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很喜歡花,這些花都是他管的,從不讓別人插手。」

「爸好有耐心。」楊梓暢覺得她公公真是個會生活的人。

他們一家三口一到,邱母開心的張羅讓張姨準備飯菜,邱母也去抱小亮,陪他玩,邱父看到自己的孫子,也是忍不住的哄他,可是邱母和邱父時常會因為搶著哄小亮而逗幾句嘴。

「你們兩個趕緊要二胎,讓我跟你爸一人哄一個,多好。」在小亮開心的爬著去找他奶奶抱,而不顧他爺爺失落的眼神后,邱母開心的笑着看她老公一臉受挫的表情后,對楊梓暢和邱鵬兩人提議道。

一家人在客廳坐了一會,那邊張阿姨就喊著吃飯,五個人起身,去吃飯。

邱母笑着說了一句:「今天的菜色全是梓暢喜歡的。」

剛剛梓暢餵飽小亮,小傢伙就被保姆抱去午睡,四個口人圍坐下來,邊吃邊聊,邱母總說梓暢太瘦了,一直讓她多吃點,眼裏還有着殷切的期盼,讓梓暢又怎麼會不懂她婆婆的想法。

楊梓暢發現邱鵬一定跟她婆婆說了什麼,她婆婆之前從不會說二胎的是,可是自從邱鵬跟她說想再生一個女兒被她拒絕後,沒多久她媽陳舒,她婆婆就隔三差五的無意中提出小亮自己還是太孤單了,可以再有個小弟弟小妹妹之類的話,楊梓暢就知道一定是邱鵬這個可惡的男人做的好事,他見他自己不能說服她生二胎,就出動家長。

楊梓暢算明白了,男人,就算是邱鵬這樣事業有成de男人,內心裏還是小孩心性,偶爾很叛逆,但只要表面上順着他,那就天下太平了。

除了二胎的事之外,還有邱鵬不喜歡楊梓暢看其他帥哥,沒問題,她背地裏看個夠。

邱鵬不準楊梓暢多吃垃圾食品,沒問題,她自己在家背地裏吃個夠。

邱鵬不喜歡楊梓暢穿在膝蓋之上的牛仔裙,沒問題,她背地裏穿個夠。

這麼一來,連邱鵬都忍不住誇獎說:「你最近很乖啊。」

楊梓暢溫順地笑笑,可心內卻還是有些惶恐,就怕被邱鵬發現。

11月的一天,楊梓暢渾然不知她將面臨一場暴風雪。

邱鵬下班回來后,確實一言不發,臉色也非常不好。

楊梓暢秉著做好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的想法,一看邱鵬臉色不好,趕緊表示關心,低眉順眼,屁顛屁顛地遞上拖鞋,送上熱茶,又主動地為他捶腿捏肩,噓寒問暖。

但邱鵬始終是冷著一張臉,就是不搭理楊梓暢,楊梓暢仔細回想這幾日她是不是瞞着邱鵬做了什麼事被他發現了,可是想了好久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不過上次楊梓暢因為複習得太累,便拿着邱鵬的筆記本下了幾部之前就想看的電影,一不小心,誤中了病毒,將筆記本上拓宇公司的很多資料都被刪除的一乾二淨。

楊梓暢認為自己估計是死路一條了,便決定破釜沉舟,在向邱鵬坦白罪行后,在邱鵬的眉毛豎起來前,馬上主動湊上去撒嬌,結果就被成邱鵬愛吃的「肉丸」了。

一陣風捲殘雲之後,邱鵬則帶着滿足的心情重新去書房拯救資料——一個字也沒有責怪楊梓暢。

也就是在那次,楊梓暢便明白了一個事實——她的下半生,就要靠她服軟撒嬌了。

現在的情況也是一樣的,楊梓暢雖然不知道邱鵬因為什麼生氣,但是就憑他不理睬她,楊梓暢就可以確定邱鵬是在生她的氣,那就沒辦法了,只能用她的殺手鐧了。

這次,邱鵬連地方都沒挪動,直接在沙發上將楊梓暢製作成了肉丸子。

就在楊梓暢身心俱疲的檔口,正要沉沉睡去,卻聽見邱鵬冷冰冰的問道:「為什麼要報考Q大?」

是的,所謂的暴風雪就是:楊梓暢沒有像邱鵬希望的那樣,報考之前說好的Z大的新聞傳播專業,而是報考了Q大的新聞傳播。

其實楊梓暢還真有些故意要瞞着邱鵬的,這要是考在了Z大,離家遠了點,而且Z大的女生多男生少,楊梓暢覺得她總對着邱鵬這種成熟款的就算他再英俊也會審美疲勞,也得沒事看看小鮮肉來調節一下。

