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宋德華白了一眼趙武迪,直接一巴掌煽了過去。而趙武迪的身子直接被宋德華煽飛旋轉飛了出去。最後高空飛躍,重重落地。

王振楠愕然看着那站在原地,看不出什麼表情的宋德華。這個是宋德華?他不是人類嗎?難道是藍眼將軍級的殭屍?可是他的眼睛明明是黑白分明,身上明明是人類的氣息。

同時那和王波戰鬥的趙家七個白眼殭屍恐懼的看着宋德華,身子微微後退。剛剛宋德華煽飛趙武迪的時候身上強大的氣息外溢,頓時讓七個殭屍感覺到懼意。

而王波也感受到了那股氣息,和王振楠一樣有些愕然的看着宋德華。這纔是宋德華的力量嗎?這是宋德華嗎?

他們是殭屍,跳開三界之外。不死不滅不老,可宋德華呢?他是人類?可是他身上的力量遠遠超出了王波他們。

“宋德華……”王振楠低聲道,他依舊在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一個人怎麼可能有這樣強大的力量。而且前面宋德華一直也沒表現出來,這對王振楠來講是衝擊。一種恐怖的感覺。

“怎麼了?”宋德華道。對王家父子,宋德華已經把他們當成朋友,也許住處裏還會多上王家幾人的地位。

“你,你……是你嗎?”憋了半天,王振楠終於道。

宋德華知道王振楠是什麼意思,當下微笑點頭。最後眼睛看向那七個白眼殭屍,身子再次消失。

“砰!”

“砰!”

“砰!”

……

一連七下,宋德華瞬間將七個還在驚恐中的殭屍殺死,讓他們身體菸灰湮滅。

“你們後面跟來,我要去救王天英和王無行。”

宋德華身子沒有停留,直接再次消失。王波一家落的如此下場,和宋德華有很大的關係。要不是他引起趙武迪的注意,那麼就不會有接下來的事情了。

看着宋德華再次消失在兩人面前,王波和王振楠都有點沒恢復過來,太突然,太強大。這種實力是人類能發出來的?

