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銅棺材首尾相連,如同構成一堵城牆,漂浮在趙小穿的頭頂。

“這些棺材果然不簡單,每一口棺材竟然都是極品的鬼器,而且它們組合後威能擴大了近百倍,恐怕比起那人手中的九龍印也相差不多。”

一些御鬼師看到那些棺材組合後,五彩斑駁的流光遊走在棺材的紋路之間,不由發出驚歎,意識到兩者之間即將進行一場空前絕後的戰鬥。

人羣中,寧羽凡和寧小雨相互對視一眼,彼此看到了眼中驚訝,轉頭看向旁邊的神色激動的陌雨辰。

“前輩,這些青銅棺材似乎……”寧羽凡語氣遲疑,眼中帶着一絲不確定。

“怎麼?看出來了?”陌雨辰輕笑一聲,點頭道:“沒錯,這些青銅棺材和安放你祖先的棺材是同一材質。”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寧小雨問道:“莫非祖先和這鬼城有牽連?”

“這其中的緣由你們以後就知道了,我也不必多說,不過你們要記住,趙小川對你們非常的重要。”陌雨辰高深莫測的說道。

寧氏兩兄妹微微皺眉,沉默了下來。

“哼!”

第一世看到青銅棺材構成的五彩牆壁,冷哼一聲。

空中漂浮的鬼璽上電閃雷鳴,一道道成人腰粗的;雷霆接連不斷的向着趙小川劈去。

然而還沒等那些閃電接近,那組合的青銅棺材立刻擋在趙小川的身前。

霹靂啪啦!

一道道閃電在青銅棺材上炸開,電芒在棺材上面到處遊走。

有些閃電穿破厚厚的雲層,在空中如同雷龍般張牙舞爪,發出隆隆的響動;有些閃電披在岩漿中,讓岩漿飛濺,高達百丈;還有的閃電擊中一些觀戰的御鬼師們,將他們化爲飛灰。

不過這些閃電對於青銅巨棺構成的五彩屏障卻沒有一點作用。

第一世看到青銅巨棺之威,臉上變得有些難看,怒道:“第十世,你以爲有這些老傢伙們的棺材幫忙,我就拿你沒有辦法了了麼?看我的輪迴昇仙圖!”

第一世仰天狂吼,背後出現六個百丈高的血色漩渦,而在其中一道道星光朦朧的人形生物若隱若現。

“這是六道輪迴之力?”

趙小川看到六個龐大的漩渦,臉色第一次有了變化。

眼前的輪迴昇仙圖的儼然就是自己控制的六個血色漩渦的翻版,只不過體積和威能要比自己所施展的要恐怖的多。

“我怎麼感覺不到我體內鬼氣的流動?而且靈魂竟然有了離體的感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輪迴昇仙圖?傳說中誰也沒有見到過的九龍印之一,有着生死造化的威能!”

“那些血色漩渦中的生靈似乎都是靈體吧?不過給我的感覺怎麼好像都是涅槃境的強者?天啊!太瘋狂了,這一口漩渦中至少有上百個這樣的生靈吧?”

…….

御鬼師們看到天空中的異像,紛紛討論起來。

“不過這趙小川也不簡單,面對着如此強大的對手,竟然半點都不動搖,可見其心神之堅,精神力之凝固啊!”

“不愧是傳說中的輪迴者,單單是其身上這種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氣勢都不由讓人心折啊!這纔是強者風範。”

“我聽說這趙小川原本是貴族學校的弟子,接觸鬼道還不到三年的時間,如此想來,這輪迴者的天賦當真可怕。”

不知火成員中葉楓聽到衆人的討論聲,望向趙小川心中微微嘆了口氣。

他從一開始就認識趙小川,當年對方還是一名什麼都不懂的普通人,甚至連御鬼師都算不上,可是現在卻已經成爲了自己需要仰視的存在。

崔美美似乎察覺到了葉楓的落寞,出聲安慰道:“楓哥,不要在意這麼多,等你不知火蛻化到第五階段,一定可以超過趙小川的。”

“我沒事!”葉楓衝着崔美美笑了笑,說道。

只是他並沒有告訴崔美美自己掌控的不知火想要進化是多麼的困難,還有即使他進步了,可是以趙小川現在的成長速度來看,恐怕到時候自己和他之間的距離只會越拉越長。

不說周圍人是怎麼看待眼前的這場戰鬥,當趙小川看到第一世出招後,也終於有了動作。

“衆生有相,相由心生,佛本無相,幻化萬象!”

趙小川口吐金蓮,寶象端莊,渾身發出耀眼的金光,身後五彩霞光漸漸淡去,但其中浮現獸臉卻越發的清晰。

並且那些獸臉如同活過來一般,竟然跟隨着趙小川一起念着口中的法決,偏偏同樣的口訣在各個獸臉口中發出的聲音卻又各不相同。

猿啼、虎嘯、龍吟、雞鳴、狗叫、嬰孩兒的哭泣、浪濤聲等等混合在一起,響徹天際。

衆人先是驚訝地打量着趙小川,隨即眼神開始漸漸迷茫,最後竟然也跟隨着趙小川開始念動法訣。

一些精神力高深的,比如龍傲天、莫問等人封住了自己聽覺,卻發現那聲音像是從靈魂深處響起的一樣,根本無法抵擋。

趙小川心中無悲無喜,至於他口中念着什麼東西其實她也不太清楚。

只是當他剛纔五彩霞光籠罩時,腦海中浮現出現了這段口訣,並且看到第一世的動作後,不由自主的念出聲來。

“佛?”

