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丈雷池,化為一片絕域,瘋狂碾壓,同樣是無人可擋!

至於龍玄,卻是三人之中最為輕鬆的一個,一身白衣飄飄,周身有七頭真龍虛影縈繞,雖然沒有明確的覆蓋範圍,但卻無一人可以靠近其百丈之內,比之紫狂的百丈雷池,絲毫不弱。

三人一路碾壓,無人可擋,很快就衝到了戰圈的深處,距離韓辰不遠。

「是飛雲谷的人!」此時的韓辰已經和沖在最前面的宗門強者開始交手,柳湛看了一眼,目光微微一凝。

「一起出手!」

紫狂大喝一聲,一雙紫色的妖異眸子中,彷彿有雷霆咆哮,身上氣息瘋狂爆發,百丈雷池涌動,直接沖了過去。

龍玄和柳湛也不落於後,身上的氣息再無一絲保留,完全爆發。

霎時間,便見柳湛周身刀芒璀璨,十米刀術禁區,鋒芒無盡。而龍玄也取出了自己的兵器,一柄古樸的龍紋長劍,七頭真龍虛影咆哮,隨著劍氣的揮灑,瘋狂衝擊。

「該死,哪裡來的這麼多天才人物,給我擋住他們!」飛雲股的二星劍尊臉色難看,此時的他已經踏上萬丈雷池,正全力抵擋雷霆之力,準備奪取那奪青蓮,根本無暇分身,此時見得韓辰四人殺來,當即怒吼道。

霎時間,兩名一星劍尊,以及七名半步劍尊強者,滾滾衝殺過來。

韓辰四人匯合在一起,瞬間與飛雲谷的強者激戰在了一起。

此時,其他各個方向的強者,已經有不少人踏上了萬丈雷池,正緩緩向著中心處的那朵青蓮而去。

轟轟轟…

就在這時,那萬丈雷池劇烈震動了起來,雷霆轟鳴之聲,響徹天地,震耳心神。

韓辰移目望去,瞳孔驟然一縮。

只見那萬丈雷池,此時正在以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縮小起來。

「第二朵青蓮出世了!」(未完待續) 突然的變故,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激烈的廝殺大戰,在這一刻,竟然微微停歇了下來。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好磅礴的雷屬性靈氣,萬丈雷池之中還有寶物!」

一道道目光聚焦在那萬丈雷池之上,人們臉上露出驚疑之色。

轟!

韓辰雙劍揮灑,將飛雲谷的三名半步劍尊巔峰強者逼退,身影一閃,迅速退開,那三名強者也沒有繼續出手,退了回去,和飛雲谷的其他強者,看向萬丈雷池。

「韓辰,怎麼辦?」龍玄三人也各自停下了戰鬥,匯聚過來。

「第二朵青蓮已經醞釀結束,要出世了,沒其他的辦法,硬戰吧!」微微吸了口氣,韓辰沉聲道:「待會兒不要分開,一齊出手,全力衝過去!」

「好!」

紫狂三人沒有異議,點頭應聲。

「竟然還有寶物,這次我要全部收了!」太虛公子周身黑水涌動,陣陣腐蝕的氣息,瀰漫在空氣之中,四周的武者無人敢靠近,遠遠退開。

「哼,先天雷靈是我的,誰也搶不走!」青霄公子衣衫獵獵,漆黑的眸子此時也變成了妖異的紫色,周身百丈雷池轟鳴不絕,威勢驚人。

其他諸多強者,此時也都蓄勢待發,待萬丈雷池中的寶物顯露出來,便立即出手。

廝殺大戰進行到現在,雖然時間不長,但卻已經有近兩萬的武者隕落身死,活下來的都不是等閑之輩,實力非凡,面對這除了先天雷靈之外。即將出世的第二件寶物,沒有人會選擇放棄。

