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拉住迪安娜道:「暫時還不需要,在斯摩格和獅虎獸搞不定的時候,我們再出場。在這靈魂枷鎖迷宮裡,我們還是盡量要減少自己的消耗,這裡面不能使用藥劑,我們的魔法力也只能發揮出一小部分,能不動手的時候堅決不要動手,後面我們面對的怪物還多著呢。」

迪安娜點了點頭,這些還只是小嘍嘍而已,真正的暗黑祭祀,兩個小惡魔和惡魔撒旦才是**oss。說不定靈魂枷鎖迷宮還不只一層,到時候就要變成持久戰,還是節約體力吧。

這些小嘍嘍倒不像先前那幾隻,看見斯摩格和獅虎獸就跑,而是舉著刀劍就砍了過來。

斯摩格和獅虎獸也是大怒,竟然還敢反抗,都快速的切入到戰場裡面了。

就在雙方一觸即發的時候,兩隻羊頭怪,舉起法杖給沖在最前面的小嘍嘍都使用了攻擊力和防禦加持,小嘍嘍的實力瞬間提升。

「還有這麼一手……」只可惜周生無法使用金手掌系統的強大技能,不然非掃描一下不可。

靈魂枷鎖迷宮竟然能禁錮住金手掌系統,也是令周生無法想到的,因為這兩個玩意完全不是同一個世界的。最終金手掌系統還是遵守了靈魂枷鎖迷宮的規則,周生暗嘆,這金手掌系統的兼容性實在太差了,【金盾】、【吸附】、【掃描】等這些強大技能無法使用,不得不說是一大損失。 牛角小怪們,被施了法術之後,士氣鼓舞,竟然以多勝少,抵住了斯摩格和獅虎獸的估計。

斯摩格幾口地獄火焰吐出來,都被羊頭怪在後面放出護盾給吸收抵消了。

周生叫道:「你們兩個行不行,竟然被這麼一些垃圾就給纏住了,這要是傳出去,你們的面子還有么有。斯摩格你是神龍唉,現在跟只臭蟲有啥區別,看你那慫樣,我們乾脆接觸契約算了……」

斯摩格聽到這個消息無疑是驚天霹靂,驚呼道:「主人不要啊,看來我,我不給你丟人……」

斯摩格好不容易才遇到一個新主人,可以破解自己的禁止,不僅吸收了無盡天火還晉級到了神龍,怎麼肯和周生接觸契約。頓時渾然不顧的重入到小嘍嘍陣中,靠著巨大的身軀,東撲西撞,徹底的打亂了小嘍嘍的陣形。

這時候羊頭怪的技能就無法群加了,扭頭小怪們都被打散,他們兩個要跑來跑去的加增益狀態,跑得氣喘吁吁,不如剛才那麼自在了。

羊頭怪喘氣叫道:「你們收攏點……收攏一點,我們加不過來了。」

獅虎獸看到斯摩格作為神龍都這麼勇猛的撲上前去了,他一個凶獸哪還有幾個不拚命的,他高高的躍起撲了過去。一落地就把身邊的四五個小怪給震飛了起來,他的鋼鞭一樣的尾巴猛地向上一甩,頓時把一隻小嘍嘍給打的腦漿迸裂,一命嗚呼了。

羊頭怪一道黑色的氣體落在那個死了的小嘍嘍身上。小嘍嘍竟然翻身而起,對著獅虎獸就砍了一劍,竟然復活了。一點事也沒有。

迪安娜心疼自己的獅虎獸,但是這麼點小傷口使用一個治療術太浪費了,還是忍住了,把目光轉向羊頭怪,沒想到這兩個傢伙竟然會復活術,難怪這小嘍嘍有恃無恐,原來是死不了。

「獅虎獸去攻擊羊頭怪……」迪安娜叫道。只要把這兩隻羊頭怪幹掉,這些小嘍嘍就好解決了。

獅虎獸也無比氣惱,被這些牛頭小怪給砍了一劍。立刻發動爪技:霸天戮殺,對周圍的小嘍嘍展開了不死不休的毀滅打擊,幾下就把周圍的小嘍嘍拍的四分五裂,趁著羊頭怪釋放復活術的時機。對著羊頭怪發動碎魂天襲。瞬間爆發出恐怖的速度,一下子就到了羊頭怪跟前。

