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血狼怎麼樣了。」橫霸風臉上露出一絲冷意,消失在原地。

………………

血斗場上。

神力七段那雄獅一爪拍倒對手,接著又一口咬在其脖子上,惹來觀眾一片吶喊,都在喊著他的名字。

「博斯克!」

「博斯克……」

血狼在台下觀看,微笑著,但他的笑容中夾雜著一絲殺意。

「博斯克,如果你勝了,我會挑戰你。」血狼眼中又露出一絲精芒,他也是剛知道和他一起堅持到第五輪的罪犯的名字,但對於他來說,名字只是一個標記,或者是一個記號。

「砰……」

神力八段那雄獅剛站起來,又被博斯克拍倒。

「博斯克是吧!你竟然是博斯一脈的人,難怪你能越級戰鬥。」神力八段這雄獅冷靜下來,在煎熬中抵擋博斯克,雖然岌岌可危,卻能暫時頂住。

「在血斗場上遇上我,是你悲劇,也是你的光榮!」博斯克大吼一聲,身上金芒大作,抬起獅爪,目標,對手的頭部。

「咆……」

神力八段那雄獅的獅頭竟然被拍得皮開肉綻,身子沒站穩,直接倒地。此時的他,還有呼吸,滲血的眼睛也能懂,但卻再也站不起來了,因為他的頸椎骨連帶神經已斷,況且他已經沒有可用的神力了。

看著對手倒下,博斯克依然沒有停手,他凌空一躍,獅爪環繞著金芒,目標又是對手的頭部。

「轟……」

沒有了神力的保護,神力八段那雄獅的頭直接開殼,紅白之物四濺…… 血斗大會,就這樣結束,主持血斗大會那老者緩緩起身,道:「血斗大會,第五輪決鬥完畢,也就是說,這一屆的血斗大會結束了。下面,我們有請另一位勝出者上台,不管他是什麼身份,我獅族決不能言而無信,照例給他頒獎。」

說罷,老者扭頭看向血狼,給他使了個眼神,示意讓他上台。血狼沉吟片刻,輕輕頷首,慢慢的向台上走去。

當血狼走到台上時,老者又說話了:「這一屆的血斗大會有些特殊,勝利的不僅是兩個罪犯,而且還有一個是異族人。不過這麼關係,在我眼裡,只有勝者和敗者,勝即是生,敗即是……」

「那麼,前輩,我想請問你一個問題。」血狼聲音很大,直接打斷了老者的話。

見老者點了點頭,血狼想了想,搖頭道:「算了,其實我心裡清楚,就不用再問了。不過,我還有一個事,必須說。」


「說吧!」老者輕輕頷首,並沒有覺得血狼啰嗦。

「大家應該還記得我之前說過的話吧!」血狼大聲說道:「我之前說了,我要將獅族的所有血鬥士殺盡,這話,難道你們以為我是在開玩笑的嗎?現在,我就要向這位博斯克挑戰。」

說完,血狼嘴角微微上揚,輕輕撇過頭,看向博斯克,眼中露出一絲挑釁的色彩。血狼不語,博斯克也能明白其意思。


「血狼,我之前就說了,不想和你為敵,並非怕你,我只是不想殺你,不想成為獅族高層的棋子,殺你的棋子。」博斯克做了個深呼吸,冷笑道:「可現在,你居然自己找死,那麼,這個獅族的惡人,就讓我來做好了。」

「博斯克,你真以為我死定了嗎?」血狼向博斯克走了幾步,神色不變:「手下見真章吧!」

「好!既然如此,那就戰吧!」博斯克握緊拳頭,身上的神力瘋狂涌動。

「停!停……」血狼擺擺手,搖頭道:「現在,你已筋疲力竭,神力消耗嚴重,如果我殺了你,定會有人說我勝之不武,所以,我覺得我們還是都休息一天,後天在打比較好,如果你著急,明天也行。但,如果明天決鬥,我希望你明天不要讓我失望。」

「既然你這麼說,那就後天吧!」博斯克淡淡一笑,抬頭看著主持血斗大會那老者,道:「前輩,請允許我與血狼後天決鬥,決出最終的勝者。」

「可以。」老者輕輕頷首,又道:「這血斗大會,歷屆以來,基本上都是只能有一個能活到最後,這似乎已經成了血斗大會的一個規則,你們想一決勝負,並非罕事,都回去休息吧!」

