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玲花真有臉說自己是最差的後門班。有幾個同學在心裡嘀咕著。不過,袁玲花也是說到了點子上。他們班這兩年來,每次平均分才20分,現在只有七天時間,蕭搖誇大海口說能讓平均分達到80分,這真是天方夜譚的事啊。

蕭搖可不想多做說明,只是很清冷的說道,「到底是不是大話,只有實行過後才能證明。諸老師,我現在只要你回答我一個問題,如果我能做到的話,我只希望諸老師答應我一個要求。」這要求是什麼,當然是蕭搖自己說了算。

她現在最缺的是什麼,是假期[熱,門.小-説.網]。以前,陳啟明班主任時,她是直接找上朱校長給批的,但換了一個班主任,而這個班主任目前為止,還沒有做針對她的惡意事件,所以,她當然要給面子,不能繞過他,再去朱校長那請假。

諸一銘在這幾天當中,知道老大的小女朋友很不一般,但現在大庭廣眾之下,打一些天方夜譚的保證,真的好嗎?還有哪個學生會直接向老師要要求的?

「咳咳。」諸一銘不太自己的咳嗽兩聲。剛想說話,就被蕭搖的話揶了一下。

「諸老師如果生病了的話,應該去看醫生,而不是強打精神的在這上課。」蕭搖瞥了瞥諸一銘的。

這下,全班同學也沒有再去想蕭搖的話是不是大話,是不是天方夜譚了。他們現在眼睛亮亮的一會看著諸一銘,一會看著蕭搖兩人之間的鬥法。這種互相抬桿,互相拆台的戲碼,這幾天只要是諸老師的課,就一直在上演著。除了第一次大家看得兢兢業業的,一臉莫名之外,後面都是津津樂道了。

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下,大家都會以為這個新老師也是和陳啟明一樣有意刁難蕭搖,刻意找蕭搖的麻煩。結果,看似刁難,卻是增進感情的一種,看似找麻煩,其實就像一種考驗。而蕭搖也不是坐以待斃的人,你刁難,我給刁回去,你給找麻煩,我就給你煩回去。即使是這樣,大家都會以為諸老師會發火時,結果就是,說了四個字,繼續努力,然後繼續微笑的上課。這樣下來,大家都弄不明白了,這新來的老師到底要鬧哪樣?不過不管哪樣,他們這些局長外樂得在一旁看戲呢。

諸一銘不自然的應著道,「謝謝蕭搖同學的關心,老師的身體很好很健康,不用去看醫生了。」

「哦,知道就好。」蕭搖點了點頭,很自然的接著話,然後繼續剛剛的話題,「既然諸老師不用看醫生,那剛剛我問的,如果我能做到,平均80分以上,我要提一個要求,不知老師是應還是不應啊?」如果這話對於一般老師來說,這有點大不敬的意味,但換成了偽裝斯文其實是痞子似的諸一銘卻一點都沒有這種意味。誰讓他沒事,天天找蕭搖的茬啊。蕭搖不回擊才怪呢。


此時,諸一銘也一本正經起來了。要知道,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一個星期,把全班平均分由20分提高到80分,如果真能成功的話,可以說是一個奇迹啊。那他一個軍人就算在教育界也是一臉榮耀啊。只可惜,他的榮耀卻不能併入教育界,因為他是一個軍人,他的榮耀只能在軍界。

諸一銘也嚴肅起來了,「蕭搖同學,如果你真能做到,別說一個要求,就是十個,百個要求,只要在我職責合理範圍之內,我都會答應的。」

「好,諸老師。這七天之內,這群人就交給我了,不過,我要做什麼,怎麼做,我希望老師不要過問。」蕭搖對著諸一銘很是直白的說道。

諸一銘簡直要扶額了,心裡卻在吶喊了。老大,你是從哪裡角落或岩洞里把這個怪胎挖出來的啊,他是老師,老師啊,老師還不能過問學生的事了,還有沒有天理啊。

「好。」差點暴口的諸一銘應了下來。

「嗯。」蕭搖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她這一點頭,諸一銘又要暴口了,她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這個老師會反悔不成。

