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他來這救了一個人,一個影響國家命運的人……

甩開思緒,唐宋跟著中年人走進古樸的小樓。門口有保鏢,外邊有暗哨,進門的時候還有各種無形的掃描。

走到裡邊餐廳,已經有幾個人坐在桌子旁邊。都是老人,而且唐宋都見過,大部分人也都見過……

走上前,唐宋並沒有行軍禮,而是微微鞠躬,輕聲道:「小子唐宋,師承無風,見過三位長輩。」

是小子,不是下屬;而且點明了是師承無風,就意味著用的身份不是鬼,而是神醫傳人。

三人很滿意,紛紛露出笑容。左邊的黑衣老人輕聲笑道:「坐,先吃飯再說。」

唐宋沒有客氣,拉開椅子坐下,安心吃飯。三位老人吃得很文雅,而且吃飯的時候也不說話,很是文靜。

足足有十分鐘,黑衣老人放下筷子,拿著毛巾擦拭雙手,嘆道:「我聽他們說了你的身體,有什麼打算?」

唐宋苦笑搖頭:「並沒有什麼打算,目前尚未清楚,只能說,還在我控制範圍之內。而且,並未出現失控。」

黑衣老人點點頭:「那就好,只要不失控,你是我們這個國家最大的底牌,這一點你也很清楚。」

唐宋當然清楚,從進入三層開始,他們就在擔心失控了。這也是為什麼他不想來京都的原因,實在是不希望他們想太多……

只聽黑衣老人繼續道:「我給你兩個任務,作為條件,你可以在選擇一個城市,除了這座城市意外的任何一個城市,為所欲為。當然,我相信你的分寸。」

唐宋一抽,由衷不祥的預感。為所欲為,這四個字從這位老人的嘴裡說出來,可要比尚方寶劍強悍得多。說白了,就是土皇帝!

頭皮發麻,唐宋拉長了脖子:「我沒猜錯的話,第一個任務,重啟神龍計劃?」

三人一怔,黑衣老人不由笑起來:「你倒是聰明,沒錯,重啟神龍計劃。我們太需要這個計劃,而且非常迫切。」

右邊白衣老人點頭感慨:「是啊,如今國家發展迅猛,周邊關係越來越緊張,少不了需要處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神龍出世,已經是在所難免。」

話雖如此,可唐宋卻有點想哭。 腹黑爹地太難纏 所謂神龍計劃,其實就是,他需要教出一批神龍,也就是屬於他的替代品。

這些人,沒有身份,沒有國籍,將會無條件為國家服務。當然,他們也可以無條件使用國家任何資源,只要需要!

這個計劃,具體擬定時間不知道,聽師傅說其實二十幾年前就已經有人跟他說過,只是沒有人能做到。五年前,唐宋開始知道這個計劃,還曾經實施了一段時間。林宇默那一批人,其實就是神龍計劃的最開始。

只不過後來因為種種原因,這個計劃被迫擱淺,再後來就沒人提了。最大的原因也是因為這些年,唐宋自己都奮戰在前線,沒有時間去實施。

本以為這個計劃不會再提起,沒想到現在又冒出來,而且是上面親自跟他說……

也沒等多想,黑衣老人笑道:「知道你不太樂意,因為你這人嫌麻煩。不過眼下也是需要,下一個十年,周邊關係會更加緊張,我們必須得做準備。」

深吸了口氣,唐宋還是硬著頭皮答應:「好吧,我答應。」

他能說不嗎?壓根就沒得選擇!

他是有否決權,甚至可以說就算不答應,他們也不會怎麼樣。因為他強大,他獨一無二。

可唐宋不會忘記,師父一直都在說,他是這個國家的人,身上流的每一滴血都是這個國家的,能為國家做到的事情,絕對不能推辭!

黑衣老人很滿意,抿著微笑點點頭,繼續道:「你放心,這個計劃的具體實施,會給你足夠的時間。你需要的任何條件,只要能做到,不會拒絕。」

「保證完成任務!」 我的異能悠閑生活 唐宋硬著頭皮回答,能說啥,只能含淚憋著!

