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從第一次見識生物等級六星以上的超級強者出手之威的震撼中擺脫出來,張木子不自覺的隔著滿是塵土的防護服摸了摸黏在腹部的母巢,臉上閃過一絲憧憬之色,一邊點頭,一邊重新攬住艾橘麗的腰肢,飛躍著繼續朝91244基地的方向衝去。

肆無忌憚的跳躍在剛剛遭受過強者摧殘,必然不可能再有猛獸隱藏著伏擊狩獵的斷木殘枝之間,幾十公里的距離轉眼即逝。

張木子、艾橘麗兩人趕到前沿基地墜落形成的巨大隕坑前,站在坑邊俯看著已經摔的扭曲變形的金屬城市,驚駭的對視了一眼,之後環顧左右,很快便驚喜的看到遠處一顆倒地的大樹樹榦上,十幾個樣子像玩真人版的角色扮演遊戲,多過星際探險的傢伙正悠閑的吃著茶點。

「剛才我遇到的就是他們,我們過去吧。」從人群認出了那個瘦高的皮衣男人和端鏡子的女人,張木子低聲對艾橘麗說了一句,帶著她縱身朝星際傭兵們躍去。(未完待續。。)

… 85_85315ps:因為老爸化療的關係,最近兩天更新不太穩定,向大大們道歉,不過家裡出了這種大事,實在也是萬不得已。

從北京304醫院找專家出的化療方案,一共四個療程,每療程用一種電子泵持續供葯48小時,然後間隔十八天恢復一下,再進行下一療程。

本來第一療程早就該結束的,但老爸出現了腹瀉現象,如果讀者大大里有人學醫的話會知道化療時腹瀉是件很可怕的事情,止不住的話會急性脫水,電解質紊亂直接…

所以中間停葯了一段時間,但如果不把葯打完,化療的療效又會降低,只能斷斷續續的輸液…總之老爸太受罪;豬豬和老媽只能一直守著。

眺望見張木子和艾橘麗不斷接近,那群星際傭兵眼皮都沒人翻動一下,繼續氣氛輕鬆的吃吃喝喝郊遊一般的閑聊著。

直到兩人來到他們面前,其中那個端著圓鏡的女人才突然將手中的鏡子拋向空中,望著張木子開口說道:「你趕來的時間剛剛好,很快接應的飛船就會降落,運氣好的話,今天你就可以回到『阿森柯特星』…」

張木子看著女人拋向空中的圓鏡突兀碎裂為千萬光點,充斥在周圍方圓數百米的空間后,融化在午後明媚的陽光之中,並不知道瞬間連同自己在內林地中所有人的身形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一時錯愕的沒有搭話。

那女人不在意的笑了笑,指著艾橘麗又說道:「這就是你冒險一定要救的同伴嗎,很漂亮的女孩子,難怪你一定要救她。」

「啊,不是的。我們只是普通的夥伴,呃…」回過神來聽出女人話中明顯的言外之意,張木子下意識的解釋道。但那女人卻已經不再理他,又和身旁的同伴自顧自的閑聊起來。

感覺這些星際傭兵真像是艾橘麗說的那樣性格古怪。張木子識趣的不再多嘴,百無聊賴的抬頭望向天空,期待著接應飛船快些出現,這時他身旁的艾橘麗突然開口說道:「我聽木子說,各位是受『西銀河聯盟』官方雇傭的星際傭兵對嗎?」

「是的,怎麼,我們不像嗎?」傭兵中有人笑嘻嘻的反問道。

「當然像,各位用事實證明了自己是掌握著非凡的進化力量。位於『星際雇傭兵』這一行業最尖端的人物,」艾橘麗若有所指的瞥了一眼遠處巨大的隕坑,臉色慘白的單刀直入著說道:「所以我有一樁做起來很簡單,報酬又很豐厚的任務想委託給你們,可以嗎?」

