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會?這個你好像這是昏死過去,沒說是被鬼殺死啊,再說鬼和他一起住了三年,之前不動手,沒必要這個時候動手纔對。之前都說了這個你腦袋一直再疼,最後疼昏過去也算合理。”許川這麼想着,打算把自己的答案寫下。

“不行,我不能這麼衝動!”心中忽的閃過的不安讓許川停下了自己的回答。

“這題目沒說裏面到底有多少個鬼,只寫一個的話很可能被坑!”許川想到了自己答案裏的那個被忽略的妻子,死相如此悽慘的她未必不會變成鬼。

“妻子是不是鬼似乎無法推理解出啊,還是說我的答案有問題,導致了結論的不嚴謹?”

許川深吸一口氣,打算重新思考。

“剛剛說了小舅子是鬼,那麼現在以這個你是鬼來推!”

“這個你是鬼,那麼它殺了誰?妻子嗎?等會,難道說……”許川心裏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想。

兩分鐘後,許川緊皺的眉頭忽然緩和了下來,許川已經得到正確的答案了,這個假設完美的契合故事裏的語境,也是許川能想到的最好的答案。

除了C選項,其他的都是鬼!

你發現了妻子偷情的祕密,在於情夫打鬥之中,被情夫失手擊中頭部死去。

不過你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亡,化作鬼魂回到家中後,小舅子看到你的鬼魂後得知了事情真相,將妻子肢解爲你報仇後,也被妻子所化的惡鬼殺死。

因爲死亡的時候弄傷了頭部,你在之後的生活中常常失憶,每一次失憶都會把電話打給殺死自己的情夫,但只要回憶的事情過多,那種被重物敲擊腦袋的感覺又會再次出現,將你弄昏……

牢門“咔嚓”一聲,許川最先離開了牢房。 ?第一百五十二章:

現在人家大戰了一場,正是力竭的時候,原本蕭楠想趁此機會出去,逮著機會問上一問此時身在何處,但是想到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又是在人家力竭的時候出現,難免讓人多想,再者,就算是問出來自己想要知道的,也不知道會在這裡生活多久,有道是強龍不壓地頭蛇,就算是當時為了活命,不得不小心回答,任誰遇到這樣的事情,心中也不快,難保以後不會找機會出這口惡氣,蕭楠又不想多生事端,也就歇了這個心思,只是遠遠地跟在那人飛舟的後面在水中遊動。

事實證明蕭楠的決定是對的,在水裡遊了一天的時間,總算是除了前面飛行的飛舟上那個人以外,又見到了其他組團狩獵的修士,直到這時,蕭楠在一躍而起從水中出來,就這樣不緊不慢的跟在其他修士身後。

就在蕭楠躍出水面的瞬間,飛舟里閉目打坐修鍊的修士長出了一口氣,神識掃到跟在後面美貌女修士變成了樣貌普通的男修士,認出來跟在身後的是何人之後,只是勾唇一笑,隨即不再理會,專心打坐了起傷來。

蕭楠原本離開時只有十五歲,還是漲身體的時候,當時所帶的衣物不是小了,就是打鬥中損壞了,好在參加煉丹大會前,霓裳清羽衣拿去讓師傅找人修補好了,否則現在出現在人面前的只怕是衣不蔽體的落魄修士了。

蕭楠記得自己當時逃出墮落島時,還背負著莫須有的罪名,現在雖然已經過去了那麼多年,也不知道事情是不是已經澄清,也不敢露出本來面目,好在有葉洛辰送的面具,這才在臨出水時易容成了一個清秀的男修,修為也從原先的金丹中期調製到金丹初期,身上的霓裳清羽衣從原來的青色女式長裙,變成了男裝樣式,轉眼見從原來的傾城佳人變成了面貌突破的青年修士。

蕭楠遠遠地跟著飛舟御劍飛行,看到越來越多的修士在水面上御劍飛行,尤其是看到前方的島嶼時,心情難以抑制的興奮,遠離了人群十年,現在總算是又回來了,既然已經找到了修士生活的聚集地,蕭楠也就不用再跟在飛舟後面了,於是加快速度,越過飛舟向著島嶼飛去。

