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這個人雖然有些奇怪,但是吃人的事他是不會做的。」她笑著安慰道。

幾個女人將樂天抬回了山洞,王楚楚小心翼翼的給樂天號了號脈。

「沒什麼事,勞累過度……」王楚楚說道。

幾個女人面面相覷,勞累過度?

難道樂天的勞累和雨突然停了有關係?

這個問題估計沒有人能為她們解釋。

樂天足足睡了大半天,一直到晚上他都沒醒。

王楚楚不知道怎麼了,一直不太敢靠近樂天,趙敏就陪著她在洞口的位置聊天,剛剛下過雨,山內的空氣非常好,溫度也不高,很舒服。

山洞裡面蘇紫萱和韓妮妮還有小助理坐在樂天的身邊。

「小呆……你是不是很喜歡樂天?」蘇紫萱突然開口。

小助理愣了一下,臉突然紅了。

「蘇隊……我不會和你搶樂天的。」她小聲地說道。

蘇紫萱搖搖頭。

「其實無關乎搶不搶的……這個傢伙,邋遢的要命,也說不上有什麼好的地方,你能喜歡他,我估計他上輩子一定做了什麼逆天的好事了。」她半開了一個玩笑。

小助理卻謹慎的看著蘇紫萱。

以蘇紫萱和樂天的關係,和蘇紫萱在樂天心中的地位,毫無疑問她才是第一人。

現在蘇紫萱和自己說這樣的話,難道是要和自己攤牌?讓自己以後不要靠近樂天?

「蘇隊……我,我懂你的意思,我其實……我其實也沒想這和樂天怎麼樣……你不要誤會。」她低著頭說道。

「你說什麼呢?你以為這傢伙就真的只有我一個女人?」蘇紫萱看起來有些漫不經心的說道。

「啊?」小助理一愣。

不單是他,就連韓妮妮都奇怪的看著蘇紫萱。

「高小秋,你們認識的吧?」蘇紫萱說道。

韓妮妮和小助理點點頭。

「那可是樂天已經承認的第一小老婆……」蘇紫萱攤了攤手。

「啊?蘇隊你是說……」韓妮妮都驚了。

蘇紫萱點點頭。

「那個傢伙在我的面前已經和我報備過了。」

韓妮妮看了看小助理,兩個姑娘面面相覷。

「小妮子……心裡藏著一個人是不是很難受?有些話想說又不敢說……是不是很憋得慌?」蘇紫萱淺笑著看著韓妮妮。

韓妮妮的臉也紅了。

「哪有……我,我和樂天沒什麼的。」她心虛的說道。

「哈哈,警局裡面的男警察不少吧?為什麼單單要找那麼奇葩的樂天做擋箭牌,都是女人……那麼點小心思都看得出來。」蘇紫萱看著韓妮妮。

韓妮妮低著頭不說話。

「呼……」

蘇紫萱吐了口氣。

「別人我不敢說,這個傢伙絕對外面還有其他的女人!不止一個我知道的高小秋!」她肯定的說道。

「蘇隊……你沒有證據可不能亂說啊,會影響感情的。」小助理急忙說道。

「呵呵,我如果告訴你,我早就想開了,你信不信?」蘇紫萱反問。

「想開了?」小助理一愣。

「以前的我是絕對不可能接受自己的男人有別的女人,可是自從我認識樂天,我知道了許多以前我根本無法想象的事情,我也見過了以前只存在於我想象中的事物,我知道……樂天一定不是一個普通人,他的身份除了是一個大仙,還有別的更恐怖的東西。」蘇紫萱說道。

從蛟褫和鍋蓋的反應她就能看得出來,蛟褫現在的強大已經不是以前的虯褫可以比的,但是樂天在他的評價中依舊是可怕。

「蘇隊……樂天是不是和你說過什麼?」韓妮妮敏銳的發現了什麼。

蘇紫萱想了想。

「如果你們把我當成蘇隊,這些事我不能和你們說,如果你們把我當成和你們一樣是樂天的紅顏知己,我可以和你說一些。」 從商二十年 她看著兩個女人。

韓妮妮愣愣的看著蘇紫萱。

倒是小助理的臉上馬上出現了掩飾不住的驚喜神色,她喜歡樂天,瞎子都能看得出來,但是她一直忍著,天知道她忍的多痛苦。

「怎麼不說話?樂天是什麼人你們也都清楚,這樣男人……你們打著燈籠估計也很難找到第二個,機會只有這一次,我不會再問你們,如果放棄……以後我會和樂天說,和你們的接觸讓他保持克制。」蘇紫萱淡淡的說道。

「紫萱姐……」

韓妮妮急忙小聲地喊了一聲。

「紫萱姐……」

小助理紅著臉也跟著喊了一句,機會就在眼前,不抓住機會那豈不是成了傻子? 而我一直坐在沙發上發呆,原來世上還有隱士家族。一想到還有一個金蠶族在暗處,似乎隱士家族的存在也並不是沒有可能的。

