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鋒哥哥,你在煉製符文么?過了一年,你終於成為符文師了!」看見桌子上有些散亂的符文和一堆器材,本就對劉鋒符文師身份有些了解的迦娜笑著問到。

聽到迦娜的話,劉鋒又從失神中清醒過來,有些抑鬱的嘆息自己定力怎麼變得這麼差之後,笑著說到:「現在已經是符文師了,但是只能煉製低階符文。嗯,你應該能夠從我這裡得到反饋力量了吧。」

「可以了,有2點攻擊和6點護甲加成。」迦娜點了點頭,輕聲說到,說到這裡,她也是一臉的高興。

在諾克薩斯,劉鋒可是連符文都買不起的窮人,可現在,他已經能夠自行煉製了,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巨大的提升! 「你現在製作的徽章還不多吧?那個名叫勞拉的召喚師是個不錯的輔助,回頭你給她一個徽章。她的符文跟我相同,到時候你也可以獲取更多的符文加成——4點攻擊和12點護甲,能夠讓你的攻防能力又提升一些。」

現在的迦娜有著906生命值,750法力,36護甲、30魔抗,70攻擊和0。75的攻擊速度,那新增加的4點攻擊力和12點防禦,確實能起到不錯的效果。

「嗯,我還能製作9個徽章,既然你說她的天賦不錯,那我就給她一個。」微微點頭,迦娜說到。

「哎,可惜布里茨在艾歐尼亞晃悠,不然這次歷練可就好打多了,現在隊伍里並沒有一個特別硬的坦克,真的要碰上成群的野怪,還真的是會有些麻煩。」想起布里茨竟然在艾歐尼亞沒過來,劉鋒不由有些嘆息。

不過看了看眼前的迦娜,他又笑了起來,說到:「但在你和拉克絲的雙重護盾加持下,隊伍的防護能力應該是有大幅度的提升,而且你的大招也是有著超強的恢復能力,這在歷練中遇到危險時也是有著力挽狂瀾的作用。」

「我會保護你的,劉鋒哥哥。」迦娜定定的看著劉鋒,眼睛里閃過一絲情誼。

劉鋒看清了這絲情誼,他沒有說話,而是伸出胳膊把迦娜攬到了自己懷裡。

美人入懷,劉鋒頓時聞到迦娜身上散發出來的清香,心裡不禁一盪,兩隻手也有些不規矩了起來,在迦娜衣物上不斷的遊走起來。

而被劉鋒攬在懷裡的迦娜在感受到劉鋒的動作時,臉色紅的更厲害,腦袋也整個埋在了對方懷裡,身體確實沒有動。

見迦娜這個態度,劉鋒心裡猛的跳了起來,一股火焰在他腹部燃燒,並且越燒越旺,兩隻手也更加放肆起來,甚至已經伸到了迦娜那件名貴衣服的裡面。

撫摸在迦娜柔嫩的肌膚上,劉鋒的手從她略顯低領的衣服嘆了進去,隨後就摸到了兩團碩大柔軟之物,在它們外面則裹著一層輕薄的文胸。

敏感部位被碰觸,迦娜依舊沒有太大的動靜,只是嚶嚶哼了一句,任由劉鋒雙手在自己身上遊走。

發現迦娜還是沒動作,劉鋒體內那股火焰猛的爆發開來,一種慾望衝上他的頭腦,直接讓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行動。

就在劉鋒即將迷失自我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敲門聲。

「劉鋒……劉鋒你在嗎?」

是安吉拉。

聽到這聲音,劉鋒猛的一個激靈,在迦娜身上遊走的手頓時抽了回來,而迦娜則也清醒過來,臉色頓時變得通紅。

「呃,我去開門!」略微尷尬了一下,劉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隨後又幫迦娜把衣服穿好,這才快步走到門口。

回頭看了一眼劉鋒,迦娜的眼中帶上了一絲異樣光芒。

卧室門被打開,劉鋒看到了門口站著的安吉拉,問到:「有事嗎,安吉拉?」

安吉拉往裡面看了一眼,發現劉鋒和迦娜衣服都還比較規整時,明顯鬆了口氣,她說:「是這樣,晚上回來的時候,珍妮弗老師找過我,說申請進入我們的歷練說隊伍。」

「珍妮弗老師?誰啊?」劉鋒有些莫名的撓了撓頭,思索了一下后突然問到:「是不是虎之心的私人老師?」

「對!」安吉拉重重點了點頭。

「我去!她申請來我們隊幹嘛,她不是有虎之心嗎?」劉鋒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以珍妮弗在猛虎幫的地位,還沒可憐到連歷練隊伍都找不到吧?