蕭楠現在落腳的島嶼時這水藍幽海中的一座普通島嶼,並不在十大島嶼之列,島嶼上生活著的修士修為最高的就是金丹期的真人,位於水藍幽海的西部,靈力相對於中部的墮落島要稀薄不少,好在高階妖獸不多,以蕭楠現在的修為,可以說是能在這島嶼上橫著走了,倒是不擔心遇到什麽危險,只是可惜的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島嶼,因為這裡地處偏僻,修為普遍不高,適合自己使用的東西幾乎沒有,這讓缺少修鍊資源的蕭楠有些鬱悶。

島嶼之間的距離比較遠,要是全程御劍的話也不是不行,只是頗為耗費靈力,好在也有商旅船隻在島嶼之間來往平返,這要上交一定的靈石,可以租做,給來往奔波的修士提供了不少方便。

蕭楠在這小島上休整了幾天,只是簡單的補充了一下補充靈力的丹藥,因為沒有本命法寶的原因,又花了大價錢買了一把極品靈器的火屬性的靈劍,這才花了十塊靈石坐上來往的商船,前往下一個大的島嶼—–碩明島。

商船的速度很快,一路上又沒有遇到危險,只用了一上午的時間,就來到了碩明島,這個僅次於十大島嶼的附屬小島。

蕭楠是個劍修,原本要煉製的本命法寶就是飛劍,只是適合蕭楠現在靈根屬性的材料實在難得,原本想著滿滿集齊的,有了狐呈真君的變故,到現在一點材料都沒有收集到,現在有了空閑,也就也不忙著在修鍊了,這也算是個不大不小的島嶼,說不定也能收集到一兩種材料。

失蹤了這麽長時間,也不知道蘇嫣和蘇逸在自己離開后,有沒有受到墮落島上的修士責難,於是發了個報平安的傳訊符,這才開始每天在店鋪中穿梭找尋煉製本命法寶的材料。

蘇逸一行人正在回去的途中,突然在自己面前冒出來的傳訊符,仔細一看,上面的印跡竟然是自己當年給失蹤了多年的蕭楠所有,心情複雜難辨,趕緊把傳訊符握在手中捏碎,就聽見熟悉的女聲傳來:蘇逸,一切安好,勿念!

蘇逸知道蕭楠到現在心中還在彆扭著,聽到她安好的消息,也就放下了心來,想到這些年來經歷的事情,總算是有了個好消息傳來不是嗎?於是拿出來個傳訊符抵至在額頭上,往裡輸入蕭楠現在已經無事的消息,連續放出五枚傳訊符,這才回了蕭楠,把這些年來發生的事情全都輸入裡面。

同行的另一名修士正是叔叔家的大兒子堂哥蘇錦,見堂弟蘇逸停下,關心的問道:「怎麽了?」有事就說出來。

蘇逸難掩喜色,但是蕭楠的事情雖然已經再後來被澄清,多個團的團團員證實了當年的事情是風柳依所為,在加上千劍鋒的峰主,蕭楠的師祖華雲尊者親自到來撐腰,後來更是把霸王團和錦豐團都挨個收拾了一遍,要不是後來實在鬧的太大,驚動了墮落島上的幾位隱匿不出的化神尊者插手,經過多方面的協商,總算是把這件事情平息了下來,現在倒也不會不能說。

蘇逸笑道:「是妹妹報平安的傳訊符,我已經把這個消息告訴老祖和十九叔了。」

蘇瑾是在蘇逸等人來水藍幽海上歷練的第二年來到這裡的,和蘇家本家的幾名同輩弟子組成了一個團隊,在這裡一同尋找蕭楠順便歷練,也是見證了那段時間御劍宗對蕭楠的重視,除了一名化神尊者以外,後來又來了三名元嬰真君何數十位金丹真人,當時御劍宗的普通弟子也來了不少,再加上蘇家的來人和墮落島上的兩大團隊幫忙,就差沒把這水藍幽海翻個個來了,事情冒=鬧得很大,但是卻有些虎頭蛇尾,不但沒有找到蕭楠,就是那風柳依也沒有任何消息,兩人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一點痕迹都沒有找到,時間一長,蕭楠的魂牌也安然無恙,這件事情就這樣淡了下來。

蘇錦到現在還記得,在記憶里的小堂妹只是個不常出門,修鍊非常刻苦的女孩子,在蘇家幾乎沒見到她除了大伯以外的人親近,沒想到幾年不見,已經成長到了如此地步,心中只剩下感嘆,也有慶幸,蘇家又出了一名堅實的基石。