蕭搖眼光掃一全班人一圈,厲聲厲色的說道,「現在,諸老師直接把你們交到我手上,接下來七天,我會對你們魔鬼訓練似的補習。我現在醜話說在前頭,現在有不願意參加的,可以現在退出,我不會勉強。但是,既然有心留下來的,就必須聽我的,我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我讓你別做什麼,你就別做什麼,沒有理由可講。好了,我要說的話說完了,要退出的現在可以選擇了,我給你們五分鐘時間考慮。五分鐘過後,如果沒有退出的,中途也不許退出,現在退出的,中間也不許插入。」蕭搖說的就是這麼蠻橫霸道。

蕭搖說完就坐了下來,又變成了莫不關已一樣。

教室里剎時熱鬧朝天的,很是疑惑蕭搖到底有什麼方法,能讓全班同學的成績火速提高。不過,更多的是認為蕭搖真是太獨裁*了,對此很不滿。想要退出,但又想看看大家的做法

張明明,丁浩兩個是堅決跟著蕭搖走的,班長趙衛冬,學習委員林向東,體育委員孫凱也是加入的。

五分鐘之後,蕭搖看著報名參加的人員名單。除了一兩個人之外,其他人都選擇參加跟她惡補了。當看到張玉穎也參加,則更是挑了挑眉,張玉穎的成績可是頂尖的。這人竟然也參合進來,有什麼目的,不管如何,她都不能拿她蕭搖如何。

張玉穎要說願意,當然不是,以她的成績根本就不用什麼補習惡補之類。她只是想看看蕭搖要搞什麼明堂而已。

------題外話------

第二更可能是在14點。不過,我現在不敢再隨便做什麼承諾了,因為每一次我做出承諾時,就會突發一些這樣那樣的事,弄得我累身又累心。就像昨天說要今天7點35分發布新章節,結果卻因為後台操作失誤,造成重複章節,弄得自己既要等著編輯來幫忙,又要趕著修改重複章節。

校園初卷該出場的人物基本已經出場了。

接下來就是蕭搖要對幾個仇家,展開報復了,當然現在要把所有的據情連串起來了。

同時,繼續創立商業帝國 蕭搖的生活里,因為突然多了一個蕭平安,變成了很多事需要做。首先是作為家長似的姐姐,蕭搖有權力有義務對蕭平安給以生活指導。

現在這個十幾平的屋子已經不能再住下去了,只能提前搬到那別墅里去了。不然,不可能天天讓蕭平安呆在空間里吧,那還不把人憋壞。況且現在的蕭平安很是活潑,讓人他天天呆在一個小空間里,哪能受得了,即使空間里有小霸和小歲做伴。

蕭平安,自從醒來之後,因為見不到爹爹和娘親,很是感傷一陣。但是,他知道,他活著就是給爹娘最大的安慰了,所以,他要開心快樂的活著。

這幾天蕭平安除了呆在空間里和小歲小霸聊聊天之外,偶爾也會出來和蕭搖練練功,及想多認識五百年之後的世界。

沒有想到五百年後的房子,可以高到聳入白雲,人行的馬車是裝了四個輪子跑,而且還有一種如鳥一樣載人的飛機……,等等,這些都讓他大為驚奇了,更想出去外面看看。

以前他身體原因,只能呆在家裡,偶爾爹[熱,門.小-説.網]娘,會帶他到山下鎮里趕趕集,而那一天也是人最為開心的一天,因為那一天他可能見到很多很多人,可以看到很多很多沒有見過的稀奇古怪的東西。現在,隨著他的蘇醒,他身體已經不是五百年前病弱的體質了。他現在有健康的體魄了,不用去注意不能吹風,不能玩冷水,等等……,所以,他現在可能看更多的人和東西了,也可玩更多好玩的。