「她剛剛跟我說,自己脫離了猛虎幫……」安吉拉聳了聳肩,答道。

「脫離猛虎幫?為什麼?」劉鋒覺得自己簡直一頭霧水,那珍妮弗應該跟猛虎幫合作的很愉快,怎麼在歷練這個節骨眼上突然散夥了?

「應該是虎之心最近的戰績不佳吧,費拉和米切爾兩人之前又輸了數千金幣的東西,想來他們家族已經把這個責任推到虎之心私人老師珍妮弗身上了。」安吉拉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測。

「呃,好吧。然後呢,你覺得這珍妮弗可信么?」劉鋒聳了聳肩,帶著一絲懷疑,問到。

「不好說,在這個時間節點上,真的不好判斷。」安吉拉不確定的說了句,但還是提醒到:「不過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就是不知道她有沒有學習【懲戒】。」

「嗯,這女人我不放心。如果她真心想要進我們隊歷練,那必須嚴格控制她跟外界的聯繫——我可不想在歷練的時候突然被什麼人圍殺。」見安吉拉有同意的意思,劉鋒微微皺眉,略微思考了一陣后說到:「還是等明天晚上,大家都到齊了之後再集體商榷一下吧。」

「好,既然這樣,那麼晚安!」安吉拉點了點頭,又往屋內看了一眼之後,對已經站在劉鋒身邊的迦娜也笑著點了點頭。

「晚安!」劉鋒和迦娜紛紛點頭。

卧室門關上,劉鋒和迦娜對視一眼,兩人臉色都紅了起來。

氣氛有些沉悶,不過還是劉鋒先開了口:「呃,迦娜,可能我們太長時間沒有見面,剛剛有些衝動了吧。」

迦娜咬著綿薄的嘴唇,一臉紅潤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發現迦娜的表現出一副小女兒形態,劉鋒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在諾克薩斯,兩人住在對門,來回串門之間的日子,他長長的吸了口氣,說到:「這一年時間,大家都變了不少。你去了艾歐尼亞,感受到了那裡的寧靜平和,變得溫婉許多,而我在軍隊里呆了不少時間,變得規矩很多。」

聽到劉鋒這麼說,迦娜把眼睛抬起,用好奇的眼光看著劉鋒,等待他的後文。

看著迦娜這副模樣,劉鋒哈哈一笑,又說到:「不過我覺得你還是以前那個你,而我也依舊是以前的那個我,我們兩人似乎又沒什麼變化。」

看著劉鋒那略帶輕鬆的笑意,迦娜終於開口了,她站在劉鋒面前,比了比兩人的身高,笑著說到:「這一年來,你可長高不少,我記得以前你比我矮的……」

「呃?是嗎?這我還真沒注意……」劉鋒微微一愣,這才有些驚奇的發現,自己現在看迦娜的時候,確實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樣略微仰頭了——吃了一年的苦頭,他確實長高了不少。

有了一個輕鬆的開局,兩人很快就找回了以前的狀態,很是快意的交流到很晚。

夜深人靜,迦娜卻依舊並沒離開的意思。 夜色降臨的時候,曼德勒城男爵府迎來了一批賓客,正是族中大少爺米切爾的學院隊友。

來人共有5人,年齡大多在20歲左右,而為首的一人已經年近三十了,不過他倒不是隊員,而是出來歷練的帶隊英雄湯姆森。

「來來來,我可等你們很久了!」發現這些人到達,大少爺米切爾不由大喜,急把幾人迎了進去,同時對侍從吩咐到:「快,快上茶!」

侍從應了一聲,很快端上茶,送了過來。

「好茶!飄向四溢,濃郁沁人。」湯姆森拿起茶杯,先是聞了聞,然後抿了一口,又說道:「不過米切爾,聽說你最近在家裡可不怎麼好過啊?」

「你們消息還真是靈通……」米切爾翻了個白眼,一臉鐵青的在旁邊坐了下來,把事情的經過給幾人說了說。

聽到米切爾的描述,湯姆森露出一絲笑意,摸了摸並不算長的胡茬,自言自語道:「高防禦的小子?還真是有趣……」

「米切爾,你輸了這麼大件東西,難不成就這麼放過了?」幾人當中,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蒙面男子摸了摸手上的彎刀,聲音冰冷的問到:「呵呵呵……這可不像你的作風啊?」


