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的好處在於打掃衛生可以不用干,有事還可以支使小弟去做。

東方修哲確實不是一個勤快的人,鑒於老大能有這種好處,他也就欣然接受了。

當然,做老大的是要關照小弟的,東方修哲時不時地會給他們一些打賞,雖然只是幾個銅幣,卻依舊讓這幾人樂得笑開花。

其實幾個銅幣也買不了什麼東西,也就能夠買幾個肉包子。


東方修哲從李二牛幾人的口中才知道,「草根啟蒙學校」里的學生基本上都是窮苦人家出身,他們上這所學校很多都是免費的。

學校雖然定期有任務公布,完成任務可以獲得相應的報酬,但是狼多肉少,能夠搶上一個任務就算不錯的了,而且任務的獎勵也就幾個銅幣。

東方修哲很慶幸自己在搜刮那些山賊的時候沒有放過一個銅幣,現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場。

東方修哲的實力強大外加出手大方使得李二牛幾人越來越馬首是瞻。

其實李二牛幾人也很奇怪,不明白東方修哲哪來的那麼多錢,像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不過這種疑問他們只是心中想想,可不敢問出來。

要是讓他們幾人知道東方修哲的納戒里還有著數百萬金幣,不知他們會不會羨慕得暈過去。

時間一晃過去了三天,在這三天里東方修哲過得還算不錯。

中班的課程果然與在小班時不同,學習內容是一些生存技能,諸如怎樣辨別方向,怎樣找食物和水源,怎樣留記號……還有一些其他類似的知識。

這些雖然很實用,但對於早就已經爛熟於心的東方修哲來說,卻是沒有什麼吸引力。

這天下午,東方修哲由外面修鍊完回到宿舍,一進門便感到氣氛不對。

李二牛垂著頭,其他人一副無精打采,一個個就像是霜打的茄子。

一詢問才知道,原來李二牛被中班B單元的學生欺負了,他們罵李二牛是畜生,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而且還恥笑李二牛幾人竟然認一個才三歲的小娃當老大,還給東方修哲起了個外號叫「豆芽」。


坐在床邊,東方修哲面帶微笑,好像李二牛所講與他本無關似的。

「你們幾個罵不過人家,然後就這樣灰溜溜地回來了?」東方修哲笑在臉上,卻是氣在心裡。

「老大,我打不過他,他是B單元的!」李二牛說話很直。

「一個打不過,你們六個加起來也打不過么?」東方修哲眼神掃過其他人。

「老大,打架是要罰錢的,我們……」其中一個慚愧地低下了頭。

東方修哲沒有責怪他,錢對於這些窮苦人家出身的孩子有些時候看得比命還重要,他們可以忍受的了體罰,卻是不能接受被罰錢!

「也不知是誰想出的這餿規定!」東方修哲心中暗罵一句,然後問道,「打一架罰多少錢?」

「不管對錯,每人罰五個銅幣!」

「才五個銅幣,不多!」東方修哲又一次笑了,這一次笑得像是一隻小狐狸。

「哐當」一聲,隨手將一袋錢扔到桌上,直接嚇傻了李二牛幾人,不知自己這位小老大要做什麼。

東方修哲說道:「這裡有五十多個銅幣,夠你們交罰金的了,剩下的錢晚飯吃肉包子。」

「老大萬歲!」

此話一說,李二牛幾人頓時來了精神!

「原來就這點出息!」東方修哲無語地想著。

學校的這種規定碰到東方修哲也算倒霉,東方修哲最不怕的就是罰錢,況且還是這種小錢。

在東方修哲的帶領下,李二牛幾人直接奔向中班B單元的宿舍。

一場群架貌似就要上演了! 「快看,是那個『豆芽』帶著那幾個白痴過來了!」

就在東方修哲帶著李二牛幾人剛來到中班B單元的宿舍區,遠遠的便聽到了這樣一個聲音。

這裡的宿舍和東方修哲所居住的宿舍一樣,一間緊挨一間,不但充分利用了空間,更是便於管理。

在宿舍的外面聚焦著很多玩耍的孩子,或相互追逐,或圍攏在一起,當東方修哲幾人來到這裡時,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老大,就是他!」李二牛向著剛剛說話的那人一指,怒目而視。

東方修哲抬頭望了一眼,在十米左右的位置有一個和李二牛差不多身高、體型稍胖的十二三歲小孩,除了身上多長了幾斤肉,還真看不出他哪裡利害。

「就是這個傢伙么,比我想象得要弱很多!」嘴角微微一揚,東方修哲率先走了過去。

李二牛幾人緊隨其後,有東方修哲給他們撐腰,走起路來都那麼有自信了。

「你們C單元的跑到我們B單元來做什麼?小豆芽,帶著你這幾個白痴小弟滾回去吧!」那人依舊很囂張,音量更是提高了許多。

此刻,已經有好多人圍觀了過來。

「動手!」東方修哲懶得搭理他,對著李二牛幾人一揮手。

李二牛幾人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現在難得沒有了後顧之憂,一個個大叫一聲全都撲了上去。

群架就此開始。

東方修哲沒有參加戰鬥,反而是在旁邊的位置找了塊石頭坐了下來,一邊觀看著這場混戰,一邊在旁邊指點。

那個囂張的小孩哪裡會想到李二牛幾人說打就打,而且下手又黑又狠,頓時被按倒在地一陣拳打腳踢。

中班B單元的人也有想上前幫忙的,可是被東方修哲的一句話給嚇住了。

「你們可要想清楚了,打架是要被罰錢的,嘿嘿!」

只這一句話,頓時讓想幫忙的人停下了腳步,這就是金錢束縛的效果。


東方修哲看在眼裡笑在心裡。

毫無疑問,李二牛幾人平日里應該積攢了不少怨氣,此時揍起人來那叫一個解恨。不過正打得起勁的工夫,管紀律的老師來了。

李二牛幾人不得不被迫停手。

再看地上躺著的那位,竟然被打哭了!