「我從事星際傭兵這個職業按照宇宙通行曆法算已經有五十多年了,做過的任務成百上千,」聽到這話,那個曾經手拿圓鏡的女人笑著說道:「除了剛入行什麼都不懂的時候,被僱主詐騙外,還從來沒聽過有任務會既簡單又報酬豐厚的。」

「所以說這樣的任務才很難得啊。女士,」艾橘麗像是聽不出她話里的譏諷之意,語氣認真的自顧自說道:「是這樣的。既然您來『阿肯亞綠星』執行任務,一定聽說過為西銀河聯盟十強財團公司提供下游服務的活力源集團吧。

我們腳下這顆星球創造的價值,有五分之一歸這個集團所有,而『活力源』的繼承人之一就是我和木子這次星際探險的共同夥伴,現在他也失陷在了這一區域…」

「一顆資源星五分之一的利潤嗎,」女人皺了皺眉頭,打斷了艾橘麗的話道:「不得不說,小姐,你的話成功引起了我的興趣。

可惜我們這個傭兵團里有幾名夥伴是遵從古老的『傭兵法則』食古不化的怪傢伙。既然有任務在身,就不可能再去執行其它任務分心。」

「哪怕我知道那個人可能藏匿的地點。讓你們有一半機會幾乎毫不費力就能賺到上億金元也不可能嗎,」被人斷然回絕後。艾橘麗既未失望,也沒激動,臉上沒有表情,聲音沒有平仄的說道:「女士,『活力源』集團現在的掌舵人阿穆鐸斯就是我那個名叫泰力坦的同伴的祖父。

這位財力雄厚的實業家一向以慷慨大方聞名於世,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他這麼久都沒組織人員營救泰力坦,但只要你們把他的孫子救迴文明世界,哪怕是為了維持自己的好名聲,他也一定會願意付出令人驚喜的酬勞。」

她話音剛落,一陣自上而下的風壓越來越明顯的在大地激蕩,刮的地上散落的枝葉四處橫飛,之後離地百米的天空中突然閃過一抹黯淡的純白光華,一艘首尾大約百米左右的黝黑飛船底殼,從虛到實的顯現了出來。

抬頭瞥了一眼緩緩下降的飛船,正和艾橘麗對話的那個面孔顯得青春洋溢的女人,一邊慢慢平伸雙手,瞬間從周圍億兆縷燦爛陽光中,捕捉到無數閃爍的光點,匯聚於掌心重新化為一面圓鏡;

一邊含糊的說道:「「現在整個『阿肯亞綠星』都淪陷在了…限於保密協議,我沒辦法把話說的太清楚,總之目前這種局面下,你那位出身富貴的同伴的祖父沒有組織營救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好了,接應我們的飛船已經到了,恭喜你們成為了這場浩劫為數不多的脫險者之一。

嗯,小姐這樣吧,你把你同伴可能藏身的地點告訴我,如果未來有機會的話,也許在進行下一輪『清除任務』前,我們能擠出一點時間去找找他。」

女人的雖然說的不清不楚,更沒做任何承諾,可艾橘麗仍然一改剛才毫無表情的沉靜臉色,一臉感激的說道:「那就太感謝你們了,女士,根據他的探險習慣現在可能在…」,一面把自己對泰力坦藏匿行蹤的猜測說了出來;

一面跟在那些星際傭兵身後和張木子一起踏上了那艘降落在地上,能夠隱形的接應飛船,在三、四十分鐘后。來到了距離『阿肯亞綠星』數光年外的一艘宇航母艦中。

之後經過一番類似審訊的詢問,將在『阿肯亞綠星』上十幾天的遭遇巨細靡遺的講述了一遍后,兩人被一位隸屬於『西銀河聯盟』防禦軍的中年軍官嚴厲告誡了一番。連在母艦上稍稍休息、治療一下傷勢的權利都沒有,便被送進了返航『阿森柯特星』的飛船之中。