「我們,還要被關在原來的地方嗎?」博斯克突然問出這一問題,其實血狼也想問。

「不。」老者輕輕搖頭:「你們按規矩,你們現在已經是自由人了,我可以給你們一個有檔次的住處,都下去吧!會有人安排的。」

………………

一名獅族少女血狼領進一個房間里,這裡面非常乾淨整潔,各種設施齊全,這讓在牢里呆久了的血狼感到一陣舒暢。

獅族少女走後,血狼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當他坐下來準備修鍊時,他師傅橫霸風突然出現在他房裡。

「師父,你怎麼來了?」血狼下意識的問了一句,馬上下床行禮。

「你我師徒二人,不必客套。」橫霸風呵呵一笑,眼神中露出一絲慈祥,過去拍了拍血狼的肩膀:「蒼雲,額,我還是叫你血狼吧!」

橫霸風見血狼不語,輕輕嘆息:「血狼啊!也許你也感覺到了,自從你換了身體和名字,我感覺我和你之間有了一層很微妙的隔閡,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情同父子了。」

「師父,不管怎麼說,你永遠是我的師父,待我如親子,對我悉心教誨,願為我反抗天下的師父,我只是這些年經歷了太多,變得有些沉默了。」血狼做了個深呼吸:「人,總是在不斷前行,途中都會改變,我們無法回到過去,但卻可以建立未來。」

「你說的意思,我明白。」橫霸風拖來張凳子坐著,道:「我今天來就是想告訴你,不管獅族的人會如何對你,只要他們敢害你,我就絕不答應。」

「師父,沒事的,獅族的人,囂張不起來,神君前輩不是已經在路上了嗎?」血狼微笑著:「以神君前輩的實力,就算是獅神,也肯定不是對手。」

「血狼,你真以為只有獅族想要你的命嗎?如果只是獅族想殺你,就算天道神君不來,我也不怕,我怕的是……」橫霸風沒有說完,卻不想再說了。

血狼想了想,道:「師父的意思是,我的身份會被整個獸族敵視?」

「沒錯,當初在極幻界,你就被四大部落追殺,而且四大部落的文化是神幻界的四大獸族傳承的,同理,這四大獸族沒理由放過你。」說罷,橫霸風又道:「如果只有四大獸族,我和天道神君還有龍傲宇也能擋住,但要是五大主神也被請來了,那就麻煩了。」

「據說,五大主神和四大獸神並不在神幻界,也不知道他們去哪了。」血狼沉吟片刻,道:「現在,神幻界可以說是神龍無首,我們的處境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糟,而且神幻界那麼大,師父就放心好了。」

「好,你好好調息身體,後天還得戰鬥,我先走了。」說罷,橫霸風走出房門。

………………

今天早上,血狼和博斯克開到血斗場上,剛到,血狼就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他抬頭看去,正看見天道神君和橫霸風排排坐。

血狼對天道神君微微一笑,天道神君面無表情,只是對他點了點頭。

此時,博斯克正站在血狼面前,他滿臉嚴肅,並不敢小看血狼。

「聽說,你們博斯一脈在獅族很有名氣。」血狼滿臉微笑,並沒有再說下一句。

博斯克沉默了很久才說道:「動手吧!」

「你,好走!」說罷,血狼沖向博斯克,衝到他面前時,瞬間化獸,一爪拍下,但,博斯克已經閃到一旁。 「吼!」博斯克瞬間化獸,獅身一震,神力狂涌,瘋狂的沖向血狼。

見狀,血狼眼眸中戰意十足,毫不畏懼的抬起狼爪,與之對拼。

………………

血狼之前的幾場戰鬥,並未使出全力,因為還有滅世血焰沒使用,其實不是他不想用,而是他覺得沒必要用。但現在,情況有些不同了,博斯克的實力比他之前遇到的對手都強,他再不使用,無法取勝。

