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幫我。”

一個聲音忽然從許川嘴巴說出,嚇了他自己一跳。

“誰?!”

許川本想起身離開,找其他住戶求救,卻發現自己的雙腿根本動不了。

明明感覺到雙腿的存在,卻無法使用它的感覺瞬間讓許川慌了神,下意識地開口呼救卻發現自己已經說不出話了。

許川居然在清醒狀態下被鬼控制了!

“我有罪,我得去贖,你得幫我……”

略帶哭泣的聲音從許川口中說出,彷彿許川真的有罪一般。

“我該怎麼幫你!”

許川心中默唸一句,希望那鬼能聽見這句話。

“救出那女孩,要快,她快死了,記住,一定要快!”許川聲音愈發激動,說完這句話後又一次昏厥了過去。

莫如來此時已經帶着住戶們來到了樓下,看着小腿血流不止的住戶們驚呆了!

“你們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

之前雖然有過住戶死亡,但遠遠比不上這次流血事件來得震撼,全員受傷,他們究竟是經歷了什麼纔會變成這樣?

江委駒見莫如來有些激動,連忙上去拉了拉他,衝着莫如來搖搖頭道:“現在不是問問題的時候,先把人送回宿舍,包紮好傷口再說。”

在大家的齊心協力下,受傷的住戶全部回到了宿舍裏,然而莫如來的臉色更近難看了。

“不止受傷,我們居然還少了四個人,這才第二天,第二天啊!”

莫如來情緒有些激動,他似乎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蹲在地上抱住了自己的腦袋,神情很是痛苦。

“路是你自己選的,看着自己手下的人一個個死去的確不好過,不過淘汰廢物,留下優越者,不正是百樓的生存規則嗎?”

江委駒蹲下身子安慰莫如來道。

兩人相識多年,自然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莫如來一直都是一個很自私的人,這個自私是對陌生人而言,一旦有其他的住戶願意相信他,莫如來必定會盡全力保護他的周全。

雖然有些住戶還沒決定好跟着莫如來對抗百樓高層,但這並不妨礙他將大家當成了自己人。

看着隊伍出現巨大傷亡,莫如來心裏自然不好受。

似乎是江委駒的安慰起了作用,莫如來的心情終於不再那麼壓抑了。

“老江你說得沒錯,雖然規則殘酷,但是我還是希望保護我手下的每一個人,如果大家願意跟我幹,我絕不會辜負他們!”

莫如來拍了拍江委駒的肩膀後,轉身上樓了。

張雪晴一行住戶在回到宿舍後終於安下心來,死裏逃生的經歷再次回想不免感到一陣後怕,直到莫如來親自詢問才哆哆嗦嗦地將事情全部敘述了一遍。

“僅僅一個懲罰,就殺死了四位住戶,以後大家一定要小心才行,不能惹老師生氣纔是。”

莫如來仔細回想了一下死亡名單,發現都是些新人住戶後,心底莫名鬆了口氣。

還好沒損失些什麼精英,不然可虧大了。

想着想着,莫如來忽然想起了被那白色鬼影附身的許川,許川的表現一直被莫如來看在眼裏,這個住齡不大的住戶表現可圈可點,而且他與高層的仇怨也很深,不出意外,以後會是自己的一大助力。

“雖然大家逃過一命,但是表現還是有點不妥,上次貿然進入宿舍被鬼同學盯上的教訓還不夠嗎?這次居然敢在宿舍樓前大聲呼救,不怕將恐怖引來嗎?”

江委駒有些不悅地說道,即使這樣會使大家不舒服,但是他還是要說,畢竟這是關乎住戶性命的大事。

“啊?恐怖?”張雪晴一臉不解,“不是說血月消失之後恐怖不會出來活動的嗎?怎麼還會有恐怖出現?”

“嗯?”

莫如來臉色猛的一變,立即跑到走廊望向天空,天空雖然黑黝黝的,讓人很壓抑,不過血月的確沒有出現。

“壞了!許川……”莫如來不敢多想,連忙回到了原來許川待的宿舍……

時間飛快流逝,當許川再一次從昏迷中醒來的時候,已經接近深夜了,因爲有住戶死去的緣故,莫如來特意搬到了許川的宿舍。

許川第一眼看到的是莫如來和潘明越正在聊天,內容還是關於自己的。

不過許川還沒聽清楚兩人說些什麼便被一名住戶發現自己醒了過來。

“許川?”