羊頭怪是根本沒有機會閃避,只能接受沉重的一擊,法師的身體一向是無比脆弱,頃刻間被打成了肉漿。獅虎獸的腳上也被圍捕上來的小嘍嘍們砍中。

獨角獅虎獸回頭甩動獨角猛刺,頓時刺中兩個,掛在了自己的獨角之上。兩個牛頭小怪的嘰哩哇啦的慘叫,本來就死了過去。被救活那也是掛在長長的角上,身體被貫穿。真是生不如死。

而剛剛拍成肉漿的羊頭怪也被另一隻給救活了,獅虎獸這一次要發動他的咬技滅魂狂飆了,這要是被咬中撕碎,連靈魂都不會剩下,根本就無法復活,更何況在靈魂枷鎖迷宮裡靈魂本來就脆弱不堪,被滅魂狂飆給攻擊到那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這隻羊頭怪很榮幸的受到了這樣的待遇,被獅虎獸咬在嘴裡,咔嚓幾下就給嚼碎,咽到肚子裡面去了,就算是能復活也沒有機會。

但是顯然羊頭怪的味道不怎麼好,是不受看得出是忍著難受吞下去的,獅虎獸再要撲向其他小嘍嘍,就感覺,肚子里無比的噁心,一張嘴把羊頭怪的碎渣子給吐了出來。

斯摩格一直受到眾多小嘍嘍的額外照顧,也挨了一刀,這時候也使用了技能龍痰,一口綠色的液體噴了出來,瞬間共計向羊頭怪。

牛頭小怪們頓時全都去保護羊頭怪,這羊頭怪要是一掛,他們就無法再復活了。一隻小嘍嘍把羊頭怪給撞開,他和其他幾隻頓時被龍痰擊中,屍體被粘稠的綠色液體侵蝕。

羊頭怪回身釋放復活術,叫道:「快撤,到牛頭將軍那裡去,我們會被統統殺死的……」

這時候獅虎獸還在乾嘔,周生心想肯定是那隻羊頭怪膻味太重了。

迪安娜拿出水給獅虎獸漱口,獅虎獸足足喝了三大桶,嚼了好幾把藥草,才感覺自己的口氣清醒了。

獅虎獸是眼淚汪汪的看著周生和迪安娜,那意思就是自己做出了天大的犧牲。


周生也能體會,估計獅虎獸寧願被砍個渾身稀巴爛,也再不願意吃羊頭怪了。其實想想就知道,這些傢伙被困在迷宮裡這麼久,有沒有水,身體早都臭的不行了。

斯摩格一旦開啟技能,就是對牛頭小怪們展開了殺戮,追得扭頭小怪們沒命的奔逃,落在後面的只能接受死亡的召喚了。

羊頭怪跑在最前面是根本不敢回頭,尤其是斯摩格在後面大步流星的追趕,保護自己的牛頭小怪又越來越少,很快就死了一半了。

周生拍了拍獅虎獸,「行了,你也趕緊追上去吧,別讓斯摩格把功勞全部都搶走了。」

斯摩格不能飛行,身體笨重,反而行動並不是很快,要不是仗著身體巨大,邁著步子大,根本別想追上牛頭小怪。這時候四隻腳的獅虎獸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很快就追趕了上去。

這些羊頭怪之所以能復活死去的同伴,就是這些牛頭小怪的魔晶還在,而且魔晶在死去十分鐘里,復活后完全跟以前一模一樣。魔晶在**死後十分鐘,那就只能成為補品了,復活是不可能的了。

