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龍雙喜不禁咧嘴笑了。而路人一個個見着他這般傻笑,躲的更遠!

“幹就幹!不就是跟蹤一個人麼,小菜一碟!”龍雙喜一咬牙!打定主意就忙活着將摩托整了出來。

按照倪雅的指示,瘋狂的朝着刑警隊大院那邊駛去。

到了刑警隊地界的時候,他還特意看了一下時間,還好,只是倪雅發短信過來後不到二十分鐘。看着速度還可以,他很自信的給了自己一個鼓勵的手勢!

接着緩緩的靠近刑警隊的大門!

只是在拐角的地方,就看着一輛紅色的雪佛蘭停在路邊,旁邊坐立不安走來走去的不就是這段時間和方正之間鬧得沸沸揚揚的那個校花女神麼!

爲了防止意外,龍雙喜還偷偷摸摸的靠近看了幾眼,確認無誤,這才舒了一口氣。還好時間正好,沒有讓夏雨涵離開。否則茫茫人海要找她有得到學校去蹲守了!

不過現在就不必那麼麻煩了,只要跟着夏雨涵不放,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可是讓他鬱悶的是,夏雨涵似乎不着急,只是在那翹首以盼着,是不是的掏出手機做出打電話的動作,可是不一會又掛了。

這樣的動作循環往復着,直讓龍雙喜看着都眼花。

終於在半小時後,夏雨涵有動靜了,她徑直坐進雪佛蘭內,緊接着一踩油門,急速轉彎,就衝了出去。

見着目標開溜,龍雙喜急忙跨上摩托,猛踩油門,一路轟鳴的追了過去。由於是摩托車,加上噪音太大,速度方面有些問題。

所以龍雙喜沒有采取尾隨其後的方式跟蹤,而是分段攔截,按照夏雨涵的車路線,在下一個路口及時出現,最後跟蹤一段,又消失一段。

但是夏雨涵卻像是沒事人一樣,開着車子在市區內大大小小的**店什麼轉了差不多一上午!這才又打算開車回去的意思!

像這種逛街的方式,龍雙喜不得不佩服。開着小車逛**店,這不是浪費油麼?而且夏雨涵一個人逛的卻幾乎都是男士衣物用品的**店,或者是大型超市的男士專櫃。

但是一番轉悠下來,愣是一件東西沒買。龍雙喜還看到有幾次服務員滿懷期待的涌上來一番口水戰之後,她空手離開,那服務員失望的表情,簡直比被男友甩了都難看!

好在逛完街後夏雨涵沒有在溜達,而是直接將車開到了郊區,最後進了一間豪華的別墅!

龍雙喜遠遠的看着,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鐘,都沒見夏雨涵出來,而且還隱約看見別墅內有不少來回晃動的人影!一個個的貨真價實的西裝革履,虎背熊腰的,比龍雙喜之前扮演的黑老大更有幾分韻味。

眼看着這邊有蹊蹺,龍雙喜不敢怠慢,多番察看證實之後,就拿起電話給倪雅發信息。得的滿意的迴應後,這才轟着油門離開了這個讓他後怕的地方!

… …

此時的倪雅正在會議室內閉目養神,在一起的還有那麼幾位元老,只是他們表情凝重,只有龍叔在一邊靠窗戶抽着煙。

方正自然沒能離開,而是被晾在了會議室內。卻又不聞不問的,啥也不交代也不讓走。直接和軟禁無異。

這都差不多一小時了,眼看着都該吃午飯了,方正都聽到肚子咕咕叫了。可是倪雅卻依舊穩坐泰山一般無動於衷。

再看看龍叔,好傢伙。果然不愧是大煙槍。窗臺上的菸灰缸裏不下二十個菸蒂,已經滿滿的堆積成小山了。而趙曉波閒來無事,倒是很識趣的在一邊看着審訊筆錄,時不時的幹着新來警員該乾的端茶倒水的工作哦。

眼看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這午飯怕是要泡湯了。方正心急啊!


就在這會,倪雅的手機鈴聲響了。剛剛還閉目養神,看似神遊物外的倪雅,立馬來了精神,掏出手機翻看起來。

不一會就敲打着回了過去,這會臉上卻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就在大傢伙以爲她有什麼好事宣佈的時候,倪雅卻拍着桌子站了起來,而後拍了拍掌,示意大家醒醒神。“好了,時間到,午飯時間,都去吃飯吧!”

“那我可以走了?”在這耗了一上午,方正的心早就飛到外面去了!

倪雅笑了笑,不一會卻搖着頭。“不可以,但是可以讓你幫忙給向虎準備午餐,既然他有這樣喜好,就儘量滿足他!”

“不是吧,讓我做面?”方正詫異的反指着自己。

“不行?蛇仔亮的午飯也歸你了!就這樣!”倪雅不由分說的安排完,就徑自離開。只留下一臉悲催的方正,“不帶這麼玩人的吧!”

“節哀吧!”趙曉波很同情的給了方正一巴掌!只不過打在他的肩上,卻像是打在心裏一樣難受!