不知爲何,許川覺得莫如來的話語格外親切,當然感覺是感覺,知道他是來試探自己,許川還是乖乖做了迴應。

接下來的時間,許川將自己的經歷詳細敘述了一遍。

聽完許川的描述,潘明越和莫如來也是沒有思路。

“反正明天是要上課的,到時我們詢問一下老師,我想老師應該會給我們一些提示。”

莫如來說完這句話後伸了伸懶腰,爬到自己牀上便開始了休息。 第六十四章:返回宗門

程潛的求救符發給了他的師父——玉炫真人,因為玉炫真人當時正在練劍,就沒有及時收到,等玉炫真人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后,趕緊通知了執法殿的玉淵真人和玉瑤真人,三人匯合后,沒敢但擱,一路向著彌山森林疾馳,在宗門前,又碰到去羅浮城的新晉真人——玉宸真人葉洛辰。

葉洛辰聽到玉炫真人等說是彌山森林有變,想起了去那裡歷練的蕭楠,師兄剛剛閉關,萬一這丫頭出了事情,不是在打他的臉嗎?這樣想著,葉洛辰也跟了過來。

四人一進入彌山森林,就發現了不少弟子和妖獸的屍體,意識到情況的危急,四人各佔一個方向,放開神識搜尋被困弟子的蹤影,在內圍邊緣看到被眾多妖獸包圍住的陣法時,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

看著從陣法中跑出來三十多名弟子,個個臉色蒼白,腳步虛浮,渾身浴血的樣子,留下玉瑤真人給弟子們護法,玉淵和玉炫二位真人,提著劍憤怒的就沖了上去,御劍宗里的低階弟子,不是在演武場比試,就是來彌山森林裡試煉,光是登記在冊的弟子就有四百多人,更何況還有不少私下來這的歷練的,到現在為止,也只有這三十多人逃生,這該死的妖獸。

金丹真人出手自是不凡,困著三十多弟子的幾百頭妖獸,在三位真人手下,沒撐過一刻鐘,全都化為殘肢斷臂灑落在地上。

三位真人查看了一下妖獸屍體,並沒有發現五階妖獸,疑惑的對視一眼,奇怪,要是沒有開了靈智的妖獸指揮,青木妖狐和疾風狼這兩種姦猾的妖獸,又怎麼會聯手圍殺弟子?

玉淵真人和玉炫真人對視一眼,打算進入彌山森林內不查個究竟,對玉瑤真人吩咐道:「玉瑤師妹,你和玉宸師弟先帶著受傷的弟子回宗門,我和玉炫師兄再去內圍看看。」

玉瑤真人是一位金丹中期的美貌女修,雖然長得柔柔弱弱的樣子,但是性格卻有些大大咧咧,自然不甘心還沒出手,被趕回去,反對道:「這裡情況不明,不如我也隨你沒一起去?玉宸師弟的修為最低,就讓他帶著人回去好了。」

玉淵真人又怎不知玉瑤的想法,勸道:「不行,原因還沒找到,萬一路上發生點意外,玉宸師弟一人應付不來,這些弟子要緊。」葉洛辰剛突破金丹,五階妖獸相當於金丹期的修士,雖然還沒找到,並不代表沒有,這些弟子不能再折損了。

玉瑤真人見玉淵師兄一臉正色,不容反駁的樣子,知道自己留下來的希望不大,這才道:「那你們小心。」

玉瑤真人取出自己的一艘飛舟,忘力輸入一道靈決,飛舟迎風見漲,直到漲了五十多米的樣子才停下來。

葉洛辰徑直來到蕭楠面前,看見她和其他弟子一樣,渾身都是血跡,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妖獸的,連費不了多少靈力的清潔術都來不及施展,可見當時的情況是多危機,葉洛辰心中腹誹:這丫頭莫非是霉神轉世不成?每次出門都是渾身傷的回來,尤其是這次,數十萬年都沒出過事的彌山森林,這丫頭都能趕上嘍!到底是有多背啊!

蕭楠習慣在外邊打坐的時候,在身邊留下一絲神識,在葉洛辰停到她身邊的時候就醒了過來,睜開眼睛剛想起身行禮,身子一軟,又跌坐了回去。知道脫離了險境,心神一放鬆,現在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了。

葉洛辰皺眉,掐了個清潔術,把蕭楠身上的污跡清理乾淨,對著玉瑤真人道:「師姐,我們走吧!」說完拎著蕭楠的衣領,直接落到飛舟上。

蕭楠見葉洛辰像拎著東西似的,啊呸……我才不是東西,啊!不對,掂著自己的衣領上了飛舟,嘔的想吐血,好歹自己也是小美女一枚,就算沒有主角的公主抱,扶一下總行吧!為毛是拎著呢? 采集萬界 還是在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給點面子會死啊!

