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等附近的人反應過來怎麼回來,青年己經跑到舞的面前,激動道:“自我介紹一下,在下巴特比,從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就知道我被你俘虜了。”說着巴特比變戲法似的拿出一枚閃着光芒的的雪鑽,道:“嫁給我吧。”

舞的臉紅起來,有些尷尬的看着這個青年,冷聲道:“你……神經病,有你這樣子的嗎?我根本不認識你。”

“不認識沒關係,現在不就認識了嗎?感情也是可以慢慢培養的。”

舞猶豫了一下,道:“我是魔人。”

“那算什麼?我老爸還不是一樣娶了我老媽。所以這個根本不算什麼?誰說魔人和人類不能結合的。讓他站出來。本少爺讓他下輩子生活不能自理,如果我不行,我就讓我老爸出手,我老爸可是巴菲特。”

龍宇的眉頭微微一皺,早在那三十幾只實力不弱的戰狼跟上來之後,就隱約的猜到了來人的身份。現在巴特比親口說出巴菲特的名字之後,龍宇更加確信了。能勞動三十幾只戰狼保護的,全大陸也只有穿刺者巴菲特最親的人才有這種待遇了。

“我己經有男朋友了。”

巴特比有些接受不了了,大聲道:“啊,是誰?有我帥嗎?”

“沒看到嗎?就在你身邊。”說着舞輕輕的挽起了龍宇的胳膊。

而龍宇,當場石化了。

巴特比更不能接受了,主要是這個人比自己帥,只帥那麼一點點。個子也比自己高那麼一點點。

頭髮,這傢伙頭髮明明比自己的難看,全都趴趴着,居然可以俘虜美女的芳心。難道他不知道什麼叫流行,什麼叫新潮嗎?

說着巴特比有意無意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刺蝟頭。

還有……巴特比指着龍宇,大聲道:“小子,你混那裏的,你們老大叫什麼?還有,這位小姐,你喜歡他什麼?他不就是高一點,帥一點嗎?一看就知道是個小白臉。”

舞一臉的幸福,頭輕輕的靠在龍宇的肩膀上,道:“當然是力量了,我的男朋友可是很強的。”半真半假間,舞其實內心真的很希望可以一輩子這樣子。

巴特比受不了,當着自己的面居然這麼親熱,難道他們以爲自己不存在嗎?還是自己真的這麼差勁。

於是,他火了,跳了出來,揮拳向着龍宇的臉上打去。

原因就是他覺得這個人的臉太帥了,讓自己有些嫉妒。所以結果就是自己要毀容,毀了這張TMD的帥的過份的臉。

砰……

巴特比的拳頭離對方的臉還有不到十釐米,結果被接住了。

雖然自己只用了三倍力量,而且只用了四倍的拳速,可是接得下這一拳,第一反應要快,第二就是力量。

巴特比擁有這個世界上最讓人羨慕的力量和速度,被讚譽成穿刺者的接班人,籠罩在榮耀的光環之下。 巴特比對自己的力量十分的自信,至少在剛纔還十分自信。

巴特比現在覺的特別丟臉。

猛的抽回拳,巴特比一個後躍退後數步,打量着龍宇,“沒想到居然能接下我的攻擊。我就不信你能接下我十倍拳速和十五倍力量的一擊。”


說着巴特比彷彿看到了一拳把龍宇打成肉餅的樣子。

然後看到美女笑笑盈盈的偎依在自己的懷中。

十五倍力量,龍宇笑不出來了。


他清楚的記得穿刺者的攻擊是以力量加拳速來疊加的,十倍拳速和十五倍力量,那應該就是1500公斤的力量。這種計算和力量的疊加也唯有穿刺者和眼前的人這個人有辦法做到。這中間似乎還牽扯到一項能力。

想到這裏龍宇又笑了,只要得到這項能力,那自己的實力不是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在商場裏邊,這要是打起來,不用說別的,如果這裏不毀了,那是扯蛋。

看着巴特比擡起的拳頭,龍宇也微微的運起了力量。

保安一見有人鬧事,二話不說就衝了上來,剛想制止結果被三十幾名戰狼堵到了外邊一頓羣毆。

商場老闆見狀,早一步跑了過來,攔到了兩人的面前,一腦門子的冷汗,一邊祈禱這拳頭千萬別落在自己身上,一邊乾笑道:“兩位,小店地方小,請不要動武可以嗎?”

