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千雪微微皺了皺眉,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開始與其慢慢搭話。聊著聊著,兩女漸漸熟悉了起來,見時間還早,章筱顏便主動邀請穆千雪到女生宿舍參觀。

“好呀,我也正有此意。”穆千雪咯咯笑著,朝我擺了擺手:”李天,那你自己玩吧,我和筱顏妹妹回宿舍了,下午教室見。”

說完,不待我回答,便拉著章筱顏的手,快步離去。

搞得好像我要跟她們一起去一樣。??

不過話說回來,我確實很想,嘿嘿……

一直目送著她倆走遠,我才悻悻收回目光,到小賣部買了幾瓶啤酒之後,昂首闊步朝男生宿舍走去。

十分鐘后,我一腳踢開215宿舍大門。

“啊……”宿舍內當即傳來一聲慘嚎,便見一個光溜溜的身子”嗖”的一聲竄進廁所。

我有點懵,還未弄清狀況,便被人一把拉進了宿舍。

“砰!”的一聲,舍門再次關上。

秦天一臉奸笑的看著我,說:”哥們,進來也不打個招呼,你知不知道差點嚇壞我舍友?”

“不知道。”我一臉迷茫。

這時,一個帶著眼鏡的青年從廁所探出頭來,哆哆嗦嗦的問道:”天哥,是,是輔導員嗎?”

我正欲回答,便見秦天嬉皮笑臉的看向青年:”你不廢話嘛,趕緊滾出來,繼續打啊。”說著,從電腦桌下抽出一張椅子,招呼舍友過來。

我定睛看去,便見椅子上散滿了撲克牌,我說這小子搞什麼鬼,原來在這聚眾賭博呢。

那個赤條條的青年,應該是輸的精光,被秦天那小子給扒了衣裳,聽到有人踹門,以為有人告狀,所以才本能的朝廁所躲去……

我一臉”……”的表情,對他們徹底無語。

都這麼大了,竟然還玩這個……??

“哥們,要不要一起打牌?”秦天抽了抽紅腫的鼻子,轉頭看向我,笑嘻嘻的問道。

我搖了搖頭,上前一步,將塑料袋中的啤酒拿了出來,秦天一看到酒,就像餓了很久的狼看到香噴噴的羔羊一樣,那雙眼直冒綠光。

“算你小子有點良心。”秦天撈起一瓶啤,仰頭咕嚕咕嚕喝了起來。??

看到他這樣,我心裡頓時愧疚不已,上午那樣對他確實有些不公平,可是我也沒有辦法,穆千雪根本就不認識他呀……

秦天在一旁樂呵呵的和室友打牌,我就坐在他的電腦桌前,打開瀏覽器搜尋有關古武者的訊息。

看了一會兒,心裡便已一片瞭然,原來所謂的古武者,就是傳說中會內功的高人。

至於武術和武功的區別,我也特意查了查,這才明白穆千雪為何要特意申明武術和武功不同。

武術大多是說套路最基本功,也就是俗稱的花架子,而武功則包含武術,和內功。兩者雖然只有一字之隔,卻又著天壤之別。

就好比常年舞文弄墨和常年舞刀弄槍的區別一樣,兩者決鬥,最先死的絕對是前者無疑。??

看到這裡,我越發的對古武術感興趣,可惜穆千雪不在身邊,我空有諸多疑問,卻沒有能為我解答者。

網上雖然有很多回答,但卻大多都是網友胡編亂造,不可信,也不可不信,一切還得等遇上穆千雪,再讓她給我一一解答。

想到這裡,我抬手關了電腦,回頭望去,秦天正和舍友斗得熱火朝天,我不想參與進去,便順著杆子爬上床,從他枕頭底下摸出耳機,躺在床上聽起歌來。

本想午休的,結果翻來覆去,就是沒有睡意,於是我只好拿起手機,準備給章筱顏發條微信。

結果剛剛打開微信,便有好幾條留言,我點開一看,其中大部分都是鄭小婉發來的。??

我有點懵,於是點開微信,靜靜聽著。

內容差不多都是圍繞早上我轉系的事情,她問我來了班級為什麼不理她,還說她跟我招手來著,結果我看都沒有看她,她問我,和我一起來的女孩跟我有什麼關係,還說她們班上好多女同學都想認識她。

聽著聽著,倒覺得有些無聊,正準備關掉語音,轉出去跟章筱顏發消息時,耳朵里傳來了鄭小婉神秘兮兮的聲音:”李天,你想知道我們班上為什麼沒有男生嗎?我告訴你,因為他們都很怕白雪老師。”

聽到白雪,我腦子裡就情不自禁浮現出她那張美麗的笑顏,和她那獨一無二的清純之氣,她看起來清純可愛,也很柔弱,可為何,穆千雪要告誡我小心白雪?