這一行人總共有七人,都是蘇家子弟,其中就屬蘇錦的修為最高,現在已經是金丹初期了,其次就是蘇逸和蘇建華築基後期頂峰,其餘的都是築基後期修為,對於蕭楠,這幾人雖然有和蕭楠一起修鍊的,但是因為一些原因並不熟悉,直到後來的事情發生,蕭楠逃離蘇家,儘管面上礙於盧家不顯,但是心中還是佩服的,現在聽到蕭楠平安無事的消息都很興奮。

蘇建華道:「蕭楠現在在哪?說沒說什麽時候回來?」對於蘇逸說的,蕭楠領悟了瞬移神通,蘇建華很是好奇,算了算時間,現在的蕭楠修為應該是和自己差不多,就想著等蕭楠回來,能不能和蕭楠切磋一場。

蘇逸知道蘇建城的打算,好笑的道:「我勸你還是歇了吧!妹妹的修為說不定已經結丹了,你打不過她的。」

蘇臨山不確定的問道:「蕭楠不是五靈根嗎?就算是這下年來有些奇遇,也不可能結丹吧?」雖然蕭楠一開始的修鍊速度是有些快,但是越到後面,修鍊的速度越慢,蘇臨山雖然很欣賞蕭楠,但是想來實話實說,並不贊同蘇逸的說辭。

說到這裡,蘇逸心中也不確定,說出了自己知道的信息,並猜測道:「蕭楠的靈根說是五靈根,但是這只是蕭楠的母親單方面的說詞,父親當年並沒有給蕭楠測試過靈根,但是這些年來蕭楠的突破速度堪比單靈根,你們說,這五靈根之說,是不是假的?」說到這裡,蘇逸不禁有些底氣不足,要知道好的靈根是值得家族傾力培養的,蕭楠這要是真的瞞下了靈根資質,那麽只可能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防止自己母親出手,這讓身為兒子的自己,實在是說不出口。

在現場的都是蘇家弟子,對於這件事情只知甚祥,就算是自己不說,也能猜測得到,所以蘇逸沒有說完的話,幾個人也猜到了一二,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只是上前拍了拍肩膀以示安慰,長輩們的事情,他們自會解決,就算是想插手也不行,自個看開點。

蘇臨山知道是自己引出來的話頭,見現在氣氛一下子沉寂了下來,開口道:「現在想這些作甚麽,待蕭楠回來了,問一問不就知道了,我們這些人和蕭楠都不是很熟,蘇堂弟,到時候你可得幫我們引見一下才行啊!」

「是啊!是啊!…….」

蘇臨山的話讓幾人跟著一陣附和,蘇逸想到蕭楠特意發過來給自己報平安的傳訊符,心情也好了起來,幾人勾肩搭背的嬉笑著離開。

第一百五十二章:

現在人家大戰了一場,正是力竭的時候,原本蕭楠想趁此機會出去,逮著機會問上一問此時身在何處,但是想到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又是在人家力竭的時候出現,難免讓人多想,再者,就算是問出來自己想要知道的,也不知道會在這裡生活多久,有道是強龍不壓地頭蛇,就算是當時為了活命,不得不小心回答,任誰遇到這樣的事情,心中也不快,難保以後不會找機會出這口惡氣,蕭楠又不想多生事端,也就歇了這個心思,只是遠遠地跟在那人飛舟的後面在水中遊動。

事實證明蕭楠的決定是對的,在水裡遊了一天的時間,總算是除了前面飛行的飛舟上那個人以外,又見到了其他組團狩獵的修士,直到這時,蕭楠在一躍而起從水中出來,就這樣不緊不慢的跟在其他修士身後。

就在蕭楠躍出水面的瞬間,飛舟里閉目打坐修鍊的修士長出了一口氣,神識掃到跟在後面美貌女修士變成了樣貌普通的男修士,認出來跟在身後的是何人之後,只是勾唇一笑,隨即不再理會,專心打坐了起傷來。

蕭楠原本離開時只有十五歲,還是漲身體的時候,當時所帶的衣物不是小了,就是打鬥中損壞了,好在參加煉丹大會前,霓裳清羽衣拿去讓師傅找人修補好了,否則現在出現在人面前的只怕是衣不蔽體的落魄修士了。