黑衣老人頓了頓,臉色忽然變得凝重起來:「第二個任務,對你來說可能有點麻煩。」

唐宋一怔,居然有讓自己麻煩的任務?

黑衣老人極為嚴肅,雙眸迸射著幾分寒光:「你要去一趟S區,把一個人給我帶回來,必須是活的!」

這下唐宋更驚奇了,要知道,S區是戰亂區,竟然還要帶個活人回來?! 伊恩和蘇華的機甲並排而行,兩人之間的距離很微妙。作爲正在交戰的敵對雙方,這距離未免太過接近,近到了不夠安全的地步。而如果作爲同僚或者朋友,這距離又遠得讓人一眼看出兩人關係的冷淡。

蓮生和埃蒙都不清楚這兩人的真正關係和其中的糾葛,可卻並不妨礙他們各自的分析和判斷。可惜兩人還沒得出什麼結論,就被蘇華接下來的一句話震驚了。

“我和伊恩殿下達成了協議。埃蒙,我和你負責掩護伊恩殿下帶領他的近衛軍進入大氣層。”蘇華的聲音還是一貫的沒有溫度,可說出的內容卻着實讓埃蒙驚掉了下巴。

“蘇華! 重生九零:神醫甜妻,要嬌寵! 你開玩笑的吧?!這可是我們嚴防死守的最後防線!你讓他們進大氣層?還要我掩護?你吃錯藥了?!”埃蒙氣極敗壞,他簡直無法相信蘇華剛纔遭遇了什麼,怎麼會輕描淡寫做出這樣的決定。難道被挾持了?還是對方有人質在手?或者……難道……卡羅爾博士他們的擔心是對的?蘇華真的是間諜?本來就是對方的人?

一瞬間,埃蒙的腦子裏轉過了無數的念頭,從最荒謬的最不可能的蘇華被人調包了,到最簡單的蘇華和他一樣被暫時挾持了,可是還沒等埃蒙理出個頭緒,就被蘇華接下來的動作打斷了。

蘇華直接傳給了埃蒙一段影像:“埃蒙,我知道你是軍人,軍人第一要求就是要完全服從命令。可是我想,你們還是有權知道事情的真相。我希望和平纔是我們的終極目標,我不想被當權者矇在鼓裏當槍使。”

埃蒙一目十行地很快看完了蘇華傳過來的所有內容,但卻並沒有馬上開口。埃蒙簡直震驚極了,他從小到大長在軍營,懂事以來受到的教育都是愛國愛軍愛政府,所有的一切都爲了人民,爲了地球。可是現在,蘇華給他的這些資料都告訴他,他所保護的政府,是個言而無信背信棄義的卑鄙政客們組成的集團,所自豪的技術,是從螺旋塔那裏偷來的,所宣揚的反侵略戰爭,只不過是一個卑鄙的先發制人而已。難道,那些所謂虎視眈眈的外星人,來到這裏的目的不是爲了掠奪也不是爲了傷害,他們真的只是逼不得已,只需要一個小小的棲息之地而已嗎?

看看這些,人們僅僅只是在網絡上看到了這些傳言,就已經開始大罵政府不顧人民死活,貿然開戰了。如果真的讓真相大白於天下,那普通民衆們豈不是要暴起推翻政府了?

埃蒙思前想後,越想心越涼,不過埃蒙並沒有選擇相信蘇華,儘管他的直覺和感情都讓他信任蘇華,可想到卡羅爾博士的話,想到軍方對蘇華做出的“危險的武器”的評價,他還是將信將疑。蘇華到底從哪裏找來的這些信息和資料,他真的不是間諜嗎?

蘇華仔細盯着埃蒙的表情,希望能從中看出埃蒙的心中所想,他選擇了向埃蒙坦白,一方面固然是因爲一個人的力量還是太單薄,他需要埃蒙的幫忙,另一方面他也是在賭,蘇華覺得埃蒙並不是那種沒有自己想法,純粹盲從命令的人。

許久,埃蒙長嘆了一口氣,轉頭看着蘇華:“蘇華,你知道卡羅爾博士對你做了什麼,對吧?”

