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卻在這時,九王爺出現在廳堂的門口,這不是重點,問題是,他的身後,還有吳夙瑤的身影。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 無論九王爺趙吳還是吳夙瑤,甚至是吳夙音,看到狄雲在躲避曹姬喂來的小籠包,皆是不由一愣。

這其中,數吳夙瑤反應最快,愣神的狀態已經一閃,就變成了臉龐僵住的狀態,她怎麼也不會想到,在魏王府,居然能夠遇到自己尋找已經多日,因此還元氣大傷的未婚夫……

至於反應第二快的,當然是九王爺趙吳,不過他的反應不是將心思放在狄雲的身上,而是放在了旁桌上那個木箱上,看到那個木箱,他張了張嘴巴,一時間竟然有種啞口無言的感覺。

好在狄雲的反應不比兩人差,趕緊上前一步,動曳意念,將木箱收回了玉墜之中。

他的這個動作,雖然是故意製造掩耳盜鈴的現場,可是,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就是要讓九王爺知道,張道一就是自己殺的。

不過,狄雲本來不想讓九王爺知道的,他以為前來魏王府質問曹姬下落的,無非是太子趙乾坤之流,但是哪裡想到會是九王爺啊。

如此一來,狄雲的心中不由罵罵咧咧:「媽的,之前計劃好的事情,全被打歪了。」

與九王爺相比,吳夙瑤、吳夙音兩姐妹可沒有隔壁觀物的修為,所以,她們看到的只是一個被狄雲收起來的木箱,而不是張道一的人頭。

此時,正有一個念頭在兩人心中閃過,狄云為什麼著急忙慌的將那木箱子收起來,他應該趕緊吃掉曹姬筷子中間夾著的那個小籠包才對啊。

另一邊,曹子芳見到九王爺,好似一副剛剛發現他的樣子,拍著自己的膝蓋說道:「哎喲,九王爺駕臨,本王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吃飯了沒有,要不要坐下一起吃點,都是家常便飯!」


「家常便飯?」說著這話,九王爺看了狄雲一眼,眼中很有內容啊。

「嘿嘿,嘿嘿……」曹子芳自然知道九王爺在想什麼,但是他也不戳破,只是嘿嘿笑著。

而曹姬聽到九王爺這麼問,乾脆將那小籠包填在自己嘴裡,然後趕緊放下筷子,對九王爺行禮道:「妾身參見九王爺。」

「公……」九王爺剛想說公主免禮,卻話鋒一轉,說道:「劉夫人免禮。」

話落,他餘光注意著狄雲。

果不其然,狄雲在聽到這聲劉夫人,嘴角抽了抽。

九王爺更奇怪了,狄雲這廝,怎可明目張胆的出現在魏王府,於是眯著眼睛問道:「狄雲,你為何出現在此?」

「和曹姬是同門,又是相好的,路過他家,自然要來吃頓飯。」狄雲也不避諱,張狂的說道。

廢話,把張道一的腦袋都給拿到手裡了,如何不張狂?

「你也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吧,你這樣做,置夙瑤於何地?」九王爺當即怒了。

「嗨,男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曹姬被我睡了又有什麼驚訝的,我還偷看過吳夙音這個大姨子洗澡呢。」狄雲二郎腿一翹,一副不把九王爺放在眼裡的樣子。


「你……」

九王爺周身氣焰一展,要與狄雲打起來。

「恩?」

狄雲眼睛一瞪,手中當即出現了定河天庭杖。

「別介,別介,這是幹嘛呀,都不是外人!」

曹子芳雖然黑著臉,也不悅狄雲的張狂之言,但是見這情形,九王爺和狄雲真打起來的話就不妙了,九王爺要是被狄雲一個不小心給打死了,這事兒可怎麼弄啊這事兒!

「哼,這賊廝與你女兒不清不楚,你怎麼還護著他!」

九王爺氣的直發抖,看向曹子芳說道。

「我,我怕他。」

曹子芳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說道,就像一個老傢伙在不好意思的說,我要娶一個比我小五十歲的小女孩一樣。

「什麼?」

九王爺當即就毛了。

「冷靜,冷靜,想想張道一,想想張道一就明白了。」

曹子芳阻止著九王爺發怒,像個和事老一樣說道。

「張道一真的死了?」

九王爺倒吸了一口涼氣,看了看狄雲,這個渾球正在對吳夙音兩姐妹挑眉弄眼,把他給氣的啊,但是他卻真冷靜了,又看了一眼曹子芳說道。

「不然呢?」曹子芳擺了擺手,無奈的說道:「我老曹這輩子怕過誰?老九啊,大家都是一起在戰場上活過來的人,哥哥能坑你嗎,別招惹狄雲這個禍害,千萬別招惹!」

「就算你的女兒被他給……你也忍著?」九王爺意外的看著曹子芳說道。

「她……她自願的,我有什麼辦法,我和她娘生了她,我養了她,我也管了她,但是她現在也成人了,愛怎麼折騰怎麼折騰吧,至於劉府那邊,剛聽說劉淵被雲莫敵殺了,還有那誰,我那女婿……也失蹤了?」

曹子芳這說話的語氣,一點也不知道頭青蛋腫,把九王爺給氣的啊。

其實曹子芳說這話的時候,心裡那個羞臊啊,就差老臉紫紅了,九王爺看不到他的時候,背地裡他一個眼神,就能把站在一旁的曹姬給瞪死!