蕭楠記得自己當時逃出墮落島時,還背負著莫須有的罪名,現在雖然已經過去了那麼多年,也不知道事情是不是已經澄清,也不敢露出本來面目,好在有葉洛辰送的面具,這才在臨出水時易容成了一個清秀的男修,修為也從原先的金丹中期調製到金丹初期,身上的霓裳清羽衣從原來的青色女式長裙,變成了男裝樣式,轉眼見從原來的傾城佳人變成了面貌突破的青年修士。

蕭楠遠遠地跟著飛舟御劍飛行,看到越來越多的修士在水面上御劍飛行,尤其是看到前方的島嶼時,心情難以抑制的興奮,遠離了人群十年,現在總算是又回來了,既然已經找到了修士生活的聚集地,蕭楠也就不用再跟在飛舟後面了,於是加快速度,越過飛舟向著島嶼飛去。

蕭楠現在落腳的島嶼時這水藍幽海中的一座普通島嶼,並不在十大島嶼之列,島嶼上生活著的修士修為最高的就是金丹期的真人,位於水藍幽海的西部,靈力相對於中部的墮落島要稀薄不少,好在高階妖獸不多,以蕭楠現在的修為,可以說是能在這島嶼上橫著走了,倒是不擔心遇到什麽危險,只是可惜的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島嶼,因為這裡地處偏僻,修為普遍不高,適合自己使用的東西幾乎沒有,這讓缺少修鍊資源的蕭楠有些鬱悶。

島嶼之間的距離比較遠,要是全程御劍的話也不是不行,只是頗為耗費靈力,好在也有商旅船隻在島嶼之間來往平返,這要上交一定的靈石,可以租做,給來往奔波的修士提供了不少方便。

蕭楠在這小島上休整了幾天,只是簡單的補充了一下補充靈力的丹藥,因為沒有本命法寶的原因,又花了大價錢買了一把極品靈器的火屬性的靈劍,這才花了十塊靈石坐上來往的商船,前往下一個大的島嶼—–碩明島。

商船的速度很快,一路上又沒有遇到危險,只用了一上午的時間,就來到了碩明島,這個僅次於十大島嶼的附屬小島。

蕭楠是個劍修,原本要煉製的本命法寶就是飛劍,只是適合蕭楠現在靈根屬性的材料實在難得,原本想著滿滿集齊的,有了狐呈真君的變故,到現在一點材料都沒有收集到,現在有了空閑,也就也不忙著在修鍊了,這也算是個不大不小的島嶼,說不定也能收集到一兩種材料。

失蹤了這麽長時間,也不知道蘇嫣和蘇逸在自己離開后,有沒有受到墮落島上的修士責難,於是發了個報平安的傳訊符,這才開始每天在店鋪中穿梭找尋煉製本命法寶的材料。

蘇逸一行人正在回去的途中,突然在自己面前冒出來的傳訊符,仔細一看,上面的印跡竟然是自己當年給失蹤了多年的蕭楠所有,心情複雜難辨,趕緊把傳訊符握在手中捏碎,就聽見熟悉的女聲傳來:蘇逸,一切安好,勿念!

蘇逸知道蕭楠到現在心中還在彆扭著,聽到她安好的消息,也就放下了心來,想到這些年來經歷的事情,總算是有了個好消息傳來不是嗎?於是拿出來個傳訊符抵至在額頭上,往裡輸入蕭楠現在已經無事的消息,連續放出五枚傳訊符,這才回了蕭楠,把這些年來發生的事情全都輸入裡面。

同行的另一名修士正是叔叔家的大兒子堂哥蘇錦,見堂弟蘇逸停下,關心的問道:「怎麽了?」有事就說出來。

蘇逸難掩喜色,但是蕭楠的事情雖然已經再後來被澄清,多個團的團團員證實了當年的事情是風柳依所為,在加上千劍鋒的峰主,蕭楠的師祖華雲尊者親自到來撐腰,後來更是把霸王團和錦豐團都挨個收拾了一遍,要不是後來實在鬧的太大,驚動了墮落島上的幾位隱匿不出的化神尊者插手,經過多方面的協商,總算是把這件事情平息了下來,現在倒也不會不能說。