程潛師兄,別以為你轉過身去,我就看不到你在偷笑了,還有李動師兄,肩膀別在抖了行不行?那個什麼,藍師兄啊!小心憋到內傷啊!……想到自己剛在這戰鬥中,給眾人留下個實力強悍,性格溫和的形象,誰知現在全被葉師叔給毀了。

玉瑤真人好笑的看著苦著一張臉的蕭楠,想笑又忍了下去,算了,還是不要欺負孩子了,招呼著剩下的弟子道:「好了,大家抓緊時間上飛舟,我和玉宸真人送大家先回宗門。」

葉洛辰把蕭楠直接丟在飛舟上,扔了一瓶丹藥,就自顧的在笑楠身邊坐了下去閉目養神。

藍文博其實也有些怨念,自己這麼大個人坐在地上,表弟愣是沒看到,話說自己到底是多沒存在感啊!這上了飛舟后,還是沒注意到自己,算了,還是自己和他打招呼吧!

來到葉洛辰所在的角落,把手伸到葉洛辰面前,鬱悶的道:「表弟啊!還有丹藥嗎?給點。」

葉洛辰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藍文博,有些不好意思,光顧著自己師侄了,連表哥都沒看到,取出自己上好的丹藥遞了過去。道:「表哥趕緊調息吧!我為表哥護法。」

藍文博接過丹藥,臉色才好一點,心理安慰自己:算了,表弟對人就這樣,又不是針對自己,看在丹藥的份上原諒他了,就在蕭楠身邊坐了下來閉目調息。

劉珊等三位鍊氣期女弟子,因為入門較晚,雖然早已對天才葉洛辰的大名如雷貫耳,可惜無緣一見,如今,在這裡見到俊逸不凡的華冥界第一天才,一顆芳心早已淪陷,顧不得恢復靈力,趕緊躲到劉彬的身後,整理儀容,就怕留給葉洛辰一個邋遢的形象,畢竟,前車之鑒就在眼前,自己不想被嫌棄啊!

劉彬看著妹妹臉上的嬌羞,順著她的目光望去,就見到葉洛辰站在飛舟邊上看風景,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隨即苦笑,像他這樣的人物,尤其是沒有根基的他們可以肖想的,看來是的找個時間和妹妹談談了,趁著現在陷得不深。

一路平安無事的回到宗門,葉洛辰和玉瑤師姐打了聲招呼,就拎著蕭楠離開了。

蕭楠在次被葉洛辰拎在手中的時候,已經相當淡定了,不停地安慰著自己:好在現在自己還小,還沒張開,再過幾年,等自己長大后,就不會有人記得了,氮素,她忘記了葉洛辰在御劍宗的影響力,被本門長相英俊,實力出眾的天才人物拎在手裡,又怎麼會不引人矚目?一路上,甚至有不少閑的蛋疼的弟子,停下來駐足觀看,尼瑪,被人當猴子看的感覺真心不爽啊!

葉洛辰拎著蕭楠直接回了千劍鋒,在蕭楠的陣法前面停了下來,這才把蕭楠放了下來。

蕭楠剛剛站穩,還沒來得及打開陣法,就見葉洛辰雙手掐訣,往陣法里打入一道靈決,陣法就在二人面前打開一條通道。

蕭楠不可置信的看著葉洛辰,雖然是在萬陣閣買的陣法,但是自己明明把陣法的口訣更換了,為什麼他還是這麼快就打開了?話說,這還讓人怎麼敢買萬陣閣的陣法?完全沒有一點安全感,這樣在洞府的主人面前炫耀自己的陣法高明真的好嗎?

一路上都是葉洛辰直接闖進來的,長驅直入的那種,這讓蕭楠沾沾自喜的陣法,在葉洛辰面前,根本如入無人之境,實在是讓人鬱悶。

葉洛辰把蕭楠送回房間,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妖獸怎麼會圍攻你們?」難不成真的有五階妖獸?