蘇華沒想到埃蒙思索良久,居然率先問出的是這個問題,略微頓了頓,才點了點頭:“不錯,當時我就知道了,原因很抱歉,我不能告訴你。不過你可以認爲促使我對政府產生懷疑的正是卡羅爾博士的這次所謂洗腦。”

“那你恨我嗎?”埃蒙有些忐忑,“我也是事先知情者之一。你是不是很恨我,恨我們,恨我們逼你。也許你只是被仇恨矇蔽了。”

“等等,洗腦?”伊恩恍然大悟,轉頭看向蘇華。他想要確定蘇華這段時間反反覆覆情緒無常的原因是不是因爲這個什麼“洗腦”。

蘇華只是飛快地對伊恩點了點頭,就轉頭繼續對埃蒙說道:“無所謂恨不恨,這都是立場所需。我現在只是想要你的幫助,我的目標很簡單,儘可能快地,以最安穩的方式結束這場戰爭。我們是能與螺旋塔和平共處的,只不過是無法滿足當權者那些齷蹉的野心罷了。”

伊恩接收到了蘇華的信號,奇怪的是,這次他根本無需費勁就輕易讀出了蘇華的暗示,蘇華並不想在這個叫埃蒙的人面前繼續和他糾結之前的話題,伊恩並沒有不快,他奇異地感覺到,他能理解蘇華的想法,蘇華只是不想將自己的私事和這個埃蒙分享罷了。這一認知讓伊恩前所未有地愉悅起來,整個人的臉色都緩和了。

這時埃蒙正好聽完了蘇華的話,把目光轉到了伊恩這個敵方指揮官身上,伊恩身上的溫和氣息恰到好處地給蘇華的話增加了許多說服力。

“等等,伊恩殿下,你們在說什麼?這兩個人不是俘虜?我們要合作?這些人這麼弱,有什麼可以合作的?”蓮生似乎直到現在才反應過來,有些詫異地插嘴問道。

伊恩維持着好心情,看了看蘇華,又瞥了眼埃蒙,慢悠悠地對蓮生說:“不錯,我們和地球軍可以保持合作,這種沒有用處的戰爭對我們來說有害無益,我們只需要達到最終的目的就可以了。當然,當務之急,是需要演好眼下的這一場戲。”

埃蒙環顧了四周,這裏是這個戰場的一個小角落,戰火併沒有波及,附近只有他們四個人,三架機甲,如果蘇華已經決定和對方聯手,他一個人勢單力薄,還沒有了自己的機甲,根本不能抵抗。另外,埃蒙的心底有些另一個聲音,讓他相信蘇華一次,那是一個奇妙的聲音,他知道,那是他心底的期望,他想要相信蘇華,想要任性一次,看看自己是不是愛錯了人。