一進船艙。從四壁、地板和天花板上滿都是污漬痕迹,空曠的艙室里只有一排看起來是為壓倉人員準備的金屬長條座椅這兩點,張木子便猜到自己坐的是艘來回於母艦和『阿森柯文明』之間運送補給物資的貨船。

扶著身體幾乎虛脫的艾橘麗在座位上坐下,用固定在艙壁上的束帶束縛住身體,他環顧四周惡劣的環境,忍不住不滿的低聲說道:「真想不到在『西銀河聯盟』防禦軍的現役飛船里,竟然還有這種和我母星上的飛行器一樣,用安全帶代替人工重量系統的『老傢伙』。


把我們當成貨物運回去倒沒什麼。 神醫種田:山里漢子萌包子 ,總不可能派艘專機,可是總該給你治治傷吧…」

「好了木子,別發牢騷了,」坐在張木子身旁的艾橘麗臉上卻露出放鬆的表情打斷了他的話,,「能讓我們活著回『阿森柯特星』就不錯了。

記住,回『阿特維斯大學』后如果有人問你『阿肯亞綠星』探險時發生了什麼,你說的話一定要完完全全契合官方傳媒的報道,千萬。千萬。」

「我知道,剛才那個臉孔嚴肅的像是生鐵鑄成的聯盟軍官話里話外不就是這個意思嗎,」張木子撇撇嘴道:「可為什麼要這樣呢。『阿森柯』中央政府或者說聯盟議會想要隱藏些什麼呢?」

「有些事還是不知道比較安全,木子,」艾橘麗明顯猜出了什麼,但望著張木子疑惑的臉龐她卻沒有做出任何解釋,而是沉吟著低聲道:「你很快就要結束遊學返回母星了,無論『阿肯亞綠星』發生了什麼事;

『阿森柯』中央政府、西銀河聯盟議會在隱瞞什麼,短時間內都再不會影響到你,所以你現在最聰明的做法就是把這十幾天的遭遇當成一場噩夢,完全忘記。明白了嗎?」

聽到這番話,張木子猛然間意識到自己的無能和弱小。沉默片刻,長長嘆了口氣。無力的回答了一句,「明白。」

也就在這時,他腳下的飛船緩緩啟動,從母艦的投射孔中脫離出來,衝進無邊無垠的漆黑太空,加速航行了一會,進入到了『曲折跳躍』狀態,瞬間穿越億兆公里的距離,由人造蟲洞中突兀鑽出,來到了『阿森柯特星』所在的星系之中。

船艙中,從難捱的失重狀態恢復正常后,虛弱的留下滿臉大汗的艾橘麗艱難的解開緊勒住腹部、胸口的束帶,喘息了一會突然說道:「木子,一會下飛船之後我們就要分開了,而且可能再也不會見面,所以有些話我要和你說。

聽著,你有著非常卓越的進化天賦和成為超級強者的潛力,絕不可能窩在你出生的那顆荒涼母星過一輩子,但現在相比中、高等文明星球的精英青年,你的起點實在太低了…」

說到這裡,見一旁的張木子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她語氣不覺變的鄭重起來,「木子,你連聯盟通用語都不會,現在和我交流都還靠翻譯器,也就是說從嚴格意義來講,在星際社會你完全就是個連話都不會說的文盲而已,起點難道還不夠低嗎?

不要以為現在的翻譯器已經先進便捷到完全可以讓不同星球的人自如交流的地步,就忽視了語言的學習,至少通用語是必須要掌握的…」,竟一口氣指出了張木子的十幾項不足,才終於住口。

而這時飛船也已經緩緩衝入『阿森柯特星』的大氣層中,降落在了一處戒備森嚴的軍事機場。(未完待續)。

… 飛船在停機坪停穩,艙室打開,張木子才發現室外已是繁星點點的夜晚時分,之後一切如同默劇表演一般,他和艾橘麗兩人被身後跟著兩名持槍士兵的軍官勒令蒙上眼睛,送進了一輛懸浮飛車中。