即便是王波生活的數百年前朝代的武林高手也達不到這樣的水平。能手裂山石已經是內功和外功練至極致的高手。

而宋德華現在所表現出來的力量太恐怖了,能和他們這些不知疼痛,身體如鋼鐵一般堅硬的殭屍作爲對手,也能一招生殺七個白眼殭屍。這一切讓王波和王振楠都難以置信。

“不好!”王波終究人老成精。剛剛宋德華將趙武迪煽飛,但趙武迪沒死。此時一疏忽,不知道趙武迪有沒逃跑。

王波的聲一出,王振楠也猜測到了,身子拔地而去,跟在自己父親後面來到剛剛趙武迪摔落在地的地方。

“不見了……”王振楠喃喃看着砸成深坑的地面,只有碎裂的地面,卻看不到趙武迪。

“我們趕緊找到王天英和王無行,指不定那混蛋已經回到趙家通風報信。要是趙家老祖過來,恐怕連宋德華都抵擋不住。”王波沉臉道。

王振楠點頭,在看在自己父親轉身向宋德華去的方向追去的時候,王振楠也緊跟上去。心中卻依舊在想着宋德華身上的事情。

太玄乎了,似乎和當初他遇見的一個比人類強大的人一樣。實力和他相當。不過卻也是人類之軀,但又不像人類。

也許那些人的出現和自己這些同類的甦醒有關係,除了他們甦醒,就是陰間鬼魅也出現了。一系列的事情似乎都不是偶然。

這一分心,王振楠已經遠遠落後。眼看遠去的父親,王振楠專心飛馳過去,沒在多想。

陰間與人間一直都有一個結界,連通陰陽兩間。而此時安老道和三十四個服飾不一的人正沉臉看着那個透着絲絲黑氣的結界。

“師傅,爲什麼少林和大悲寺都沒人來?”一個青年道士揹着長劍來到安老道身邊問道。

原本他們是約好到這個結界會面,然後共同將結界封印好,可是現在只有他們來了。而少林和大悲寺都沒有弟子前來。

安老道沒有說話,看着那透出黑氣越發濃郁的結界。如今情況很不樂觀,除了眼前的結界,還有其他的地方也出現了問題。

如今他們能做的就是等待結界打開,能殺則殺,能封則封。人力有限,法力不夠,而且少林和大悲寺那邊還不知道出現什麼情況,若不然不會不來。

“師傅,來了!”在宋德華身邊的弟子沉聲到,眼前的結界黑氣外泄,速度越來越來,眼看裏面似乎有什麼東西開始在撞擊,準備出來。

“準備好!”安老道手中一把銅錢劍,一把銀色緘,微閉着眼睛看着。而在安老道身後的,三十四個弟子全部將手中長劍拿在手,道袍隨風而動。 “來了!”當一股帶着尖叫聲的黑色氣息從結界沖天而起,接着化爲一個魁梧漢子的時候,安老道道。說完身子直接衝向那漢子,右手銅錢劍直接對着漢子丟了過去。

“嘎嘎!!”

安老道銅錢劍剛出,那漢子的身影就連閃幾下,消失不見。最後來到安老道徒弟中間,穿梭起來。

弟子們紛紛祭劍揮舞,或是道符直出,可惜漢子速度極快,而同時那漢子瞬間來到一個弟子的身前,最後猙獰笑着直接沒入弟子身體來。

“江師弟被附身了!”衆多弟子驚慌起來,沒見過如此兇猛的鬼魅,居然一來就直接附身,而且看那模樣一點也不畏懼他們這些道士。

“不好!”安老道見自己弟子被附身,頓時飛奔過去,腳下離地三尺,輕功一般上前。

“嘎嘎……”眼看那個被附身的江師弟開始嘎嘎直笑,雙眼更是翻白,手中的長劍則架自己自己的脖子上笑着。

所有弟子紛紛後退,因爲他們知道那個鬼魅想通過江師弟的性命來威逼他們走開,而如今他們不得不投鼠忌器。

安老道趕來,但身子硬是在半空停了下來,恐懼的回身看向後面。

鋪天蓋地全是黑色的氣息,接着一道又一道黑氣沖天而去,接着化爲人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每一個從結界裏出來的鬼魅無不是露出興奮無比的表情,最後衝向四面八方……。

“這……”安老道額頭見汗。破天而出,如天狗食月的天空,四面八方全是黑色氣息,猙獰的鬼魅。

“金銅銀緘!誅邪萬物!”只見安老道直接將手中兩把武器對着天空丟了出去,接着安老道咬破食指,鮮血在自己額頭一點。雙手結印,最後對着金銅銀緘比劃幾下。

“吼!”