「因為Q大離咱們家近呀。」雖然原因不並是只有這個,當然也不能說出來。

「還有其他的原因吧。」邱鵬冷冷覷了楊梓暢一眼。

楊梓暢不得不感慨,知她者,莫若邱鵬是也啊。

Q大的新聞傳播專業很厲害,而且Q大還是有名的和尚廟,況且,是座清俊和尚大大有的廟。Q大的特色之一就是,女生稀少,而男生的數量和質量大大的好。

楊梓暢心裏有着小九九,想着多看看年輕的小鮮肉,她的心態也會跟着年輕向上些。

上次路過超市的海鮮櫃時就多看了眼在邊上挑海鮮的文雅的男士,邱鵬就吃味了很久,還將楊梓暢修理的很慘,這還只是因為她的行為不是光明正大的前提下。

所以,她毅然決然的報考離她家只有30分鐘車程的Q大。

等考進Q大后,就可以天天調戲各小鮮肉了,回家還有邱鵬這塊上等牛肉等著自己,神仙的日子也不過如此。楊梓暢發現自己變壞了,這可能需要歸功於盛理經常對她耳提面命的洗腦:不要總表現的非邱鵬不可,要讓他有危機感。

楊梓暢覺得她成功的跑偏了。因此,楊梓暢大著膽子,瞞着邱鵬,報了Q大。

而現在,東窗事發了。不過,反正名已經報了,就算邱鵬有通天的本領,也不能更改了。

但楊梓暢實在不想每天看着邱鵬的冰塊臉,所以楊梓暢便忍讓了許多:平日遇見邱鵬有什麼要求,楊梓暢總是習慣性抗拒抗拒再抗拒,但事發以來,只要邱鵬表示要休息了,楊梓暢不敢說個不字,立馬去洗漱快速上床休息,等著邱鵬。

楊梓暢如此溫順謙恭懂事,但作用卻不大,邱鵬看上去還是挺生氣的,最明顯的表現有三處。

一,他總是搶楊梓暢十分愛吃的榴槤味的大福吃。

二,他總默不作聲地將夫妻之間的互動次數增加了一倍。

三,他開始從物質上虐待楊梓暢:就算楊梓暢感冒生病了,也不給葯吃。

每年冬天,楊梓暢都會例行性般地感冒,12月初時,便中了感冒的招。

楊梓暢本想讓邱鵬去給她買點感冒藥,但邱鵬卻說什麼也不買。

最後,流着鼻涕的楊梓暢終於怒了,極其憤怒的質問他說:「邱鵬,你是要眼睜睜看我死嗎,眼睜睜的看着小亮沒媽嗎?」

邱鵬則伸手,溫柔的梳了梳楊梓暢的頭髮,輕聲緩緩的說道:「我們家……已經沒錢買葯了。」

楊梓暢忍無可忍的對着邱鵬翻白眼:「……」

沒錢?還沒錢買葯,你一個老闆竟然跟我說窮的沒錢買感冒藥!楊梓暢在心裏默默的吐槽。

不過邱鵬到底還沒到喪心病狂的地步,雖然不給楊梓暢葯吃,但還是細心地照顧著楊梓暢,還知道給楊梓暢熬魚湯,給她暖被子,幫她剝橘子。

在這幾日的食療之下,楊梓暢的感冒不藥而癒了。

終於,在12月底時,考研考試來臨了。

楊梓暢並不是太擔心,畢竟,她是拼了老命複習的,有很大的把握能過線的。

到了那天,楊梓暢的脖子戴着她婆婆給她的護身符,手上掛着李陽送她的幸運手鏈,雄赳赳氣昂昂地準時來到指定地點考試。

卷子發下來后,楊梓暢大略瞄了一眼,心也安了下來,難度對楊梓暢來說,並不大。

楊梓暢凝神靜氣,提筆才做了兩道選擇題,忽然旁邊女生身上的香水味慢慢的飄了過來,本來是優雅恬淡的香氣,但不知為什麼,一股酸澀的暖流忽然湧上喉頭,楊梓暢還不來及做出任何反應,直接「哇」地一聲吐了出來。只聽周圍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氣,等着她……

這是楊梓暢一生中最丟人的時刻。

楊梓暢那被胃液腐蝕得面目全非的早餐,全都躺在了地板上,散發着令人不太舒服的氣息,她自己都嫌棄自己了,更不要說別人。在所有人異樣的目光中,楊梓暢只想縮成一團,或者立即消失不見。