也不知道飛行了多久,當兩人昏頭轉向的聽到一聲沉悶的,「你們可以下來了。」的聲音,被用力拉出飛車,掀開蒙眼黑布時,才驚詫的發現竟然已經站在晨曦城『阿特維斯大學』的停車場中。

「艾,艾橘麗,我們回來了…」身上穿著骯髒的防護服,和周圍借著月光朝自己投來驚訝目光的外星大學生對視著,張木子五味雜陳的脫口而出道。

「是啊,我們回來,」站在他身旁的艾橘麗長長鬆了口氣,深深注視著張木子的側臉,低聲回答道:「木子,一定記住我在飛船上最後和你說的那些話。

還有留在『阿森柯特星』的日子千萬不要試圖聯繫我,你是個好人,希望我們還有再見的日子,祝你一切平安。」,搶先一步踉蹌著走進了校園。

望著艾橘麗漸漸消失的背影,回憶著在『阿肯亞綠星』遇險的十幾天遭遇,張木子心中不知是何滋味的久久無語,發了好一會呆后才搖頭一笑,同樣漫步走進了校園中,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狹小的房間和他離開時一模一樣,分毫未變。

衝進浴室,張木子脫下穿在身上數百個小時的防護服好好用熱水沖了個澡,擦乾身體。披上一件阿森柯式長袍,跳到床上躺著拉開了床頭櫃的抽屜。啟動了自己的『智能助手』。

瞬間恢復動力支撐的金色眼睛從柜子里飛躍出來,盤旋在他頭頂悅耳的發聲道:「大人。我已經二十一天又五小時四十七分沒為您服務了,最近這段時間您的生活愉快嗎…」

「大黃蜂,別廢話了,馬上為了聯繫一下泰熙,我要給她報個平安。」緊繃了許久時間的精神終於得到真正的放鬆,張木子漸感疲倦的打斷了人工智慧的話說道。

「好的主人,請您稍等。」金屬眼睛在空中繞來繞去的眨動著說道,十幾秒后,張木子的耳中便傳來了女友久違的。悲喜交加的聲音,「木子,你回來了嗎?

新聞上說『阿肯亞綠星』上有阿森柯官方基地和一些工廠被不知名的武裝分子襲擊了,所在星系又突然發生了大規模恆星磁暴,飛船無法通行…總之都是壞消息,讓我擔心壞了。

你沒事吧,沒再遇到那些恐怖分子吧,你現在在哪,我很想你…」

「泰熙。別難過了,」聽到安泰熙的聲音漸漸帶了哭腔,張木子心裡有些發酸,又有些甜蜜的說道:「我現在就安安全全的呆在『阿特維斯大學』的宿舍里。一會我們在樓頂見好嗎?」

「你真的平安回來了嗎,木子,"安泰熙忍不住歡呼起來。「我現在就在樓頂呢,你快來好嗎。我在草坪這兒等你。」

「十分鐘,不。五分鐘,等我五分鐘。」張木子強打著精神從床上跳了下來,腳步匆忙的出了宿舍,乘著懸浮梯來到『阿特維斯大學』樓頂的露天校園,沿步道一路飛奔,不一會便衝到了草坪旁。

四下環顧了著,很快他便看見了身穿淺紅色長袍,站在翠綠的草叢中,同樣焦急的四處張望的女友。

兩人目光相對,幾乎同時露出了驚喜的顏色,張木子大步跑到安泰熙的面前,一把便把女友抱在了懷中。

兩人情不自禁的擁吻了一會,甜蜜的坐在了草坪上。

「木子,你在『阿肯亞綠星』沒遇到什麼危險吧?」安靜擁抱了一會,從柔情蜜意中回過神來,整整兩周多的時間都生活的提心弔膽的安泰熙,迫不及待的問道。

「去『資源星』採集生物基因本來就是『星際探險』的一種,怎麼可能不遇到危險呢,」思前想後,為了不節外生枝,打算向女友隱瞞在『阿肯亞綠星』遭遇的張木子略一沉吟,避輕就重的說道:「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我才進一步了解了自己的進化能力,結果不就逢凶化吉的安全回到你身邊了嗎。