兩把武器瞬間幻化,一銅色長龍,一銀色白虎,直接衝向半空鬼魅,瘋狂撕咬,撲殺。

而原形的金銅銀緘則生生落地,正插在土地上。

這只是道術,對人沒用,但對於鬼邪卻是有着毀滅性的威力。本體則是金銅銀緘,由安老道開光而成,誅殺邪物爲主。

“嘎嘎……”漫天的鬼魅,此時不少被安老道的道術所吸引,接着一個兩着帶着笑意和猙獰伏地而來,卻是對着安老道的弟子們衝去。

“浩劫……”安老道一人難敵四手,此時鋪天蓋地的鬼魅將他的弟子們全部圍住,而且此時安老道已經看不清自己弟子們的情況,因爲鬼魅直接化爲黑氣將他們包裹起來……

宋德華沒有直接回到住處,而是此時正和王波他們回到山洞中。

“趙武迪跑了。”王波道,臉色並不好看。

當他追上王天英和王無行的時候,宋德華已經和他們在一起,那百多個殭屍居然全被宋德華殺死,化爲塵土。

“趙家……”宋德華從王波嘴裏知道了關於趙家和王家的宿怨。此時聽到王波還在說着今天的事情,宋德華知道,他怕趙家發出瘋狂的報復。

一百多屬下可不是小事。趙家一個大家族也才僅剩一千多人,而如今被宋德華殺了十分之一。趙家老祖怎麼可能會放過宋德華。

王天英和王無行依舊有些呆滯的看着宋德華,他們還沒從驚愕中醒來。當時王天英和王無行一樣被被對方追的走投無路,更是被他們圍住,眼看死亡接近。

而宋德華則從天而降,身子毫不滯留,直接穿梭在殭屍四周,沒過一個地方都能將趙家那沉睡百多年的手下瞬間毀滅。

這力量很強大,強大的讓王天英和王無行不敢正視宋德華。這是強者,而王天英和王無行卻沒勇氣對上強者的眼睛。那種有神,帶着凌厲殺氣的眼神。

“王波大哥,那你知道你們王家老祖的墓穴在那裏嗎?”根據王波告訴宋德華的,趙家老祖就如五級鬥士,這樣的實力確實強大,也不是宋德華能貿然直接面對的。

所以現在宋德華則寄託在王家老祖身上,也許只有王家老祖纔有能力和對方對抗吧,宋德華自從和五級鬥士一戰後,對自己的實力也有所瞭解。

要是對上這些數百年,實力又如五級鬥士那麼般強大的老祖,宋德華心裏也沒把握。

“不知道。老祖本來就不是會輕易相信我們的人,何況我們是旁支。”王波苦笑。

所謂旁支,就是血緣沒那麼純的王家人。對比真正的家族裏的王家人,王波他們的地位可不高,甚至可以說被王家人看不起。

所以更別說會把墳墓地址告訴王波,就是當年活着的時候王波進王府還要低聲下氣。而且當初能隨着老祖陪葬還需要各個旁支互相競爭,以當莫大的榮幸……

而王振楠聽到這裏臉色卻是有些嘲諷起來,王家,要不是王振楠他們爲在兵荒馬亂的時候能有個靠山。他王振楠也不會低聲下氣的做王家的人。

這次趙家總算有件事情做的讓王振楠很開心,那就是將王家的人幾乎殺了個精光。

讓那些所謂的王家少爺和純正血統的王家人去死吧。反正王振楠不屑做王家人,過去不想,現在更不想。

只是趙家威脅到王振楠他們的生命,否則王振楠還爲爲趙家鼓一次掌。

“所以這段時間我們應該儘量避免出去。”王波依舊選擇了躲避。沒有實力,沒有勢力。這是王波這個做父親唯一能保全自己三個兒子的辦法了。