蕭楠就把自己和程潛在彌山森林做的事情說了一遍,其中包括了一行人和妖獸的爭鬥。

葉洛辰只是沉思了一下,就交代道:「最近就不要出去了,等恢復好后,就去隔壁找我。」還是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放心,以她那倒霉運氣,萬一出去出了事情,可怎麼和師兄交代?好在自己現在有的是時間,就辛苦點,不懂得自己教她好了。

蕭楠低眉順目的應道:「是師叔。」

等葉洛辰走後,蕭楠這才把陣法又恢復到原樣,看來自己在萬陣閣買的陣法不能再用了,一點作用都沒有,還是等以後自己研究個陣法替換了,不然,被人如入無人之境的闖進來,實在是太危險了。

蕭楠放空自己的思緒,在床榻上閉目打坐,當靈氣進入身體的時候,沿著經脈一圈一圈的運行著,綠色的木靈力修復著受傷的部位,最終匯于丹田之中。

三天後,蕭楠總算把自己的身體調到最佳狀態,想到葉洛辰臨走前的吩咐,就走出了居所,在對面落了下來。

葉洛辰像是早就知道了蕭楠的到來,剛在地面落下,陣法就打開了一條通道。

葉洛辰的地方很簡約,除了一套和蕭楠一模一樣的竹屋外,偌大的空地上,連根草都沒有,而此刻房屋的主人,一身白衣的葉洛辰,正在空地上練劍,看到蕭楠走進來,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看著葉洛辰只是在那裡一招一式的練習者挑、劈、刺等簡單動作,雖然招式簡單,但是被葉洛辰使出來,卻有一種不一樣的意味,具體是什麼,蕭楠自己也說不上來,只是看著比演武場上的弟子更加順暢,像是刻在骨子裡一樣,舉手抬足間,自成招式。 第六十五章:水深火熱的日子

看著葉洛辰練劍,蕭楠也忍不住手癢,不知道自己要是和他比試劍術,能在他手中撐多久?還有他的輪迴劍意,真的好想見識一下,自己還沒領悟到劍意吶。

葉洛辰練了一個時辰才停下來,看著有點蠢蠢欲動的蕭楠,眉眼一挑,道:「怎麼樣?咱們來打一場?」

求之不得,和高手過招,最是能突破自己,現在有個高手當自己的陪練,蕭楠興奮地道:「那待會就請師叔手下留情了。」說完就使出了一劍偷襲。

葉洛辰對於蕭楠的偷襲根本沒放在眼裡,只是輕輕的一撥,就改變了劍招的攻擊方向,還嫌些把蕭楠手中的劍挑飛。意識到蕭楠還太差,就把修為壓倒築基初期,反手使出一招撩劍。

動起手來,蕭楠才發現,二人的速度根本沒法比,自己的速度太差,每次還沒出招,就被葉洛辰半路給截了下來,蕭楠並沒有氣餒,為了縮短出劍速度,抓住機會把劍招一精再精,一連揮了三劍,一招比一招出劍速度更快,這才勉強跟上葉洛辰放慢了的出劍速度。一時之間劍與劍的碰撞之聲不絕於耳。

葉洛辰見蕭楠的出劍速度一點點的不停的加快,也適時地調動自己的出劍速度,盡量把劍速放慢,儘管如此,也只是撐了十五招,就被葉洛辰用劍背拍到蕭楠手腕上,挑飛了手中的劍。

蕭楠不顧手腕處火辣辣的疼痛,只是伸手一招,飛劍從地上又回到蕭楠手中,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挑戰。

一卡在手 「砰」的一聲,蕭楠就像是破布袋一般,被扔出了三十米遠,狠狠地砸在地面上,激起一層塵土。

葉洛辰一身白衣不見一絲褶皺,居高臨下的看著灰頭土臉的蕭楠,淡淡的道:「怎麼樣?還打嗎?」

「打。」話音一落,一掌拍在地面上,翻身躍起,看似隨意的挽了個劍花,速度卻比前面的都快,就向葉洛辰下盤攻去,一次次的打擊,也把蕭楠的倔脾氣引了出來,老娘就不信了,今天在你手上撐不了二十招。

夜幕降臨下來,四周空曠曠的,在布滿劍痕的凸凹地面上,蕭楠仰面躺在地上,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索性就躺在地上不起了。理想很美好,現實卻很殘酷,每次都是在第十五招時,被打趴下。蕭楠不由的在想,這是葉洛辰計算好的吧!