第一世看着趙小川身上金光閃耀,眼中佈滿了震驚。

不過很快他冷哼一聲,大吼一聲,頭頂的六個巨大的血色漩渦中的那些星光朦朧的人影向着趙小川衝去。

砰砰砰砰!

星光人影撞擊在那些青桐棺材構成的牆壁上後紛紛自爆,青桐棺壁震盪,上面的五彩波紋如同潮汐般晃動。

那些朦朧的星光和五彩光芒混合在一起,五彩光芒漸漸消散。

隨着時間的過去,一道道裂縫出現在青銅棺壁上,並且向着四周擴散開來。

“去~”

第一世看到青銅棺壁上的裂縫,伸手一指,六個血色漩渦攪在一起,化作巨大的拳頭砸向青銅棺壁。

轟!

青銅棺壁碎,一口口巨大的棺材漫天橫飛,而那漩渦拳頭並不停頓,向着依然口中在念着經文的趙小川砸去。 霍爾頓臉上的神情,掠過几絲擔憂。

太陽宮的勢力究竟有多強大,他心裡很明白,冥王殿和太陽宮同為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殿之一,兩虎相爭,誰都很難壓倒性的取得勝利,結果無非是兩敗俱傷罷了。

「老大,事關太陽宮,我們是否應該再考慮一下?」

「畢竟,布朗家族這枚棋子,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滅掉布朗家族,太陽宮絕不會坐視不管,兩大神殿難免會產生摩擦,甚至衝突為正面戰爭,那個時候,恐怕整個西方地下世界都會翻起一場驚濤駭浪……」

霍爾頓擔心說道。

秦穆然目光淡然,神情沒有絲毫變化,彷彿根本沒有考慮過這些後果。

「如果太陽宮想玩兒,那我們冥王殿不介意陪他玩玩兒,驚天駭浪算什麼,就是天翻地覆,我也不介意奉陪到底。」

秦穆然悠然笑道。

太陽宮又如何,作為堂堂西方地下世界的冥王,秦穆然無懼任何對手,包括其他四大神殿。

……

驚天駭浪?

天翻地覆?

奉陪到底?

霍爾頓眉頭一皺,嘴角落出一絲苦笑。

果然,冥王還是當初那個冥王,氣勢不減當年,甚至比當年還要銳利不少。

「老大,如果單是一個太陽宮,我們肯定不慫他,我是擔心如果我們兩大神殿斗個兩敗俱傷,其餘三大神殿也不會坐視不理,他們必然會坐收漁翁之利……」

霍爾頓詳細分析說道。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一絲欣慰笑意。

霍爾頓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他考慮事情的想法已經越來越加成熟,不僅能看到眼下的敵人,還能想到隱藏在暗處的敵人,這一點難能可貴。

如今的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殿,勢均力敵,鼎足而立,互相制衡,一直處於一個靜態平衡狀態下。