蘇逸笑道:「是妹妹報平安的傳訊符,我已經把這個消息告訴老祖和十九叔了。」

蘇瑾是在蘇逸等人來水藍幽海上歷練的第二年來到這裡的,和蘇家本家的幾名同輩弟子組成了一個團隊,在這裡一同尋找蕭楠順便歷練,也是見證了那段時間御劍宗對蕭楠的重視,除了一名化神尊者以外,後來又來了三名元嬰真君何數十位金丹真人,當時御劍宗的普通弟子也來了不少,再加上蘇家的來人和墮落島上的兩大團隊幫忙,就差沒把這水藍幽海翻個個來了,事情冒=鬧得很大,但是卻有些虎頭蛇尾,不但沒有找到蕭楠,就是那風柳依也沒有任何消息,兩人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一點痕迹都沒有找到,時間一長,蕭楠的魂牌也安然無恙,這件事情就這樣淡了下來。

蘇錦到現在還記得,在記憶里的小堂妹只是個不常出門,修鍊非常刻苦的女孩子,在蘇家幾乎沒見到她除了大伯以外的人親近,沒想到幾年不見,已經成長到了如此地步,心中只剩下感嘆,也有慶幸,蘇家又出了一名堅實的基石。

這一行人總共有七人,都是蘇家子弟,其中就屬蘇錦的修為最高,現在已經是金丹初期了,其次就是蘇逸和蘇建華築基後期頂峰,其餘的都是築基後期修為,對於蕭楠,這幾人雖然有和蕭楠一起修鍊的,但是因為一些原因並不熟悉,直到後來的事情發生,蕭楠逃離蘇家,儘管面上礙於盧家不顯,但是心中還是佩服的,現在聽到蕭楠平安無事的消息都很興奮。

蘇建華道:「蕭楠現在在哪?說沒說什麽時候回來?」對於蘇逸說的,蕭楠領悟了瞬移神通,蘇建華很是好奇,算了算時間,現在的蕭楠修為應該是和自己差不多,就想著等蕭楠回來,能不能和蕭楠切磋一場。

蘇逸知道蘇建城的打算,好笑的道:「我勸你還是歇了吧!妹妹的修為說不定已經結丹了,你打不過她的。」

蘇臨山不確定的問道:「蕭楠不是五靈根嗎?就算是這下年來有些奇遇,也不可能結丹吧?」雖然蕭楠一開始的修鍊速度是有些快,但是越到後面,修鍊的速度越慢,蘇臨山雖然很欣賞蕭楠,但是想來實話實說,並不贊同蘇逸的說辭。

說到這裡,蘇逸心中也不確定,說出了自己知道的信息,並猜測道:「蕭楠的靈根說是五靈根,但是這只是蕭楠的母親單方面的說詞,父親當年並沒有給蕭楠測試過靈根,但是這些年來蕭楠的突破速度堪比單靈根,你們說,這五靈根之說,是不是假的?」說到這裡,蘇逸不禁有些底氣不足,要知道好的靈根是值得家族傾力培養的,蕭楠這要是真的瞞下了靈根資質,那麽只可能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防止自己母親出手,這讓身為兒子的自己,實在是說不出口。

在現場的都是蘇家弟子,對於這件事情只知甚祥,就算是自己不說,也能猜測得到,所以蘇逸沒有說完的話,幾個人也猜到了一二,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只是上前拍了拍肩膀以示安慰,長輩們的事情,他們自會解決,就算是想插手也不行,自個看開點。

蘇臨山知道是自己引出來的話頭,見現在氣氛一下子沉寂了下來,開口道:「現在想這些作甚麽,待蕭楠回來了,問一問不就知道了,我們這些人和蕭楠都不是很熟,蘇堂弟,到時候你可得幫我們引見一下才行啊!」

「是啊!是啊!…….」

蘇臨山的話讓幾人跟著一陣附和,蘇逸想到蕭楠特意發過來給自己報平安的傳訊符,心情也好了起來,幾人勾肩搭背的嬉笑著離開。 “這裏的地形應該是爲遊戲而刻意製造出來的吧?死衚衕,十字通道,斜坡,暗牆……什麼樣的類型都有,這對貓來說未免有些不大公平。”

許川一邊晃悠一邊想到。

“不過也有可能恐怖場景賦予了貓特別的能力,也許貓能鎖定住戶方位?”

