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壯壯唬出了一條通道,他一把抓住我,就疾步走到了向琳琳班門口。

這時,我纔看清楚湯國臣的相貌,他長得眉清目秀,跟動畫片裏的一休哥有些神似,只不過湯國臣留着寸頭,身高也有一米七幾,一身筆挺的白色休閒裝,腳踩一橙色的運動鞋,給人精神矍鑠的好印象。

他談不上帥氣,但多看幾眼,卻覺得很可愛,微微一笑還有點小女人氣息浮現。

湯國臣見到熊壯壯,馬上送出了微笑:“壯壯哥,早上好!”


湯國臣是高三學生,但熊壯壯如果不留級也是高三,故而湯國臣稱呼熊壯壯一聲哥,我也覺得正常。

熊壯壯卻心裏堵,他這人喜形於色,沒啥心機,直接繃着臉回道:“我一大早就感覺很不好,想揍人!”

如果換做是其他人面對語氣不善的熊壯壯,估計早就嚇得腿哆嗦,但湯國臣卻沒顯露出絲毫恐慌,他還笑着問:“壯壯哥,誰惹你生氣了?你告訴我,我幫你出氣。”

自始至終,湯國臣都沒看我一眼,哪怕我就站在熊壯壯身邊,而且向琳琳見到我以後,還走到我跟前。

但湯國臣,就是沒看我一眼,他眼中只有氣呼呼的熊壯壯,即使我在詢問向琳琳沒事吧,也沒引來湯國臣的斜視。

“我說的就是你,你小子影響我的好心情。”熊壯壯沒給任何面子,挽起袖子,瞪着眼睛道:“從你昨天回學校,擺下那狗屁演唱會開始,我就不爽你了。”

“哎喲喂,沒想到,是我讓壯壯哥不開心,小弟的錯。”

湯國臣笑容依舊,他還當着上百學生的面,毫不猶豫的揚起一巴掌,啪的一耳光扇在了自己臉上。

頓時,整層樓的學生就變得安靜下來,沒人想到湯國臣竟然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


熊壯壯也愣住了,完全沒回過神。

而我,則眉頭鎖在了一起,再看依然笑得燦爛的湯國臣,感覺這人簡直就是個笑面虎。

有句話叫啥來着,對對,伸手不打笑臉人。

即使熊壯壯真的不爽,但湯國臣笑着打了自己,這就讓熊壯壯騎虎難下,如果湯國臣與熊壯壯扯皮,我敢肯定熊壯壯會揍湯國臣。

但人家這樣了,你熊壯壯還能怎樣?

“壯壯哥,算了,你跟湯哥哥都是二中的名人。”

這時,安靜了幾秒鐘後,果然站出來了一個腦殘女粉,開口替湯國臣說話,立刻換來了不少女生幫腔。

“壯壯哥,差不多就行了,人家湯哥哥也沒做啥啊……”

“壯壯哥,你看湯哥哥還在跟你笑,你就別繃着臉了唄……”

“不是我說你啊壯壯哥,得饒人處且饒人,伸手不打笑臉人……”

很快,整個四樓到處都是女生在議論紛紛,我注意到熊壯壯臉色陰沉到緊緻,他很想發怒,但衆怒難犯,即使熊壯壯都必須得忍着。

我又看了看湯國臣,他人畜無害的笑着,沒再說任何一句話,因爲根本不需要他說,那些女生能說的,都幫他說全了。

“這傢伙,在女生心目中的地位,可見一斑。”

我心頭想着,爲了不讓熊壯壯繼續難堪,我連忙拉了熊壯壯一把,示意他跟我下樓去。

與此同時,我也拉着向琳琳就走。

熊壯壯咬了咬牙,最終還是長出一口氣,在女生們的議論中,不甘心的跟着我往樓下走。

“向琳琳,我真的喜歡你,雖然你不喜歡我,但我還是不放棄,人生總得有個目標,如果輕言放棄,那麼就跟鹹魚沒啥區別。”

就在向琳琳跟我下樓的時候,我們身後傳來了湯國臣的宣言,他的深情表白,立即引起騷動,那些腦殘女粉又說湯哥哥好可愛、好深情等等。

“噁心!”

向琳琳走在我身邊,不悅的道:“我就覺得湯國臣噁心,做作,虛僞!”