如果秦穆然出手滅掉布朗家族,勢必會挑起冥王殿和太陽宮的矛盾,問題一旦升級,那無異於是打破了目前的這種平衡狀態。

兩大神殿交手,整個西方都將為之震撼。

到那個時候,另外三大神殿,也勢必會趁火打劫,捲入其中,場面甚至可能升級為五大神殿之間的逐鹿遊戲,整個西方,都將被徹底捲入其中。

屆時,西方地下世界,甚至很有可能會重新洗牌。

秦穆然翹著二郎腿,再次點上一根香煙,目光微微看了眼窗外的景象,神情淡然。

「霍爾頓,看來這些年你協助我小姑管理冥王殿的事務,在各方面都已經成熟了不少。」

糯米糰子有點拽 秦穆然笑道。

「老大,我這也是被逼出來的,作為冥王殿的高層,我們每一個決定,都可能關乎成千上萬人的命運,不得不謹慎一些。」

霍爾頓回道。

秦穆然抽了幾口香煙,在空中吐出幾個煙圈兒,嘴角露出几絲笑意。

「霍爾頓,你的擔心確實很有道理,但是你忽略了一點。」

「太陽宮的人,都是一群得寸進尺的傢伙,就算我們退一步,換來的絕不是海闊天空,而是對手更加貪得無厭的掠奪和欺辱,所以,我們絕不能有絲毫退步,懂嗎?」

秦穆然毅然說道。

作為冥王殿的主人,霍爾頓能夠考慮到的事情,他秦穆然早就想到了。

和太陽宮發生正面衝突,他也不想看到這個結果。

但是,打得一拳出,免得百拳來,這個道理秦穆然還是知道的,一味退讓,換來的絕對不是和平。

而且五大神殿之間,地盤和勢力錯綜複雜,尤其冥王殿和太陽宮,存在太多利益糾葛,兩大神殿之間的矛盾,並不簡簡單單隻是一個布朗家族那麼簡單。

「老大,你說的很對,既然如此,我立刻安排冥王殿集結勢力,做好隨時應對衝突的準備。」

霍爾頓言道。

他很清楚秦穆然的性格,一旦他決定的事情,便絕不會輕易改變。

冥王殿和太陽宮之間的矛盾,恐怕已經到了在所難免的地步,不僅僅是為了布朗家族,更為了兩大神殿之間存在已久的利益問題。

「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要及時處理,否則後患無窮。」

秦穆然說道。

霍爾頓神情一愣,沉思幾秒鐘后,恍然明白了秦穆然的意思。

「老大,你的意思是說,先揪出太陽宮安插在我們冥王殿裡面的內鬼?」

霍爾頓言道。

「不錯,攘外必先安內,不要小看這個內鬼給我們帶來的威脅,只要他存在一天,對我們整個冥王殿都會產生巨大的威脅,所以,必須先把這個內鬼給揪出來。」

秦穆然說道。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一個不起眼的內鬼,他所產生的危害,甚至可能會葬送整個冥王殿,這一點讓秦穆然不得不提防。

「老大,這一點我也很清楚,但是敵明我暗,我們該如何揪出這個內鬼?」

霍爾頓詫異問道。

他已經按照秦穆然的指示,對整個冥王殿的高層和機密人員進行了徹查,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對象。

一曲滄桑 秦穆然沉思片刻,目光中掠過几絲犀利,嘴角揚起一絲笑意。

「很簡單,辦法就四個字,引蛇出洞。」

秦穆然說道。

霍爾頓神情一愣,立刻心領神會,明白了秦穆然的意思。

「老大,你的意思是,我們可以故意放出一個煙霧彈,讓那個內鬼自己暴露身份?」

霍爾頓說道。

「不錯,不過這件事情不能操之過急,能進入咱們冥王殿內部當卧底的人,絕對有著很強的反偵查能力,一著不慎,就會被他看出破綻……」

秦穆然提醒說道。

「老大,你儘管放心,我會小心謹慎,一定將太陽宮的眼線給揪出來。」

霍爾頓自信說道。

對於霍爾頓的能力,秦穆然自然不會懷疑。

秦穆然起身,看了眼時間,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

「好,冥王殿的事情,就暫時全權交給你處理了,我今天得回一趟格蘭塞堡城,把那裡的事情處理乾淨。」

秦穆然言罷,目光中露出几絲冰冷且犀利的目光。 “無相真佛!果然無相真佛!”

紅袍喇嘛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上看到趙小川身上金色的光芒,激動的叫道。

旁邊郝大寶躺在歐陽琪琪的懷中,臉色蒼白,衣服破碎,沾滿了灰塵。

歐陽琪琪不解道:“大師,什麼是無相真佛?是指趙小川麼?”

“佛在心中,幻化萬象!傳說中世間最後一尊佛,這就是無相真佛!”紅袍喇嘛像是在回答着歐陽琪琪的問題,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大寶!”

忽然,一陣驚喜的聲音在灰塵中響起。

郝大寶應聲轉頭,看到郝仁向着這邊趕來。

郝仁在灰塵中尋找郝大寶半天的身影,終於看到了三人的身影。

一聲呼喚過後,郝仁也到了郝大寶的身邊,一番檢查後,發現郝大寶的身體並沒有什麼異常,心中長長的出了口氣,然後看向旁邊的紅袍喇嘛。

“你是西藏密宗的喇嘛?”

注視紅袍喇嘛片刻,郝仁開口問道。

喇嘛微微點頭,道:“密宗****第一百零八世烏魯木見過施主!”

郝仁半眯着眼睛,其中寒光閃爍。

密宗一向不見世人,也不和御鬼盟有聯繫,但不能否定他在華夏御鬼界地位。

別的不說,單單是密宗的那幾件祕寶那可是赫赫有名的,還有最關鍵的一點是……

郝仁擋在郝大寶和歐陽琪琪面前,沉聲道:“禿驢,你是爲了鬼城而來?還是爲了天眼珠而來?”

“恩?老爸,剛纔多虧了大師,我們纔會得救的!還有天眼珠是什麼意思?”郝大寶喘息一會兒後,感覺好了不少,又聽到事關歐陽琪琪,立刻出聲問道。

“哼!兒子,你不知道吧!這天眼珠原本是密宗的東西!”郝仁回了一句。

郝大寶臉色微微一變,原本看向喇嘛的眼神瞬間警惕起來。

“諸位放心,天眼珠通靈,既然他選擇了主人,我就不會在討要回來,烏魯木此次前來不爲天眼珠,也不爲鬼城,只是跟隨活佛到此!”烏魯木合掌說道。

“活佛在哪?”郝仁沉聲道。

“活佛就在眼前!”烏魯木指着天空中的趙小川說道。

郝仁三人微微一愣,擡頭看向空中,發現此刻那巨大的血色拳頭正向着趙小川的面門砸去。

血色拳頭擊中趙小川,趙小川化爲點點金光消散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