許川還沒把自己能想象到的情況列舉出來,一陣“乒乒乓乓”的敲擊聲忽然傳入了他的耳中。

“嗯?會是誰呢?”

許川立即加快腳步,尋着聲源處跑去。

弄出聲響的是住戶之中唯一的女性——殷巧巧,不善解題的她苦苦思索無果後,索性想到了暴力破門的方法,在牢籠的地上搜索一陣,還真給她撿到了一塊石頭。

“把顯示問題的那塊屏幕敲碎,估計就能把門打開了。”懷揣着這麼一個天真想法的殷巧巧,走上了以力破法的道路。

如果不是許川到來,殷巧巧或許會這麼一直地敲下去。

兩人四目相對,看到的都是對方眼神裏的疑惑。

“不是每個人都被困住了嗎?還是這個許川破門太快了?還是說……”殷巧巧看着許川,心中忽然升起極大的警惕。

畢竟是恐怖場景,誰也不知道恐怖會不會假扮其他住戶來接近自己並下手偷襲。

許川心中的疑惑沒有殷巧巧那麼複雜,他只是單純地懷疑殷巧巧是不是不需要解答問題,靠蠻力破門就能離開。

兩人就這麼互相看着,僵持了好一會,許川才猛的想起自己來的目的。

“需要幫忙嗎?”

許川的好心沒有立即得到殷巧巧的迴應,後者盯了他好一會後,才小心翼翼地拿出許川給他的錦囊試探性地問道:“這個東西是孫寧還是塗猛給我的?”

聽完殷巧巧的這個問題,許川的臉變得有些難看:“這不是我給你的嗎?你這是試探我還是噁心我啊!”

聽到許川的回答,殷巧巧終於消除了心中的顧慮,也不理會許川話語裏的不滿,直接將手裏的石頭扔到了他的腳下。

“諾,快幫我破門,不然我變了貓第一個殺的就是你。”女孩略帶威脅的話語聽起來很萌,但事實如此,若是殷巧巧成了貓,定會想法設法的弄死許川。

道理許川自然懂,彎腰拾起石頭的同時,許川下意識地問了一句:“困住你的牢籠那麼特別的嗎?只要把門弄爛就行了。”

“哪有?要不是回答問題只有一次機會,不然我早就離開這裏了。”少女有些心虛,生怕許川知道她根本解不出鎖上的難題。

聽到殷巧巧回答的許川心中卻是一陣無語,本來還以爲困住你的是門呢,沒想到還不是要解答難題。

“恐怖場景特意制定的難題牢籠你居然想用蠻力破開,你的想法真的很獨特。”許川把石頭往一旁扔開,向前走了兩步,把臉貼在牢門上,“把問題敘述一遍,我來幫你回答。”

“啊?好好。”少女被許川自信的語氣弄得有些出神,呆愣兩三秒後才急忙說道。

“小紅和小明因爲某些原因,老是吵個不停,小紅的朋友小虎爲了挽救他倆的感情,特地出錢組織了一次爬雪山活動。小明的好朋友小龍得知這一消息後,特地找到了小明。

‘爬雪山這種有趣的事情應該帶上我才行,反正小虎有的是錢,帶上我一個還是很輕鬆的吧?’

小明想到要去那麼偏僻的地方,考慮到自己的安危,便答應了小龍的請求。

不幸的是,在爬雪山的途中,四人遭遇了雪災,被困在了山上,以下是四人的對話。

女:‘我們分手吧!”

男:‘分手?這樣對得起我嗎?之前我給你的不算少吧,你要和他分手我怎麼辦?’

男:‘食物都是我弄來的,大家平均分吧,不要因爲這點小事傷了和氣,以後忘了這段痛苦的經歷吧!’

……

女:‘謝謝你一直給我這麼多,成爲我生命最重要的那一部分,我會代替你好好活下去的。’

男:‘你真是個瘋女人,本來以爲你只是拜金,沒想到這種事情居然也下得了……,之前他可是給了你不少食物啊!’

