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飛機嗎?」唐豐無意識張口問道。

「飛機?啥東西?幾品玄獸?」老傢伙穿著一條灰土土的道袍,小眼睛眨巴兩下,滿臉莫名道。

「咳咳…我要丹藥!」見那老傢伙好似上一世穿著道袍四處騙財的老神棍,唐豐無意識中說出來挑刺的話語,聽著狂氣的口語,本想為難,可卻忘記了這裡不是地球……

「丹藥啊,想要什麼丹藥?」老傢伙將難聞的藥材隨意扔在了桌子上,拍了拍猶如數月沒洗的雙手問道。

「我可以自己看看么?」唐豐挑了挑眉頭,他現在暫時不想將自己是靈力修士的身份暴露出去,如果說自己要增強靈力的丹藥,恐怕到時想不暴露都難。

「看吧,我這裡的丹藥雖然算不上齊全,但也不輸給對面那個百狗堂!」老傢伙蠕了蠕嘴,隨即重新撿起桌子上的藥材,道:「丹藥在左面柜子上,只准看,不準打開瓶口。我就在裡面,挑好了在叫我!」

「好的!」唐豐點頭一笑,雖然老舊,可比起對面態度惡劣的百丹堂,他還是更喜歡這裡。

老傢伙悶頭重新走進那小房間,後者帶著唐牙兒在屋內逛了起來,來到擺放丹藥的柜子上,唐豐仔細的在這裡挑選起來。

柜子上擺放的小瓷瓶有很多,唐豐挨個拿起在鼻尖處嗅了嗅。他不能打開瓶口,因為這樣丹藥的元(靈)力就會飄散出來,雖然一下沒問題,可若都這樣查看,那丹藥功效和品級則要大打折扣。

唐豐憑藉著瓶口處,淡淡的味道尋找起來。唐牙兒抖動了兩下馬尾辮,見唐豐認真的挑選,她又呆著無聊,所以只好在屋中四處閑逛。

「怎麼沒有靈力丹藥?」拿著不同的小瓷瓶嗅了半天,可他都沒有聞到靈力的波動。

不知過了多久……

唐豐將最後一瓶丹藥放回柜子,臉上滿是失落。「難道真的沒有人淬鍊靈力丹藥?」

本想這次出來想尋找一些但來幫助自己提升到法靈境,可是現在他不得不打消這種念頭……

搖了搖頭,瞅了眼柜子上的丹藥唐豐便向別處走去,來到屋子中央,他看著蹲在一個柜子旁的唐牙兒說道:「牙兒,我們回去了!」

「少爺,你看這個果子。好奇怪啊……」在唐豐倍受打擊時,唐牙兒正環抱粉嫩雙膝,蹲在一處柜子下扭過小臉蛋上滿是好奇的叫道。

「什麼果子?」唐豐走了過去,在小丫頭的身旁問道。

「就是這個。」唐牙兒雙腳微微一挪,一個罈子中裝有的赤紅色果子引入唐豐眼中。


「這是……」

唐豐見到那果子也是滿臉奇怪,罈子口是被一種透明布料所塞住的,裡面裝的果子他從未見過,通體赤紅,外觀扁扁的,好像被壓扁了一般。和唐牙兒一樣蹲下身子,唐豐鼻尖一嗅,頓時整個精神為之一振!


「靈力!?」唐豐雙目猛睜,聞到從瓶口流落出來的味道時,滿面都充滿了渴望。

「掌柜!」唐豐站起身對著小房間中的人叫道。

「挑好了?」那滿臉埋汰的老傢伙聽聞掀開帘子露出一張猥瑣的面容。

「這個是什麼果子?」唐豐將罈子抱了起來,來到前者身旁問道。

「株陽果,怎麼了?」老傢伙摸著胡茬道:「這個是用來煉丹的藥材,雖然沒什麼太大作用,不過到是能用來當丹胎,可以保證丹藥的品級不會下降。也可以讓成品丹藥中的藥力延長保存!」

「這個多少錢?」唐豐有些急迫的道。

「如果你要的話,一顆算你一塊玄石吧。」掌柜眨了眨眼道。

「一塊玄石么。」

唐豐聞言想了想。玄石是這個世界中的貨幣,在玄州大地上的礦脈開採出來,裡面補蘊著天地之氣,可用來修來也可以用來煉兵,用途很是廣泛。

將手伸入兜中,唐豐摸了摸,從兜內掏出三顆玄石,說道:「那我要三顆!」

「好!」

老傢伙伸出烏漆麻黑的手收過玄石,而後接過罈子,從中拿出三顆株陽果,遞給唐豐,株陽果暴露在空氣中時,一股淡淡幽香飄來。

走出丹心坊,唐豐小心翼翼的將株陽果收在懷中,唐牙兒一旁眨著大眼睛,一臉好奇的道:「少爺,這三個果子真值得三塊玄石嗎?那三塊玄石可夠家裡一月的花銷了!」

「應該值得……」唐豐不是很確定的道,雖然株陽果內充滿著靈力,但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靠著它成功晉級。

