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景霽的手術時間持續了六個小時,手術進行的很成功,如今他已經被推入Vip病房。

陸司寒守著他到了第二天清晨,段景霽終於有了意識,緩緩睜開了雙眼。

湛藍色的眸子再也沒有了柔情,只有一片寒冰。

「醒了?認出我誰了嗎?」

「司寒,這是你的最新冷笑話嗎?」

「看來你是清醒了,還記得謝半雨嗎?」

「有過一面之緣,我救了差點被車撞上的她。」

段景霽思考過後說,不明白陸司寒為什麼會問他這種白痴的問題。

站在一旁的弗格斯管家激動的都快跪下來。

「少爺,您終於全部都想起來了。」

「弗格斯?你怎麼會在這邊?」

「既然已經好了,那麼就由弗格斯和你講述這段時間你有多麼的瘋狂,我先走了。」

陸司寒想著姜南初,從醫院離開直接前往了花園小區。

謝半雨昨天一夜沒睡,如今剛剛睡覺敲門聲就響了起來。

姜南初不願意打擾了謝半雨,立刻小聲跑過去打開了房門。

陸司寒站在姜南初的面前,他手裡還拿著兩份早餐。

「我想著你們這時候應該沒吃飯,所以帶了點東西來。」

「噓,半雨到現在才剛睡著呢。」

「你怎麼來了,段景霽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他——」

陸司寒發現謝半雨已經過來,想說的話又沒說出口。

「陸先生,我可以聽著嗎?」

姜南初聽到謝半雨的聲音,轉頭看了過去。

「半雨,你怎麼出來了?不是答應我了要好好休息的嗎?」

「我不累。」

「既然你想聽,那我告訴你,段景霽他已經忘記你了,在他眼中,現在的你不過就是有過一面之緣的陌生人而已。」

這句話對於謝半雨來說太殘忍了。

「這樣挺好的,南初你也陪了我一天了回去吧。」

謝半雨輕聲的說。

「我不回去,你這樣讓我怎麼放心?」

「不要把我想的太脆弱,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先睡一覺待會還要去上班,不然我的全勤就沒了。」

姜南初還想要再說幾句,陸司寒拉了拉她。

「好,那我們先走了。」

陸司寒一把將姜南初拉出了花園小區。

「陸司寒,謝半雨是我最好的朋友,這個時候我怎麼能不管她?」

「或許讓她自己靜一靜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我怕她想不開。」

「我會派人守在這邊,保證她不會出任何意外,現在放心了嗎?」

姜南初聽了陸司寒的安排,這才點了點頭。

陸司寒想著姜南初昨天肯定沒有睡好,索性也沒帶她去學校,而是讓她回悅龍灣補覺。

段景霽手術完成的四天時間,謝半雨從來沒有去過醫院,她就好像沒有發生任何事情,照常上學上班,但是姜南初知道如今的她不過就是行屍走肉罷了。

正好之前容幼儀就和姜南初說起過元旦去容家吃飯,姜南初想著帶謝半雨一起去,就當做散散心。

大唐貞觀第一逍遙王 姜南初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容幼儀之後,容幼儀一口就答應了下來,正好她也沒什麼朋友。 張昊天眉頭擰了一下,低頭看了一眼手,發現這根刺還真是不小,弄不好這不是什麼毛刺,是自己不小心弄壞了桃木劍。!

只是,到底是什麼時間,在什麼地方弄壞的,張昊天說什麼也想不起來。

但是這些都不重要,無非是一個很小的傷口,雖然出血了,可這種小事,對於一個男人來說,真的是已經小到不能再小了。

收斂心神,張昊天覺得自己還是趕緊解決了六叔的事兒較好,至於其他的,回頭再說也來得及。

可這一次,不知道爲什麼,原本已經出現瑕疵的桃木劍,竟然能爆發出很強大的陽氣來,幾乎瞬間把那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切成了兩半,並且,那兩團東西掙扎了好半天,也沒能重新再聚合在一起。

這讓剛纔十分擔心的張昊天和周偉光全都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還有,這把桃木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爲什麼會變得這麼厲害?

但是眼看着面前的狀況,張昊天和周偉光還是決定暫時不去管桃木劍的事兒,畢竟雖然不知道桃木劍爲什麼會這樣,但是終究原來強!

既然這個桃木劍這麼本事了,張昊天直接接着這股子勁兒,快速的把已經分成兩半的黑煙快速的繼續打散。

幾乎沒過兩分鐘,剛纔還十分頑固的那些東西,已經被張昊天切的七零八落了,僅剩下的那些,四下的逃竄,要是地有個縫隙,都恨不得直接鑽進去了。

張昊天和周偉光可不希望這些東西真的逃跑了,這些可是有蠱惑人心的本事,要是真的跑出去了,回頭還不知道蠱惑多少人呢!

這樣,張昊天和周偉光到處圍追堵截,恨不得下一秒鐘把那些東西全都抓住,之後消滅了。

只是,這些東西用桃木劍只能不斷的打散,能徹底消滅嗎?

