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千絕很精明的發現唐龍和夏玉露眉宇間並沒有破掉森羅鬼地的驕傲和得意,就自認為他們未曾破解,很識趣的沒有去追問,省的尷尬,徒增彼此間的隔閡。

他不問,唐龍兩人也沒有刻意的去炫耀。

兩人都屬於低調的人。

加之鬼氣消散太慢,故而,自始至終柳千絕等人都不知道森羅鬼地已然不復存在。

途中,唐龍在一個小鎮子購買了一輛豪華的大馬車,捕捉四頭速度妖獸疾風豹代替四匹馬,令歸途時間大幅縮減至七天。

大龍郡城,傭兵大廳!

作為郡城級別的傭兵大廳要遠比其他城鎮的恢宏氣勢的多。

任務發布區都是用奢侈的晶石雕刻成的一個長達五米,寬有三米的晶石板,除卻休息區,任務區,還有貴賓室,秘密任務發布區等等。

雪染天下︰傾城召喚師 ,顯得很是熱鬧。

因柳千絕在郡城內屬於頭面人物,是有專人負責接待的。

他們就進入一間相當豪華的貴賓室,裡面酒水點心供應,負責接待的是一名靚麗的女子。

女子名叫夜霜。

傭兵大廳和雲月商會的一些事宜,一般都是她負責的。

雙方落座之後,夜霜直奔主題的道:「少會長此來,是要發布任務,還是另有要事。」

「是這樣的,我發布了一個百萬金幣的護送任務,如今他們已將我護送歸來,已然完成任務,你就幫我們計算一下傭兵等級吧。」柳千絕道。

「這個啊。」夜霜秀眉微微一挑,「少會長,你是有資格在大龍郡內任何地方發布任務的,但是要接任務的人卻需要到各地傭兵大廳接任務,而我並沒有收到你發布護送任務的消息,所以,他們不能算是接任務了,無法計算傭兵等級。」

柳千絕笑道:「夜霜,你很失職啊。」

夜霜淡淡的道:「請少會長指出。」

曖昧 ,「你連唐兄弟都不知道是誰,是在不該呀。」

唐龍就將彩金徽章取出來。

「彩金徽章!」夜霜的呼吸一滯,「你是雙紀錄保持者唐龍?」

「我是唐龍。」唐龍點頭。

「原來如此,彩金徽章擁有者,的確可以無需到傭兵大廳接任務,不過,我還需要驗證,少會長這任務發布是否有作弊幫助他人提升傭兵等級的嫌疑,還請兩位見諒。」夜霜很快便從唐龍擁有彩金徽章的震撼中清醒過來,仍舊是一絲不苟的道。

柳千絕道:「你們傭兵大廳,對傭兵等級就是格外的嚴格,好吧,我也只能說說我的丟臉事情了。」他就將森羅鬼地的事情詳細說了一遍,最後道:「若非唐兄弟和夏副團長出手,估計你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夜霜這次看向唐龍兩人的目光閃爍過驚駭之色。

不懼怕鬼氣和鬼嚎,在她記憶中,這是第一次聽說。

「諸位稍等,我去查一下情報。」夜霜起身離開了。

對於傭兵大廳在傭兵等級上面的嚴格,唐龍和夏玉露都是傭兵,自然是知道的,也沒覺得奇怪。

沒多久,夜霜便回來了。

這次歸來,夜霜看向唐龍和夏玉露的目光就越發的不同了,帶著難以掩飾的驚嘆。

「夜霜,現在可以了吧。」柳千絕道。

「已經驗證過了。」夜霜道,「唐龍是彩金徽章沒錯,但他只能自己接任務,所以任務只能給他一個人增加積分,夏副團長是不可以的。」

夏玉露一笑,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夜霜道:「這百萬金幣任務添加之後,唐龍晉級大龍郡七級傭兵,請將彩金徽章給我,我去給你修改等級。」

唐龍將彩金徽章遞給她。

夜霜沒有即刻離開,而是目光深邃的看向唐龍,道:「你可還有任務要交?」

「還有任務?」柳千絕訝然看向唐龍兩人,「你們還接別的任務了?」

唐龍和夏玉露相視一笑,兩人知道,夜霜查看情報,定然知道森羅鬼地事情了,才會有此一問的。

不待他們回答,夜霜反問道:「少會長不知道?」

「我知道什麼?」柳千絕更是不解。

夜霜扭頭看向唐龍,道:「你還真的是低調啊。」


「也沒什麼低調的。」唐龍無所謂的道,「少會長沒問,我也就沒說森羅鬼地破解了。」 直到第三天,所有事情都差不多結束,整個墓穴的出口也被封了起來,等待着一切事宜處理完畢在重開,而寶物也都相繼運送出去,至此,陶謙這次西安之行也徹底的要結束。

