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摩根會長皺了皺眉頭,忍不住道:「許會長,你們新飛商會真的想要參加拍賣會嗎?」

「當然,不然我來做什麼?」許亦理所當然地道。

摩根會長沉默了片刻,輕輕哼了一聲道:「許會長,身為聯合會的朋友。我不得不勸你一句,最好不要做太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

許亦點頭:「多謝摩根會長的忠告,我知道怎麼做。」

摩根會長加重聲音冷哼一聲,舉著酒杯走徑直走開。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許亦摸了摸鼻子。苦笑一聲:「為什麼就是沒人肯相信我們有實力買下這兩座鐵礦呢?」想了想,又聳聳肩。自嘲地笑了笑道:「好吧,其實我自己也不相信。」

宴會在眾人的閑談中慢慢向前推進著,當所有人都覺得時機應該差不多時,薩摩伯爵恰到好處地從大廳後面出現。瞬間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在對眾人的到來表示歡迎,然後說了一些客套話后,薩摩伯爵很快便引入了正題,開始宣布本次宴會的重頭戲——拍賣會正式開始。

「受國王陛下委託,這次拍賣會將拍賣位於邦塔城西郊約五十公里以及西南方向約六十公裡外的兩處礦山。根據王國礦產署的勘探,這兩處礦山除了蘊含鐵礦豐富外,還富含其它各種金屬礦……」

對於兩座鐵礦的情況。台下的大部分人都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此時聽到薩摩伯爵的詳細介紹后,依然引起了眾人的驚嘆。

按照王國礦業屬的勘探結果來看,這兩座鐵礦都可以算是一等礦脈。如果每年能夠正常開採,最低收入也將會超過十萬金幣。

如果能夠把兩座鐵礦都買下來,就算開採的時候需要投入不菲的資金,一樣可以憑此大賺。

「根據國王陛下的指示,本次並不是拍賣這兩座鐵礦的所有權,而是拍賣開採權,為期五十年,有意者可以競價。」薩摩伯爵又道。

眾人暗暗點頭,並不感到意外。

這也算是應有之意,就算是現在被約瑟家族掌控的那些鐵礦,名義上其實仍然屬於蘭帕里王國王室,而不是屬於約瑟家族,只不過開採權一直在約瑟家族手上,實際上還是被約瑟家族控制而已。

五十年的開採權,對於一個鐵礦來說並不能太長,但是也不能算短。

如果捨得投入的話,五十年的時間足夠在鐵礦上賺回本錢的同時還大賺一筆。


介紹完這兩座鐵礦的基本條件后,薩摩伯爵將主持的責任交給兩名專門請來的主持人和拍賣師。

主持人並沒有立即宣布拍賣開始,第一件事卻是要求參與拍賣的人和商會首先交納保證金。

這也不是什麼特別例外的情況。

在特別大宗的拍賣進行前,一般都會有這種規矩,保證參加拍賣的人都是有足夠實力參與進來,免得有人故意搗亂。

來到宴會的人大多早就有所準備,於是在城主府派出的人監督下,眾人紛紛交出了早就準備好的保證金。

按照賽恩斯大陸上流行的規矩,保證金最少也要是底價的40%,而這兩座礦的底價加起來為一百二十萬金幣,於是單單隻是保證金,便高達四十八萬金幣之多。

看著周圍一個個商人魚貫而上,一個個交出保證金,許亦心中不免疑惑。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蘭帕里王國內擁有極強實力的大商人可著實不少,這麼多家商會都可以拿出四十八萬金幣的巨款。

而蘭帕里王國的財政收入卻只有可憐兮兮的還不到以百萬金幣,這反差未免也太大了點兒。

掃了一眼正走上台去的摩根會長,許亦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很快便輪到了許亦上台,一聽主持人喊道許亦的名字,台下倒是有一大半的人齊刷刷把目光投射過來。

邦塔城內的商人當然認得許亦,而因為新飛商會的緣故,其實邦塔城周邊的幾座城市中的商人也都對許亦早有耳聞。

而就算今天之前不認識許亦的,在宴會進行的時候多多少少也聽到了一些關於許亦和新飛商會的傳聞,對迅猛發展起來的新飛商會都有些好奇。

但是所有人也都清楚,這個新近崛起的商會就算再怎麼能賺錢,也絕無可能在短短半年不到的時間內就賺出五十萬金幣來。

於是當許亦布出人群,向台上走過去的時候,便有無數道好奇或懷疑的目光投射了過來。

這個新飛商會,真的能拿出那麼多錢來嗎?