宋德華沒接話,避其鋒芒確實是好事。在沒弄清楚趙家真正實力和王家這邊的事時,宋德華覺得自己也應該靜一靜。經歷生死,則更愛惜生命,所以宋德華要出手也要找準機會。

“陰間結界破了……”此時王波突然仰頭看着山洞外的天空,他能感應到鬼魅飛舞,也能感應到陰風陣陣。

宋德華也擡頭,就如能看到李可欣一般,宋德華也能看到天空上各種飛舞的鬼魅,狂歡着,嬉笑着。

宋德華臉色很不好看,現在自己原本生活純淨無比的世界越來越複雜,越來越凌亂了。

“該來的始終還是會來……”宋德華擔心李靜,他沒忘記自己答應過李可欣要保護她的話。此時妖魔橫生,估計那些和安老道一樣的道士們也開始漸漸現身了吧……

山洞裏度過了兩天的時間,這兩天的時間裏王波他們喝動物的血充飢,宋德華則是烤動物的肉來吃,以填飽肚子。

同時宋德華和王波他們有了進一步的瞭解,而宋德華更是在王振楠的口中知道了過去他們作爲旁支在王家的待遇和生活。

就類似遠方親戚一般,王家人則是有錢人,王波他們這些遠方親戚是窮人一般,接下來的事情很明顯,那就是這些遠房親戚受盡白眼和嘲笑。

傲嬌上司潛規則:噓,不許動 因爲在王家人眼裏,王波等人就是會搖尾巴的狗而已,名義上是王家人,但只是王家裏可有可無的旁支,如潑出去的水一般。

“王振楠,爲什麼不自己成立自己的家族?”宋德華覺得在古代最熱血的就是揭竿而起。當遭遇不公平的時候,那就換江山。

王振楠笑了笑,偷偷回頭看了看父親,最後纔回頭看着宋德華道“父王不允許,而且,我們旁支裏沒幾個人敢這樣做的。也就只有我們三兄弟。結果我們三兄弟成了王家最不受歡迎的人,不知道是誰告密了。”

王振楠依舊清楚記得當時他們三兄弟被王家那些正統血緣的人嘲笑,鄙視,還有羣毆的日子。雖死了數百年,但所有的事情就如睡覺一般,如今醒來,依舊清晰無比。

“那是以前,但是現在你們有我。只要實力夠強大,那裏會分正統和旁支這樣的說法。”宋德華道,不管怎麼樣,欠王家的情宋德華應該還上。

“那……”王振楠知道宋德華的實力,只是王振楠擔心自己的父親不允許自己這樣做,這樣的事情要放在王家就如叛徒一般。這種衆叛親離的事情,他的父親肯定是不允許的。

“放心,找個理由就是了。吸動物的血多不好,我倒是知道有種東西你們吸了對你們的力量有很大的提升,我想你的父親一定很感興趣。”

宋德華說的自然是鬥士和星獸。五級鬥士來臨那麼多天,估計第二批從星界來的“客人”們都應該已經到了,宋德華現在要做的就是,一邊提升王家的力量一邊將星界的外來人全部殲滅。

王振楠聽到宋德華這樣說,卻是疑惑無比。他們生存了那麼久,只知道在他們年代的動物倒是比較純淨。但如今……

宋德華也沒在解釋,直接讓王波他們一起過來,而宋德華則將實話說了出去。原本宋德華是利用,但現在王家這四人就是宋德華的朋友和家人,所以宋德華沒有半點隱瞞。 “原來如此!可惡的賊人,老子一定要吸乾他們的血!”王波聽到這裏摩拳擦掌。聽到宋德華那麼有誘惑力的說辭,他們心動了。

“宋德華,那你現在是什麼等級?”王振楠插話道,果然和他想象的那樣,宋德華和上次他碰到的那種人類是一樣的人。

“六級鬥士。”宋德華還是有所隱瞞。那就是宋德華除了六級鬥士以外,他還在惡鬼界修煉過。所以,他註定不一般!