這天周六不用上課。蕭搖決定帶蕭平安把頭髮剪了,還要給蕭平安買幾套現在的衣服。蕭平安總要適應這裡的一切,過段時間還要把人帶去見外公外婆,再讓蕭平安的名字上在自己戶口上,不然成了黑戶就難辦了。

蕭搖看著唇紅齒白,明眸清眉的蕭平安,就微皺了一下眉頭。可以說,蕭平安一個男孩子長得太美了,要出去,就算是男孩人也可能讓人有邪心,到時蕭平安被騙了,她找人哭的地方都沒有。

「平安,姐姐,給你修改一下容貌,好嗎?」蕭搖決定給蕭平安扮普通一點,男人只要帥氣俊朗,就像師兄那樣就好,俊美又不失陽剛之氣。想到師兄,蕭搖的心裡就是甜蜜了一下。

「好,姐姐想怎麼改,就怎麼改。」蕭平安也很聽話。他知道姐姐這樣做,肯定是為他好。

其實蕭平安就是有種雛鳥行為,從醒來第一眼看見蕭搖時,就把她當作了自己的親身母親。後來,知道這個娘親也只比他大幾個月還不到一歲的樣子,就改口叫姐姐。他現在能依賴的只有蕭搖。

蕭搖用了藥水,給蕭平安嫩白的皮膚稍微變黃變黑一點,桃花眼也做了一個基本的修飾,看起來不會那麼魅惑勾人,至於其他地方就不用再改了。

「姐姐,這樣子看起來,好不習慣哦。」蕭平安站在鏡了前,不太習慣的用手摸摸自己的變黃變黑的皮膚。

「平安,不習慣也要習慣。」蕭搖看著蕭平安嚴肅的說道,「平安,這個世界,什麼樣的人都有,有菩薩心腸的人,也有心如蛇蠍之人,有壞人也有好人,不管是壞人還是好人,任何人你都要防著,知道嗎?」

蕭平安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防著任何人,但還是懵懂的點了點頭,應道,「嗯,姐姐,我知道了。」

蕭搖看著天真無邪,懵懂無知的蕭平安,也只能放下心裡的擔心,相信以後,蕭平安自會明白她的話。她自嘲的輕嘆一口氣,她一個十六歲不到的女孩,什麼時候竟然成了為自家小孩操心的家長啊。

蕭搖帶著蕭平安剛走出小巷口,就看到匆忙過來的笪攸寧。

「搖兒。」笪攸寧看到蕭搖忙快步走過了。

當看到蕭搖旁邊站在一個比她高的男孩子時,再注意了一下蕭搖竟然和這個男孩子手牽著手,就稍微愣了一下,然後心裡苦笑了一下。難道,這人就是她的男朋友嗎。人長得很帥氣,而且他一直深情的看著蕭搖。

其實,這可是笪攸寧誤會了,蕭平安不是深情看著蕭搖,而是他記住了蕭搖的話,要防人。所以,他看到笪攸寧時,就下意識的看向蕭搖,有著一絲疑惑。這樣,也就造成了笪攸寧的角度,蕭平安是深情的看著蕭搖了。

「笪大哥。」蕭搖微笑著對笪攸寧喊道。

「搖兒,你這是和男朋友要出去嗎?」笪攸寧心裡十分苦澀的,嘴裡艱難的問道。

只是不等蕭搖回答,蕭平安就好奇的問道,「姐姐,男朋友是什麼啊?」

男,是指男人吧,這他知道;朋友,就是指朋友吧,那他也知道了。那男朋友是不是指男人朋友。就是一小會的時間,蕭平安腦袋裡就轉了好幾圈。

他再一次不等蕭搖回答,聲音有點小,還不太好意思的說道,「哦,姐姐,我知道了,男朋友是不是就是男人朋友,對不對?」可一會又有點疑惑的說道,「可我們不是朋友啊,你是我姐姐啊。」

