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青松也爆發出強大的氣勢,將易蹉身邊的人全部吹倒。葉翌喃喃的說道:「天帝九階!」

被易蹉踩在腳底下的玲瓏,驟然爆發,大吼一聲,無形的勁氣,從他身上射出,將易蹉一個踉蹌。身下的座椅,瞬間,四分五裂,易蹉,不得已,退後了一步。

葉翌驚呼道:「這小童,是天帝八階的實力。」

「呵呵,二個高階天帝,一個十階大圓滿天帝,看來,你們執法者聯盟,為了來吳家殺天魔,出了很大的血了。」

易蹉沒有半點慌張,頗有興趣的看著寒詩雪,淡淡的笑道:「小小年紀,修為這麼強,你一定是大人物的後代吧。」

「要你管。你給我去死吧。」

寒詩雪冷哼一聲,頭頂上。出現了一隻漂亮俊秀的鳳凰。

「天魂,五彩鳳凰,不錯,不錯。」

易蹉看著寒詩雪的天魂,讚歎道。

冷青松的頭頂,出現一隻白色的巨犬。

「聖獸天魂:天狗。」

玲瓏的頭頂,出現一柄金光閃閃的神槍,四周纏繞著的火焰。

「武天魂:火尖槍。」

易蹉如數家珍的說道。

「你們三個執法者,實力不錯,若是遇到其他天魔。那麼,他絕對死定了,可惜,你們遇到了我。」

易蹉淡淡的說著,隨著他話落,一股無與倫比的恐怖氣勢,從他的身上爆發,他化為了天魔戰鬥形態,三米多高的身子,深紅色的眼珠子,背上四隻漆黑的翅膀,一條長長的尾巴。

「他……他……是……十階魔帥?」

寒詩雪顫抖的說道。

「十階魔帥,很厲害嗎?」葉翌傻傻的說道。

「厲害,境界和天帝十階,大圓滿一樣。但是,天魔的十階,可比人類天帝十階強多了。」

寒詩雪苦笑的說道。

「什麼意思。」葉翌皺起了眉頭。寒詩雪有些無奈的說:「看來,我們這一次危險了。」

「啊,不會吧。」

葉翌嚇了一跳。

「我們這裡,可是有三個天帝啊,他只是一個魔帥,三個打一個,也打不過他嗎?」葉翌震驚道。

「打不過啊,不被一招秒,都好了。」

寒詩雪絕望的說道,葉翌根本不相信。看你們這些執法者聯盟出來的高手,天魂看去,都是那麼高級,不像是,那種,被人秒殺的對象啊。

「天魔,人人得而誅之。」

寒詩雪大叫一聲,率先出手,接著是冷青松。最後是玲瓏,火尖槍,旋轉出來,冒出了無數的火焰,飛快的射向易蹉。

轟!轟!轟!


吳家的房子,驟然,爆裂開來,一大股煙塵捲起,在煙霧中,葉翌迷濛的看見三個人影,被化為戰鬥形態的天魔易蹉甩飛。大叫道:「我靠,那位姑娘,你說的太對了,真的一招秒。」

接著,他很悲劇的發現,一招秒三個天帝的天魔,向著他飛來了。

「我勒個去,看我天殘腳。」

一股屬於天尊,獨有的氣息,從葉翌身上散發出來,葉翌對著逼近而來的天魔易蹉,飛出一腳。

天魔易蹉的速度,實在太快了,葉翌有無數手段,最後,只來得及放出一招,砰!葉翌的天殘腳,實實在在,打在了易蹉的身上。

不過,受傷的卻是葉翌,他全身一震,腳上,瞬間,傳來一種鑽心的疼痛。他感覺,自己,似乎,踢到了,充滿鋼針的鐵板上面了。

「噗嗤。」

葉翌噴出大口鮮血,倒飛十多丈遠。

這麼一會兒的功夫,葉翌,寒詩雪,冷青松,玲瓏,全部受傷,倒在地上。

易蹉仰天狂笑,隨即,看著四個人,獰笑道:「你們說,我要殺誰好。」

執法者聯盟的三人,對看一眼,同時點點頭。葉翌以為他們。要聯手拚命了,誰知,冷青松向著易蹉,丟出了自己的神兵:七星兩刃刀,這武器,威力無窮,帶著衝天的氣勢,直奔易蹉的面門。易蹉下意識的閃躲了一下,趁著這個機會,冷青松直接化作一道光芒,向著遠方射去,轉眼,不見了蹤跡。