我的手不自覺的轉起了,她真的會幫到我找到他嗎?想了一會兒,不由得搖了搖頭,司馬靜可是連安如觀的面都沒有見上一面呢,我怎麼會生出要要相信她的念頭。一面心裏笑着自己傻,一面想着安如觀現在到底在哪裏,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而電視里正在播放着紂王裏的一座宮殿被燒,而被燒的宮殿與西伯候算卦的時間地點,絲毫不差……

司馬靜很講信用,晚上真的請了我和玲玲吃晚飯,我們三個人一起擼串。司馬靜吃的很開心,像是從來都沒有吃過似的,將東西不停的往肚子塞,點了許多東西。而我和玲玲都有些顧忌,畢竟才認識沒有多久,並沒有敢點太多。

到了後來,喝了幾杯就之後,漸漸地熟絡了很多。司馬靜有些不勝酒力,一直拉着我說這裏的東西好吃,我揹着她上了樓,只聽到她模模糊糊的說自己想要出來玩,所以才離開家裏。

一想到司馬靜這麼大都沒有吃過擼串,可見她家裏人一定是對她管的很嚴。我將司馬靜放在牀上,脫去了她的外套和鞋子,將被子蓋在她身上,就坐在旁邊一直看着她。

司馬靜的臉一直是水嫩嫩的,我忽然想起了我和她一次見面的時候,司馬靜竟說她比我大很多。當時我還當做一句開玩笑的話,並沒有放在心上,但是現在看來或許司馬靜真的有可能比我大。

一想到一個年紀比我大的人經常在我面前賣萌,關鍵是她長得就是顯得很嫩的那一種,我就特別的羨慕。

我伸了個懶腰,睜開眼發現自己正在牀上,我奇怪的看了下四周,昨天買的東西都還在,唯一不在的就是司馬靜了。

我走出房門,司馬靜正打着外賣電話,噼裏啪啦的講了一大堆。掛完電話還俏皮的看了我一眼,我朝着她擠出一絲算是笑容的笑容。她家裏人到底是對她看得有多嚴,叫個外賣高興的像是個什麼樣子。

而我看了看自己的,七點一刻,心裏默默數着倒計時。剛剛的默數到零的時候,突然的響了起來,是程遠的。

我剛按下,電話那頭就傳來他溫聲細語的聲音:“我現在在你家門口,能不能打開門讓我進來一下。”

我啪的一聲掐斷了電話,走到門口講門大開,程遠正笑着對着我舉着手中的吃的。司馬靜立馬的跑了過來,接過了他手中的吃的,口中唸唸有詞:“沒有想到現在外賣的效率好高,我剛打電話沒有幾分鐘,你就送來了。”

程遠還來不及說上什麼,司馬靜已經將東西拆開的吃了,剛吃幾口才想起自己似乎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她走到程遠面前,從口袋裏掏出一張毛爺爺,“這是東西的錢,辛苦你了。”

程遠的嘴角狠狠地一抽,沒有接過司馬靜的錢,看向我問着她,“她是誰,我以前怎麼沒有見過?” 蘇紫萱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以後你們不用在意我怎麼看你們,樂天這個傢伙奇怪得很,我們睡在一張床上幾個月了,但是他從來不越雷池一步,能把手伸到我的胸前已經露出難能可貴了!」她自嘲一般的笑道。

這對於任何一個女人來說可能都是一個打擊。

因為這說明沒有魅力,讓男人在你的面前有很強的剋制力……

「蘇隊……是不是樂天不行啊?」小助理微紅著臉問。

蘇紫萱笑了笑,還沒開口,她居然也紅了臉。

「實話和你們說……我就沒見過比他還嚇人的!」她小聲地說道。

韓妮妮和小助理驚詫的看著蘇紫萱。

「那是為什麼?」兩個人齊聲問道。

「我問過樂天……他說他要告訴我一個秘密!如果我能接受,他就和我在一起。」蘇紫萱回答。

既然已經打算接受其他的女人自己的男人身邊,蘇紫萱就已經打算不再隱瞞一些事情。

「什麼秘密?」韓妮妮追問。

蘇紫萱搖搖頭。

「他說要等我媽媽見過他之後……」她說道。

「也就是說……如果等阿姨見過了樂天,樂天就會將自己最大的秘密說出來?我就一直感覺樂天有一個很大的秘密,有一些時候他的表現太奇怪了。」小助理嘟著嘴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

「行了,就先和你們說這麼多,男人只有這一個,現在我的位置在他的心裡牢不可動,但是你和我不同,想要佔有一個位置就必須要做出自己的犧牲,自己努力吧。」她說道。

韓妮妮和小助理點點頭。

蘇紫萱看了看兩個人,沒有再多說什麼,這兩個姑娘肯定會和自己是一路的,三個人的力量應該可以擊敗隱藏在暗處的其他女人。

即使是高小秋,也要聽自己的。

其實蘇紫萱的骨子裡還是繼承了和老媽一樣的思想,那就是自己必須要佔據絕對的主動。

「紫萱姐……樂天會接受我們嗎?」小助理心虛的問。

她和樂天發生了許多非常曖昧的機會,可是樂天依舊拒絕了自己,這讓小助理對自己非常沒有信心。

「我也不知道,這個傢伙……和別的男人不一樣。」

蘇紫萱吐了口氣。

說白了剛剛那些話只是一個大前提,在樂天自己不拒絕其他女人的前提下,剛剛的話才有效,如果樂天自己本身是拒絕的,那什麼就不要多說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樂天才睜開眼,他看了看山洞,幾個女人還在酣睡。