張昊天很快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了。

現在這些東西多少還能看得到,要是繼續這麼打散下去的話,弄得越來越小,到時候,還真的不好抓了。

眼看着周偉光還在不斷的拿着桃木劍打那些黑乎乎的東西,張昊天趕緊阻止。

“等下!”

“怎麼了?”周偉光不太理解的看着張昊天,想知道這是怎麼了,好好的爲什麼要阻止自己。

“我看還是別打了,直接抓較好。”

張昊天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還有自己擔心的那些事兒。

“也對,這些髒東西,算是一星半點溜出去了,也都是麻煩事。”

周偉光覺得張昊天說的很有道理,趕緊收了桃木劍,開始研究着如何把那些東西全都聚攏在一起。

這種事兒,想起來是很容易,但是真的操作起來十分困難。

周瑩瑩這會兒已經到了醫院門口了,耳邊的聲音還在繼續,不斷的告訴周瑩瑩:這地方你不應該回來,他們兩個你還不知道啊,弄出那些沒用的事情來,再說了,你回來還能有什麼意思啊,看他們臉色還是怎麼的?

這些話不斷的在周瑩瑩的耳邊轉啊轉,只是周瑩瑩這會兒的意志力也算是堅定,並沒有要聽信的意思,甚至還在心裏默默的告誡自己,不管那個聲音說什麼,千萬不要聽,一個字都不要聽,那個聲音說的全都是不對的!

冷酷老公呆萌妻 一路朝着六叔的病房走,周瑩瑩心裏一路的忐忑,不知道爲什麼,像是有什麼不好的事兒即將要發生一樣。

好不容易走到了病房門口,周瑩瑩深呼吸了兩下,伸手推門。

張昊天和周偉光這會兒還在到處抓那些黑乎乎的東西,這會兒那些東西已經小到只有拇指大小了。

那些東西像是知道張昊天和周偉光在抓他們一樣,各種躲閃。

周瑩瑩這會兒正好開門,那些原本在尋找出路的東西,猛的發現了周瑩瑩,再加周瑩瑩身本身有那種黑乎乎的東西,直接全都衝到了周瑩瑩跟前,快速的鑽進了周瑩瑩的耳朵裏面。

這會兒周瑩瑩還沒回過神來呢,還在想着這些都是一些什麼東西啊,爲什麼要衝着自己來了?還有,剛纔張昊天和周偉光不幫着六叔解決問題,抓這些做什麼?

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那些東西重新混合,並且,其一部分後來的,還因爲在六叔那邊積攢的怨氣,讓周瑩瑩耳邊的那個聲音變得更大了。

張昊天和周偉光這會兒也愣住了,互相看了對方一眼之後,全都衝到周瑩瑩身邊。

“你怎麼樣?”張昊天十分關切的問着。

周偉光也着急的不得了,左右看了看周瑩瑩,“你有什麼感覺沒有?”

想來,那些東西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現在全都混合在一起了,周瑩瑩不可能什麼感覺都沒有的啊!

“我,我,我沒什麼感覺啊。”

周瑩瑩確實沒什麼感覺,只是被張昊天和周偉光的眼神和語氣嚇的有些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可在周瑩瑩還想說點什麼的時候,渾身下突然一陣疼痛,讓周瑩瑩頭暈目眩,站都有些站不穩了。

張昊天趕緊一把抓住周瑩瑩的肩膀,讓她不至於摔倒。

周偉光也趕緊找地方,也好讓周瑩瑩可以休息一下。

好在這裏不是單人間,六叔躺着一張牀,旁邊還空着一張。

張昊天趕緊把周瑩瑩扶到了那邊的病牀休息,想要再看看周瑩瑩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

然而,周瑩瑩的狀況並沒有任何變化,跟正常的時候一模一樣。

這事兒怪了,眼看着那些東西全都消失在了周瑩瑩的周圍,很明顯,這是找到宿主了,所以周瑩瑩是不可能沒問題的啊!

“你們,你們別這麼看着我,我到底怎麼了?”周瑩瑩也開始納悶了,這到底是什麼狀況,爲什麼他們要用那種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誰能給自己解釋一下啊!

眼看着周瑩瑩好半天還是沒有任何變化,張昊天和周偉光開始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了,甚至,不知道是否應該對周瑩瑩下手了。 第144章秦阿姨,你認識姜國輝嗎?