葉洛辰自己也不知道,這是第幾次把蕭楠打趴在地上了,剛開始,葉洛辰還顧忌著蕭楠年紀小,只是把劍挑飛,在蕭楠一次次鍥而不捨的攻擊下,葉洛辰也有些不耐煩,不去找自己失敗的原因,只會在這裡倔強著死撐,直接就給扔出去了,直到再也爬不起來,才揮揮衣袖,自行回去休息了。

走了很遠,才輕飄飄的說了一句:「明天繼續。」既然這麼喜歡挨揍,明天接著來好了。

蕭楠很不顧形象的翻了個白眼,感情受虐的不是你,現在骨頭都快散架了,不行,還得再躺會。

想到明天還得繼續,蕭楠也就沒有回去,反正主人也沒趕,索性在原地打坐修鍊了一夜,等天色微明,又恢復到了最佳狀態。

葉洛辰在蕭楠剛調息好,就走了出來,二話不說,上來就打,在一陣手忙腳亂后,蕭楠拼著挨了幾下劍背的抽打,這才跟上葉洛辰的出劍速度。

一招、二招、三招……十四招、十五……

「砰……」

吐出嘴裡的塵土,蕭楠實在是有些惋惜,剛才只要自己速度再快一點,就能接下第十五招了,可惜了。

「再來。」

蕭楠又爬了起來,一次,又一次,再一次……如此反反覆復,別說十五招了,現在連十招都撐不住了。

怎麼會這樣?蕭楠不解,看著葉洛辰也沒有說話講解的意思,只好自己琢磨,劍修不就是靠著不停地戰鬥突破自己的極限嗎?為什麼到了自己這裡卻行不通?難不成是自己理解錯了?

看著葉洛辰還有繼續打的意思,蕭楠趕緊制止了,道:「今天就到這裡吧!師叔,我有些事想不明白。」還是不要受虐了,再沒找到原因之前,一味的蠻打是沒有用的,看來是的好好的思考一下。

「說。」

「師叔是受師傅所託教我劍法的,可是讓我和你對練,這樣有用嗎?」蕭楠看著葉洛辰漸漸陰沉下來的臉,聲音到最後越來越低,不知是不是蕭楠的錯覺,感覺自己在提到師傅時,葉洛辰周身的寒氣加重,冷的凍人啊!

重生九零做學霸 「難不成還讓我手把手的教不成?」葉洛辰壓了壓心中的不滿,盡量保持語氣平和,不停地在心中提醒著自己,這還是個被自己師傅坑了的孩子,不能要求太多。

蕭楠的劍法都是自己一招一式自己琢磨著練的,見到的第一個劍修,就是葉洛辰了,雖然拜了個師傅,但是不巧的是,還沒來得及教導自己,就自行閉關去了,現在自己心裡也沒譜,就怕自己練的方法不對。

小聲的道:「也不是,只是不明白,明明我有練習出劍速度的,為什麼還是慢了那麼多?」

葉洛辰見蕭楠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問題,這才臉色緩和的道:「你不覺得你的花樣太多了嗎?」說完不顧蕭楠理不理解,自行離去,本來以為是個劍修的好苗子,現在看來,倒還的在觀察觀察。

「花樣太多了嗎?」蕭楠仔細琢磨了一番,又想到在頓悟時,看到的那個練劍男子的劍招,大道至簡!自己只是空明白這個道理,也只是明白而已,離做到還很遙遠,看來是的在練習一番。

想明白后,蕭楠被葉洛辰胖揍了一頓的悶氣也消失了,高興的沖著葉洛辰所在的方向,大聲道:「我知道了師叔,謝謝你。」

蕭楠從葉洛辰的住處回來后,就沉侵在劍招的理解當中,不停地一遍一遍的揮舞著一招一式,一百遍不成就練一千遍,甚至一萬遍,把多餘的招式精簡化,累了就打坐修息,餓了就用辟穀丹充饑,直到半個月後,蕭楠才信心滿滿的觸動了隔壁的陣法。

在蕭楠閉關的這半個月,葉洛辰可謂是相當的忙碌,光是和眾位長老去彌山森林查探,就去了三趟,還是沒找到妖獸圍攻本門弟子的原因,就是那疑似開了靈智的五階妖獸,連個影子都沒看到,威力避免門下弟子在遭遇不測,只得暫時關閉了去彌山森林的任務。

在這期間,還有不少前來找蕭楠道謝的弟子,都被葉洛辰以正在閉關為由大發了,其中以內門弟子劉彬兄妹和程潛來的最勤,走的時候,葉洛辰敏感的察覺到,劉珊看自己的眼光有些閃躲,情商略低的某人,以為人家心懷不軌,為了怕蕭楠被帶壞,自己不好向師兄交代,就直接告知,蕭楠要閉長關,直到築基了以後才會出關,以後不用再來了的事情。