“你們打算怎麼做?”埃蒙聽見自己的聲音說。 晚上七點多,天色已經昏暗。

唐宋坐在車子里閉目養神,可真是一個頭兩個大。怎麼也沒想到,上面給的任務這麼複雜,又是神龍計劃又是救人。雖然都不是緊急,可一想到要去S區,他心疼。

當然,並非是擔心戰亂,而是心疼自己的力量。去了那個地方,少不了又將是很長一段時間沒法休息,指不定還要各種爆發……

好在上面開出的條件真是越來越誘人,各種為所欲為的條件,想想都心動。以前他的權利已經足夠大,可現在,更變態了。

「唐先生,宋家到了。」

司機的聲音傳來,唐宋這才睜開眼。確實到了宋家,不過沒開進去,還是被擋在門口。

也沒在意,唐宋推開車門下去,隨後才輕聲道:「等下不用來接我,我自己解決就好。」

等車子走了,他才朝著大門走去。已經不是今天那個保安,估計已經滾蛋了吧。

走到跟前,還沒等唐宋開口,保安就已經主動開門。這倒是讓他頗為意外,並沒有急著進去,微眯著眼掃視,不自覺提高警惕。

別墅區不算非常大,畢竟在京都這種地方,想要佔個大一點的地盤太難了。

不過,夜景很不錯,到處都有燈光,是個散步的好地方。

不急不慢的,唐宋悠閑走著。一邊走一邊欣賞夜色,敏銳的嗅覺和聽覺則是儘可能放大。

很顯然,氣氛不太對……

遠遠地,宋三爺已經站在小樓門前等著,旁邊還有一個穿著唐裝的中年人。那中年人留著鬍子,看起來很像是世外高人。

走到跟前,唐宋抿著微笑:「看樣子,你並不信任我。」

靈卡世界大冒險 宋三爺微微一抽,略顯尷尬。沒想到這小子這麼聰明,一眼看穿。

中年人皺著眉頭,一副傲慢的樣子:「聽說你是個高手?」

語氣真的很傲,還一副斜眼的樣子。唐宋假裝沒聽到,沖著宋三爺繼續道:「那麼,你大哥也沒來咯?」

遲疑了一下,宋三爺還是沉聲道:「裡邊請吧。」

唐宋直接從中年人身旁走過,完全無視他的存在。臉色很平靜,就是太平靜了一點,讓中年人很不爽的瞪眼。

裡邊果然有人等著,但不是一個,而是三個。而且,有一個人特別眼熟。

一看到那人,唐宋的雙眼立即眯成一條線。朱實況,朱正濤的那個老爹!

三人都回過頭來,中間那個略顯消瘦的中年人綳著臉色凝望,率先開口道:「我就是宋澤,你是唐宋吧?」

唐宋沒有回答,似笑非笑的走過去,目光一直落在朱實況身上。 穿書之女配才是真大佬 一直等走到跟前,這才露出笑容:「我是唐宋,我想跟你聊聊。不過,我不希望閑雜人聽到。」

這話一出,其他人的臉色立即黑下來,尤其是後邊的唐裝中年人,極度不爽冷哼:「小子,不要以為自己會點武功就了不起,這裡是宋家,不是你家。」

「難道又是你家?」唐宋諷刺的反駁,卻始終沒回頭看。其實他能感應得到,這個唐裝中年人有點本事,他身上有能量波動,應該是快凝聚內力了,比朱實況只強不弱。

沒等唐裝中年人反駁,朱實況忽然笑道:「唐宋,沒想到你也來京都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來找你。」唐宋沒好氣的打斷,目光一直落在宋澤身上,「我再說一次,有點事想跟你單獨聊聊。如果你願意聊,我坐下;不願意聊,明天我再來。」

就這麼簡單明了,跟他們廢話太多真沒意思。

「哼,狂妄!」唐裝中年人按捺不住冷哼,「真當自己有多大能耐,這是科學時代……」

「不爽你就打我。」唐宋可算是回頭,充滿鄙視的斜眼,「要麼,你打死我;要麼,閉嘴!」

「你……」這下唐裝中年人火了,鬍子都給炸直起來,「臭小子,你真當自己無所不能?」

「我一巴掌能打死你,你信不?」唐宋輕蔑冷笑,這丫腦子有病,從見面開始就吹鬍子瞪眼,到底誰在囂張?

唐裝中年人瞬間失去理智,大聲怒喝:「好,我倒要見識見識,你有多大能耐。外邊請!」

「不用,在這就好。」唐宋嫌棄撇嘴,「一巴掌的事情,瞎折騰沒啥用。」

唐裝中年人那個氣啊,鬍子真直起來了。緊咬著牙,馬步一紮,擺出準備戰鬥的姿勢。

宋三爺幾人想說什麼,朱實況卻輕聲笑道:「習武之人有點脾氣,互相切磋一下也是正常。」

很明顯,朱實況也想看看,唐宋到底有多厲害。畢竟之前雖然打過照面,卻沒真正見識過……

唐宋面色極為平靜,轉過頭掃了一眼唐裝中年人,微微抬起手:「來吧,別裝逼了。」

「找死!」唐裝中年人真是氣得不輕,也顧不上什麼禮貌,一個健步衝過去。

速度很快,而且走招有模有樣。然而,在他往前沖的瞬間,唐宋的身體猛地往前傾斜,然後……

啪!