我很疑惑,也很想知道答案。

“為什麼?”我給鄭小婉編輯了一條消息,然後發了過去。

等了很久,她一直都沒有回我,我想,她應該在睡午覺吧,因為漂亮的女孩一般都很注重休息,這樣對她們來說,才能更好保養肌膚。

鄭小婉雖然比不上白雪,但也算得上難得一遇的美女,想到她忽然對我這麼熱情,心裡還是挺高興的。

抬手看了看手錶,一點過十五分,離上課還有四十五分鐘,於是我閉上眼睛,醞釀睡意。

夢中,我身處百花叢中,左手摟著白雪,右手摟著鄭小婉,與兩人你儂我儂,幸福無比……

半個小時之後,秦天將我喊醒,我洗了把臉,隨他一同朝樓外走去。

路上,我有意無意在他面前提起鄭小婉,還有早上遇到的白衣少女,李天顯然對那女孩很有興趣,說話間,總是特意避過鄭小婉,跟我聊起那個白女少女。

我說,她叫白雪,是金融3班老師,我還說,我轉系了,就在金融3班。秦天朝我投來羨慕的眼神,一臉幽怨的看著我,說道:”你小子太走運,日後拿下白雪,可別忘了哥們。”私廣廳圾。

我說,你都有陳玥了,還惦記沾花惹草,人多麼好的女孩,你就知足吧你,我到現在還說光棍一條,我都沒說什麼呢。

秦天一個勁點頭,連連稱是。

就在我倆聊得不亦樂乎之時,兜里的手機忽然震了震,我當即收回笑臉,想到興許是鄭小婉看到消息回我了,便趕忙摸出手機,點開微信。

“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因為她不是人……”

什麼?

我瞪大了眼睛,愣愣停下腳步,死都不敢相信。

她明明長得那麼好看……哦不,長得跟人一樣,你怎麼能隨隨便便就說她不是人呢?

我在心裡為白雪叫屈,但又不敢將鄭小婉的話當成玩笑看待。??

就在我不知道該是否相信之時,穆千雪,忽然笑著出現在我的面前。

… ~yzzzzz章筱顏在一旁聽得咯咯直笑,卻沒有出言打擾。


我回頭瞪了她一眼,心說。日後再修理你,然後回過頭,繼續追問。s

穆千雪被我問煩了,便道:”習武之人。修其心志,養其氣息,練其肌體,升其精魂。武者以古之練法,合今之科學ひ技能,此稱古武者。”

雖然我沒完全弄明白,但也聽出了大概意思。

我暗暗吞了一口唾液,問道:”你是說。那些所謂的古武者就是會武術的人?”s

穆千雪出言糾正我:”準確來說,是會武功的人。”

“武術和武功,兩者有何區別?”我問。私雜場圾。

穆千雪白了我一眼。道:”問度娘去。”說完,留下一臉愕然的。還有一臉愕然的章筱顏,獨自走向學校。

我倆相視一眼。s

我:”……”

章筱顏:”……”

我嘆了口氣:”走吧。”s

章筱顏點點頭,隨我一同快步追向穆千雪。

路上,章筱顏一言不發,像個小跟班一樣一直默默的走在我倆身後,雖然我很享受這種感覺,但是又覺得她有些可憐,便偷偷跟穆千雪交換了一個眼神,示意她盡量多跟她說說話。

穆千雪微微皺了皺眉,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開始與其慢慢搭話。聊著聊著,兩女漸漸熟悉了起來,見時間還早,章筱顏便主動邀請穆千雪到女生宿舍參觀。

“好呀,我也正有此意。”穆千雪咯咯笑著,朝我擺了擺手:”李天,那你自己玩吧,我和筱顏妹妹回宿舍了,下午教室見。”

說完,不待我回答,便拉著章筱顏的手,快步離去。

搞得好像我要跟她們一起去一樣。s

不過話說回來,我確實很想,嘿嘿……

一直目送著她倆走遠,我才悻悻收回目光,到小賣部買了幾瓶啤酒之後,昂首闊步朝男生宿舍走去。

十分鐘后,我一腳踢開215宿舍大門。

“啊……”宿舍內當即傳來一聲慘嚎,便見一個光溜溜的身子”嗖”的一聲竄進廁所。

我有點懵,還未弄清狀況,便被人一把拉進了宿舍。

“砰!”的一聲,舍門再次關上。

秦天一臉奸笑的看著我,說:”哥們,進來也不打個招呼,你知不知道差點嚇壞我舍友?”

“不知道。”我一臉迷茫。

這時,一個帶著眼鏡的青年從廁所探出頭來,哆哆嗦嗦的問道:”天哥,是,是輔導員嗎?”