對了泰熙,這段時間在『阿肯亞綠星』上探險真是讓我耗盡了精力,這個周末我們去海邊散散心好嗎,你還沒看過『阿森柯特星』的大海吧,真的非常漂亮,比地球最清澈的海域還要蔚藍。

啊,『阿森柯特星』和『阿肯亞綠星』的自轉時間不同,我都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幾了…」,東聊西扯了好一會,終於把話題轉到了其它方向。

「今天是周九,明天還可以休息一天,」聽了男友的話,安泰熙點點頭說道:「我陪你去海邊好好放鬆一下。

不過木子啊,這次遊學馬上就要結束了,我看你恐怕沒有學到多少東西,反而白白浪費了一個學期的時間,這樣的話回地球以後真的要好好補補功課了。」


「知道了,」張木子撇撇嘴道:「有個優等生的女朋友可真幸福,星際探險好不用容易逃出生天,才甜蜜了十幾分鐘,就要被教訓著要努力讀書,為實現理想而奮鬥了。」

「哎吆咕,我們的木子又在嫌姐姐啰嗦了嗎,」聽了這話,安泰熙用地球韓朝人特有的語氣玩笑著辯解道:「我會這麼說還不是為了你的未來著想。

難道我們木子想找一個知道你有億萬身家后,覺得既然有了可以奢侈享樂一輩子的經濟基礎,理想、抱負什麼的就都可以丟到一邊了的女人當戀人嗎?」

「你呀總是什麼時候都有話講,真不愧是未來的星際記者,」張木子笑著站起來,伸出手道:「好了,辯不過你我認輸,我們現在出發吧。」

「出發,去哪裡?」安泰熙一愣問道。

「剛才不是說過了嗎,去海邊。」張木子回答了一句,隨後吩咐頭頂盤旋的金色眼睛道:「大黃蜂,租一輛願意跑長途的車來。」

「是,大人。」金色眼睛眨動著回應到,與此同時安泰熙拉住男友的手站起身來,吃驚的說道:「現在就去海邊嗎,這也太匆忙了吧,我看你很疲勞的樣子,不如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早…」

「我們分開了那麼久,今晚我想和你躺在一起,聽著海濤聲入睡,」心中另有所思的張木子,浪漫的打斷了女友的話說道。

「是嗎…」聽到這話,安泰熙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撫摸著男友的面龐,依偎進了張木子的懷中,兩人相擁著上了步道,漫步向校園外走去,大約一小時后的凌晨時分,便出現在了距離晨曦城最近的海岸線上,一座建造在巨礁之上的小酒店門前。

走下出租飛車,望了望頭頂陰沉的夜色,張木子挽著安泰熙邁步走進酒店完全用七彩珊瑚樣的材質修建而成的空蕩蕩大堂中,環顧四周,一邊在女友耳邊竊竊私語著,「看呀泰熙,好像『阿森柯星』的大海里也有地球珊瑚一樣的生物,而且還被當成建築材料使用,真是太神奇了…」;

一邊來到前台,按照阿森柯人的習慣『鐺鐺鐺…』的敲響了櫃檯上擺著的一個銀色金屬小鍾。

很快一個長相普通的紅髮年輕人,從櫃檯后牆壁的一道暗門中睡眼惺忪的走了出來,瞧了瞧面前的兩位客人,草率的用手捂了一下心口行禮后,熟練的背誦道:「兩位歡迎光臨『珊瑚岩酒店』,我們這裡是『白浪沙灘』觀景最佳的酒店之一…」