笪攸寧則是在風中凌亂的看著這個,他所認為的蕭搖的「男朋友」,一會好奇,一會疑惑,一會又惘然大悟似的各種表情。這人是從哪裡來的,竟然連男朋友是什麼都不知道。不過,他一口一口的叫著蕭搖為姐姐,那現在已經十分肯定這人不是蕭搖的男朋友。

蕭搖看著好奇寶寶蕭平安,耐心的解釋道,「平安,這裡的男朋友呢,是指未婚夫的一種哦。比如一個女孩有了男朋友,那麼她將來有可能和她男朋友結婚生子。不過,未婚夫是要訂婚,而男朋友卻不需要,只要男女雙方心意認可就可以了。」

「哦,那意思就是未婚夫就是男朋友,是吧?」蕭平安點了點頭道。

「嗯,可以這樣說。」蕭搖回道。


「那我明白了,冷大哥就是姐姐的男朋友,那就是我的姐夫,是吧?」蕭平安一雙眼睛亮亮的看著蕭搖,就是像要等著蕭搖誇獎一樣。至於說的冷大哥當然是指冷昶睿了。他在空間里,從小霸的嘴裡聽說過冷昶睿這個人,那就是姐姐的另一半。

「對,平安說得對,平安真聰明。」蕭搖摸了摸平安的頭,真就誇獎了蕭平安。

站在他們面前的笪攸寧的嘴角抽了抽,連男朋友都不知道的人還聰明。如果,不是他受過良好的教養的話,他現在說不定就要大笑起來了。不過,蕭搖這弟弟還真可愛。什麼表情都表現在臉上,不懂也會問。

「蕭搖,這真是你弟弟?」笪攸寧疑惑好奇的問道,「看起來是和你一般大啊,難道是雙胞胎嗎?」

「哼,你什麼意思啊?我不是姐姐的弟弟,難道你才是姐姐的弟弟嗎?」蕭平安一聽上眼前這個懷疑他不是蕭搖的弟弟就炸毛。

他雖然說跟姐姐不是親姐弟,但他和姐姐有血緣關係卻是事實,所以他和蕭搖親姐弟沒兩樣。下一意的忘記,這隔著幾百年的血緣關係也算是有血緣關係?其實在現代來說,不管是直系四代以後,還是旁系三代以後,這血緣關係就模糊了。

笪攸寧嘴角再次抽了抽,剛剛還想著這個弟弟可愛,現在說生氣就生氣了。這真是有十五歲的人嗎,不會才三歲吧?笪攸寧很是懷疑。

笪攸寧當然不會明白,現在純真如一張白紙的蕭平安,真的就是三歲的孩子一樣。從小在山裡長大,受到爹娘的保護,從來沒有參與過什麼勾心鬥角的事,而每天陪他說話的小歲,也沒有多大,只會跟他說山裡動物草物之類的,因為小歲也根本就不了解人性。所以,他的小孩童真心性從來沒有被誰壓制過。

「平安,別這麼沒禮貌。這個大哥哥也只是問問而已,沒有別的惡意。」蕭搖教育道,「來,給笪大哥說聲對不起。」

蕭平安看到姐姐有點不悅了,只能嘟起嘴巴,不情不願小聲的道歉道,「對不起。」然後,就把頭撇過一邊,表示他現在也很不高興。

這幾天,他一直跟姐姐很是愉快的生活著,現在也正高高興興的和姐姐去外面玩。可這個男人,一來他就被姐姐教訓了,這個男人真是太壞了。看來,姐姐說得對,一定要防人。

就這樣,無辜的笪攸寧被蕭平安埋怨上,以後,凡里笪攸寧出現在他面前,他都要先對笪攸寧「哼」一聲,然後扭頭就走。每次見面,都弄得笪攸寧哭笑不得。

「對不起,笪大哥。平安因為從小在山裡長大,不知道人情世故,請你原諒他的不禮貌。」蕭搖歉意的對著笪攸寧說道。

「搖兒,你說什麼話。你大哥是這樣計較的人嗎?他也還只是一個孩子而已,我一個大人怎麼可能跟一個小孩計較。這小孩叫蕭平安?」笪攸寧笑著道。現在他是完全看出來了,這叫平安的就一個小小孩。而蕭搖也是平安平安的叫,看似乎真是姐弟。