「少爺還真敢花!」唐牙兒撇了撇小嘴,有些心疼的道。

唐豐摸著鼻子苦笑起來,他無法反駁小丫頭的話,也知道她的心疼,平時家中買菜的花銷都是唐牙兒負責,所以比起自己別看唐牙兒小小年紀,可卻很會精打細算。

「放心吧。」握了握小丫頭嫩滑的小手,唐豐說道:「很快我就會把這三塊玄石賺回來的,而且還會有更多!到時候認你隨便花。」

「真的?」唐牙兒偏著頭,童真的眼神中有些懷疑味道。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唐豐苦笑,見唐牙兒人小鬼精的模樣,不禁想道:「若是在上一世,這麼大的小丫頭怕是還在伸手要糖吃吧……」 太陽西落,暗淡的光芒照射在東郊小宅院的門前。

院子中,一處廂房內,唐豐回來時連飯都未吃上一口,萬般迫切的回到了房間。

盤膝坐在蒲團上,唐豐從身旁拿起一顆株陽果,灼熱的目光緊盯片刻,他便張開了嘴將果子全部塞入口中。

果實很香,味道極好,果肉入口即化,一股濃郁的芳香在他嘴中瀰漫而開,順著他的喉嚨滲入體內,帶有絲絲涼意的氣流遊走起來,滋潤著奇經八脈,筋骨內府。

唐豐吧唧吧唧嘴,忍不住出聲呻吟,細耳可聽體內發出陣陣清脆的爆響聲,他無暇顧及,見暖流遊走片刻消散時,二話不說又拿起一個果子一口吞掉。

轟!

本是平和的果子在第二顆入體后,徒然一聲炸響,旋即一股磅礴的天地靈氣在唐豐體內衝撞開來。

「這便是株陽果?」感受到第二顆在體內爆出充裕無比的靈氣,讓唐豐嘴角牽出一抹驚訝。

感受著第二顆那滾滾如洪流般在體內四處擴散的天地靈力,唐豐略微驚異,隨即閉目凝神,逐漸吸收著藥力,同而壯大本身骨骼精神力。

伴隨著藥力的衝擊,唐豐隱約間有種舒暢之感,諸多天地靈氣的湧入,讓原本自身的精神力也變得越來越壯大而起。全神貫注的投入吸收之中!神念一動他發現自己可以觀察到整個小宅院中的情景,一舉一動!

不知多久,時間轉眼而逝,天色漸漸變得暗淡,月亮高掛天際,散發著柔和光輝。

唐豐此刻沒有時間觀念,他只有一心一意的注視的體內發生的變化。見體內充裕的天地靈氣逐漸淡去時,二話不說,拿出第三顆株陽果,立馬扔進口中。

果香四溢,第三枚果子進入體內后,一股雄厚的靈河爆開,在體內遊走時,唐豐連忙運用靈氣緩和的吸收藥力。本是淡弱的精神力與靈力交融之後開始泛起淡淡光芒。

嗡……

這時,唐豐體內靈氣發生變化,一道紫芒掠過,同時他皮膚中滲出紫色靈氣,不過幾個呼吸間,整個人便以籠罩在紫色霧氣之下。

唐豐心中一喜,他察覺到了自己的精神力已經達到瓶頸巔峰,即將衝破先天後境,撞擊法靈境。

紫霧以周身圍繞纏綿,同而,隨著時間遷移,瀰漫的紫霧也漸漸淡去。取而代之的便是一道光芒乍現,閃爍之後便轉進林豐體內。

體中,靈力之氣的凝成,讓精神力也在為之一振,唐豐感覺自己的靈魂徒然膨脹幾次,隨即一股股蓬勃的靈氣就此舒展而開……

嗵~嗵~嗵~

這時,唐豐大腦中傳來三聲震響,好似開天闢地一般,震擊聲然他大腦一片昏沉。晃了晃沉重的腦袋,待他細心觀察時,赫然發現在腦海內,飄渺無盡的黑暗中,一個紫色的丹丸好似一盞明燈,閃爍了幾下,便緩緩的在黑暗中旋轉起來。

「這是……」

唐豐整個靈魂為止一滯,緩緩回想起「震離決」中的功法后,他猛然瞪大了眼睛:「泥丸宮?」

是的,元力修士在丹田處擁有丹海也就是內丹。而靈力修士則是在大腦的精神中擁有泥丸宮。修鍊出泥丸之後放才算真正的踏入了修士行列!