熊壯壯忙道:“對,那小子虛僞得讓人噁心,剛纔那一巴掌,簡直顛覆了我對他的認知,把我瞬間定格在鬧事者層面,而他則高高在上的享受女生們的欣賞。”

向琳琳哼了一聲:“壯壯哥,你真該動手揍他的,我從沒見過像湯國臣那種厚顏無恥之人。”

熊壯壯就說:“我也想揍他,但我真的出手,我在二中的人設就轟塌了啊!”

向琳琳咦了一聲,被我拉到了我們高一五班,由於向琳琳參與了我的生日宴會,班上的同學都認識她,還有人跟向琳琳熱情的打招呼。

“壯壯哥,你的人設,在二中是啥?”

向琳琳坐在了我的座位上,我則抽了一張椅子,坐在一邊,向琳琳問熊壯壯。

“我的人設,就是高大上,有義氣,不能不講理!”

熊壯壯恬不知恥的說:“在二中男生心目中,我就是情誼深重的男子漢;在女生心目中,我就是偶像的代名詞,我可不能因爲湯國臣那種虛僞貨色,而破壞了偶像的形象。”

嘔嘔嘔……

向琳琳連續做了三次乾嘔,就連聽到熊壯壯說這話的李娟,也面露鄙夷的說:“壯壯哥,你不吹牛,你還有點人設,但現在,嘔嘔嘔……”

看到兩個女生都做乾嘔,熊壯壯就看向我,我也覺得一陣惡寒,趕緊乾嘔着,引得熊壯壯氣得吹鬍子瞪眼睛,說咋了嘛,哥的人設難道就不能是偶像。


“是,你是嘔吐的對象!”

向琳琳的一句話,說得比較大聲,引來班上不少女生鬨笑。

哈哈……

沒曾想,熊壯壯也繃不住了,他也跟着女生大笑。

我心說這傢伙是沒救了,居然這時候還能笑得這麼開心。

過了一會,我問向琳琳:“那個湯國臣,咋就看上你了呢?”

向琳琳一瞥眼,胸膛一挺,驕傲的說:“姐有料啊!”

我去!

看到向琳琳如此自豪,我雖然覺得她說的是真話,但還是覺得她應該低調。

“或許是眼緣吧。”向琳琳正經下來,給我說:“昨天我也去了操場看演唱會,湯國臣在臺上撒紅包,我沒去哄搶,或許就是我的不搶,才讓他注意到我,你知道的,我長相迷人,身材完美,聲音甜美……”

打住!

我急忙伸手按下,讓向琳琳別學着熊壯壯那麼自以爲是,真是受不了這個女人,她總是這麼自信滿滿,爲啥美女的自信心都好到爆棚?

向琳琳捂嘴一笑,卻換來熊壯壯在一邊做乾嘔。

嘔嘔嘔,熊壯壯嘔了足足一分多鐘,纔給面露鬱悶的向琳琳說:“你這女人,明明醜得沒朋友,還好意思那麼自傲。”

向琳琳瞪大了眼睛,握緊了粉拳,沉聲讓熊壯壯有種再說一次,信不信她用小拳頭砸得熊壯壯懷疑人生。

熊壯壯就苦着臉,給我說看吧棒槌,你表妹現在都這麼霸道了,太欺負人了!

我一笑置之,給向琳琳說既然不喜歡湯國臣,就不要再跟湯國臣糾纏,如果湯國臣下回還去找她,就讓向琳琳攆他走。


“要是攆不走,咋辦?”向琳琳問我。

“攆不走,你就通知我,我趕他走!”我哼了一聲:“我帶上壯壯哥,哪怕毀掉壯壯哥偶像的人設,我們倆都要揍湯國臣一頓。”

熊壯壯一臉無辜:“別把我扯進去,我可不去揍湯國臣,哥可是偶像。”

向琳琳聽得一陣笑,她當然知道我跟熊壯壯是在鬧着玩,看了看時間,馬上就要早課開始,向琳琳就起身準備離去,給我說放心吧,她知道如何應對湯國臣。

離開時,向琳琳還頗爲認真的給熊壯壯說:“壯壯哥,其實,你在我心中就是偶像,我沒給你說過吧,我不喜歡小白臉,也不喜歡高富帥,我就喜歡威猛的男生,就像壯壯哥這樣的!”

說完,向琳琳捂嘴笑眯眯的跑出了教室,留下了一臉震撼的熊壯壯。

壯壯哥一把搶過我的手機,打開了鏡子功能,在鏡頭前不停的照自己,喃喃道:“我靠,咋世上有這麼帥氣的男生,我的天,我都被自己給迷暈了,嗯,向琳琳,我要追求她,也只有我這種威猛的男生,才配得上雙馬尾的美女向琳琳,嘿嘿……”

我像看一頭恐龍一般的看着自言自語的熊壯壯,前排的李娟回頭,輕聲問我:“這壯壯哥,難道看不出來,向琳琳是開玩笑逗他的?”