「對,他叫蕭平安,是我弟弟。」蕭搖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在蕭平安的身份上也沒有再多說。

笪攸寧不再多問,只要知道蕭平安是蕭搖的弟弟就好,是蕭搖的弟弟,那也就是他的弟弟。

「對了,蕭搖,看著你們要出去,你們這是要去哪啊?」笪攸寧問道。

------題外話------

唉,說好的14點,結果,又因為朋友過來要招待,耽誤碼字,弄得現在才上傳。

這到底是誰要跟我做對啊?讓我每每都不能遵守時約啊。

親們,請原諒啊! 笪攸寧問道,「蕭搖,你們這是要去哪啊?」

蕭搖如實回答道,「給平安買幾套衣服,順便到理髮店把他的長發給剪了。」現在沒有時間,所以蕭平安現在穿得衣服還是前幾天她在夜市買的,穿著一點都不舒服,因此,她想買幾套好的。

[熱,門.小-説.網]聽到蕭搖的話,笪攸寧才發現,這個把頭轉過一邊去蕭平安的頭髮很長,都已經齊腰了。剛剛沒有注意到,是因為他的頭髮已經紮起來了,放在了後面,不注意看的話,真注意不到他的長發。

「那我和你們一起去吧。」笪攸寧說道,因為覺得蕭搖會拒絕,所以他又馬上說道,「我還有關於股票方面的事,跟你說一下。」

陪女人逛街,是男朋友的權利。但既然不能成為蕭搖的男朋友,那就以大哥的身份陪著她逛一次街吧,就算她這次逛街是因為另一個男人。他現在所求不多,只要能多看看蕭搖一會,多跟她相處一會,他也就滿足了。他現在真是十分的羨慕,這個男孩口中的冷大哥,姐夫。因為,那是蕭搖的男朋友。他不知道那男人有多優秀,能讓蕭搖死心塌地的喜歡著,連帶著蕭搖都不會給他一絲絲的機會,這麼狠心的拒絕。

「那好吧。」蕭搖應道。她跟笪攸寧也算是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吧。她都不知那支股現在拋出去了沒有,既然笪攸寧要和他們一起去商城,那就路上說說這事吧。

三人坐著笪攸寧的車,去了星際商城。

車子,第一次坐車的蕭平安,剛開始是好奇的這摸,那看看,然後眼睛一直望向窗外。

而笪攸寧和蕭搖說了一些股市長的事情。蕭搖之前賣的那支股,現在已經全部拋出。

「搖兒,我真佩服你的眼力勁,就那頻臨破產的企業,竟然還能起死回生,把開盤最低點,直接到收漲到最高點,讓整個股市都震撼了。」笪攸寧真是佩服了蕭搖。

你說她不懂股市吧,她幾次投股都掙到了大錢,而且這次投了三億,賺了可不是一倍,而是三十倍,這是什麼概念啊。這概念就是說,之前的三億已經長到了九十億。你說,有多少股民可是幾輩子都掙來這麼多錢。他現在可後悔當初沒有多投點,只是投了那麼區區的6千萬,還只是上次買股賺的抽出來的一部分,所以也只掙了區區18億。如果被人知道,掙了18億,還說區區,會不會氣得吐血啊。

本來,笪攸寧還要繼續說一下股市上的事的。不過,他發現了蕭平安有點不對勁了。

蕭平安正看的起勁的時候,可沒有一會,蕭平安臉色就有點蒼白了,雖然上了藥水,但還是能顯現出臉色來的。

蕭平安臉上有點痛苦,皺著眉,很是可憐,有點害怕的望著蕭搖,「姐姐,我好難受,我這是怎麼了?我有點想吐,頭又有點暈,我是不是又生病了?」難道,五百年前的病根還能留到現在嗎?十五年病痛的折磨,讓他天天都要與閻王爺做爭鬥。現在重活,他再也不想生病了,可是現在還是生病了,所以,他害怕了。