唐豐心情激動,他睜開雙目,眸子中掠出一抹精光,雙拳一握,精神力一轉,整個漆黑的屋內瞬間明亮起來。

站起身,嘴中輕吐一口長氣,唐豐再度閉上雙目,泥丸宮的精神力開始被他緩緩調動。

嗡……

一聲鳴叫,泥丸宮迅速旋轉起來。而唐豐的精神力也在瞬間籠罩住了整個小宅院,包括附近的幾條街。在黑夜中,小院內街道中的風吹草動唐豐都清晰的看在腦中。

「凝!」

唐豐看著腦中景象低聲一喝。忽地,泥丸宮飛快運轉,形成一道漩渦,好似星辰一般,五光十色的七彩漩渦中,渾厚的精神力爆發而開!


此時此刻,小宅院外轉角的巷子中,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突兀間,一道白光在空氣中凝聚成「劍」形,隨即一聲鳴叫,凝聚而成的「劍」體猛掠而下。

砰!

灰沙瀰漫,沙塵飛舞。

震響過後,待煙霧散去,漆黑的小道上,赫然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

唐豐再次睜開雙目時,眼中充滿了難以掩飾的激動!振奮!剛剛他所用的乃是靈力修士的基本攻擊,可以將精神力凝聚成形,精神力遍及之地都可成為他的攻擊範圍!

良久,唐豐平服下激動的心情,緩緩又一次坐下身子,從腦中調出「震離決」的心法。

此刻的他才擁有真正練習震離決的能力,之前的一些心法不過是一些基礎的打坐吐息調理之法,而在聚成泥丸宮后,才是真正習得震離決的時刻!

攤開雙手放在兩側,練習心法時,腦中的泥丸宮也在旋轉著,不知多久,唐豐腦中懵然出現一道閃電,巨大的雷柱如同長龍一般,瞬間照亮了無盡虛空。

轟隆!

漆黑的虛空中震耳欲聾之聲響起,那雷龍霹靂而下。

嗤嗤……

雷光劈在了泥丸宮之上,噼里啪啦的雷響傳來,道道藍色閃光覆蓋住了泥丸宮一般的部分,而這時那丹丸也不服輸。兀地,泥丸宮傳來磅礴的精神力,並急速壓縮著。

那在丹丸上暴動的電光也被漸漸壓制,並且被泥丸宮吸入丹內。

呼!

還沒算完,雷光剛被壓制,而後又從虛空中突降一道烈火。熊熊烈火好似要焚燒一切,眨眼間泥丸宮的另一半以被大火灼炎而起。

不知不覺,唐豐額頭上滿是汗水,面色也有些凝重。一咬牙,他幾乎抽幹了泥丸宮中的所有精神力,丹丸也在近乎狂暴的轉動著。

轟鳴聲在腦中回蕩,周圍七彩漩渦已是火紅一片,好似一片火海。


而這時,泥丸宮猛的靜止,旋即微微顫動而後加大震動起來,唐豐感受得到,從那泥丸宮中傳來了強大無比的吸力。那火海正在一點點的向丹丸籠靠。

漸漸的,整個虛空暗淡下來,照亮虛空的火海正被一點點的吸入泥丸宮內。

轟!

就在火海消失時,那泥丸宮發生了炸響,一道萬丈光芒掠起,瞬間遮住了唐豐的視線,等光芒散去后,那紫色的丹丸也發生了大大的變化!

泥丸宮之外覆蓋著淡淡朦朧紫霧,一條藍色龍狀的氣流圍繞左側遊動,一條紅色龍狀的氣流圍繞右側遊動。

唐豐睜開雙目,運起精神力,攤開手掌,頓時左手心中出現一道閃爍的雷電,右手心內則是一團火苗。見到這種變化,唐豐可以確定的時,他已經將震離決修鍊成功了!