「侍者先生,我聽計程車司機講,你們酒店有打開後窗,下面就是大海的房間是嗎?」張木子不耐煩聽完服務生的啰嗦,直接問道。

「當然有,先生,」那紅髮年輕人用手捂著嘴巴悄悄打了個哈欠,有氣無力的回答道:「不過那種房間的收費相對來說要昂貴許多…」

他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張木子笑著再次打斷,「開一間臨海景觀最好、最舒服的房間,然後二十分鐘之內請給我準備好全套的客房服務。」,之後吩咐藏在衣兜里的『智能助手』飛了出來,使用電子貨幣支付了押金。

也許是因為有著抽佣的關係,轉賬成功后,那紅髮青年的態度一下變得熱情起來,親自將張木子、艾橘麗送到酒店頂層的一間外殼像是包裹著海草的綠色金屬門前,殷勤的幫兩人錄入了指紋信息后,嘴巴里說著,「兩位請先進房間休息,客房服務我馬上去準備。」,轉身快步返回懸浮梯,消失的不見了蹤影。

而張木子和女友這時則一起推門,走進了酒店房間之中。

這是間包含客廳、卧室、洗浴間三部分的套房,面積不大卻裝修溫馨而有特色,。

繞了一圈草草看看房間格局,安泰熙露出滿意的笑容,甜笑著說聲,「木子,我看浴室里有引上來的深海溫泉,先去泡一下湯,你等一下客服服務,然後…」,朝男友嫵媚一笑,扭動著腰肢走進了洗浴間中。

望著女友背影消失后張木子關閉了智能助手,大步走到漆黑無光的卧室正對大海的落地窗前,用力將金屬窗拉開,頂著呼嘯的海風將母巢從腹部撕了下來,用力拋進了大海之中。(未完待續。。)

… 在碩大無朋的礁石下隨風涌動的浪潮將母巢吞噬后,張木子轉動心念,遙控著母巢不斷膨脹,瞬間變大千百倍的同時,創造出成百上千隻體長最少也在兩米開外的猙獰魚人,拖動著母巢緩緩離開淺海,潛入了深海之中。

我和屍體有個約會 ,關上了面前的落地窗,也就在這時,客房門外響起了清脆的『咚咚…』鈴聲。

快步走出卧室,張木子打開客廳的房門,就見那位幫他開房的紅髮年輕侍者推車一輛放滿了海鮮美食、點心、外星佳釀和木材、蠟燭等雜物的推車,闖進了眼帘。

見客人開門,紅髮青年笑容可掬的行了個禮說道:「這是您要的客房服務,先生。」,推著車子進入了客房,把餐點擺桌,布置好燭台,在壁爐里點燃木材后,才彬彬有禮的退了出去。

驚訝的看了看亮起了熒熒燭光的燭台,和在壁爐里熊熊燃燒的烈焰,張木子不由一邊心中想道:「阿森柯特星上竟然也把燭光晚餐當成一種浪漫情調,真是太不可思議了,不過一會泰熙出來一定會非常驚喜的。」

一邊漫步來到浴室前,推門走了進去,就此甜蜜的享受起了和女友卿卿我我的親熱時間。

就這樣一日一夜很快流逝,在海邊度過了二十多個小時的二人世界后,張木子和安泰熙意猶未盡的乘著出租飛車回到『阿特維斯大學』。過起了平淡無奇的遊學生活,轉眼間時間便到了兩人即將返回地球的日子。

這天清晨太陽初升。張木子陪著女友一起在『阿特維斯』頂樓露天餐廳吃過早餐后,婉拒了安泰熙那群在『阿森柯特星』新認識朋友的邀請。目送著女友離去,參加最後一次外星大學社團活動。