人總該保留一點祕密,那是保命的東西。

王振楠點頭,他也不知道宋德華口中的六級鬥士到底有多厲害,但是實力絕對在在自己之上。

接着王振楠看向外面,也許,接下來他們要做的就是,發展自己的勢力。王家已經幾乎被趙家殺完。

王振楠可以結合其他旁支成爲一個大家,到時候他們就再也不用受盡白眼和趙家的迫害了。

“鐵戰國,有宋德華大哥的消息沒?”王嬌蓉甦醒後問的最多的則是關於宋德華的消息。

而每當這個時候鐵戰國都會搖頭。如今他們身穿緊身衣,打扮成這個世界的人。每天都會到各個地方去尋找宋德華的下落,但是無一不是毫無頭緒和消息。

“那麼多天,也不知道宋德華大哥現在怎麼樣了……”鐵戰國最後道,而這也就告訴王嬌蓉,他依舊還沒找到宋德華大哥,不單是他。俞蓉純,吳天宇他們同樣也沒有消息。

目前也就只有他們四個人知道,至於其他人,俞蓉純沒讓泄漏出去。如今住處一切都好,如果將關於宋德華重傷失蹤不見的事情告訴其他人,肯定會引起騷動。

這樣的事情不要說俞蓉純,就是宋德華知道了也不會同意的。俞蓉純知道宋德華需要什麼,他需要的就是他的女人們,他身邊的朋友們都幸福下去。

“那該怎麼辦呀!”王嬌蓉只怪自己沒用,幫不了宋德華,每一次都是這樣。即便他們隱隱有突破成爲六級鬥士的能力,但在強大的五級鬥士面前他們依舊敗的無比慘烈。

他們早已經不同,在經歷血紅家族最後那殘酷無比的訓練後,衙門的實力有了很大的提高。 逆天遊戲系統 同時他們也變的比過去還要冷漠,只是在宋德華面前他們依舊是過去的他們。

“準備下,我們要去捕獵了。”俞蓉純從一邊走了出來,面無表情。

而王嬌蓉和鐵戰國聽到後卻是臉色同樣變的冷漠起來。

是的,在宋德華失蹤的日子裏,星界又來了一批鬥士和星獸。而且數量居多,如今他們邊尋找宋德華的下落,邊獵殺所有鬥士和星獸。

爲的就是將自己的怒火發泄在這些該死的星界來物上,並且,他們以此來提高自己的力量和修爲。

每一次都是宋德華獨自爲他們付出幾乎接近性命的代價保護着他們。所以他們一次又一次掙扎着站起來,變強大。

即便是頭破血流,即便是身受重傷,他們能跌下去站起來,忍受着各種痛苦,爲的就是有一天讓宋德華對他們刮目相看。

沒人知道他們是爲了宋德華,爲了那個曾經救了他們無數次,教會他們很多東西的宋德華。他們三人只是爲了證明,自己可以和宋德華並肩作戰。

而如今,在別人手裏卻是什麼也不是。一個照面已經輸了。所以當俞蓉純說話的時候,他們眼中只有怒火和不甘。

他們還要繼續強大,直到能和宋德華並肩作戰,直到能保護宋德華,直到每一次戰鬥他們都能聚在一起聊天,歡笑。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今天,我要殺一個六級鬥士!”王嬌蓉站起來道,撫摸着走來的小嬌蓉。小嬌蓉長大了,常常的獠牙,鋒利的爪子,比她還要大上三倍多的身體。

它們陪着他們一起成長,受傷,強大,如今也是。

彷彿是聽到主人的決定和鬥志,小嬌蓉仰頭抖了抖長毛,接着眼睛冷冷看着遠方。藍色的眼睛,黑色的眼瞳,散發着無比的冰冷。

“我也是呀!”鐵戰國苦笑,王嬌蓉都要選擇六級鬥士來殺,他肯定不能落後。

以他們的實力對上六級鬥士有些難,也許會丟掉性命。但要強大,也只能不斷挑戰比他們厲害的人。遍體凌傷,痛不欲生……爲的就是能將來保護他們一直想保護的人。宋德華大哥!