蕭搖一聽,忙在蕭平安身上點了幾個穴位,讓蕭平安不那麼難受。然後抱了抱蕭平安,再拍了拍他的背,十分溫柔的說道,「平安,你不是生病,你這是暈車,等下車之後,就好了啊。這種暈車啊,有很多人都可能會有的,因為這是十分不適應車子的搖晃,而產生的抗拒反應。別怕啊。」蕭搖能理解蕭平安的恐慌害怕。畢竟十五年的他都在死亡決鬥。

蕭平安被蕭搖抱著,然後聞到她身上的天然馨香,真像娘的味道。每次他的病痛發作時,娘就是這樣抱著他,然後溫柔的安慰著他,平安,別害怕,娘在這。想到這,蕭平安感到心裡已經不再那麼難受了,而那絲恐慌和害怕也被驅除了。

在前面開車的笪攸寧,看到從鏡里照射出來的那幕,真是既羨慕又是疑惑。羨慕當然是因為蕭搖主動抱住蕭平安了,疑惑的是,蕭搖安慰的口氣,哪裡是像一個姐姐,這更像一個當媽媽的。這蕭平安好像真的是什麼也不懂。比如就算是從山溝里出來的人,也應該知道那些廣告牌子上的穿得有點少的男女,是照出來,然後貼在牌子上的吧。可這人看了第一眼說的,那些人是被定住了么,怎麼一動不動的,等等,當時,他都嚇了一跳,這得多豐富的想像力啊。

星際商城很快就到了。商城門口大量的豪車,大量的女人。


笪攸寧先下車,然後,走向另一側,十分紳士的打開車門。令那些老遠就注意到這輛世界限量版的布加迪威航,然後再看到車上下來一個帥氣俊朗又溫和的男人時,就已經連連尖叫。

現在看到這個英俊男人,這個溫和這麼紳士的打開車門時,猜測一定是他的女朋友,而且一定是個十分有氣質,十分美麗的女人。因為只有有氣質美麗的女人,才能配得上這個英俊的男人,這個華貴的名車,而現在車子開到星際商城門口,肯定男人陪女人來買東西的。所以呢,對車裡的女人真是羨慕有之,嫉妒也有,更有甚者是憤恨不已,認為自己也是個絕世美女,怎麼沒有這樣有豪車坐,有英俊男朋友相陪還買名牌相送。

當這些女人自以為能看到一個絕世美女時,可是下來的卻是一個女孩。當看清女孩的容貌時,他們可真是吃驚不已。這哪裡美女啊,這根本就是一個醜八怪。剎時羨慕的,嫉妒的,憤恨的,都心裡不平衡了。一個醜女人,竟然能有豪車坐,有英俊男人相陪,這還有沒有天理了。所以,眼神很不友好盯著那個彎下腰,還看向車內的醜八怪。

蕭搖雖然是對著車內,但對那些眼光還是能感覺到的,不過,她是若無其事的叫著車內的人,「平安,到了,下車吧。下車了,就不難受了。」雖然給蕭搖給蕭平安點了穴道了,但蕭平安這個靈敏的鼻子又拖了他的後腿,因為他受不了這股汽油味。