「就是!貌似那小子還是個平民吧,難不成你準備帶著輸給平民的【光環】回到學院么?」說話的是一個身材消瘦、面色清冷的女人,不過這語氣卻很是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看著先前發話的兩人,坐在後面的一個青衣少年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對旁邊的一人說到:「哎,這兩個傢伙在學院里憋的時間太長了,這一出來,只怕又要大鬧一番了……」

「哼,兩個惹事精!哪次不是他們惹事,哪次不是讓我們擦屁股!」這人面色微黃,眼睛狹長,目光中時不時散發著點點寒芒。

「看來你們都很有興趣嘛……」見幾人紛紛開口,米切爾嘴上露出一絲笑意,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后,對幾人說到:「既然大家都是出來歷練的,用人歷練還是用怪歷練都是一樣的,不如在出城之後大家一起去玩玩——事成之後,我自然有大禮!」

聽到米切爾的提議,湯姆森笑著喝了口茶,懶洋洋的道:「大禮就免了,不過你口中的那個劉鋒,我預定了!」

「正有此意!」米切爾聞言,眼中精芒一閃,笑道:「不過啊,還要看他們有沒有命能抵達城郊!」

***

迦娜在劉鋒卧室里睡了一夜,而劉鋒也沒避諱,隔著衣服抱著美人睡了個好覺。

第二天清晨,劉鋒帶著迦娜和安妮一起吃了早餐,幾人又花了一整天時間幫助馬蒂買了足夠多的食材原料,一直忙到晚上。

在蒼鷹幫的課程講解完畢后,劉鋒把峰之隊叫到平時常待的那間屋子,皺著眉頭說到:「虎之心私人老師珍妮弗要加入我們隊伍歷練,這件事你們都知道了吧?」

「嗯,知道了,聽說珍妮弗老師已經跟猛虎幫徹底決裂了,而她也沒跟其他勢力聯繫,如果不能跟隨我們隊伍出發的話,估計就會離開曼德勒城了。」剛剛傷愈復出的鄭鈞說到。

「嗯,你們看她這人怎麼樣,能不能靠得住,雖說她的實力確實比較強,但我卻不想在歷練的時候被她出賣,落入猛虎幫的埋伏。」劉鋒皺著眉頭說到。

在諾克薩斯召喚師學院經歷過很多事情的他,對這種外出歷練時被同一學院學員埋伏的事情了解到的並不少。

當然,這種事情在德瑪西亞還是比較少發生的,畢竟兩個城邦的境況不同。

但,不得不防!

「既然這樣,那就算了吧,畢竟我們6個人實力都不錯,又全部學習了召喚師技能【懲戒】,在面對野怪的時候有著極強的殺傷力,再加上迦娜、安妮、馬蒂和明天就要回來的拉克絲四名英雄,十個人的隊伍已經足夠龐大,不需要再增加什麼人了。」鄭鈞略微思索了一陣后,沉聲說到。

聽到鄭鈞的分析,對隊伍實力抱有絕對信心的其他幾人也紛紛點了點頭。

「好,既然這樣,我們就拒絕她!」劉鋒點頭說到。

就在眾人商議完畢的時候,卻聽到門外傳來敲門聲。

打開門,看著門外站著的美女,劉鋒有些無語的嘆了口氣:這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啊!