許亦臉上保持著完美的微笑,步伐不快不慢地走到主持人面前,先向一旁坐著的薩摩伯爵報以一個笑容,這才從懷中取出一個看起來並不怎麼厚的紙袋。

主持人接過紙袋打開看了看,驚異地瞅了許亦一眼,然後大聲宣布:「新飛商會,交納奇美拉商會開具的十萬金幣面額金票五張,合計五十萬金幣!」 台下頓時響起一片竊竊私語,許多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看向許亦的目光中充滿了驚奇。

這個新飛商會,居然真的一口氣拿出了五十萬金幣!

更讓人吃驚的,則是他拿出來的居然是奇美拉商會開具的超大額金票!

要知道奇美拉商會作為賽恩斯大陸上最大的商會,想要獲得他們的承認,給你開具金票本來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而想讓奇美拉商會開具這種超大額的金票,那更是極其困難。

在場的這些人所在的商會雖然個個身家都不弱,但是剛才交納保證金的時候多半也都是使用的蘭帕里王國王室所開辦的蘭帕里商行開具的金票,又或者是直接使用一些契約債券作為抵押,只有少數幾家商會才拿出了包括奇美拉商會在內的,其他幾家大陸上公認權威的商會開具的金票。

在所有人看來,擁有奇美拉商會開具的金票,本身就是一種身份地位的證明。

而以新飛商會現在的實力,一般情況下根本沒有這種資格才對。

除此之外,新飛商會竟然一口氣交納了五十萬金幣的保證金,這證明許亦竟是意圖參與到兩座礦山的競爭中去。

以新飛商會的實力,能夠競爭其中較小的一座礦山就已經讓眾人覺得不可思議,更何況還是競爭兩座!

可是現實擺在眼前,卻由不得眾人不信。

看著許亦施施然走下台,摩根會長微微眯起眼睛。

從那五張奇美拉商會開具的超大額金票上。他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

這兩座法爾考商會志在必得的鐵礦。或許會出現一些變數。

很快。參加拍賣會的商會代表紛紛繳納完保證金,眾人這才驚覺,按照主持人剛才公布的數據,最終參加拍賣的為三十八家商會,光算上保證金的話,現在主持人那裡便已經收到了足足一千多萬金幣的巨款。

難怪宴會大廳外早就被全副武裝的士兵們團團保護起來,不允許任何閑雜人等靠近。

足足一千多萬金幣!這可是足以讓絕大多數人為之瘋狂的數字!

很快,在眾人興奮又緊張的期待中。主持人宣布拍賣會正式開始,薩摩伯爵專程從安威瑪爾城請來的拍賣師登場。

「一號礦山,起拍價五十萬金幣,最低加價額度五千金幣,開始!」

拍賣生手中的木槌落下后,已經有數家商會迫不及待地報出了數字。

只是片刻功夫,拍賣價便從底價的五十萬金幣一路上漲到超過六十萬金幣。

這時候宴會大廳內的熱烈場面才算是緩和下來,叫價的聲音停歇不少。

「七十萬金幣。」一個聲音忽然響起,瞬間讓廳內直接變成了一片寂靜。

眾人愕然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剛才最後一次的叫價不過就是六十一萬金幣。這個傢伙居然直接加到了七十萬金幣,完全是有毛病吧?

待看清楚叫價的眾人後。眾人卻齊齊恍然。

法爾考商會當然會對這兩座礦山志在必得,摩根會長直接大幅度加價,也算是向眾人顯示出法爾考商會的決心。

當然,這個價格雖然已經算是天價,卻還是嚇不住人的,廳內安靜了片刻后,很快便又有人喊出了七十一萬金幣的價格。

超出了七十萬金幣的價格,就讓不少商會有些猶豫起來。

這麼大筆的金額,可絕不是能夠輕易拿出來的。

重生之若你愛我如珍寶 可是猶豫也只是持續了片刻,很快這些人便想明白,現在拍賣的是其中較小的那一座礦山,價格顯然會低一些。

如果連這座礦山都拿不下的話,那麼第二座大一些的礦山豈不是更不用奢望。

於是雖然叫價聲不再像之前那麼熱烈,但卻從來沒有斷絕。

競價再度一路上揚,很快便逼近了八十萬金幣大關。

在所有人看來,八十萬金幣其實可以算是對這座鐵礦的一個很合適的定價。

超出這個價格,就算依然能夠從中獲得不菲的收益,但對比一下後續的投入和產出,卻已經不能算是特別賺。


當然,有收益就有人心動,於是依然有不少商會代表為之心動,準備再度加價。

可就在這時,摩根會長再度開口。

「九十萬金幣!」

宴會大廳再次陷入一片寂靜。

眾人看向摩根會長的目光充滿驚異。

就算你們法爾考商會再怎麼想要這座鐵礦,也沒你這麼加價的吧?