女:‘有什麼下不了的,反正人是你殺的。’

男:‘你既然承認是我做的,那麼給我點報酬不過分吧?比如和我一起睡個覺什麼的。’

女:‘隨便你,反正我現在已經不是人了,你想要就要吧。’

……

雪山救援隊終於趕到了四人被困之所,看着躲在山洞中衣不蔽體的小紅,大家很難相信她是怎麼撐到現在的。

據小紅描述,四人被困之後每天都嘗試離開山洞尋找食物,深愛自己的男友在救援隊到來三天前離開了山洞,之後再也沒有回來。

遺憾的是,無論救援隊如何搜尋,始終找不到其他三人的屍體,或許,他們已經長眠在雪山之中了吧。

提示:四人之中只有小紅說過謊。

那麼問題來了:1、請敘述一邊三人的死亡順序以及殺死他們的人。2、猜測一下大雪天有什麼食物能讓人撐一個多月。”

殷巧巧剛剛讀完問題,許川便脫口而出一句:“變態!”

殷巧巧好奇地看了一眼緊皺眉頭的許川,期待他着他的解答。

“第一個死的是小虎,他是被小龍所殺;第二個死的是小明;他也是被小龍所殺;第三個死的就是小龍的,殺人的自然是小紅。”許川臉色有些難看,接着有些不大願意地說道,“第二個問題是人肉,好了就是這樣。”

少女也不想答案的真實性,順着許川的話語把答案輸了進去。

隨着牢門傳出“咔嚓”的清脆聲響,困住殷巧巧的牢籠被打開了。

“真的開了呢!你好厲害啊。”殷巧巧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對許川鞠躬感謝,“可以解釋一下答案嗎?我有些不大懂啊。”

許川看着眼前的少女,有些不舒服地回答她道:“這個問題以後都不要提起,你還是不知道的爲好。” ?第一百五十三章:

蕭楠來到華明島上東西最齊全的珍寶閣,就有築基期的小二熱情的迎了上去。

「這位公子,需要買些什麽?我們這的東西是最全,價格也是最公道的。」

蕭楠現在的修為增長太快,也是因為當時被狐呈真君逼迫,不得已的情況下,這才冒險煉化了盧明順的金丹,修為從原先的築基中期一下子就升到了金丹初期,雖然心境上暫時沒有問題,但是蕭楠始終認為,當時急功近利得來的修為,始終不如自己慢慢修鍊的來得踏實,後來又經過一場生死大戰,心境又上生了許多,十年修為突破了一個大階,這可以說的上是不可置信了,蕭楠一貫低調,又加上總是無緣無故的就有麻煩上身,所以,現在倒是不急著修鍊,打劫了狐呈真君的儲物袋,裡面的東西就屬靈石最多,一時倒也不用為靈石發愁,當然還有不少高階靈草,有用的已經被蕭楠這些天閉關,煉成了需要用的丹藥,現在蕭楠身上最缺少的東西,就是需要購買大量的稀有礦石和材料,來煉製適合自己用的本領法寶。

蕭楠拿出一張單子,遞到小二手中,道:「我需要買這單子上需要的東西,你看看,你們店裡有沒有?」這裡的修士修為普遍都在金丹初期,以蕭楠現在的修為,倒也不怕有人使壞。

小二拿著單子粗略的一瞧,東西倒是不多,但是都很值靈石,看著上面一遛的稀有材料,心跳都慢了半拍,恭敬地道:「公子請稍等,這單子的數額巨大,小的做不了主,這就讓我們管事的來相商。」

蕭楠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要是這珍寶閣能一下子把自己需要的煉器材料都集齊,就算是多等片刻也沒什麽,逐端起珍寶閣招待貴客用的靈茶抿了抿。

沒等多長時間,小二就從裡面走了出來,身後跟著一位看似凡人五十多歲精瘦老者,想來這就是這珍寶閣的管事了,眼睛飛快的掃了一下,好傢夥,想不到這小地方的珍寶閣管事,竟然是位金丹後期的修士,蕭楠看到這心中一喜,修為越高表明裡面的東西越值錢,那樣豈不是說明,自己需要東西住在這裡找到的機會更大些,心中不由的有些期待。