就在觀眾們看得不亦樂乎時,血狼突然張開狼嘴,一團紅艷艷的大火直襲博斯克。

博斯克始料未及,頸部的鬃毛直接燒了起來,緊接著,火焰蔓延到他全身。

可想而知,博斯克此刻有多難受,血狼的滅世血焰可以說是神焰,凌駕於無數神技之上,在同等級中,幾乎是無可匹敵。

趁勢,血狼不讓博斯克有任何喘息的機會,一爪接一爪的向他拍去。對於血狼的猛攻,博斯克終於意識到了血狼的強大和自己的不足。


………………

「這個血狼,實力還真是強啊!」

「是啊!這博斯一脈的小子死定了。」

「不管博斯一脈那小子死不死,但這血狼卻是必死無疑。」

「是啊!」

觀眾們議論紛紛。

「天妒英才啊!」

………………

「轟轟……」

博斯克為了滅掉滅世血焰,沒能抵擋住血狼的攻擊,很快就被血狼打倒了。不過,他身上的火焰也滅了,只是渾身的獅毛都已經被燒光,而且口中還流著鮮血,看上去十分狼狽。

反觀血狼,並未受什麼傷,只是消耗了太多的神力,但這並不要緊,他還能出手攻擊。

「砰……」

博斯克又被拍倒,他慢慢站起來,冷視著血狼,並沒說話。可就在這時,血狼又閃現在他面前,準備攻擊。


「住手……」這一聲竟是天道神君喊出來的,但血狼的速度太快,已經來不及停手了。

「轟……」博斯克又被擊飛。

血狼明白,天道神君不可能平白無故的叫自己住手,於是他抬頭看向天道神君,大喊道:「小子血狼,在此給神君前輩問好,不知前輩為何要叫我住手?」

「別殺他,殺了他,對你沒好處。」天道神君表情嚴肅,並沒有說明為什麼。

「不殺他,可以。」血狼對天道神君點了點頭,然後看向博斯克,說了一句:「你運氣好,滾吧!」

「既然上了血斗場,豈有半途而廢之理?」博斯克艱難的站了起來:「動手吧!這是我們之間的事情,不必考慮別人的觀點。」

這時,血狼有些為難,他看向主持血斗大會那老者,卻發現那老者閉目養神,於是他又看向天道神君和橫霸風。

「別殺他。」天道神君又說了一句,而橫霸風也搖了搖頭,示意血狼別動手。

血狼並非不顧大局的人,他做了個深呼吸,對博斯克說道:「你是條漢子,性格我欣賞,其實你我之間並無恩怨,我挑戰你,只是為了證明之前說的那句話,所以,我下去。」

說罷,血狼對博斯克露出一絲自信的微笑,轉身向台下走去,留下博斯克愣在台上。

走到台下,天道神君和橫霸風來到血狼身前,天道神君說道:「我給你個理由,其實讓你放過博斯克,是星老的意思,他昨天來了一次,和我們說了很多,只是現在一時半會和你說不清楚。」

「那麼,我們現在就離開吧!」血狼見天道神君和橫霸風點了點頭,又道:「不過,我得先拿回我的乾坤袋。」

「你的乾坤袋,據說在大長老手中,我這就叫他過來。」說罷,天道神君霸氣的喊道:「獅族的大長老,來此見我,否則,後果自負。」

說完這句,天道神君愛上了眼睛,靜靜等候,沒人敢過來打擾。

過了不久,一個老者出現在天道神君面前,他看著天道神君,表情有些複雜,問:「不知,你是何人?」

「我聽說,你拿了血狼的乾坤袋,現在趕緊還給他。」天道神君嚴肅的看著這老者,這老者雖然是真神,卻被看得有些心慌,也許是因為天道神君太強。

「拿去吧!」老者將乾坤袋遞給血狼,看他的表情,顯然是不願意。

「走!」天道神君對血狼和橫霸風點了點頭,轉身就走。

「路上小心!」老者說這句,意味深長。

………………

出了獅族,天道神君問血狼準備去哪,血狼說要去鳳族領域。

「鳳族?」天道神君沉吟片刻,搖頭道:「我還有其他事,讓你師父陪你過去吧!你的疑惑,你師父會給你解答,祝你好運。」

血狼輕輕頷首:「前輩再見!」

天道神君走後,橫霸風輕輕嘆息:「咱們邊走邊說。」

…………………

在路上,橫霸風告訴血狼,星老昨天去過獅族,星老說,四大獸神和五大主神回來了,而且還帶回一個壞消息,他們一回來,就聯繫了星老,並將情況原原本本的告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