等到安泰熙的背影消失在來往的人流之中,他坐在寬大、舒適的軟性金屬椅上,臉色隱約浮現出期待的表情,閉上眼睛,感應起了隱藏在外星深海中的母巢。


兩三秒鐘之後當張木子睜開眼睛時,面孔已轉為掩飾不住的狂喜之色,握緊拳頭鎮靜了一會,他站起身來吩咐頭頂上盤旋的智能助手。「大黃蜂,租輛車我要去『白浪沙灘』。」

「好的大人,」金色眼睛眨動著一會,回答道:「請到『阿特維斯大學』停車場等候,計程車十五分鐘后就到。」

「嗯。」和人工智慧對話時總是忘記其並非真正智慧生命的張木子隨口答應著,一路若有所思的來到校園外。

等候期間他突然說道:「大黃蜂,你查一下生物等級三星的進化者,願意執行傭兵或者星際探險任務的話,大概能賺多少錢?」

「大人。根據星際慣例宇宙通用時間一個月,也就是阿森柯時間二十九天零七小時五十一分鐘為一標準任務周期,三星進化者一個任務周期平均約可獲得七萬五千金元的收入。」金黃眼睛眨動變成透明顏色,表面掠過無數數據洪流后答道。

「這麼少嗎。」聽到這個出乎意外之外的答案。張木子下意識的的撇撇嘴道。

「大人,這樣的報酬率累計一年的話已經是幾十萬金元以上的收入了,換算成『阿森柯文明』的通用貨幣卡索則超過數百萬。用您出生的母星地球最堅挺貨幣…」人工智慧不能理解人類的自言自語,按照設定的程序繼續回答道。卻被張木子直接打斷,「好了大黃蜂。這麼簡單的算術問題不用你來提醒。

再給我查一下有沒有完全由三星進化者組成的星際探險、傭兵團隊,有的話,這種團隊任務的報酬怎麼樣?」


「大人,接受星際探險或傭兵任務只和探險者、雇傭兵本人的信用等級有關,和生物等級無關,所以你的問題無法回答。」金色眼睛閃動著說道。

「你剛才不是還說三星進化者平均一個任務周期可以賺到七萬多金元的酬勞嗎,怎麼現在又無法回答了?」張木子皺了皺眉頭問道。


「剛才對您的回答是根據網上數據採樣計算出來的,從事星際探險、傭兵工作的三星進化者的平均收益,和任務報酬的數值無關。」金色眼睛聲音悅耳的答道,也就在這時,一輛出租飛車從天而降。

等那車子在張木子身旁的停車格停好,金黃眼睛提醒道:「您租的車到了,大人。」,按照預設程序自動飛進了張木子的衣兜之中。

而與人工智慧交流受阻的張木子也不再多話,拉開車門,坐進了飛車後座。

之後就見出租飛車緩緩升空,朝著『白浪沙灘』所在的方向疾飛而去。

幾十分鐘后,出租飛車在一片細膩沙灘旁緩緩降落,張木子走出飛車,看看四周,見已經有人在海灘上漫步戲水,曬著太陽,不得不強壓住急躁的心情,關閉了智能助手后,快步走到距離自己最近的一間售賣游泳器材的簡易房前,買了泳衣、泳鏡和鰓式呼吸器。

之後他衝進建造在沙灘上的一排狹小更衣室中,換好行頭衝進了碧波蕩漾的海洋之中。

暢遊在清澈的海水裡,通過含在嘴巴里的『鰓式呼吸器』從水中過濾著氧氣,吐著氣泡自由呼吸著,張木子裝模作樣的游過淺海,感覺離岸已遠后,心念轉動,將三百六十五位清福正神中的『角木蛟』召喚了出來。

角星為二十八宿之首,在華夏古代四象神獸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中象徵著東方蒼龍之角,最是兇猛不過,起駕這一凶星的瞬間,便讓張木子的臉孔蒙上了一層鬱郁青氣,

與此同時,也影響的他胸懷莫名激蕩,只覺得全身力量無處發泄,身軀扭動間,速度突然快了百倍不止,在海中拉起一道漫長的波線,朝著母巢藏匿的位置直衝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