“陶謙啊,明天就要走了,今天還有時間,不如出去溜溜,買點紀念品什麼的吧。”孔隊長對陶謙笑道,此時他也從前幾日的事情中恢復過來,果然如陶謙預想那樣,沒有責怪。

陶謙覺得這樣也對,每個地方都有每個地方的特色,既然來了,在市裏面轉是不可能了,如今正好有時間,不如去赤水鎮轉轉。

當即點頭,道:“隊長你去不去,我們一起。”

“我還沒那麼早回去,不過你一個人也沒勁,也罷,我就陪你走走。”孔隊長笑着道。


陶謙欣喜不已,這臨近中午了,他們正好去赤水鎮吃一頓。

孔隊長也是個行動派,作風與程聰十分相似,說走就走,陶謙也樂得如此。

坐在摩托車上,隨着摩托車的顛簸,陶謙呼吸者新鮮空氣,正在悠然自得時,陡然的,精靈的聲音在陶謙腦海道:“主人,小心,有危險!”

陶謙當即一愣,這裏能有什麼危險,他在這可沒得罪過誰。

“別想那麼多了,主人,快停下!”精靈的聲音很急。

陶謙秉承着對精靈的信任,當即叫道:“隊長,快停車,有危險!”話音一落,他就身子前趴,直接拽着孔隊長手腕,讓摩托車瞬間一歪。

孔隊長車技不錯,又開的不快,臨時倉促之下,匆忙剎車,叫道:“怎……”

孔隊長話還沒說完,陡然兩名持刀的青年從路旁串了出來,直接落在陶謙他們前面!

“你們是誰!”孔隊長摩托車也顧不上,直接拉着陶謙就往後退。


“我們是誰,你該問這個小子!”陡然,又是一道聲音在身後響起。

回頭一看,陶謙頓時發現身後同樣有兩個人,其中一個身體壯實,滿身都是紋身,一臉冷笑。

孔隊長回頭,面色陡然徹底陰沉,道:“各位想幹什麼!”

陶謙也是面色不好看,眼睛四下一掃,只看到旁邊有個彎曲的木棍,兩尺長,他不由挪了挪步子,知道這些人找自己,沉聲道:“不知找我什麼事?”

“小子,前不久你壞了老子一件大事,今天老子來報仇來了!”那紋身男一臉陰狠,雙眼滿是怒火。

“我這段時間可一直在這裏,哪都沒去,怎麼可能得罪諸位,想來你是找錯人了吧。”陶謙皺眉,心中暗思對策。

“哼,你忘記了曾經在帝都做過的好事了?敢舉報老子的人,我看你是活膩了!”紋身男一臉不耐煩,也懶得多說,直接道:“給我上,做了他們。”

“上!”

看着四人前後夾擊,孔隊長面色大變,道:“陶謙,你走!”說完他就抄起地上一塊石頭,猛的像紋身男砸去!一手扯着陶謙直接往路外面的草叢鑽!

陶謙同樣心跳加速,道:“孔隊長,你走,我來攔!”

說完順手撿起那根木棍,掙開孔隊長拉住的手,腳下一跨,瞬間向着那持刀的兩個青年逼去。

“碰!”刀棍相交,這木棍很粗,一下子刀根本沒砍斷,體質經過改善的陶謙,力氣大的驚人,頓時將那持刀的青年手中的刀磕的差點飛走。

陶謙目光陰冷,此時他明白過來了,這些人是上次那個走私文物團伙的人,發現了自己的身份,來找自己麻煩來了。

他也不客氣,一棍奏效,緊接着長棍又是一甩,直接砸向第二個人。

孔隊長見陶謙還手,此時也不知從哪撿了跟木棍,直接攔住了紋身男。

紋身男的伸手自然不是孔隊長能應付的,雖然拿着木棍,但很快木棍就被紋身男奪走,自己還捱了一腳。

陶謙此時也打出了感覺,按照那拳法的套路,木棍忽上忽下,力道又大的驚人,幾下就逼退了兩個持刀青年,回頭看孔隊長被踹倒,當即也顧不上,直接奔到孔隊長身邊,雙腳地上一踏,身子暴起,揚起木棍就直接向着紋身男砸去。

“找死!”身後,兩名持刀青年瞬間撲了過來。

一棍下去,巨大的力道讓紋身男也承受不住,瞬間棍子脫手,大退好幾步。

陶謙冷哼一聲,木棍接着一掃,直接掃中紋身男身旁,快要畢竟孔隊長的另一名中年人。

“啊!”那中年人發出一聲慘叫。

他沒料到陶謙反應如此之快,力道如此大,連他們大哥都擋不住,大意之下,胳膊上被砸了一棍,痛的直撲在地。

這一下也讓陶謙徹底的重開了一條路!

“孔隊長,先走!”陶謙大喝一聲,道:“去叫人!”

孔隊長知道自己打架不擅長,當即藉着陶謙沖開的路,拼命往回跑。

陶謙則是木棍一橫,直接攔住餘下三人,三人見陶謙如此兇狠,都腳下一頓。眼看着孔隊長越跑越遠,三人也無可奈何。

紋身男心中後悔,當初沒帶槍來,他原本以爲陶謙只是個小角色而已,帶槍檢查太危險,纔沒敢如此,先走大爲後悔。

此時看着陶謙,他的面色更加難看,暗自咬牙切齒!