“讓那個頭髮趴趴的滾蛋。”

龍宇看着巴特比,道:“憑什麼是我,我可是顧客。”

“你馬上就是不是了,”說着巴特比一把揪住商場老闆的衣領子,咬牙狠聲道:“那位美女的衣服值多少錢,我來付,你把那個混蛋給我踢出去。”

商場老闆臉都嚇綠了,還是裝笑道:“這位先生,不需要錢的,那位龍先生是我們老闆的客人,所以他在這裏的消費一切全免。您不需要付帳。”

巴特比臉沉了下來,居然敢駁自己的面子,腦門差點就頂在對方的腦門上,一字一頓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要不就是以爲我窮對吧。我告訴你,今天如果你不收錢,我就把你這家商場變成廢墟,反正我聽說在城市區搗亂沒人會管的。”

商場老闆臉一下子白了,不過肚子己經快要笑抽腸了,雖然東西是免費送人的,不過那些衣服和珠寶起碼也要三千萬,誰白送人會不心痛,既然有人要當冤大頭,那不宰就絕對是錯的,宰了纔是王道。

商場老闆故意爲難的看着巴特比,道:“這位先生,那可是一筆不小的數字,您,您確定真的要付嗎?”

“廢話,我說話從來沒有收回來時候,多錢。”

“是三千二百一十二萬,給您打八折。”商場老闆的腦袋迅速的轉動起來,很快的就算出的最終價格,“兩千五百六十萬。您給兩千五百萬就成。”

“媽的,誰讓你打折了,一折也不許打,該多錢,多錢。少收一分我把你扔北雪冰原去。”

“啊,是是,不打折,不打折。”

飛快的拿着四星卡,然後刷卡算帳。

“白癡。”龍宇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三千多萬,當是大風吹來的。舞,走吧,晚上的宴會時間快到了。他願意當冤大頭,我也沒辦法,本來是不需要花錢的。”

“小子,告訴我的名字,老子不揍無名的傢伙。居然當我不存在是不是。”

巴特比一聲口哨,三十幾個立刻把龍宇三人圍了起來。

巴特比小心的提醒,“小心點,一會打起來,打的是那個男的,誰傷到美女,我就把他零碎了。”

龍宇歪頭看着巴特比,“幹嘛,要動手。”

巴特比走到龍宇面前,盯着那張帥的讓自己接受不了的臉,道:“說吧,你小子是不是小白臉,媽的,這麼貴的衣服都有人送。我纔不信。你不會和這家商場的老闆是……”

說着巴特比表情古怪的後退一步,那意思己經很明白的說了,離你遠點,小心被傳染。

龍宇有些生氣了,這個青年如果在開始只是囂張些的話,那現在說的話就是有些過份了,難道巴菲特一點都不管這個兒子嗎?

“默認了。”

龍宇一聲冷哼,“默認你個頭,你父母沒教過你嗎?說話有禮貌。”

“你他媽的以爲你是誰,我的事要你管。”

這次是巴特比也生氣了,早就想幹掉這傢伙了。

十五倍拳速,十五倍力量,一道拳影,連空氣都被瞬間壓縮成氣彈向着龍宇衝去了。

砰……

龍宇單手接下了一拳,卻被力量帶飛出去。

後背再中一拳,是後方的戰狼看到主人動手,一見對手飛了過來,立刻補了一拳。

距離太小,龍宇連躲反應都沒有,只聽骨骼咔嚓一聲傳來斷裂的聲音。

巴特比鄙視的看着龍宇,“白混的,以爲你多厲害呢?只不過稍微提了點力氣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舞擔心的跑了過去,剛纔的聲音全聽見了,不論多強的人,受了這麼重的傷怎麼可能沒事呢?