「你們幾個!」紀律老師氣急敗壞,「知不知道私底下打架是不允許的,每人交罰金五個銅幣!」

「老師,是他們幾個先打我的!」地上被群毆的那位一臉的委屈。

「打架沒有對錯,總之參與了就要被罰!」紀律老師鐵面無私。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插了進來:「你們都給我記住了,誰在說我們的壞話,見一個打一個,絕不姑息!」

紀律老師回頭一看,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東方修哲。他本想訓斥東方修哲一頓,可是東方修哲一句「老師我沒打架」把他噎的沒話說!

「老師,這是我們幾人的罰錢!」

這時,李二牛雙手奉上了早就準備好的銅幣,不等紀律老師說什麼,追著東方修哲的身影便跑了。

「有沒有搞錯,提前都把罰金準備好了?」紀律老師一臉的愕然,「平常一聽要罰錢不都是要磨嘰半天么,怎麼這一次這麼痛快?」……

從這以後,又連續發生了幾起群架事件,都是李二牛幾人群毆一個。

被打的人那叫一個悲催,不但身體承受疼痛,還要被罰錢!

這就是無視東方修哲警告的代價!

就這樣,最後終於再沒有一個人敢辱罵李二牛幾人了。

不過事情到這裡卻還沒有結束,打群架這件事已經傳進了校長的耳朵里。

李二牛幾人被挨個傳喚到校長室問話,主要是詢問身上哪來的那麼多錢。

李二牛幾人雖然很講義氣,沒有把東方修哲供出來,但是校長孟萊克卻還是查清了這一切都是東方修哲在幕後指使。


「這個小傢伙,還真是不讓我省心啊!」心中這樣想著,孟萊克的臉上卻是笑了起來,他就喜歡管制這樣的小孩。

因為會很有成就感!

東方修哲最後一個被叫到校長室,面對孟萊克那張故意板起的臉,他依舊氣定神閑。

「我如果說我的錢都是從山賊手裡搶來的,你會信么?」

面對校長的提問,東方修哲淡淡地答道。

孟萊克一愣,他還真不會相信!

「那還有什麼好說的,來的第一天你們搜過身,當時沒有搜出錢現在卻來問我!」東方修哲停頓了一下,然後接著道,「我很忙,先走了!」

孟萊克被氣得嘴角發顫,眼前這個小娃竟然真的說走就走,叫都叫不回來!

「太囂張了,竟然連我這個校長都不放在眼裡!」

孟萊克決定要懲戒一下東方修哲,如果所有小孩都像他這樣,這個學校還怎樣開下去?

就罰他晚上不許吃飯好了!

可是,讓孟萊克萬沒有想到的是,東方修哲最後卻是反讓他受到了懲罰!

當天傍晚,孟萊克正在校長室里自斟自飲,就在這時,魯能老師從外面沖了進來,神情慌張地道:「校長,不好了,出事了!」

孟萊克的心「咯噔」一下,酒醒了一半,忙問:「出什麼事了?」


「那個……東方修哲失蹤了!」

「你說什麼?」孟萊克一下子站了起來。

「我們已經找遍了所有能夠找的地方,也問了很多孩子,沒有一個知道他的下落!」

「再繼續找,一定要把他找回來!」

孟萊克也加入到了搜索的隊伍,他知道東方修哲那是大將軍東方龍的兒子,如果在自己的學校弄丟了,後果他真不敢想象!

出去了好多老師,一直找到第二天黎明也沒有找到東方修哲的下落。

就在孟萊克考慮著帶人進入樹林里再找一遍時,有老師來報,說看到東方修哲從正門回來了!

等到了學校正門,可不正是東方修哲。

只見東方修哲左手一隻燒雞、右手一隻烤鴨,正悠哉悠哉地走過來!

那一刻,孟萊克被氣得面無表情!

「這個小兔崽子,我只是罰他不許吃晚飯,他竟然給我玩失蹤,讓我們一個晚上都沒能睡覺!天啊,怎麼會有這樣的小孩?」

讓孟萊克想不通的是,在有老師巡邏的情況下,東方修哲是如何跑到學校外面去的? 孟萊克自然沒能從東方修哲的口中問出是如何跑出學校的,不過這倒給他敲響了警鐘,為了學校孩子的人身安全,他對於巡邏的老師又加派了人手。

東方修哲也沒有受到什麼處罰,因為怕他再整出什麼新花樣來。

事情總算是到此告一段落。

時間一晃過去了一個星期,在這一個星期里,東方修哲表現得還算老實,沒有再整出一些讓人頭疼的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