“走吧,方師傅!看你比那日貨康師傅的手藝如何!”龍叔笑了笑摟着方正走出了會議室!說是要沾向虎和蛇仔亮兩人的光,好好嚐嚐方正的手藝!

只不過到了食堂,卻悲催的發現,這裏除了蔬菜就是蔬菜,根本就沒有面食。由於食堂不供應早餐,所以連麪粉也沒有留下!

也就是說,倪雅交代的這個任務是完成不了了!

看着方正爲難的樣子,龍叔倒是很大方,就帶着他來到刑警隊斜對面的一家大排檔裏尋找機會!

這邊有好幾家餐館,都是就這刑警隊的風水開的,針對的客戶就是這附近的機關單位什麼的,所以即便是大排檔也還算高貴,裏面衛生條件很不錯,乾淨整潔的!

至於爲什麼來這家排擋,龍叔只是說了兩個字,實在!方正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就跟了進去。

最後才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這實在二字說的是店老闆很實在。

見着兩人來了,就吆喝開了。“兩位,裏面請,小炒還是快餐?別人那十塊錢一葷一素,我這十塊錢兩葷一蘇,飯管飽!”

“呃!”方正愣在了原地。這就是所謂的實在?有點惡性競爭的味道啊!

由於龍叔是警隊的,是熟面孔,方正是生面孔,老闆很自然的就當作是老帶新,更是和善的端茶倒水,讓他們兩個自便。

“楊老闆,有面麼?”龍叔問道。

“你們要吃麪?”楊老闆露出一臉詫異之色。“是這樣的,我手藝不佳,煮的面確實難以上臺面,所以——”

“有沒有面,我有掌勺的方師傅!”龍叔得意的拍了拍方正的肩頭,直接讓他差點沒坐住了!不用這麼臭顯擺吧!

楊老闆愣住了,那表情就好像是在問‘你就是廚師’?

“有,有,康師傅請!”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二話不說帶着方正在炒菜鍋附近粗略的熟悉了一遍。“這樣最好了,那個鍋剛洗的,你用就是。”

交代完一切,包括佐料雞蛋什麼的,楊老闆才自己去忙活了!

無奈之下,方正只能抹開面子自力更生。不過他這手法,和做面的精神頭,以及配料,甚至是破雞蛋的動作,在龍叔看來,都和專業的廚師有得一拼。連一邊忙活的楊老闆也頻頻點頭,只不過這味道如何就兩說了!

說道配料什麼的,方正的雞蛋麪很簡單,除了面就是雞蛋,再就是蔥花和醬油。其他的一概沒有!

其實食物的鮮美,最主要的配料就是食用鹽!油鹽半邊天,烹飪的時候,少什麼也不能少了這兩樣!油是自然不能少的,要不然油水從哪來?這鹽的重要性就更別提了!

十來分鐘後,一鍋冒着熱氣的雞蛋麪就做好了。楊老闆問着香味就湊了過來。“康師傅,果然好手藝啊!”

“別介啊,我可不敢當,我姓方,叫小方就行了!”方正悻笑着準備出鍋。這時候回過味的楊老闆想起來還有那些瘦肉,就一股腦的全給倒了進了。見着方正詫異不已,楊老闆解釋道,“放心,這絕對是純天然的豬肉,在山上放養的!只是配了少一點的飼料。放心吃吧!”

“謝了楊老闆,結帳!”龍叔吆喝着,和老闆幾番推辭之下,才以每碗麪八塊的價格結帳了事。之後就帶着滿腹疑惑的方正打包四碗麪離開了大排檔。

“怎樣,”在回去的路上,龍叔問道,

方正點點頭,“實在!老實人會有福吧!?”

“公道自在人心,只要我們心裏明淨就夠了!”龍叔催促道。“快回去吧,那兩位還等着你的面呢!”


“餓死纔好,叫他們冤枉好人!” 向虎和蛇仔亮兩人都暫時被安排在了刑警隊的拘留室內。向虎今天剛進來,對這裏的情況不怎麼了解。但是他心裏一直惦記着那碗‘面’。所以進來之後雖然裝作若無其事還很享受的樣子,但是內心的苦楚卻無從訴說!

蛇仔亮倒是覺得奇怪了,因爲來這麼就,每次到點吃飯的習慣就沒變過。不知道今天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變故。搞得他神經緊張,以爲向芸芸怎樣了呢。

直到方正和龍叔端着兩碗麪過來,兩人心裏的疑惑才漸漸消除了。

向虎依舊是沒心事一般的狂吃着。只是不是的評頭論足一番,不是味不對,就是配料少了什麼,反正就沒一句好話。

對此方正只是笑了笑。“放心吧,我會努力學着做面的!”

“記住啊,必須把面做好,否則我出去了要你好看!”向虎眼睛瞪大,看着方正,似乎有一絲的渴望,又有一絲的恐嚇在裏面。

“哈哈!那你現在出來啊!”方正笑說着收拾碗筷準備離開,向虎聽了那是一陣的傷感,最後縮在了拘留室的角落裏,在那暗自傷神。

方正過來送飯已經是破例了,所以不能在這多待,否則對龍叔來說將會有麻煩。這個必須的把握分寸,弄出來不必要的麻煩就不可取了。

而蛇仔亮那邊的情況似乎更糟糕!這傢伙心事重重的,竟然沒有動筷子!