巴特比更無法接受,看着美女去擔心一個小白臉,狠不得衝上去把這個小白臉撕成碎片。

慢慢的站直身體,斷裂的骨頭出發喀吧喀吧的聲音。

不痛那是廢話,龍宇眉頭深深的擰在一起。

“你居然還能站起來?”巴特比愣住了,戰狼的拳力他是瞭解的,因爲戰狼有一部分就是他設計的。

剛纔的那一拳足夠打碎這個人所有的脊椎骨了。

龍宇似乎對此沒什麼反應,而是兩隻手握了起來,又鬆開,嘴角露出滿意的笑容,“原來如此,難怪巴菲特的力量是整個大陸最恐怖的,原來祕密在於這個。”

巴特比臉一下子沉了下來,居然無視自己的話。

“你TMD的去死吧。老子叫你這輩子見不得人。”

拳速更快,加上巴特比的速度,五六米的距離根本就不存在,一瞬間,拳頭己經到了龍宇的面上。

轟……

這次中拳的是巴特比,拳頭狠狠的打在巴特比的左肋上。然後龍宇的拳勁一吐,巴特比和龍宇剛纔的姿勢一樣被打飛出去。

龍宇微微一笑,道:“十五倍拳速,三倍的力量。滋味如何?”

啪,兩隻戰狼在後邊一見主人出事,急忙跳起來將人接住。

巴特比站穩之後瞪着龍宇,就像一隻野獸要吞掉獵物。

“你,你怎麼也有那種力量。”

“那這種能力叫什麼?”

“你倒底是誰?”巴特比更關心的那種力量,那本是隻有巴菲特家族纔有的能力,可是面前的人是怎麼可能會有的。難道……這小子會是老爸的私生子,老頭子可從來沒說過啊。

“先告訴我這種能力的名字。”

巴菲特怒喝一聲,指着龍宇道:“你是找死?”

龍宇看着巴特比,露出微笑,輕聲道:“那就試試,你到底能把我怎麼樣?”

“哈哈,那就試試。本少爺最高拳速是五十六倍,力量是七十二倍,如果配上六十五倍的速度,這個能量折加起來是多少,你應該是最清楚的。如果你有辦法接得下來,這輩子我以後見到你就繞着走。”


哧……

周圍的人聽得懂的全都倒吸一口冷氣,這個數字如果疊加會是什麼效果,一拳毀掉一棟大樓也不會差的。

“龍……龍先生,不,不會是在這裏開戰吧。”商場老闆擦着額頭的冷汗急問。

“有什麼問題嗎?”

商場老闆臉一下子垮了下來,“兩位啊,這裏地方小,外邊大啊,如果您在這裏戰鬥,比魔獸的破壞力都強,兩位還是找個寬敞的地方吧。萬一,我是說萬一,這大樓掛了,我十年的獎金可就全沒了。”

“小白臉,出去,今天和你一定要有個結果。”

“樂意奉陪。”

身後一名戰狼小心的前進在巴特比耳邊說着什麼?

巴特比的眉頭一皺,指着龍宇道:“小子,今天本少爺有事,打架的事情壓後,給你時間,我聽說過幾天咒樂園有一場奪寶戰,到時候本少爺會去參加,如果你是孬種,本少爺也不介意以後就叫你躲在女人裙子底下的傢伙。”

“我會準時的。”龍宇也不介意,只是微微一笑。

“哼,到時候見。”巴特比一揮手,帶着三十多名戰狼轉身離開。

龍宇看了看手錶,道:“我們也走吧。這麼一折騰,時間也差不多了。”

“恩。”

說着拉起舞的手離開,羨慕的身後的人一陣抱怨,閃光燈一個頸的猛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