此刻的珍妮弗穿著一身便於隱藏身份的黑衣,在大門打開的時候才摘下面罩,淡淡問候到:「你們好。」

知道這珍妮弗來的目的,但既然隊伍已經做出決定,劉鋒覺得自己不需要對她太客氣,於是說到:「嗯,是這樣,有關你的提議……」

不等劉鋒把話說完,珍妮弗就閃身擠進了屋裡,說到:「我知道你們多半不會帶我,但是我現在有個對你們很重要的情報,只換我離開曼德勒城的自由!」

「重要的情報?」劉鋒眉頭微皺,重複了一句。

「米切爾顯然不想放你們自由的出城:現在曼德勒城外現在已經布滿了重兵,同時還有不少的精銳英雄和召喚師,如果你們想活著離開曼德勒城外出歷練,只怕不是這麼容易的。」珍妮弗沉聲說到。

「什麼!那米切爾和費拉竟然調動了家族兵力!?」聽到珍妮弗的話,布萊茲不由臉色一變,沉聲問到。

「如果只有一個少爺還好,可最近這個月,他們的父親正好前往中心城市了,因此家族裡兩個少爺一合心,即使是管家和私軍首領也管不住。」珍妮弗說到。

「這兩個傢伙想要致我們與死地?」劉鋒臉色沉了下來,他沒想到自己不過贏了幾場比賽,竟然又鬧成這樣生死攸關的場面。

不過現在的他可不是當初在諾克薩斯的1級召喚師,他已經有了9級的實力,同時還有多件裝備在身,加上數個召喚師技能,個人實力已非往日可比。

「很顯然。」珍妮弗白了他一眼。

「你為什麼告訴我們這些?」安吉拉有些疑惑的問到。

「因為米切爾和費拉,估計也想要她的命。」布萊茲冷哼了一聲,說出自己的猜測。


「嗯……這已經是很明顯的事情了。其他勢力都不敢得罪猛虎幫,自然不敢接受我入隊,如果我不能跟隨你們出城,那肯定活不過明天!」珍妮弗說到這裡,臉色也是有些蒼白。

「他們!他們也太不把德瑪西亞的法律當回事了吧!」勞拉捂著小嘴,一臉的驚榮。


「法律?」珍妮弗看了勞拉一眼,冷哼了一聲后,沉聲說到:「法律只是貴族們約束平民的手段而已!」 曼德勒城男爵府地下室,費拉揭開一張黑色封印捲軸,捲軸被揭開之後,迅速冒出一團紫色液體,液體逐漸流入費拉手臂並迅速消失,唯獨留下一抹淡淡的紫色印記。

「劉鋒,我要你去死!」看著手上的紫色印記,想起開啟印記后自己將能獲得的巨大力量,費拉一臉陰沉的說到。

「這……費拉少爺,這可是家族秘密,你可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使用這力量啊!否則萬一被那些好事的傢伙得到消息,我們家族可就有大麻煩了!」費拉旁邊,一個管家顫顫巍巍的提醒到。

「哼,這還用你提醒么?到時候我只需要弄清楚他們從哪出城,然後在半路上截殺劉鋒即可……」輕輕撫過紫色印記,費拉眼睛微微眯起,在感受到印記上閃過的巨大力量之後,費拉不禁邪笑了起來:「他米切爾不敢動用這東西,可我卻敢,既然老頭子不喜歡我,那就別怪我不把家族當回事了!」

管家聞言,臉色又是一變,他沒想到上次米切爾和劉鋒提升賭注的事情會讓費拉少爺心生嫉恨,也沒想到這嫉恨會在一個月內發展壯大到這個程度——甚至讓費拉不顧家族安危,強行使用禁忌力量!

想想這費拉可能為家族帶來的安全威脅,管家臉色不禁一白,囁喏了一句之後就想往外退。不過他還沒退出兩步,一跟紫色的巨刺就在瞬間穿透了他的胸膛。

管家胸口一痛,瞬間吐了一口血,他艱難的回過頭,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了看費拉,帶著滿腹的不甘仰頭就倒了下去。

「哼,想去提醒別人?礙事的東西!」冷哼了一聲,費拉心念一動,把纏繞在手上的紫色巨刺收了回來。

從密室走出,費拉兩眼變得森寒,他咬牙切齒的說到:「劉鋒,我要你不得好死!」

***

「你既然找上我們,那希望你有讓我們同意入隊的理由。」見事情已經到了很是棘手的地步,劉鋒皺著眉頭提醒到。

「哼,在曼德勒城召喚師學院幾年時間,我私底下還是有些人脈的,不過這人脈也只能提供一些最基礎的信息給我。」知道劉鋒已經動了心思,珍妮弗的嘴角微微掀起。

「說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