巴掌聲不是一般的犀利,唐裝中年人應聲往後旋轉,噗通倒在地上,不動了!

完了?

空氣瞬間一片死靜,宋三爺等人驚愕的看著趴在地上的唐裝中年人,腦子有點懵。他們真沒看清唐宋怎麼出招,就聽到聲音,然後人就旋轉起來了。

窒息的操作,懵逼的結果!

說一巴掌,就一把巴掌,絕對不會多……

好一會,宋三爺才回了神,趕緊跑過去扶著唐裝中年人,發現真暈過去了。臉頰一抽,抬頭略帶驚悚的看著唐宋:「真,暈了。」

嘶!

宋澤幾人不自主倒吸了口涼氣,尤其是朱實況,臉色瞬間不好了。

他可是知道這人的實力,在武術界也算是小有名氣,竟然一巴掌完事。

這小子到底有多強?照這樣下去,指不定一個月真能讓他把郁可詩給訓練出來……

唐宋慵懶的掃了一眼,回頭打著哈欠輕聲道:「我再說一次,我只是想來找你聊聊。聊,我坐下,其他人出去;不聊,我明天再來。不過我提醒一句,我如果明天再來,不會這麼好說話。」

宋澤瞳孔驟然緊縮:「你想怎樣?」

唐宋聳了聳肩:「不想怎樣,只是想了解一些事。你們宋家背後有什麼,你們自己心裡清楚。想聊就聊,不想聊我就走,別真當我在求你!」

就要這麼吊! 這一天對地球上的人來說,簡直像是個世界末日。

一清早,還只不過是一個很普通的日子,天氣有點陰,但是並不怎麼壓抑,也沒有下雨,溫度不熱不冷,剛剛好,除了沒有陽光明媚之外,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日子。這一切都在中午之後嘎然而止。

劃破天際的火光,拖曳而過的龐然大物,轟鳴的爆炸聲,正午時分所有人的頭頂幾乎都出現了好萊塢大製作科幻電影一樣的畫面。

“天哪,那是什麼?新型的飛機?”這是平日淡定的白領精英大驚失色喊出來的。

“啊?機器人!!”這是不諳世事的中學生們興奮的聲音。

“救命啊!世界末日啦!”這是膽小如鼠的某位愛好網絡小說的家庭主婦。

“機甲,那是機甲?這是什麼?拍電影嗎?”動漫愛好者的猥瑣大叔激動地大喊。

“這個情形看起來,不太像是拍電影,倒像是真的。話說,我們的科技已經能讓機甲飛上天了?我怎麼不知道?”這是一個淡定的軍事發燒友。

“機甲?難道論壇上說的那個什麼外星人入侵,什麼地球竊取外星技術的事情是真的?”這是某個長泡論壇,對目前炒得沸沸揚揚的某些論壇熱點一清二楚的資深宅人士。

不論是誰,那天中午只要是醒着的人,都無法避免地捲進了那場混亂,嘈雜的聲音,混亂的人羣,雜亂無章的秩序,這些都在慢慢地沸騰着,終於在天空中的那架藍白色機甲一個閃躲不及,被對峙的兩架機甲中那架黑色的機甲一個橫劈,直接摔進一棟高樓的時候終於到達了頂點。

尖叫聲、哭泣聲、大吼大叫的聲音,簡直聽起來讓人感覺墮入了地獄。

蘇華和埃蒙兩人都在藍白色機甲的駕駛艙中,蘇華冷靜地看着地球上渺小如螻蟻的人們充滿恐懼,四處奔逃,手上沒有絲毫顫抖,他和埃蒙的作秀計劃完美毫無紕漏,今天過後,螺旋塔的存在,以及這場戰爭的存在就會大白於天下。

“蘇華,夠了!”埃蒙哆嗦着嘴脣,堅定地看着蘇華,“我們的目的達成了,不用再戰鬥了,我們已經去了十幾個i額城市,已經有無數的平民捲了進來,他們都是無辜的。”