我正欲回答,便見秦天嬉皮笑臉的看向青年:”你不廢話嘛,趕緊滾出來,繼續打啊。”說著,從電腦桌下抽出一張椅子,招呼舍友過來。

我定睛看去,便見椅子上散滿了撲克牌,我說這小子搞什麼鬼,原來在這聚眾賭博呢。

那個赤條條的青年,應該是輸的精光,被秦天那小子給扒了衣裳,聽到有人踹門,以為有人告狀,所以才本能的朝廁所躲去……

我一臉”……”的表情,對他們徹底無語。

都這麼大了,竟然還玩這個……s

“哥們,要不要一起打牌?”秦天抽了抽紅腫的鼻子,轉頭看向我,笑嘻嘻的問道。

我搖了搖頭,上前一步,將塑料袋中的啤酒拿了出來,秦天一看到酒,就像餓了很久的狼看到香噴噴的羔羊一樣,那雙眼直冒綠光。

“算你小子有點良心。”秦天撈起一瓶啤,仰頭咕嚕咕嚕喝了起來。s

看到他這樣,我心裡頓時愧疚不已,上午那樣對他確實有些不公平,可是我也沒有辦法,穆千雪根本就不認識他呀……

秦天在一旁樂呵呵的和室友打牌,我就坐在他的電腦桌前,打開瀏覽器搜尋有關古武者的訊息。

看了一會兒,心裡便已一片瞭然,原來所謂的古武者,就是傳說中會內功的高人。

至於武術和武功的區別,我也特意查了查,這才明白穆千雪為何要特意申明武術和武功不同。

武術大多是說套路最基本功,也就是俗稱的花架子,而武功則包含武術,和內功。兩者雖然只有一字之隔,卻又著天壤之別。

就好比常年舞文弄墨和常年舞刀弄槍的區別一樣,兩者決鬥,最先死的絕對是前者無疑。s

看到這裡,我越發的對古武術感興趣,可惜穆千雪不在身邊,我空有諸多疑問,卻沒有能為我解答者。

網上雖然有很多回答,但卻大多都是網友胡編亂造,不可信,也不可不信,一切還得等遇上穆千雪,再讓她給我一一解答。


想到這裡,我抬手關了電腦,回頭望去,秦天正和舍友斗得熱火朝天,我不想參與進去,便順著杆子爬上床,從他枕頭底下摸出耳機,躺在床上聽起歌來。

本想午休的,結果翻來覆去,就是沒有睡意,於是我只好拿起手機,準備給章筱顏發條微信。

結果剛剛打開微信,便有好幾條留言,我點開一看,其中大部分都是鄭小婉發來的。s

我有點懵,於是點開微信,靜靜聽著。

內容差不多都是圍繞早上我轉系的事情,她問我來了班級為什麼不理她,還說她跟我招手來著,結果我看都沒有看她,她問我,和我一起來的女孩跟我有什麼關係,還說她們班上好多女同學都想認識她。

聽著聽著,倒覺得有些無聊,正準備關掉語音,轉出去跟章筱顏發消息時,耳朵里傳來了鄭小婉神秘兮兮的聲音:”李天,你想知道我們班上為什麼沒有男生嗎?我告訴你,因為他們都很怕白雪老師。”

聽到白雪,我腦子裡就情不自禁浮現出她那張美麗的笑顏,和她那獨一無二的清純之氣,她看起來清純可愛,也很柔弱,可為何,穆千雪要告誡我小心白雪?

我很疑惑,也很想知道答案。

“為什麼?”我給鄭小婉編輯了一條消息,然後發了過去。

等了很久,她一直都沒有回我,我想,她應該在睡午覺吧,因為漂亮的女孩一般都很注重休息,這樣對她們來說,才能更好保養肌膚。

鄭小婉雖然比不上白雪,但也算得上難得一遇的美女,想到她忽然對我這麼熱情,心裡還是挺高興的。

抬手看了看手錶,一點過十五分,離上課還有四十五分鐘,於是我閉上眼睛,醞釀睡意。

夢中,我身處百花叢中,左手摟著白雪,右手摟著鄭小婉,與兩人你儂我儂,幸福無比……


半個小時之後,秦天將我喊醒,我洗了把臉,隨他一同朝樓外走去。

路上,我有意無意在他面前提起鄭小婉,還有早上遇到的白衣少女,李天顯然對那女孩很有興趣,說話間,總是特意避過鄭小婉,跟我聊起那個白女少女。

我說,她叫白雪,是金融3班老師,我還說,我轉系了,就在金融3班。秦天朝我投來羨慕的眼神,一臉幽怨的看著我,說道:”你小子太走運,日後拿下白雪,可別忘了哥們。”

我說,你都有陳玥了,還惦記沾花惹草,人多麼好的女孩,你就知足吧你,我到現在還說光棍一條,我都沒說什麼呢。

秦天一個勁點頭,連連稱是。


就在我倆聊得不亦樂乎之時,兜里的手機忽然震了震,我當即收回笑臉,想到興許是鄭小婉看到消息回我了,便趕忙摸出手機,點開微信。

“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因為她不是人……”

什麼?

我瞪大了眼睛,愣愣停下腳步,死都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