對此,曹姬表示無言語對,只能故作嬌羞的在一旁站著,完敗站在門前,臉色慘白的吳夙瑤。

「劉淵之死,著實蹊蹺,為此陛下親自口諭,讓本王來魏王府過問一番,曹姬不是應該在武嘯公府嗎,如今怎麼出現在了魏王府?」九王爺話鋒一轉,眯著眼睛看著曹子芳,又著重的強調道:「曹姬,不在武嘯公府的金鳳玉露閣等待劉世英掀蓋頭,盡到做新婚妻子的責任,為何在武嘯公府大難臨頭之日,離開了武嘯公府?究竟是誰,將她帶回魏王府的?就算是回門禮,也沒有回這麼早的吧?」

「九王爺對陛下吩咐的事兒可真盡職啊。」曹子芳冷哼一聲,說道:「是本王,在婚宴風波的當晚,就將姬兒接回來了,雖然此事做的不甚妥當,但與姬兒的性命相比,不妥當就不妥當吧,頂多失一次禮節!」

九王爺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不管怎麼說,這可是陛下欽賜的姻緣,在你這裡就是這麼的兒戲?還有,狄雲和曹姬的事情,不說對不起我吳王府,哪怕在陛下那裡,也是欺君之罪啊!」

「好一個欺君之罪!」狄雲拍案而起,氣勢洶洶的看著九王爺,怒斥道:「你倒是去問問,趙炎龍可敢調動御林軍,與我狄雲一戰啊!」

聽到這話,九王爺的臉立刻成了豬肝色,媽的多少年了,還沒人敢在自己面前這樣大呼小叫,縱然是趙炎龍,他也不敢在自己面前這樣啊,這個狄雲,簡直就不像話。

「張道一乃是當朝國師,你就不怕殺了他,會遭到大晉帝國糾纏不休嗎?」九王爺沒有與狄雲一般,直接動怒,而是壓著怒氣看著狄雲的眼睛說道。

「已經殺了!」狄雲嘿嘿笑道。

「你……」九王爺瞪大了眼睛,可就不敢動狄雲一根手指頭。

「你小小修為,到底是如何將張道一的腦袋拿下的?」九王爺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關你屁事!」狄雲冷哼道。

「你……」九王爺的眼睛再次瞪大,同比鈴鐺一般了。

「你你你你,你什麼你,老子是上元學宮的後起之秀,上元學宮也算得上大晉帝國的國教了吧,至少明面上是這樣,而張道一呢,一個破靈虛觀里沒有一個門徒,空有國師的身份,沒有國師的自重,殺了就殺了,哪裡那麼多廢話,哦,張道一萬法境了,老子就沒辦法殺他了?」

說到這裡,狄雲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的定河天庭杖,說道:「老子有大棒,可以從他的屁股頂到他的嘴,你說他怕不怕?別說他的人頭,就算老子想要他的胳膊雙腿大~ji~ji,也是唾手可得!」

「……」

「……」

「……」

九王爺差點氣運過去,但是他沒氣暈過去,他的女兒吳夙瑤倒是氣暈過去了,就在門前那裡,身子一軟,就暈過去了,旁邊的吳夙音還扶住了她!

「不好父王,妹妹的病又犯了!」

與此同時,廳堂里響起了吳夙音的驚叫聲。

「啊!」

九王爺大驚,當即閃到吳夙瑤的跟前,將她抱了起來,然後情況緊急的扭頭看向曹子芳,大聲說道:「曹子芳,我家夙瑤命懸一線,容我進入你魏王府的禁地一次,算我趙琉欠你一個人情!」

趙吳的真名,的確叫趙琉。

吳夙瑤乃冥王陰神脈,曹子芳早就有所耳聞,但卻沒想到,此女竟然在自己家中犯病,哎,今天是什麼日子,冤孽啊,好多冤孽!