轟隆隆…

萬丈雷池迅速縮小,青色的雷龍,瘋狂涌動,肆意咆哮,那些原本踏上雷池的各方強者。此時都已經退開。


此時的雷池,具有極強的威壓,無人敢靠近。

萬丈雷池縮小的速度極快,僅僅十數息的功夫,就已經縮小到了千丈大小,隨後百丈,最後十丈…

當萬丈雷池完全消失之時,一朵青色的雷蓮浮現了出來。

相比於第一朵青蓮,這朵青蓮更大一些。寬達半米,共有十二瓣蓮葉,第一朵則只有九瓣。

此時,所有的人們眼睛都獃滯了,怔怔的望著那一上一下,靜靜漂浮於半空之中的兩朵青蓮,久久無法回神。

「兩…兩朵青蓮!」

「這怎麼可能?這豈不是有兩個先天雷靈?」

「難怪那萬丈雷池醞釀如此之久,原來這第二朵青蓮更為強橫一些!」

片刻之後。一個個驚叫之聲,才姍姍來遲的從各個方向響了起來。

「這兩朵青蓮我南朝城要了。誰若爭奪,就是與我南朝城為敵!」

就在人群混亂之時,一聲大吼響了起來,不等人們反應,南朝城城主府的十數名強者已經沖了出去,直接撲向那兩朵青蓮。

「休想。給我停下!」

「為敵又如何?難道我金雷門還怕你不成!」

「都給我滾開!」

「殺!」

一道道怒吼聲響起,場面瞬間混亂了起來,剛剛停歇下來的廝殺大戰,再度爆發。

而且相比於先前,更加的狂暴了起來。所有的人,這一刻全部瘋了一般,向著兩朵青蓮爆沖而去。


「都給我滾開,擋我者死!」

青霄公子發出一聲怒吼,周身百丈雷池,變得更加狂暴,而且此時他也不再留手,一柄縈繞著紫色雷紋的長刀握在手中,刀光璀璨,雷霆縱橫,所過之處,鮮血噴濺,無人可擋,簡直就是一路碾壓過去。

「兩朵青蓮,我全部都要,誰敢阻我!」

太虛公子此時也動手了,一柄漆黑的長劍在手,劍光揮灑劍,竟然引動周身的百丈黑水,四散飛濺,觸之者,瞬間化為一灘黑水,隕落身死。

「我們三人聯手,誰搶到算誰的!」

獸瞳仰天怒吼一聲,那並不算強壯的身軀,此時竟然瘋狂壯大,灰色的毛髮生長出來,不過瞬息的功夫,完全變了摸樣,竟然化作一頭身高三丈,近乎十米高的灰色巨猿。

沒有什麼精妙的神通武學,就是一身的蠻力,橫衝直撞,卻無一人可以阻攔,劍宗強者,直接被轟飛出去,無人能擋。

半步劍尊強者倒是可以出手,卻接不住一招,直接吐血後退。

另外兩個青年天才,此時也都各自施展出底牌,聯手獸瞳,瘋狂出手。

這五人都是青年人物,雖不入劍尊,卻足以和劍尊抗衡,在場的武者雖然不少,但修為不入劍尊,就無法抗衡,輕易被斬殺屠滅。

唰唰唰唰…

轟轟轟轟…

這個時候,韓辰四人自然也已經出手,韓辰和紫狂在前開道,龍玄和柳湛二人在後,讓韓辰二人沒有後顧之憂。

四人實力都是非凡,隨便一個人拿出來,都是足以媲美劍尊強者的存在,此時四人聯手,完全爆發,等同四名劍尊強者出手,誰人能擋?

不過兩個呼吸的功夫,四人就衝殺過人潮,直接踏入戰圈的最裡面。

「又是你們,既然你們找死,我就成全你們!」

飛雲谷的諸多強者正在前方,見到韓辰四人竟然又沖了過來,那二星劍尊頓時大怒,抬手將自己的對手轟殺,身影一閃,向著四人衝殺過來。

「我來!」

紫狂大喝一聲,腳步一跨,虛空震顫,手中一桿紫色雷龍雲紋戰槍,直接迎了上去。

「區區半步劍尊,也敢猖狂,給我滅!」

飛雲谷的二星劍尊抬手一掌,磅礴的威勢,化作一道巨大的掌印,滾滾鎮壓而來。

紫狂周身那百丈雷池,劇烈震動,轟然炸開,雖然雷靈之體霸道,但修為上的差距,卻足以彌補這一切了。

「給我破!」

紫狂眼中紫光大熾,戰槍呼嘯,狠狠轟砸過去。

轟!!

轟鳴炸響,巨大的掌印崩潰破碎。

只是紫狂也不好受,臉色一白,身體向後爆退而去。

硬憾二星劍尊,以他的實力,也有些不夠!