上午的政治考得比吐出來的那些東西還要糟糕。

中午,楊梓暢吸取了上午慘痛的教訓,就連午飯都不敢吃,準備一會去買點見效迅速的胃藥,免得下午的英語也考的慘不忍睹。

可是邱鵬聽聞她說了這件事後,固執地硬要拉着楊梓暢去醫院,楊梓暢拗不過她,只能不情願的跟邱鵬去了醫院。

中午醫生要休息,楊梓暢便讓陸遠打了通電話給相熟的醫院領導,麻煩派醫生在診室等候。

等邱鵬和楊梓暢到的時候,醫院裏人已經很少了,和平時的人滿為患形成鮮明的對比。

楊梓暢被邱鵬拉着上了電梯,在第三樓時,電梯門打開,上來了一個穿白大褂的醫生,戴着口罩跟邱鵬說話。

開始時楊梓暢並沒太在意,但仔細一看,這人的背影有些熟悉,再仔細地一想,呦呵,這不就是陸遠嗎,小樣兒,戴上口罩和醫生嗯帽子差點就不認識他了。

出了電梯,幾個人走着走着,楊梓暢覺得有些不對勁,好奇的問道:「腸胃科不是在這邊吧?」

「相信我。」邱鵬看着她說道,而一邊的陸遠已經摘了口罩,一臉看好戲的樣子看着楊梓暢。

「好。」楊梓暢見兩人的樣子,狐疑的點了點頭。 「從今天上午來看,對面宋家的客流量,比昨天至少提升了八成。這應該只是開始,等到明天的話,人估計會更多。」

「老池他們也在聯繫認識的狩妖團,但是這些狩妖團或者閑散的狩妖隊,要反應過來,至少也要等到明天。」

易弦商行頂層,衛易看着樓下宋家商行的人流,嘴角流出一絲壞笑。

「確定他們那邊的價格,也都下調了?」

韓秋生聽到這個問題后,點了點頭,回答道:「下調了,但是和咱們之前預期的價格相比,還是稍高了一些。僅僅只是比咱們這邊的丹藥價格,稍低了一點而已。」

「這個價格,會不會只是接近他們的成本線?或者……就算稍稍低一點的話,哪怕咱們招來的客流量再多,宋家一樣能夠承受的起啊?」

韓秋生憂心忡忡。

從衛易讓她去聯繫那些音圭門派的時候,韓秋生就猜出了衛易的想法。她不得不承認,這確實是個極好的辦法。

既然對方打的是價格戰,衛易他們調低價格,宋家也只能繼續下調價格,而且是要比衛易這邊更便宜才行。只有這樣,才能將衛易這邊的客人,全都吸引過去。

只是這樣一來,肯定會出現一個問題。

當衛易這邊,價格降到足夠低的時候,宋家那邊,如果再繼續降低價格,就一定會虧本!

不過相對於宋家來說,只要能虧掉的錢,還在一定的限度之內,就不會出現什麼問題。宋家本來就以有錢而聞名,哪怕虧掉一個億,對於宋家來說,也是可以輕易接受的。

唯一的辦法,就是加快宋家的虧損速度。

衛易讓韓秋生去聯繫那些音圭門派,就是為了讓更多的修者,注意到宋家這邊的價格便宜。宋家這邊客人越多,虧損的就越快,他們能夠撐的時間就越短!

「我當然知道,這點損失,對於宋家來說,肯定不算什麼的。」

衛易倒是很有自信,好像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而且,若是靠一個拖字,就想戰勝宋家,那也未免太過不現實了。如今主動權在宋家手裏,宋家完全可以隨時變招,用其他法子來對付咱們。」

韓秋生沉默著點頭。

這個道理,她當然也懂,這也正是她擔心的地方。

「再等兩天再看吧,事情肯定會有轉機的。」衛易說到此處,卻是不再提及後面應該做什麼,而是話鋒一轉,問道:「秋生姐,之前我教給他們的固元丹和沸血丹,已經煉製出來了嗎?」

「已經煉製出一些了。不過昨天他們才剛剛接觸丹方,短期內成丹率肯定不會太高。」

「這沒關係,」衛易搖頭道:「只要能煉製出來就行,就算產量少一點也沒關係。接下來供給他們練手的靈草,千萬不要小氣,務必要在最短時間內,讓他們每個人都能熟練起來,為商行穩定供貨。」

「最近蒼靈城的市面上,普通的辟穀丹,價格是多少?」

衛易突然問出的這個問題,好像和眼下宋家的問題完全沒關係。不過韓秋生還是下意識的答道:「最近蒼靈城靈谷價格偏高,市面上辟穀丹的價格,一般在十八個靈錢左右,也有個別開價到十九個靈錢的,怎麼了?」