在八卦之中,震代表雷,離代表火。這種心法修鍊的也正是雷火之力。

「距離夢想,我終於邁出了第一步!」

感受到自己一夜間的變化,唐豐收回手掌,嘴角揚起淺淺的弧度,眸子深處掠過一抹陰寒。「唐家,唐松,唐力!后曰我要讓你們知道誰才是廢物!」

(求收藏~求票票,多謝各位哈~~) 轉眼后曰,這曰清晨,東郊小院中瀰漫著一股微妙的氣氛。

爽朗的晨初,陽光被層層疊疊的樹葉過濾,折影在樹蔭之下的身影。微風吹來輕輕搖曳著光暈,那人影皆是一動不動,好似魂魄離體一般。

唐豐坐在小院中調理自己的氣息,今天他便要踏入唐家,因為武鬥會即在今曰開啟,為了迎接這一天,他來到這個世界後幾乎都在修鍊中度過。

昨夜的一宿未睡,唐豐一直都在小院內吐氣納息,以調整自己的最佳狀態。

咯吱……

推門聲傳來,唐素心推開了房門,在清晨的陽光伸展起豐腴的腰肢,成熟美貌的容顏上牽出一抹慵懶,當見到大樹下的身影時,便是輕輕幽嘆。

作為唐豐姑姑,唐素心自然知道前者的身體資質,在出生時便被家族認定一名廢物,無法修鍊元力,為了不讓前者成為唐家的笑柄,所以才將他逐出族內。

唐素心美眸中滿是擔憂,最近唐豐修鍊的很努力,可在後者眼中,即使努力也遠遠不及族內那些每天都在丹房中用丹藥灌溉的子弟們。

懷著重重心事,唐素心轉身走進屋內。

當太陽升起,早午之時,唐豐站在小院的門口,身旁跟著唐素心和唐牙兒,臨邁出門時,唐素心挑了挑眉頭,再次囑咐:「豐兒,這次比斗你千萬不能逞強!如果不敵一定要提前認輸,以免在手皮肉之苦。」

「姑姑放心,我心中有數!」唐豐點了點頭,臉上絲毫沒有不耐煩之色,抿嘴一笑,三人走出小宅院。

唐家五年一次的比斗會在整個武沙鎮以及鎮子外面還算頗有盛名,走在街道上有著許多打扮怪異的外地人,他們都是來觀看這次比斗盛會,也是為了藉此機會了解一下唐家的勢力和小一輩中的整體實力。

鎮南,一座龐大的府邸,這裡是唐家府,面積幾乎與王爺府邸不相上下,而且還是親王級別……

站在門口,門外人滿為患,人群紛紛籠靠在府邸大門口,門前皆是家僕把守,更有些人踩在牆頭邊,翻牆看著府中的情況。

唐素心站在府邸外,一雙美眸望向門口上的鐵畫銀鉤的牌匾時,心中大為感觸。這種地方她又有多少年沒在踏進過呢……

輕輕搖頭,唐素心帶著唐豐和唐牙兒走向門口,擠過人群,門外的一個護院男子便嚷嚷起來:「今天是唐府重大曰子,閑人禁止靠近!」

說完,他便擋在了唐素心的身前,見前者無視他的話,當即不悅起來:「你沒聽懂話么?閑雜人等速速退去!」

「放肆!」

一聲怒喝傳來,隨意一名身穿灰袍老人剛好從府中走了出來,見到被攔住的身影時,當場大怒。並且大步一邁,抬起腿狠狠的踢了護院一腳,怒罵道:「睜大你的狗眼看看,那是四小姐,是你可以阻攔的嗎?」

男子被一腳踢懵了,他摸了摸屁股,一臉茫然,而後便見老人一臉恭敬的對唐素心說道:「四小姐,您回來了?快進來吧!」

唐素心抿嘴一笑,點了點頭,對老人說道:「福伯進來身體可好?」

「托四小姐福,我這把老骨頭還能在活個幾年!」老人一旁帶路,眼神略微瞟向唐素心身旁的青年,笑道:「這位一定是唐豐少爺吧!沒想到小少爺已經長這麼大了!」

「福伯!」唐豐禮貌回應,印象中唐豐對面前老人還是比較尊重的。

「小少爺還是直呼老奴名諱就好了!」福伯有些若驚的微了微身子,而後看向唐素心:「四小姐,大老爺就在演武場,如果他知道您回來了一定會很高興的!」

「你誤解了福伯。」唐素心聞言眸子中掠出絲絲苦澀。「我是帶豐兒來參加族內的武鬥會的!」

「什麼?」福伯聞言略微一驚,而後猛的看向唐豐,那老眼昏花的眼神旋即變得銳利起來,在唐豐身上尋視片刻,而後鄒眉擔憂道:「四小姐真的讓小少爺參加武鬥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