與此同時,玲瓏整個人,和天魂火尖槍。合二為一,只比冷青松慢了千分之一秒時間,向外逃去。

葉翌無語的看著,逃跑的兩個天帝高手,跺腳大罵道:「我靠,你們怎麼可以這麼不講義氣,要逃跑,為什麼不帶上我。」

還好,寒詩雪比較講義氣,來到葉翌的身邊,嬌聲道:「我們一起走。」可惜,這時候,易蹉反應了過來,身影一動,人向著這邊射來,獰笑道:「你們兩個,跑不了!」一股狂猛的力量,打在兩人的身上,彷彿一座大山,向著自己壓來,葉翌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砰!

一股震天大響傳來,葉翌感覺不到身上,有任何的疼痛,他奇怪的睜開眼睛,發現他們的面前,多了一個青色的巨盾,易蹉站在巨盾的外面,臉上,露出一抹詫異的神色,有些驚訝的說道:「這莫非是,上古時期的神器,八階秘寶:玄武盾!」

擋住了!

… 可是,還沒有等,葉翌高興多久。寒詩雪紅潤的俏臉,驟然,變得蒼白無血,噗嗤,嘴唇噴出一道鮮血,玄武盾變得搖搖欲墜,頓時,葉翌欲哭無淚。不過,就在這時,寒詩雪身上,驟然,爆發出一道耀眼的白光,葉翌感覺一股巨力,把自己,拉扯進了,一個神秘的地方。

咻!

葉翌和寒詩雪,兩個人,化作兩道光芒,射向不同的方向,剎那間,消失不見。

「竟然是,早已消失的天級功法:小挪移術。」

易蹉看著空無一人的地方,喃喃的說道。

葉翌感覺周圍,黑暗無邊,就在他恐慌的時候,眼前一亮,他看到了天空,還沒有等他,來得及高興。悲劇的發現,自己的身子,不住的墜落。

他睜大眼睛一瞧,驚恐的發現,自己,竟然,身在在千米高空。

「啊。」

還好的是,他有上古四大殺劍的天劫劍。

一道流光,從造化鐲上飛出,葉翌腳踩在天劫劍的劍刃上,平安落地。

他降落的位置,是一處官路上,四周,都是鬱鬱蔥蔥的林木。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到了什麼地方。等他想轉身,離開的時候,忽然,前方一片塵沙飛濺,接著,一群人馬,奔了過來。

當先一人,少年英俊,目光如電,身材偉岸。騎著一頭高大駿馬,他看見了葉翌之後,驚喜的大吼道:「弟弟。」

葉翌自然也看到他了,待得看清了他的面貌,臉上,也露出興奮的笑容,大吼道:「大哥。」

不錯,這騎馬的少年,正是葉翌的大哥:葉武。

葉翌和葉武兄弟相認,自是一派欣喜。葉翌知道,葉武所在的兄弟傭兵團,這些日子過的非常艱難。他們整個傭兵團,被鐵血傭兵團趕出了沙漠之城。

鐵血傭兵團一路上,派出無數高手,對他們趕盡殺絕。

兄弟傭兵團,無奈之下,一百多號人物,只能來到這香城。

這幾天,他們傭兵團,接到了一個任務。這個任務是,護送李家的兩個小姐,平安回到李家。

葉翌聽了之後,笑道:「原來是這樣啊,大哥,反正我也沒事,我們一起走吧。」葉武點點頭道:「好。」旋即,詫異的說道:「對了,弟弟,你怎麼會來香城的。」葉翌苦笑道:「此事,一言難盡啊。」