容幼儀那邊是解決了,接下來就是讓謝半雨同意。

謝半雨知道姜南初的好意,為了讓她安心,也同意下來。

元旦這天,兩人來到了容家,容幼儀穿著一身紅色小洋裝,襯的她肌膚如白雪一般。

「你們終於來了,我等了好久,謝同學你好,我叫做容幼儀,喊我幼儀就可以了。」

容幼儀大大方方的朝著謝半雨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做謝半雨。」

謝半雨也握住了容幼儀的手,雖說她已經是明星,可看起來一點架子都沒有。

三人一起進入容家,帝都容家風頭不像幾年前這麼盛,倒也是豪門世家。

「等我媽媽下來就吃飯,她也是個很好相處的人,而且說不定你們還見過她。」

容幼儀賣了個關子說,畢竟十八年前媽媽也曾是風靡一時的歌星。

「好。」

秦吏 三人年齡相仿,坐在一起聊天逗趣,謝半雨這緊繃了四天的情緒,也漸漸放鬆下來。

「難得今天幼儀願意帶同學來家裡,我睡個午覺你也不叫醒我。」

「這不是怕累到你嗎,孩子大了自己都有主意,根本不需要我們多操心。」

臨近晚餐,二樓傳來腳步聲和說話聲。

「我爸媽的感情一向都很好。」

容幼儀笑著解釋道,一說起這個她就想到了那個男人——秦凌予,什麼時候他才會突然開竅,像爸爸對待媽媽那樣,對待自己呢?

二樓下來的夫婦,他們保養得當,歲月並沒有在他們的臉上留下太多的痕迹,看上去彷彿只有三十幾歲,

「叔叔阿姨好。」

姜南初和謝半雨一同站了起來說。

打過招呼,姜南初微微抬頭打量這對夫婦的時候,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怎麼會有這麼像的人!

因為爸爸的原因她去查了關於秦箐的資料,想著萬一哪天能夠碰到她,能夠一眼認出她,想著問她關於自己的身世。

畢竟根據陸司寒所了解到的情況,秦箐是父親姜國輝唯一交往過的女人,她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母親,就算她不是,也一定比尋常人更加了解自己父親。

可姜南初怎麼都沒有想到,她居然會在容家見到秦箐,而且她已經成了容夫人,還是容幼儀的養母!

姜南初一步一步的朝著秦箐走去,她的海報她看過無數次,雖然已經過去十八年,但是絕對不會認錯!

「秦箐?」

姜南初顫抖著聲音,一步一步走上樓梯問。

「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年輕人能夠喊出我的名字了,你好呀。」

「秦阿姨,您認識姜國輝嗎?」

姜南初立刻開口問道。

秦箐聽到姜南初這句話,臉色一白,緊接著呼吸都開始不順暢起來,她的手正死死的握住胸口的位置。

「秦阿姨,我是姜國輝的女兒,我有一些事情想要問問你。」

姜南初迫切的說,找了這麼久的人,此刻終於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姜南初怎麼可能不激動。

秦箐的丈夫見到這一幕,直接將秦箐護到了身後。

「不要再問了!」 周瑩瑩手足無措,看着張昊天和周偉光全都不吭聲,心裏更加沒底兒了。!

“你們能不能說一說,到底是怎麼了,你們不去看六叔,看我做什麼?”

這兩個人不是應該去那邊看着六叔嗎?爲什麼來自己這邊看着自己了?自己到底是出現了什麼問題呢?

仔細的感覺了一下,周瑩瑩並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有,從剛纔進門開始,耳朵邊的那個聲音已經消失不見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那種感覺真的是相當的好。

名少的神祕老婆:豪門梟寵AA制 至少,耳根子是清淨了。

張昊天又看了看周瑩瑩,覺得十分的難以置信。

“你真的沒什麼感覺嗎?”按說六叔身的那些執念什麼的,真的是已經發展到了一定的程度了,這種東西落在周瑩瑩的身,真的不會出現問題嗎?

周瑩瑩搖頭,“我沒事兒啊!你看看,我還能出什麼事兒?”

這會兒周偉光也不是很明白了,但是既然周瑩瑩沒什麼事兒,那真的是一個超級好的消息。

“行了,既然真的沒什麼事兒那別看了,還是趕緊看看其他的。”

周偉光說着話的時候,還伸手拍了拍張昊天的肩膀,那意思是在提醒張昊天,既然周瑩瑩都沒什麼事兒了,那先把心思重新放回到六叔身較好,畢竟六叔那邊現在的狀況還不知道咋樣呢。

張昊天知道周偉光的意思,但是心裏還是放心不下,生怕周瑩瑩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

可目前看來,周瑩瑩的確是沒什麼太大的問題,這也讓張昊天多少開始矛盾了。

“那,行吧。”張昊天迴應了周偉光一句,轉身又看了周瑩瑩一眼,“你先休息,要是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趕緊告訴我。”

周瑩瑩還是有些糊塗,但是看着張昊天和周偉光那一臉嚴肅的樣子,還是點了點頭,“好。”

雖然嘴是這麼說的,但是周瑩瑩實在是不知道自己會發生什麼事兒,還有,自己現在的不是挺好的嗎?

張昊天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又看了看周瑩瑩,這才重新轉回到六叔身邊,想看看六叔那邊現在是什麼狀況。

之前還在拼命掙扎的六叔,這會兒算是徹底的安靜下來了。

超級醫生俏護士 只是這會兒的六叔睡的昏天黑地的,算是張昊天和周偉光一起搖晃他,也還是搖晃不醒。

“現在怎麼辦?”周偉光看着張昊天,想知道現在這種狀況要怎麼辦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