他們的意思。

我沒想到這次玄門大會真的是臥虎藏龍,那麼,最後的強者之爭必當是狂風驟雨、血雨腥風、天昏地暗!

(本章完) 等我回過頭來擂臺上的陳子傑和馮玉波的戰爭已經接近了尾聲,顯然是馮玉波打敗,並且敗得很慘,渾身血淋淋的,自己的怨靈也被陳子傑的鬼魅抓扯的稀巴爛。

滿臉血的馮玉波才知道鬼魅有多麼的恐怖,實力有多麼的強悍,他和陳子傑之間就不是一個等級!

黑漢李逵看到馮玉波慘敗,眉頭緊皺,他在思索如何進退,他雖有兩隻惡鬼,實力雖然恐怖,他已經看出來了和鬼魅的差距很大,看着已經支撐不久的馮玉波,心裏也是大駭,現在也進入了兩難之境,剛纔還牛b的上來想耍耍威風,這要是下去的話,估計會丟人丟大發!

然而就在此時,楚雲移步到我身後“龍空,那個黑漢在猶豫,估計是想退縮。”

“應該是。”

我也在時刻觀看着擂臺情況。

“若是這樣,你要做好準備。”

楚雲附耳對我說道。

“嗯?這麼早?”

我忽然有些不解的看着楚雲“李佳一等人還沒動手。”

“我知道,但,你必須要動手了,就算我楚雲求你。”

楚雲用手抓着我的肩膀“大會現場的人都知道,我們楚家破敗,在湘西已經沒有了一席地位,但我不想被人看扁,我要證明我們楚家還是行的!現在陳子傑鋒芒正勁,力挫羣雄,難免高傲的很,我想請你現在就出手,打敗他,越慘越好!這樣也算是爲我楚家掙回面子,畢竟陳家和楚家已經是宿敵,在這節骨眼上擊敗陳子傑不但能使你在年輕一輩名聲鵲起,也能讓我們楚家昔日榮耀再現。”他說着話手上的力度再次加大。

我點點頭“請您老放心,我會的!我自己的名聲無關緊要,我一定會爲楚家奮力一搏!”

“多謝了!”

楚雲滿眼含光的看着遠處灰藍色的穹蒼“大姐、四弟,六弟您們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龍空,讓我們楚家一戰成名。”他越想越激動,滿眼的淚水“二哥,您若有知,也請爲我們祈禱吧!”

寂和 我用力的握緊了楚雲的手,但,手心處卻傳來了劇痛,我低頭一看被陳道扎過的地方已經變黑了。

“怎麼?”

楚雲看着我關心的問道。

“沒事兒。”

我笑笑,沒敢告訴楚雲,怕他擔心。

此時,擂臺之上的血戰已經結束了,倔強的馮玉波沒有棄權,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生死不明,他的怨靈也被鬼魅給吸食了。

從候選區跑出一個一身白衣的漂亮女人,哭着喊叫着:“哥哥,哥哥……”她便是馮玉波的妹妹馮玉,顯然她的哭喊是無效的,在這裏沒有人會同情她,即便是有那麼一點的同情心也被這裏的血腥氛圍給淹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