今天剛空下來,就看到陣法被觸動了,想是蕭楠有所領悟,不然也不會在明知道沒有一絲把握的時候,貿然前來——挨揍。

「師叔,現在可有時間一戰?」蕭楠信心滿滿,直接開口問道。

葉洛辰也像試試蕭楠這半個月來的成績,二話不說,直接從儲物袋了取出一柄下品靈劍,其中表達的意思不言而喻。

蕭楠也不拖沓,出手就是一劍,不但速度夠快,而且還很刁鑽,葉洛辰眼神一亮,不敢怠慢,直到蕭楠的劍招就要在葉洛辰身上落下的時候,以比蕭楠更快的速度出招,二人的劍尖相對。

蕭楠驚訝的睜大眼睛,竟然這麼快,要知道當時可是錯了一息的時間,在凡人眼裡,一息實在是做不了什麼,但是在擁有強大力量的修真者眼裡,就是化為飛灰時間也夠了,當下心思回籠,更加小心的出招。

好在蕭楠這半個月也不是白練的,死活又多撐了十五招,即使只有這一點點進步,也讓蕭楠高興了許久。

「不錯,有進步,爭取下次撐的更久一點。」葉洛辰還是很滿意蕭楠的進步的,到是也不吝嗇的誇獎了兩句,記得當年師兄也是這麼教的自己的,自己雖然沒教過別人,有樣學樣總不會錯吧!

蕭楠有些窘迫,怎麼有種小學生表現良好,得到老師誇獎的即視感呢?自己得到葉洛辰的肯定,還該死的高興,莫非自己有抖m的潛質?蕭楠想到這渾身一個戰慄,一定是我還沒睡醒。

葉洛辰隨手布置了一個陣法,把這幾次去彌山森林順手捉的四階妖獸放了進去,道:「我沒那麼多時間陪你對練,往後,你就在陣法里修鍊吧!」說著又取出一打玉符,交到蕭楠手中,道:「當你撐不下去的時候,只要捏碎玉符,就會立刻被送出陣法,自己省著點用。」

蕭楠不可置信的指著自己的鼻子,艱難的道:「我?」師叔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裡面可是有百十隻四階妖獸,你確定我進去后,不會被關在裡面的四階妖獸分屍?

話說,自己到底有多背啊!爹給自己找了個不負責任的師傅,師傅又把自己推給了一個不把自己的安全當一回事的師叔,還能不能讓人愉快的玩耍了。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就這樣了,實在是困得不行,明天再捉蟲。 夜晚有人睡得安詳,自然也有人睡得不安,張雪晴在牀上輾轉反側,不僅是因爲小腿上的傷,還有的是今天的遭遇。

李老師的話不可能不讓她心慌,這可不僅關係到在學院今後的三個多月的生存,而且對今後在其他恐怖場景求生也有着巨大影響。

誰也把握不住李老師這些真正的百樓老住戶的心思,誰知道李老師會不會偷偷在平日的生活裏動手腳,悄悄把自己弄死呢?

這讓她很不安,甚至到了深夜也難以入睡,人都是這樣的,越想越害怕,到了一定程度還能產生心理陰影。

時間不會因爲某個人或某些事情停止流逝,熟悉的機械女聲再次響起,意味着住戶們即將開始新的一天。

“昨晚我醒了幾次,不過看你的樣子應該沒發生什麼狀況,這對你來說或許是個好消息。”

莫如來一邊洗漱一邊衝着許川說話。

“嗯,我昨晚倒是睡得很死,自從來到這裏,基本上每晚都會做些噩夢,昨晚倒是個例外,睡得很安穩。”

許川所說的這裏自然指的是百樓,一個平常人若是經歷了這種事情,沒有崩潰已經很不錯了,更不要說別做噩夢。

“嗯,誰不是這樣呢?不過我還算好,幸運的話再過幾個月就不用這樣提心吊膽了,倒是你還要受蠻久的苦呢。”莫如來居然調侃了許川一句,讓後者有些不知所措。

和昨天一樣,早上還是要求衆人晨跑,大概是血月此時還沒出現,大家一路上都沒碰到什麼恐怖。

被那樹人模樣的恐怖弄傷小腿的住戶們心中最是忐忑,如果要跑步的話,腿上的傷肯定會對他們有所影響。

雖說住戶們都能忍受,但怕就怕在每一天都必須晨跑,這樣勢必會阻礙傷口的恢復,導致在今後的考驗中失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