不開口就算了,一開口就是提高十萬金幣的價格,分明是擺明了告訴別人你志在必得嘛。

應該說,摩根會長這種競價策略並不罕見。

在竟拍一件特別受歡迎,競爭格外激烈的拍賣品時,這種做法可以直接將許多心存僥倖的人嚇退,省掉不少麻煩。

但是這樣表明了自己的決心后,卻極有可能遇到故意抬價。

是利是弊,其實很難預料。


大廳內又安靜了一會兒,正當拍賣師想要開口確認的時候,又有人加價了。

「九十五萬。」

摩根會長看向聲音響起的方向,發現喊出這個價格的,就是剛才許亦和他看到的雷歐商會的布爾諾會長。

兩人目光撞上,摩根會長冷笑一聲,朗聲道:「一百萬!」


原本還猶豫著要不要開口的一些商會代表不由自主地閉上了嘴。

所有人都有些興奮地看著摩根會長和布爾諾會長。

從現在的情形來看,這次拍賣,恐怕已經成為了這兩個人的角力場所。

果然,聽到摩根會長的競價后,布爾諾會長壓根沒有絲毫猶豫。立即喊道:「一百零五萬。」

摩根會長只是略一停頓。便立即跟上:「一百一十萬。」

「一百一十五萬。」

「一百二十萬。」

……

兩人數次交鋒后。競價眨眼間竟然已經超過了一百五十萬。

大廳內的所有人幾乎都屏住呼吸,不敢言語。

誰也沒有想到,五十萬起拍價的礦山,居然最後會飆升到一百五十萬之多!

就算在場的都是實力雄厚的商會,但是對於任何一家商會來說,想要拿出一百五十萬金幣的巨款,也需要仔細斟酌斟酌。

就連布爾諾會長在聽到摩根會長毫不猶豫地報出一百五十萬金幣的天價后,也忍不住變了臉色。猶豫再三,才咬了咬牙,喊出了「一百五十一萬」。

聽到這個數字,廳內眾人竟然不由自主地發出了一聲嘆息。

之前兩人競價時都是五萬金幣一次加價,現在這次布爾諾會長卻只是加了一萬金幣,可見他心中已經沒有了底氣,這次競價只不過是心存僥倖,賭摩根會長也已經到了極限而已。

然而摩根會長沖布爾諾會長發出一聲冷笑,竟然直接喊出了一百六十萬!

迎著摩根會長冷冷的目光,布爾諾會長的額頭冒出幾滴冷汗。

他很想再加一萬試試看。但他又怕摩根會長突然放棄。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意味著雷歐商會要以一百六十一萬金幣的天價買下這座礦山。

雖然雷歐商會可以算是薩爾坦城第一大商會。但是和法爾考商會這種在蘭帕里王國內都算是頂尖的大商會卻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真的一口氣拿出一百六十一萬金幣來,對於雷歐商會來說絕對是傷筋動骨。

而開採鐵礦還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投資巨大。

法爾考商會因為主營礦產,早就有了極其豐富的採礦經驗,對於他們來說,多開採一座鐵礦只是一次很平常的舉動,而對於雷歐商會來說卻完全不是一回事。

比較下來,法爾考商會在開採這個鐵礦上的收益絕對要遠遠超出其它商會,所以摩根會長才會眼睛都不眨地一次次加價。


眼看布爾諾會長面露掙扎,摩根會長又是一聲冷笑,轉頭向台上的拍賣師道:「可以計時了吧?」

拍賣師看了布爾諾會長一眼,見他沒什麼反應,便舉起手中的木槌,朗聲道:「一百六十萬第一次……」

「等等!」布爾諾會長忽然抬起手,阻止了拍賣師的動作,然後狠狠地盯著摩根會長看了一眼,這才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一百六十五萬。」

眾人頓時嘩然。

之前布爾諾會長競價的時候還只是加了一萬金幣,這一次卻居然一口氣加了五萬。

他想做什麼?

難道雷歐商會也和法爾考商會一樣對這座鐵礦這麼渴望嗎?

摩根會長瞥了布爾諾會長一眼,同樣出人意料地喊出了「一百六十六萬」這個數字。

眼看布爾諾會長猶豫了一會兒,又有要加價的動作,摩根會長臉色陰沉地看了他一眼,沉聲道:「布爾諾會長,你們雷歐商會真的打算和我們法爾考商會爭到底嗎?我想我需要提醒你一下,就算把這座鐵礦送到你們雷歐商會手上,只怕你們也開採不出半塊鐵礦石來。」

這一下不僅是布爾諾會長,大廳內其他人也奇奇色變。

摩根會長這句話分明就已經是暗含威脅了。

但是眾人卻不得不承認,他的威脅只怕很有可能成為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