蕭平安一聽到下車就不難受,動作十分利索,麻溜溜的就下了車,一下車就吸了吸鼻子,果然沒有那麼難受了。

蕭平安下車之後,那些女人又是一陣吁吸聲,而他一身白色長裝,吸鼻子的動作,剎時萌倒了不少女人呢。這男人,哦不,看起來還像個男孩,真是好俊美好可愛哦。

看了看俊朗溫和的笪攸寧,又看了看俊美可愛的男孩,女人們嫉妒的眼神如刀子一般刮向蕭搖,這個醜女人到底走了什麼狗屎運啊,有這麼多美男相伴。

蕭搖無視那些毒光一樣的眼神,拉著蕭平安就踏進了星際商城,笪攸寧跟在後面。

蕭搖帶著蕭平安去了五樓的時尚城。時尚城裡包括理髮,各種高檔名牌定製,最重要的是,這個時尚城有專門的設計師給人打扮的。

蕭搖三人先去了理髮店。

理髮店的服務員,很快就禮貌的把他們三個迎去了,沒有鄙夷蕭搖的相貌與穿著。當然至於心裡有沒有,就不知道了。

不過,服務員的服務態度好,不代表髮型設計師的態度好。

「我不是會給醜八怪設計髮型的。」埋頭看雜誌的設計師,聽到有客人,只是抬頭看了下先進來的蕭搖,又繼續埋頭看時尚雜誌了。


「你說誰是醜八怪呢?」蕭平安聽到這樣說姐姐,生氣了。他單純,不代表他不懂這是罵人的話,而且罵的就是他姐姐,所以當然不幹了。

設計師疑惑怎麼聽到的是男孩子的聲音,而不是女人的聲音,又抬起頭來,這才發現進來的是三個人,兩個男人,一個女人,而他剛才看到的就是那個女人。

「難道她不是醜八怪嗎?」這個設計師高傲的反問道。

來這裡的人哪個不是名媛貴婦,精英名人,少爺公子的,但他一個星際首席計師地位也不低,他可不會低三下氣的討好那些人。別怪他傲氣,因為他有這個資本,只要他設計出來的打扮,都會成為香江市上流圈子的主流。所以要他設計打扮的人天天都能排上一條龍的長隊,可他得自己挑選客人,不過,他挑選的客人,唯一一條就是,這人不能長得太丑。他說太丑的人會影響他的審美觀。

「你,你,你這個大壞人,我姐姐才不醜呢,我姐姐是這世上最漂亮的人。」蕭平安不會罵人,只能良久憋出一句大壞人。而他說的是實話,因為他見過姐姐的真容,覺得姐姐比他娘親還漂亮,雖然在他心裡娘親是世上最漂亮的,不過現在心裡加一位姐姐。

可他這話,在場的除了蕭搖和笪攸寧之處,沒有人相信。

「哈哈,小弟弟,就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別逗了,好不好?換作說你是世上最漂亮的人我還能相信,換成她,不說她是世界上最丑的人,就是好的了。」這個設計師嘲諷大笑起來。

笪攸寧聽到這話也大怒起來,他厲聲厲色的威嚴的直接命令說,「道歉!給蕭搖道歉!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這個傲氣的設計師才不怕呢,自他成名以來,不知碰到過多少以權壓人,威脅,利誘,可他何曾屈服過。現在這個看起來有氣勢,肯定也算有權有錢之人吧。

「沒有說錯,這個本人就是丑,既然長得丑,又為什麼不能讓人說,所以他為什麼要道歉啊。」這個設計師帶著不屑的說道。不知是不屑笪攸寧這種威脅人的行為,還不屑跟蕭搖道歉。

「閉嘴,我姐姐才不醜,我姐姐這個樣子,是因為她化……」蕭平安想說出她是化裝這個樣子,卻被蕭搖打斷了。

「平安,冷靜。跟這樣一個高傲如孔雀,又沒有本事的人,有什麼好說的。」蕭搖也是很不屑的語氣。當然這種不屑的語氣是對著這個設計師的。

笪攸寧聽到蕭搖不屑的話,就又立馬變回了溫和的模樣,好像剛才威脅厲聲的人不是他一樣。對,一個沒本事的人,有什麼值他生氣。再說,他也知道蕭搖的真容,絕不是他口中最丑的人,而恰恰是最美的人。哼,有眼無珠,抬頭只會望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