管事還沒有近前,就雙手抱拳,道:「讓貴客久候,小老二怠慢了,公子請。」說著做了個請的姿勢。

蕭楠在這個金丹後期的管事面前不敢放肆,起身和這管事寒暄了幾句,這才進入正題。

管事仔細地看了一下單子上陳列的極品材料,本來就不大的小眼睛眯了眯,不知道又是哪家的公子哥出來採辦,上面記載的一樣樣都很稀有,真是好大的手筆啊!今個又能賺上一筆了,道:「這上面單子上的東西有倒是有,但是並不全面,像是七星寶樹、寒精玄鐵和火精絞沙這三樣沒有外,單子上的其餘物件都很齊全。」

蕭楠聽到這個消息,心情很是激動,原本就沒對這小地方抱多大的希望,抱著能收集一點是一點的想法,才走進這個珍寶閣的連鎖分店,現在在這裡收集了一大半,只差了七星寶樹等幾種稀有的材料,只要集齊了,就能煉製本命法寶,帶是可以讓師傅幫忙尋找一下,畢竟剩下的這幾樣材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這就需要機緣了。

「東西我都要了,勞煩幫我包起來。」

管事吩咐了一聲身後跟著的小二,道:「好好招呼公子。」又看向蕭楠,雙手抱拳,又道:「公子稍等片刻,小老兒這就去取東西。」

從珍寶閣出來,蕭楠心情大好,就連腳下的步子都輕上三分,只是還沒有走多遠,就感覺到身後有尾巴跟了上來,難不成是珍寶閣的人?在閣內看自己眼都不帶眨一下的花了三百塊中品靈石,就覺得有利可圖,夥同他人準備發一筆?

蕭楠面色如常,只是行走的步子又加快了幾分。看到前邊不遠處有個深深的巷子,估摸著身後尾巴的距離,等那人看到自己后就疾步走了進去。

那人見蕭楠走得很快,就趕緊跟了上去,走到巷子口,就意識到自己可能被發現了,就想著趕緊離去,還沒有轉過身來,就被一股大力踹進了巷子里。

蕭楠見那人從地上爬起來,這才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塵,眼睛散發著危險的光芒,一步一步的慢慢逼近,直到那人已經退無可退,整個背部都緊緊地貼在牆上,這才停了下來,看他的衣著打扮,只是一個普通的修士,但是脊背卻隱隱向前彎曲,由此斷定眼前這個築基期的修士,只是別人跟前服侍的。

蕭楠冷笑一聲質問道:「沒有話要說嗎?」雖然自己想著四處尋找一下煉器材料,並且在這一段時間裡,好好的歇上一歇,但是並不代表上門找麻煩的就能原諒,想著這人要是回答的不能讓自己滿意的話,蕭楠現在時間充足,倒是不介意親自逼問一番。

腹黑老公太囂張 那人見蕭楠眼中的眼中的冷意不減反增,就知道事情不妙,趕緊解釋道:「蕭仙子,是我家公子尋仙子有事相商,就派小人前來相請,失禮之處還望海涵。」說著躬身行了個禮。原先心中還不服氣,這個小島上又能有什麽大本事的人?要是真的本領超強,早就去了別的島嶼發展,那裡會留在這裡,雖然這裡也不差,但是和十大島嶼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你家公子是誰?」蕭楠聽到此人點破自己的身份,心中大駭,心中並不懷疑這人的說法,奇怪的是自己一直都沒有露出來過真容,到底是誰認出來了自己?這些易容的面具都是師叔送給自己,難不成他也在這?想到這心中一喜,看著這人必須的見上一見。

「見了就知道,仙子請。」

蕭楠見這人沒有細說的打算,想著很快就要見到來人,到也不再糾結,要是此人口中的公子是自家師叔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就算是他人想要暗算自己,以現在的實力,只要不是元嬰期的真君,蕭楠有自信,能平安無事的走出來。

蕭楠隨著來人走進了珍寶閣旁邊的靈草鋪子,裡面的人見到那人領著蕭楠進來,沒有一人上前阻攔,各自該幹嘛幹嘛,就像是沒有看到一樣,二人就這樣一路直接走進了後院。

那人走到一間房門前停下,道:「公子,蕭仙子來了。」說完也不停留,自古躬身退出了院子。

蕭楠看著這人的規矩,像是大家子出來的,但是沒有見到來人,心中的戒備不敢放鬆,雙眼緊盯著房門,心中希夷著,來人到底是不是師叔?就在這時,房門從裡面伸出來一隻手把門慢慢打開,從裡面走出來一位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