我無奈的搖着頭,小聲回道:“我們都能看出來,但當局者迷啊……”

那邊,當局者迷的熊壯壯,還在自我欣賞,抹着光頭,對着鏡子裏的自己讚道:“帥,果真是帥得掉渣,威猛男人的典範,整個二中最有魅力的男神,熊壯壯,你咋這麼優秀呢?嘻嘻……”

“……”

我跟李娟,包括注意到熊壯壯的其他同學,全部都驚得說不出話來。 在校園的日子,過得飛快。

接下來的二十幾天時間裏,沈麗君把酒吧轉讓後,一直待在本市,她每天都跟我通話,說她在本市並沒有回沈氏集團,而是跟她的學長在一起。

主要目的,是沈麗君在替我解決一些或許將來會面對的難題。

而我本人,也想出了離開本市的事件,只是在四月末的到來。

這二十多天中,畢發達從市醫院出院,回到了二中讀書,我跟他的關係依舊保持得不錯,由於酒吧轉讓,畢發達也沒了勤工儉學的機會。

但他出車禍出院,肇事者司機給畢發達進行了賠償,至於是多少賠償費,我沒問,畢發達也沒給我說,不過他第一時間把欠我的錢都還清。

這段時間裏,我與柳筱婷依舊微信每天聯繫,我們倆顯得更加恩愛了,這事後來被熊壯壯說給了向琳琳知曉,向琳琳就抽了個週日,竟然跟黃鸝鳴去到市裏,找到了柳筱婷。

向琳琳說是去見未來的嫂子,拉好彼此的關係。

當晚,柳筱婷給我發信息,說與向琳琳相處融洽,還覺得黃鸝鳴那女孩子不錯,雖然不太喜歡說話,但貴在真實。

我對黃鸝鳴沒特別的好感,當然也談不上討厭,因爲她是冷半城胞妹的緣故,我對黃鸝鳴始終有些排斥。

另外,沈麗君出面說服了冷氏集團董事長,冷氏一脈放棄了對付張德武與小雞仔,我後來跟武哥通過一次話,給張德武說了這事。

武哥顯得無所謂,他說煤窯是小雞仔的地盤,誰去都不好使。

我信任武哥,便給他暗示了要去本市的事情,但張德武沒聽出來,在我談及或許會跟他換個地方再相處的時候,張德武笑嘻嘻的讓我別去煤窯找他,煤窯不好玩。

我也是無語了!

二十多天時間裏,我與蘇芸兒見過五次面,回家住過一晚,其餘時間我都住在老闆娘家裏。

這五次見面,都是蘇芸兒讓我回家吃晚飯,她給我做了豐盛的晚餐,最近蘇芸兒的廚藝大增,做的菜餚色香味俱全,我每回都誇讚她,把蘇芸兒高興得咯咯笑。

如果說這二十多天裏,有什麼事特別讓人鬱悶,那就是潘若曦從體育館的訓練室搬出來。

那天,潘氏集團給潘若曦建造的全能型訓練室投入使用,潘若曦就讓我一個人把體育館訓練室的器械,全部搬運到貨車上,許多器械挺沉,弄得我汗流浹背都沒法扛上車。

潘若曦就站在一邊,叉着腰看着,冷笑說:“你跟了我這麼久時間,力氣怎麼還是這麼小?”

我聽得很鬱悶,現在我的力氣不小了,拎包一口氣走出一公里都不帶喘氣。

只是,這些訓練器械很重,我一個人想搬運真的很難。

見我累得要死不活的模樣,潘若曦才伸手幫忙,那天我搬運完畢,回到老闆娘家裏,整個人躺在牀上再也不想動,第二天全身都發酸,走路都費勁。

現如今,潘若曦的新型訓練室,足足有一個籃球場那麼大,裏面的設施更加完善,據萬芳透露,潘家給潘若曦建造的這訓練場,總投入一個多億,放在我縣,絕對是最好的專業訓練場。

潘家是真捨得爲潘若曦花錢,畢竟潘若曦的強大,也代表了潘氏集團的未來一片光明。

……

四月二十九日,距離五一節還有兩日。

按照計劃,我要在四月三十日出現在本市,而五一的時候,潘若曦就會代表我縣,參加在本市舉行的一場武術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