“想找我麻煩,我知道了,你們是哪個走私文物團伙中的人吧,有種就來啊!”陶謙冷笑着大叫。

體質的改善,讓他的反應力,爆發力都極大的增強,尤其是力道,他一個人的力道是普通人的兩三倍,加上一直堅持練精靈教的拳法,身體柔韌性也極佳,此時也膽氣一壯。

“上,別浪費時間!”紋身男見孔隊長跑了,也不耽擱。

兩名持刀青年對視一眼,長刀猶如西瓜刀,此時都泛着森然的光芒,直奔陶謙。

“主人,用拳法第三式!”精靈的聲音適時的想起。

陶謙下意識的就跨步屈膝,木棍由下往上一撩!

“當!”一棍直接撩中右邊的長刀,長刀受力根本不由那青年控制,直接挑起。

陶謙棍子撩起之後並不停,直接在頭頂劃了個弧度,緊接着由左往右一掃,瞬間將另一名青年長刀掃中!

一擊,兩柄長刀都瞬間一歪,兩名青年面色一變。

“第四式!”

陶謙得勢不饒人,第四式緊接着出手,滾出入龍往前直捅,接着一挑,手腕一抖,猛力往下斜斜一點!

“唔!”一棍捅中了一名青年的胸口,那青年面露痛苦之色,往後退了三大步!

“啊!”一棍點中另一名青年腮幫,這青年陡然身子一歪,站立不穩!

陶謙這一下動作太快了,第三式第四式接連着使出,根本沒給二人任何反擊的機會,加上力道太大,二人根本無法抵擋。

“嘶!”陡然的,陶謙只覺得膝蓋一陣刺痛,一塊大石滾落在前。正是那個被他砸到地上的中年人扔得,此時他已經站起,手中還拿着一個石塊。

陶謙心中一沉,這膝蓋被石頭砸中了,若不是他體質改善,此時恐怕想站住都吃力,這還不算,那紋身男此時也拿着根棍子,一臉猙獰的撲過來!

“媽的,拼了!”陶謙咬牙,左手一擋,右手木棍奮力往前砸。

輕微的聲音響起,夾雜着慘呼,陶謙只覺得左手猶如被大石壓過,錐心刺痛讓他額頭都沁出了汗,不過好在他這一棍也同樣砸中那紋身男。

“呼!”又是一個石塊飛來,直撲陶謙面門。

陶謙眼角餘光看到,當即顧不得太多,身子一橫,可這一動膝蓋就是一陣刺痛,讓他倒吸一口冷氣。

當即他身子急退,回頭看到孔隊長已經走遠,看不見了,他心頭一鬆,膝蓋受傷不重,但左手可是吃的一記重擊,此時都有點不聽使喚,他也不再進攻。

“想找老子麻煩,再來幾個人差不多,怎麼,還想硬拼?”陶謙面色冰冷,笑道:“我的人馬上就到了,來啊,有種就跟老子死磕!”

陶謙的兇悍讓紋身男臉色徹底的陰沉下來,有些不甘的吐了口唾沫,道:“小子,今天算你運氣,老子兄弟們都沒帶來,下次你可就沒那麼好運了。”

“隨時奉陪!”陶謙依舊冷笑的看着對方。

“走!”知道此時已經很難得手,紋身男也不再耽擱,直接帶人跑了!

陶謙心頭一鬆,看着倒在一旁的摩托車,此時他想騎,可左手疼的讓他受不了,膝蓋也同樣疼的發麻,他苦笑着,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等人來。

“主人啊,看來你以後要多練習啦,還要多進行格鬥實戰訓練,否則的話,真的不是很安全呢。”精靈有些擔憂。

陶謙笑道:“沒事,這太平社會的,應該不會出大亂子。”

“那可難說啊,隨着主人名聲越來越大,往後指不定會得罪什麼人的,萬一人家拿槍來暗殺,你怎麼應對啊。”精靈有些不滿。

陶謙一愣,如今是火器時代,對於槍的高爆發力,子彈的高速和穿透能力,如今的陶謙確實是一槍就能放倒,這樣一想,他今天還真有點僥倖,幸虧對方大意,不過看對方樣子,似乎還不肯罷休,他也不由心中一緊。 貴賓室內,柳千絕等六人滿臉駭然。

「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柳千絕以為自己聽錯了。

「森羅鬼地破解了。」唐龍笑道。

柳千絕生出自己很愚蠢的感覺,作為雲月商會即將接任會長的人,不說一定是奸商,看人方面向來是他自以為值得驕傲的地方,唐龍讓他第一次有種看不透的感覺。

他自問當時看的很清楚,唐龍真的是沒有半點的驕傲得意之色。

破解一個禁地,居然能以平常心對待?

要知道,就算是一些究竟生離死別考驗的人,都很難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