「他交給我,你們去奪青蓮,不要和其他二星劍尊交手!」

冷靜的聲音響起,韓辰身影一閃,迎著那爆沖而來的二星劍尊,直接沖了上去!(未完待續。。) 「你自己小心!」

見韓辰出手,紫狂也不再逞強,對於韓辰,他還是很有信心的,沒有把握的事情,絕對不會做,既然說要出手,那麼韓辰定然有其自信。

身影一閃,直接脫離了戰圈,來到了柳湛身邊,手中雷龍戰槍轟砸,直接將三名半步劍尊巔峰的強者給轟的吐血後退。

唰唰唰…

柳湛抓住機會,無盡的鋒芒從身上爆發出來,刀光璀璨,如同銀河倒掛,直接將那三名半步劍尊巔峰席捲進去,瞬間斬殺。

「走!」

斬殺對手之後,兩人身形一動,向著龍玄的方向沖了過去。

龍玄的壓力要比柳湛大的多,他的對手是兩名一星劍尊,實力極其強橫,龍玄雖然不懼一星劍尊,但此時以一敵二,一時間,根本無法結束戰鬥。

韓辰靈魂感知籠罩四方,察覺到三人的戰鬥情況,心中微微放心,倒不是他輕視三人,只是在這樣的環境下,任何人都有可能隕落,紫狂三人雖然天資縱橫,可越階而戰,但也只是半步劍尊境界,還是極為兇險的。

「區區半步中期,也敢阻我,給我死!」一聲怒吼,那二星劍尊強者身上殺意澎湃,手掌一顫,一道巨大的掌印,崩裂虛空,直接向著韓辰鎮壓下來。

可怕的威壓,瘋狂激蕩,四周一些劍宗境的強者,根本無法承受,全部吐血震退出去,其中幾個倒霉的,更是被對手抓住機會,瞬間斬殺。

狂風獵獵,將韓辰的一頭長發吹的狂舞。漆黑的眸子緊緊盯著那如一座小山般,鎮壓下來的可怕威勢,韓辰不敢有絲毫的輕視。

二星劍尊,實力非同凡響,縱然對方不是天才之輩,卻也非常人所能抗衡的。

「九霄破滅印!」一聲低吼。韓辰指尖輕顫,印結瞬間凝成。

巨大的掌印從虛空中凝現出來,掌心中氤氳翻滾,散發出可怕的破滅之威,所過之處,虛空震顫,撕裂開來,露出漆黑的空間裂縫。

轟!!

兩道巨大的掌印,在虛空中碰撞。雙雙破碎、崩潰,一股可怕的衝擊波如波濤翻卷,向著四周滌盪開來,所過之處,虛空崩塌,虛空亂流洶湧出來,瘋狂肆虐。

「果然,以我如今的修為。硬憾二星劍尊,還是有些太勉強了!」韓辰臉色微微有些蒼白。身形閃動,拉出一道道殘影,向後爆退而去。

逆風以翔 啊…」

「混賬…」

一道道慘叫聲響徹而起,只見那恐怖的衝擊波足足覆蓋方圓千丈範圍,空間完全崩塌,狂暴的空間亂流肆虐。無數的武者被卷了起來,絞殺一空。

半息之後,崩塌的空間才重新恢復,而此時方圓千丈之內,完全肅空。數百名武者,隕落於空間亂流之下。

「給我死!!」

一聲咆哮,轟然炸響,飛雲谷的那二星劍尊,此時已經完全暴怒了。

先是紫狂,現在是韓辰,兩個不過半步境界的小輩,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自己,堂堂二星劍尊,此時他感覺無比的恥辱。


天才又如何?

今天都要給我死在這裡!!

轟隆…

那二星劍尊強者鬚髮狂舞,強橫到恐怖的氣息,完全爆發出來,天地都為之震動,爆發出陣陣轟鳴,滾滾天地大勢,如驚濤駭浪一般,碾壓一切,向著韓辰轟殺而來。

「劍丹,破碎!」

瞳孔驟然一縮,韓辰沒有絲毫的遲疑,當機立斷,直接將丹田中的七轉劍丹破碎。

七轉劍丹在韓辰丹田之中蘊養如此之久,其內的劍元之力,早已達到了圓滿狀態,充盈無比,此時破碎,頓時化作滾滾浪潮,席捲韓辰全身。

轟轟轟…

長發飛揚,韓辰身上的氣息,以一個恐怖的速度,向上攀升起來。

「劍九式!」

「劍十式!」

「劍十一式!」



「劍十六式!」

「劍十七式!」

雙劍在手,韓辰眼中鋒芒無盡,面對攜著恐怖威勢,鎮壓而來的二星劍尊,無畏無懼,腳步一跨虛空,直接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