自己是躺在蘇紫萱的懷裡,蘇紫萱半靠在山洞的洞壁上。

「你醒啦?」

樂天微微一動,蘇紫萱就睜開了眼。

「恩,你怎麼這麼睡?很累的。」樂天起身。

「唔……有點累,肩膀有點疼。」蘇紫萱點點頭。

樂天已經像沒事人一樣,他主動伸手給蘇紫萱揉著肩膀。

「你昨天到底做什麼了?」蘇紫萱輕聲問。

「我昨天又去做了一個三十六天罡地藏陣!我將天上的雨雲強行的逼進山海市!」樂天說道。

蘇紫萱驚詫的看著樂天。

「不過我的精力不足,支撐了一會之後我就頂不住了,也不知道山海市有沒有下點雨……」樂天嘟囔了一句。

蘇紫萱舒服的眯了眯眼睛,肩膀上的力量非常好。

「雨停了?」樂天看了看山洞的外面。

快穿101次:男神,帥炸天! 「恩!我們足足浪費了四天。」蘇紫萱回答。

「今天就開始趕路。」樂天看了看。

早飯依舊是野豬肉,剩下的野豬肉已經全部被王楚楚用火烤乾了,作為備用的乾糧。

「我們已經耽誤了太長的時間,剩下的路我們必須加快前進,否則局長會以為我們出事了!」樂天看著面前的女人。

「你沒事了嗎?」小助理看著樂天。

「沒事了。」樂天點點頭。

韓妮妮看起來還是不太放心,堅持給樂天檢查了一下身體,樂天雖然有點奇怪,不過還是任由韓妮妮看了看。

「沒事了吧?」樂天問。

「沒事了。」韓妮妮點點頭。

一行人繼續出發,可是後面的路卻遠遠的超過了幾個人的預料之外,因為下雨的原因,接下全部都是泥沼,甚至還出現了規模不小的小河橫在幾個人的面前。

幾個人的衣服是幹了又濕,濕了又干!

夫人總想氣我 「還有多遠啊? 茉莉香屑 我的天啊……我想念我的解剖床,我現在就想在我的解剖床上睡一覺。」小助理大喊。

「現在才後悔,早就讓你們不要去了!」樂天笑著說道。

「好累!」

韓妮妮也受不了了,一屁股坐到了一塊石頭上,身上都快散了架,這已經是她們趕路的第四天了。

「休息一下。」蘇紫萱說道。

幾個女人都累壞了,王楚楚拖著疲憊的身體在一旁的小河弄了些水,準備煮開了做一點午飯。

沒有了雨,這山中的溫度快速的提升,幾個女人都感覺自己要臭了,可是目前的條件又不允許洗澡。

「方向對嗎?」蘇紫萱走到樂天的面前。

她有點奇怪了,為什麼樂天看起來一點也不累的樣子?

「大方嚮應該沒錯,不過我也不太敢確定……」樂天皺眉。

「萬一走錯了可麻煩了,也不知道那幾個保安是怎麼找到那個村子的?這麼遠的路……」蘇紫萱皺眉。

樂天在懷裡掏了半天,他掏出來了一個羅盤。

蘇紫萱看了看。

「恩?」她愣了一下,因為這個東西有點眼熟。

「嘿嘿,我在精神病院的院長密室裡面偷的……」樂天笑著說道。

蘇紫萱無語,她想起來了,當時她不讓樂天拿,結果這傢伙還是偷偷拿走了。

「你拿這個東西幹嘛?」她奇怪的問。

「你不懂,這可是職業盜墓賊的專用器具,這個東西的名字叫北斗追星盤……是發丘中郎將使用的工具!」樂天解釋道。

「發丘?」蘇紫萱眨了眨眼。

「這個不重要,現在早就沒有這一群人了,不過這個東西可是好東西。」樂天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

「我發現好多東西都和北斗星有關?這是為什麼?」她奇怪的問。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這個女人能發現這些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這個不奇怪啊,在古代人類可以看到的最清晰最具代表的星辰就是北斗七星,還有北極星!自然幾乎所有的名字都要和北斗扯上關係,不過這個東西倒真的和北斗星有很大的關聯!」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他拿出了兩枚銅錢,蘇紫萱認識這兩枚銅錢,這東西樂天一直當寶貝一樣的存著。

樂天將一枚銅錢放到了這個北斗七星盤上面。

蘇紫萱愣住了。

「這是什麼原理?」她驚訝的問道。

因為這枚大大的銅錢居然在這個北斗追星盤上面快速的轉圈,就像是給它通了電一樣!

「唔……不知道。」樂天想了想,只能無奈地搖搖頭。

他雖然已經算是博覽群書,對這些奇事秘聞都有所涉獵,但是對於這個樂天是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