因為他們還有任務做,所以,葉武沒有多問。

其他兄弟傭兵團的人,有很多人,是認識葉翌的,葉翌可是他們的救命恩人呢?怎麼會不認識。幾個月前,他們遭到鐵血傭兵團,副團長孫千的埋伏,要不是,最後,葉翌出手,他們早就死了。

其他不認識葉翌的人,發現葉翌是葉武隊長的弟弟后,也是十分歡迎葉翌加入。

葉翌騎上一頭駿馬,眾人出發。

眾人路過一條溪流,休憩了一下,忽然,周圍,竄出了無數的人馬。

一個黑衣大漢,拿著柄銅環大刀,對著眾人,猖狂無比的大叫道:「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

葉武放下水帶,站了起來,冷冷的說道:「你們知道我們是誰嗎?敢來打劫我們。」

這大漢,看了葉武一眼,哈哈大笑道:「你們是兄弟傭兵團的喪家之犬,被鐵血傭兵團,從沙漠之城,千里迢迢,趕到香城,我怎麼會不認識。」

兄弟傭兵團的人一愣,只聽這大漢,繼續猖狂的笑道:「這一帶綠林道上的強盜,都已經,接下了鐵血傭兵團的懸賞。只要殺你們兄弟傭兵團一人,可得一百金魂幣。你們這次行動,多少人馬,我們都已探清楚了,葉隊長,你是大天師二階修為吧,年紀輕輕,有這樣的修為,不錯了,可惜,今日,要英年早逝了。」

大漢的語聲剛落,他身邊出現兩個人,一個是瘦子,一個是獨眼龍。兩個人的氣勢,散發出來。

一個是大天師三階,一個是大天師二階。最後,那個黑衣大漢,氣勢散發出來,竟然是大天師四階。

兄弟傭兵團的人,臉色蒼白無血,葉武看著葉翌,懊悔不已道:「弟弟,這次死定了,我不該叫你來的啊。」敵人把這方的實力,早就探測清楚了,有備而來。看到三個大天師高手出來,兄弟傭兵團的人,都覺得這次死定了,臉上露出了絕望無比的神色。誰知,葉翌看著這些「無法戰勝」的敵人,不僅沒有露出膽怯的神色,反而,哈哈大笑起來。

「我勸你們趕緊走,否則,沒有全屍。」

葉翌淡淡的說道。這群強盜,似乎聽到了天下最大的笑話一樣,對著葉翌,哈哈大笑。

「很好笑嗎?」葉翌在眾人鄙夷,詫異,奇異的目光下,越眾而出,手上,光芒一閃,天劫劍出現,隨即,化做了一道紅線,對著當前的三個人,旋轉了一圈。

噗嗤,噗嗤,噗嗤!

三個人的身軀,驟然,四分五裂。


「啊,老大。」

「二爺。」

「三爺。」

葉武等人,駭然的看著葉翌,無法置信的說道:「天……尊……」

帶頭人都死了,其他的強盜,都化作鳥獸散。葉武正要帶人追擊,葉翌阻止了他,在葉武不解的目光中,葉翌笑道:「放他們離開吧,正好震懾宵小。」

「也對。」葉武點點頭。

眾人繼續上路,他們卻不知道,剛才,葉翌動手的時候,馬車上的帘子,忽然,拉開了一角。

「姐姐,那個人好強大,年紀輕輕,竟然是天尊的修為了。」

「這一行不太平,為了我們的安全。最好,把他叫進馬車來,這樣,能更好的保護我們。」

「好啊,太好了,我遠遠的看著那人,長的挺好看的,叫過來,仔細看看也不錯。」

「花痴。」


向晨而生 ,齊頭並進,就在這時,一把蒼老的聲音大叫道:「停!」

眾人疑惑的停住車馬,轉頭看去,說話的人,是馬車旁邊的一個白衣老頭,只聽,這白衣老頭高聲笑道:「兄弟傭兵團的英雄們,我家小姐,想請剛才動手那位少年英雄,上馬車一敘!」