龍叔看在眼裏,示意方正上前開導兩句。

“陽小亮,怎麼,怕這裏面下毒啊?”方正調笑道。“這就是我做的,裏面下了好幾種毒呢,吃了肯定會毒發身亡。”方正笑了笑,接着道。“忘了告訴你了,你那小舅子已經吃了毒面了,恐怕日子不多了!”

“什麼,小舅子?”蛇仔亮聽了很是詫異,不知道向芸芸什麼時候冒出個兄弟了。

“別聽他的,吃吧,這面沒有毒,給你改善伙食,換換口味,可能這小子手藝差點,別介意!”龍叔解釋道,老警員總有着常人難有的大度和寬容!“至於那個小舅子是方正瞎編出來的!”

“這是你做的?”蛇仔亮看着碗裏冒着微氣的雞蛋麪,臉上寫滿不相信。

“愛吃不吃,不吃拉到。”方正怒道。

只是他這話倒是讓蛇仔亮看到了方正的性子,這才笑着大口吃了起來。竟然連呼好吃!

不多時一大碗麪就下肚,最後還舔舔舌頭問道,“還有麼,真香,真夠味!”

“你以爲你這真是吃公糧啊,吃完這頓沒下頓的主了,要求還挺多!”方正憤恨道。龍叔忙示意他不能這麼直接。對待犯人要容忍,要體諒!

方正有些不耐煩,擺了擺手,“就他這樣冤枉無辜的,我方正沒法體諒!”

“哈哈!”蛇仔亮聞言大笑!“這就算是斷頭飯,我也認了!”

“你等着,有你好看的時候!”方正氣急,連碗筷都不收,擡腿就走。

身後傳來龍叔的腳步聲,以及蛇仔亮有些瘋狂的聲音,“你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 …

下午的安排就最直接最簡單了。由於蛇仔亮所說的日期漸近,倪雅不得不最快速度做出決定。

只不過當她說出讓方正和蛇仔亮配合的時候,卻得到了方正的極大的反對。連龍叔也沒想到,方正在這時候會臨陣反水!

可能是因爲最近發生的事讓他心情起伏不定。倪雅好生勸道。“方正,你要考慮清楚,如果不配合,你涉毒的罪名是洗不掉的!”

龍叔也是點頭稱是。其他人則是一臉期待的看着他,都希望他能做出正確的抉擇。

只可惜,方正最後無所謂的搖着頭,“算了,我不是你們的人,無權安排我,但是你們要對我下手,請便!”

‘啪’!方正的話再次讓倪雅暴怒。“你小子是不是缺根筋啊,還是腦子進水了?我們這是在爲你創造立功贖罪的機會!”

“放屁,只不過是爲自己升遷而努力罷了,用不着把自己說的這麼高貴!”方正反脣相譏道。

“放肆,你憑什麼這樣說,什麼都不明白,就亂指點,覺得很有意思?”倪雅沒反應過來,趙曉波就拍着文件夾發怒。“我告訴你,不是每件事離開你方正,我們就幹不了,你自己考慮後果!”

“消消火,消消火!”龍叔給趙曉波遞過來一根菸,這傢伙竟然有模有樣的撿了起來,結果入嘴後,旁邊的許士林很有眼色的偷偷給點上了!

“我告——咳咳!”趙曉波悲催的不行,這話沒說完,就覺得不對勁,因爲他不抽菸,所以被嗆得氣管都抽搐了!這下才明白過來,指着許士林就大罵起來。“小犢子,你有點眼色好不好,老子正在氣頭上呢!”

“師傅,我錯了!不是看到龍師傅給你遞煙,所以我就——”許士林一臉委屈的看了龍叔一眼,最後將可憐的目光投向倪雅,希望的到幫助。

眼看着會議就這樣被開成批鬥會了,倪雅只能乾咳一聲,算是清場。之後才侃侃而談起來。

“這件事沒得商量,方正你要是不想幹可以,但是也得在我們計劃實施以後再撂挑子。那樣的話,你這個涉嫌涉毒的罪名不但可以摘掉,而且我們給你發獎金,報五好市民!怎麼樣,熟輕孰重,好好掂量吧!”

倪雅說完,最後目不斜視的看着自己的本子上,不是的寫寫畫畫着。似乎淡定從容,卻有一抹不易察覺的憂色出現在眉宇之間。

“方正,你就從了吧!”一直沒有說話的翁小雪竟然出口成章。這話一出,不少人直接笑噴!開會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調戲人啊!


方正也是連連擺手,“那可不行,我可是清白之身,怎麼能輕易就從了呢!必須得考察考察!”

“咳咳!”龍叔乾咳一聲,以示兩人注意場合!接着意味深長的看着方正。“方正,你本來就是編外的,別這麼囂張不行啊!”

“就是,得瑟!”許士林補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