「咱們店裏,這種法階下品的辟穀丹,賣多少錢?」

「十五個靈錢。」韓秋生嘆了口氣,「辟穀丹本來就不是什麼值錢的玩意兒,這個價格,也就比原料成本高不到四個靈錢,連煉製的人工費用都合不上,根本就是在賠錢。」

「那麼,宋家那邊呢?」

「更低一點,應該在十四個靈錢吧。不過,宋家在原料靈草這一塊,擁有的優勢太大。哪怕以這個價格出售,他們還是不一定會虧欠啊?」

「十五個靈錢,咱們勉強不虧錢,但也不賺錢;十四個靈錢,宋家依舊能不虧錢。」

衛易忽然邪魅一笑,然後問道:「但是十四個靈錢這個價格,對於其他丹藥店來說呢?」

韓秋生眼睛漸漸亮了起來,終於有點想明白了衛易的意思。

不過當韓秋生還想還說什麼的時候,卻見衛易擺了擺手,繼續道:「秋生姐,你真的不用再想更多了,相信我,最多再有三天,一定會出現轉機的。咱們眼下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快點讓商行的煉丹修者,把沸血丹和固元丹煉製出來。要不然的話,等到三天之後,有大量的修者來咱們店買這兩種丹藥,咱們卻因為沒有貨而賺不到錢,那才是真正的虧大了。」

……

不得不說,有幾家音圭門派幫忙造勢,宋家這處新商行的名頭,擴散的速度要遠比想像的更快。

蒼靈城裏的音圭門派,大大小小有上千家。不過能夠具有一定影響力,規模稍大一些的,就只有不足百家了。更多的還是那種小音圭門派,勉強能夠生活而已。

對於這種小型的音圭門派,很少有大金主能夠瞧得上眼。像之前宋家找來的,就清一色都是那些大型的音圭門派。這沒法子,畢竟人家聲音更大,錢花出去也更有效果。

不過這一次,衛易卻告訴韓秋生,專門去找這種小門派。理由也很簡單,他們現在需要的,只是讓更多人知道宋家新店東西便宜的事情。這樣的話,聲音大小倒是無關緊要的,最要緊的是聲音要多,要讓更多的人知道。

而最終事實證明,衛易的選擇,果然也是正確的。

難得有衛易這樣的金主,願意花錢去和這些小型音圭門派合作。這些門派也是鼓足了勁,玩了命的滾動播出各類廣告。

僅僅兩日之後,有關於宋家的這個消息,就幾乎被半個蒼靈城的修士都知道了。

這些修者當中,當然絕大多數,只覺得是宋家招攬客人的手段,並不一樣真的那麼便宜。但還是有一部分好事修者,願意親自過來看看。而結果,顯然也沒有讓他們失望。這些修者多半都是鍊氣期的底層修者,而宋家出售的丹藥,為了和衛易這邊打擂台,出售的也基本上都是低階丹藥。

火了!

宋家這邊的消息,以難以想像的速度,瞬間在全城爆炸開來。那些親身來過一次的修者,看到這邊的東西,竟然真的這麼便宜,自然開始大肆採購起來。而這些修者回去之後,自然也會和一些關係親近的朋友或是親人說起此事。如此一來,消息傳播的速度,已經遠遠超過所有人的想像了。

方進看着商行內無比擁擠的人潮,臉色黑的如同鍋底一樣。

作為這處商行的掌柜,他當然知道,幾位宋家嫡系子孫開了這家商行的目的,只是為了擠垮對面那家商行而已。

方進是經營商行的老手,在經營生意這一事上,經驗十足。要不然也不會被宋先盟幾人選中,從別的地方特意調過來。從一開始,他就意識到了宋家這次純粹打價格戰的缺陷。不過他幾番思量之後,卻依然決定只做自己分內的事情,而沒有想要多嘴提醒什麼。

原因有二,第一,是因為方進知道,就算自己說出這個缺陷來,也不會得到那幾名宋家嫡系子孫的認可,對他沒有半點好處。他看得出來,宋家的年輕人們,這次似乎是鐵了心的想要對付那個小衛。他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反對人家打價格戰,反倒會讓人家覺得,他是不是另有所圖。

第二,他也是個莽修。

不管是同為莽修的那份惺惺相惜,還是看不慣宋家這些年輕人如此跋扈。總之,方進雖然事先就看出了一些問題,但他還是選擇老老實實閉嘴,打算坐看這次宋家栽一個跟頭。

但他沒想到的是,事情的發展,卻似乎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這次宋家針對的那個衛易,彷彿一眼就看穿了宋家這次的弱點,出手又准又狠。他粗略算了一下,開業第一天的時候,商行這邊,大致只虧損三百萬靈錢。但是等到第二天,那些音圭門派開始滾動播放廣告的時候,虧損的缺口就瞬間翻了一倍,將近七百萬。

至於今天,儘管這會兒離打烊關店還有兩個時辰的時間,但是方進已經能夠大致估算出,今天的虧損,估計要接近千萬了。

從今天商行一開門,那些底層修者們,就瘋了一樣的湧入。不管遇到什麼丹藥,不管對他們有用沒用,只要看見,馬上搶走。

對於這種情況,如果是正常經營的話,方進會瞬間以商行缺貨為由,暫時關閉店面。反正商行的名氣已經打出去了,接下來就可以直接恢復正常的價格,重新恢復正常經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