「這……」

葉翌無語。


眾人都好笑的看著他,一臉的曖.昧之色。

葉武看著葉翌,笑道:「美人邀請,弟弟,去不去,你自己的決定吧。」

上馬車敘舊,是不是,這女主人,看到我英俊的容顏后,發騷了,想要辦了我。葉翌鬱悶之極,心說:我只是來充當傭兵的,不是來當面首的,人家還是黃花大閨男呢?清白之軀,絕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失去。

於是,葉翌義正言辭的拒絕道:「老丈,你和你的女主人說一下,有什麼話。當面說好了。孤男寡女在一個馬車上,不好。」

「不好你妹。」

白衣老頭斜著眼睛,看了一眼葉翌,覺得這小子矯情,在裝正經。心想:我家小姐,那天香國色的人物,要不是,因為為安全考慮,你這小子,哪有一睹芳顏的機會。

白衣老頭敲了敲嬌子的小門,和裡面的女主人,說了幾聲。

嬌子的門帘拉開,露出了一張傾國傾城的臉蛋,所有看到這副臉蛋的人,都露出了迷醉之色。就算是葉翌,和葉武也不例外,尤其是葉翌,還流出了口水,一臉的豬哥相。沒辦法,葉翌長大了,快十八歲了,會想女人了。這少女白嫩的肌膚,幾乎和牛奶一樣,嬌媚的臉蛋,似乎能摸出水來,讓人很想摸一把,葉翌這好騷年,不心動才怪呢?

… 這少女看著葉翌,嬌笑的說道:「公子,不必擔心,馬車上有我和妹妹,不是孤男寡女,我妹妹從小對武學很是喜歡。剛才看公子出手,想必,公子是個少年人傑,所以,我妹妹想要向公子,在武學方面,當面請教一下。」

葉翌很想答應,畢竟這是美女的請求嗎?不過,他正要答應。忽然,腦袋一轉,他覺得,男人,最好要矜持一些。如果表現的太隨便,會讓美女看輕,不珍惜自己。

於是,葉翌猛搖頭:「不去,不去。」

眾人奇怪的看著葉翌,心說,你怎麼能不去呢?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想到這裡,大家不由心裡猜想:葉翌這傢伙,該不會,是不喜歡女人,喜歡男人吧。兄弟傭兵團的一眾男票,看著葉翌,臉上都露出了害怕的神色,心說我這麼帥的人,他不會對我有企圖吧。

少女看葉翌拒絕,俏臉上,露出嗔怒之色,對著葉武隊長。哼哼「威脅」道:「葉武隊長,你叫你的隊員過來,否則,你們的傭金扣一半。」

為了自己的辛苦錢,葉武看著葉翌,苦笑道:「弟弟,你就去吧。有什麼事情,喊人就行了。」

長兄為大啊。

「好吧。」


哥哥的話,自己是不能不聽的。葉翌「不情不願」的應了一聲,慢吞吞的下馬,向著中間的馬車走去,那副不情不願的樣子,很是讓眾位男票,想一掌拍飛他。然後,換自己去。

無奈人家美女喜歡少年英傑,他們嗎?帥是覺得都比葉翌帥,只是修為不行啊。眾人心裡一陣嘆息,這果然是強者的世界啊。葉翌這麼丑的人,都能得到美女的青睞。還好,他們心裡的想法,葉翌不知道,否則,葉翌一定暴怒,過去抽他們幾耳光,然後,大吼道:「我這千古難得一出的美男子,哪裡丑了?」

算了,他們是僱主,我是一個無權無勢的小傭兵,她們一定要那啥的話,我就認了,我是第一次,聽說男人第一次會痛的,希望她們姐妹,溫柔一點,憐惜一下本帥哥。

葉翌抱著捨身取義的精神,慢慢的上了馬車。

結果,他鬱悶的發現,這對姐妹,竟然,對他彬彬有禮,一絲也沒有越禮。真的只是說,武學上面的事情,這讓葉翌,很想沖她們大吼:「本公子這麼帥的人,這麼可口的美餐,放在你們的面前,你們為什麼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