蘇華微微點了點頭,他並不覺得足夠,時間還太短,沒有在現場目擊的人們根本就還感受不到戰爭的恐懼,不過他並不願意在這種無關大局的小事上和埃蒙起衝突,埃蒙是他計劃中重要的一環。

“小鐵皮,你讓伊恩殿下準備,到最後環節了。”蘇華沒有利用機甲的通訊系統,畢竟事後調查很可能會被查出端倪,這種時候,蘇華萬分感謝小鐵皮和銀這種類似於作弊器一樣的存在。

“銀說已經準備好了,主人。”小鐵皮的反饋很快,和伊恩身上的銀對話是小鐵皮最積極的事情之一。

蘇華、伊恩、蓮生,三人糾纏着慢慢拉伸高度,面對面擺成了一個等腰三角形的姿勢,蘇華用上了這架機甲的最後一個超級武器,其實這也是地球從螺旋塔那裏偷來的技術之一:“超能粒子激光炮”。

這種武器耗能非常嚴重,基本上一架機甲只能發射一次這樣的激光炮,而且因爲耗能太嚴重了,所以發射之時需要蓄能,蓄能的時候還不能做其他的任何攻擊,因爲這些特性,饒是它殺傷人驚人,在戰場上也幾乎等同於雞肋的存在,完全沒法用,一用整個機甲就耗能完畢徹底癱瘓,敵人也絕對不可能老老實實等在那裏不動當作靶子讓你打,蓄能的時候夠對方攻擊你十次八次,把你打到姥姥家了。

蘇華和伊恩的計劃中,這次不但要把戰爭*裸地呈現在地球的廣大民衆們面前,還要讓他們意識到戰爭的恐怖,並且最關鍵的一點是,讓蘇華戰勝外星敵人,樹立一個完美的英雄形象。在這裏面,如何完美地戰勝對方纔是關鍵,勝利要完整,可是又不能太輕鬆。蘇華打算利用這個超級武器,“超能粒子激光炮”

計劃中,在他們三家機甲糾纏着繞過大半個地球之後,大家精疲力竭,在外星敵人靠近地球聯合政府的時候,蘇華背水一搏,拼着受上重傷,蓄能發出了這個超級武器。

現在,就是這個計劃中最關鍵的地方,最後一戰實施的時候。

隨着刺目的白光亮起,對面一紅一黑兩架機甲都沒能完全避開,手腳都被粒子激光炮擦過,完全喪失了戰鬥能力,只能極速朝大氣層外逃去。

至此,戰鬥結束,地球軍藍白色機甲——慘勝! 黑了,一群人的臉色可真是黑得不行。尤其是宋澤,腮幫不停顫抖,有種想要打人的衝動。

這哪裡是來聊天,分明就是脅迫!

吊得不行,根本就沒把宋家放在眼裡!

嘴角抽搐,宋三爺皺著眉頭:「小子,你太狂了。」

「狂么?」唐宋不以為然的撇嘴,「最多只算中等狂而已,我真要狂起來,你們會哭。我今天只是想聊聊,不聊我就走了。」

「你想聊什麼?」緊繃著臉,宋澤的語氣尤為陰冷。

唐宋沒有回答,掃視朱實況幾人,意思不言而喻。他說過了,閑雜人等出去!

瞧他那樣子,宋澤實在按捺不住火氣冷哼:「放肆!這裡是京都,真以為你有多大能耐!」

「意思是不聊了?」唐宋不屑斜眼,「也好,我其實也不想現在跟你聊,回頭有的是機會。宋家,是該收回了!」

說罷,悠然轉身走出去。

宋澤瞳孔驟然緊縮,大聲怒喝:「把他給我拿下!」

刷刷!

一幫人立即從房屋兩邊跑出來,團團將唐宋給包圍起來。不是拿著鐵鏈就拿著電棍,凶神惡煞。

宋三爺一抽,低聲道:「大哥,這樣……」

不等多說,宋澤已經瞪眼怒喝:「你懂什麼,就知道習武。老朱,快過去幫忙,一定要拿下,否則以後我們就麻煩了。」

這話說得朱實況有種想打人的衝動,不明擺著是告訴唐宋,他們是一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