吳天宇依舊習慣沉默,但他的眸子裏折射出來的光芒告訴大家,他一樣不會落後與鐵戰國和王嬌蓉後面的。

俞蓉純微笑,但笑容裏更多的則是無奈不安。也許這是唯一的辦法,換成俞蓉純,他一樣會選擇這樣,因爲她心裏的人和血紅三人一樣。

“那個就是星獸?”王振楠看着遠處的黑色龐大動物,像野豬,但那樣子比野豬要怪異許多。

獠牙足有半米長,前面是黑色,後滿是森白。毛色是黑,但是四蹄是紅,眼睛全黑,如王振楠的眼睛一般看起來無比恐怖。

宋德華點頭,接着嘴上苦笑,那還是隻六級星獸。原本是找七級星獸的,可惜找了許久,先看到的卻是眼前這種悠哉無比的六級星獸。

不過也好,王振楠和他兩個弟弟,以及此時一臉凝重的王波,一共四個殭屍,而且王波還是白眼等級的殭屍,四個全上的話應該也不會太難吧。

宋德華不知道殭屍的真正實力,宋德華不是殭屍,現在也只能去猜測。四個一起上,應該沒什麼問題。

“父王,我先上!”王振楠突然變的興奮起來,眼前的就是宋德華說的星獸,血液比人還要好,而且能增強修爲。

這對王振楠他們來講是極大的誘惑,如今他們修煉除了吸血以外就只有吸收月光。但是吸收月光的話很容易失去理性,成爲毫無意識,只會殺戮的殭屍。

所以萬不得已,他們殭屍都不會以吸收月光作爲修煉方式。誰也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喪失意識,最後到處殺戮,接着身死。

“不行!”王波比王振楠他們要穩重很多,看着自己三個兒子一臉興奮的樣子,王波卻轉頭看着宋德華。想從宋德華的臉上看出點什麼。

可惜,宋德華只是微笑。這是宋德華在考驗他們,不管是一個人上還是全部上,那是王波一家的事。他們是要重新統治王家的人,沒有膽量和智謀還有力量,即便現在宋德華一掌將那星獸拍死給他們吸血都沒用。

那樣的他們只會成爲自己的傀儡和成爲廢物。他們的成長就如孩子在成長一樣,不能寵和嬌,就是需要他們撞的頭破血流,最後才能真正強大。

王波看到宋德華這樣,頓時雙眼陰晴不定看着前面的星獸。對於未知的東西,他一向保持警惕,而王波也知道宋德華的厲害,所以現在他是直接把星獸當成和宋德華一樣強大存在。

“兒們,我們父子一起上!”最後王波道。這是他經過思考和分析的結果,結果他偷偷瞥到宋德華那微笑的模樣,頓時知道他猜測的沒錯,也就是說那怪物可不好對付。

王振楠回頭看了看王天英和王無行,他們三人都覺得自己的父王有點過了,畜生終究是畜生,能厲害到什麼地步?但是此時王波已經開口,所以他們也只能接受。

他們的朝代,父親說的話就是命令,比他們性命還重要。

見王振楠他們點頭,王波臉色一沉,頓時離地飛馳過去。大步流星,速度極快。而王振楠和王天英,王無行在後,同時飛撲上去,並且趕在自己父親前面。即便有危險,他們這些做兒子也可以幫父親頂上一回。

“嗷!”那六級黑豬星獸已經擦覺到了王波等人,頓時黑色眼睛閃着漆黑對上四人。

接着鼻子呼哧呼哧的噴着白氣,蹄子在地上點了點,直接把地面敲的咚咚響。

“這豬倒不笨。”宋德華看戲一般看着,身子聳飛而起,直接來到一棵大樹枝上坐了下來。

樹上面可以看的更全面,除了可以及時保護好王波等人,還可以留意四周環境,若是有趙家殭屍出現,宋德華一樣可以最快捷和方便擊殺。

“砰!”

一照面,王振楠那剛猛有力的拳頭直接攻擊在六級黑豬星獸的黑色皮毛上。但是沒和王振楠想象一樣打的星獸嗷嗷叫,而是王振楠直接被黑豬星獸一口大獠牙直接撞飛出去。

身子狠狠砸在地上,一口黑血直接噴了出來,樣子無比狼狽。

“果然!!”和王波想象的一樣,那該死的怪物不是那麼簡單,而且強大的超出了他的想象,自己的兒子已經被它隨意一甩就撞成這樣樣子,這讓王波心裏嫉違起來。

“都跟我提起精神來,我們已經吃虧,你們若也是這樣大意,丟了我王家臉。”王波大聲道,說完身子快速閃變,來到黑豬星獸前面。 左右手齊出,捉住黑豬星獸的森白恐怖獠牙,王波身子一沉,頓時將黑豬星獸的大頭拉了下來,壓在地上,弄的那黑豬星獸掙扎的鼻子呼呼直冒起,將地面泥土都吹的翻飛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