「跟我來!」


只是一會兒的功夫,曹子芳便有了自己的打算,領著九王爺趙吳,去了魏王府的禁地,百靈園。

兩人帶著吳夙瑤走後,狄雲等人自然也跟了上去,而來到百靈園門口,他還不禁吐槽了一句:「這名字起的……陵園……」

「是百靈園,什麼陵園!」

旁邊的曹姬翻了個白眼,嘆氣道:「哎,你這未過門的妻子,也當真是命苦啊。」

「什麼玩意?」狄雲奇怪道。


「什麼什麼玩意?」曹姬不解的看著狄雲。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 「為什麼說吳夙瑤的命苦?」狄雲奇怪的問道:「她怎麼了?怎麼會突然暈倒?」

「你不知道?」曹姬詫異的看著狄雲。

「知道什麼?不知道什麼?」狄雲一臉莫名其妙。

「關於吳夙瑤的事情啊。」曹姬說道。

「關於吳夙瑤,我只知道她是我的未婚妻,並且不喜歡我。」狄雲沉吟了一會兒說道。

曹姬沉默了片刻,說道:「她有病。」

「什麼病?」狄雲問道。

曹姬說道:「冥王陰神脈。」

「冥王陰神脈是什麼病?」狄雲問道。

一邊向百靈園走去,曹姬一邊嘆了口氣說道:「哎,可能不是病,是命,身為一個女人,我很同情她。」

「沒救了?」狄雲問道。

「可以這樣講。」曹姬說道。

「聽你話里的意思,還有救?」狄雲挑眉道。

「只有冥海玉珊瑚能夠救她。」曹姬說道。


「冥海玉珊瑚?」狄雲說道:「哪裡能得到冥海玉珊瑚?」

「怎麼,你想救她?」曹姬問道。

卻在這時,落在後面的吳夙音追了上來,說道:「狄雲,你真的能救我妹妹?」

看見吳夙音,狄雲一怔,說道:「不知道。」

「紫曜花拍賣行有賣冥海玉珊瑚的,只不過需要六億黃晶幣,我父王實在是出不起。」吳夙音失落的說道。

「堂堂九王爺,幾億黃晶幣出不起,你鬧呢?」狄雲呵呵笑道。

「確實出不起,你跟我來,便知道了。」吳夙音嘆了口氣說道,然後扭頭問曹姬:「曹姬,你看到我父王抱著我妹妹去哪個方向了嗎?」

曹姬看了一眼狄雲,不知心中在想些什麼,無奈的說道:「跟我來吧。」

「謝謝!」

吳夙音知道,百靈園乃是魏王府的禁地,別說一般人,就算是皇族中人來了,乃至陛下來了,都要問一問曹子芳與曹姬的意思,自己能不能進百靈園。

聽到吳夙音對曹姬說謝謝,不僅旁邊的狄雲楞了一下,就連曹姬自己也愣了一下,因為兩人都是上元學宮的弟子,尤其曹姬,更是上元學宮的內門弟子,對於吳夙音這個人的性格,實在是太了解不過了。

這個女人,從來都是冷冰冰的一副樣子,而且喜歡女扮男裝,對於吳夙瑤之外的人,都是一副很不友好的樣子,如今居然為了吳夙瑤,對別人說謝謝。

這難免不讓曹姬想入非非,莫非,這個吳夙音和吳夙瑤,有不一樣的感情?

據說吳夙瑤是陛下的私生女,而吳夙音則是九王爺的親生女兒,這兩個女人之間,表面是親姐妹,實際上是堂姐妹,而這親姐妹與堂姐妹之間的微妙關係,又會讓吳夙音這個另類口味的女人產生一種非一般的想法……

「嘖嘖,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想著想著,曹姬怪異的看了吳夙音一眼,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

「什麼?」

狄雲從旁邊插了一句話。

「什麼什麼啊,女人和女人之間的事情,你一個男人摻和什麼?」曹姬白了狄雲一眼。

當即,狄雲就踹了曹姬的屁股一腳,瞪眼道:「你說什麼?」

「……」

曹姬一臉鬱悶。

身後的吳夙音則是一臉詫異,英姿颯爽的龍雀公主曹姬,竟然能讓一個男人踹著玩,這真是匪夷所思。

不一會兒,三人便來到了百靈園的中心地帶,映入幾人眼帘的,是一座黑色的玄鐵塔,只是觀其高度,便給人一種大山壓頂的感覺。

「這玄鐵塔如此高,在外面怎麼看不見?」狄雲望著玄鐵塔問旁邊的曹姬。

「周圍布有迷陣,外面是看不到百靈園之內的任何東西的,只會看到一排排青磚瓦房。」曹姬說道。

「牛掰。」狄雲點點頭道:「魏王府深藏不露啊。」

「這玄鐵塔是我爺爺一生的心血。」曹姬淡淡的說道。

「你爺爺何許人也。」狄雲挑眉道,沒聽說過曹姬有個牛掰的爺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