周生把這些魔晶裝了起來,這裡面有靈魂枷鎖的限制,這些牛頭怪的實力都被減弱了,在外面也應該是5五六級的魔獸,這樣的魔晶可是值不少錢的。

周生突然想到,就算這迷宮裡找不到什麼寶貝,把這些魔晶收集起來,也是一比巨大的財富,尤其是惡魔撒旦來自魔淵,那顆魔晶老值錢了,這樣算來也不算太吃虧。

周生和迪安娜也展開身形,快速的跟著斯摩格和獅虎獸後面。

這時候羊頭怪的身後只跟著兩隻牛頭小怪了,而且也是殘兵敗將,這兩個牛頭小怪也屬於生命邊緣的那種。「羊角法師,你自己逃吧,我們來阻擋一下。」

這兩隻牛頭小怪竟然不自量力的回頭,揮舞著手裡的破劍,倒是精神可嘉,就是不堪一擊,瞬間被打飛了。周生伸手就把兩顆魔晶又收到了墨戒裡面。 周生忽然叫道:「等一下……」

這條路已經到了盡頭,雖然前面變得模模糊糊了,周生已經感覺到裡面有危險。

羊頭法師一下子隱入了黑暗之中,斯摩格和獅虎獸也緊追不捨跟了進去。黑暗中一聲巨吼,呼的一聲措不及防的斯摩格和獅虎獸竟然被打了出來。

斯摩格呼的一口噴出地獄之火,把路的盡頭地面上全部點燃,裡面可以看的清清楚楚了。

裡面站著一隻牛頭巨怪,完全就是前面那些小嘍嘍的升級版,有三米多高,渾身都是結實的肌肉,身體上捆縛著好幾圈的鐵鏈,一動就丁玲噹啷的響個沒完。鼻子里也穿個大鐵環,嘴角兩邊,像鐵皮疣豬一樣長出兩顆獠牙,顯得森森可謂。

牛頭巨怪的手裡還握著一根巨大無比的狼牙棒,這時候揮舞著,把身邊的地獄之火給打滅,怒瞪著過來。


「周生,這不是你講的故事裡面的牛魔王么?」迪安娜說道:「看來這牛魔王的攻擊力不弱,力氣很大,竟然能把斯摩格和獅虎獸同時給打出來。」

獅虎獸還好,的確是受到了等級的壓制。斯摩格就受不了了,怎麼說自己現在也是神獸了,一個不察,竟然吃了這樣的大虧,心裡肯定不甘。

此刻憤怒的斯摩格,渾身迸發出驚人的力量。周生和迪安娜很清楚,這是斯摩格要發動憤怒一擊了。憤怒技能非常的強大,是個鎖定技能。根本無法閃避,死亡率更是驚人的百分之九十九。只要斯摩格動用了這個技能那就是真的生氣了,也就預示著敵人的死亡。

想當初周生也是靠著金盾這個百分百吸收反彈的技能。才打敗了斯摩格,斯摩格也差點被自己驚人的反彈力量給搞死,能活下來都是萬幸了。

還沒遇到**oss,就釋放出這樣強大的技能,的確是有些衝動,但是斯摩格既然已經發動,周生也不願意阻攔。一下子把這個牛頭怪搞死,順帶的羊頭法師也會被波及,一塊死翹翹。

羊頭法師自以為到了牛魔王這裡就安全里。指著周生等四個生物說道:「扭頭將軍,你可不要小看這些傢伙,實力都非常的強……」

牛魔王咧嘴一笑,忽然把羊頭法師給抓了起來。一把丟向自己身前。

周生嘆口氣道:「這個臭牛太陰險了。竟然讓這個倒霉蛋羊頭法師來給自己做擋箭牌。沒想到牛腦袋都這麼聰明,我一直以為牛頭和豬腦差不多。」

迪安娜問道:「現在我要不要出手,如果不把羊頭法師給擊飛,斯摩格這一下就太可惜了。」

周生擺手道:「沒必要,就讓斯摩格好好發揮吧,出手幫忙,這傢伙反而會有點不高興的。我們還不如好好欣賞這一場戰鬥呢。能被魔淵的惡魔選中當部下,這牛頭應該有點本事。」

斯摩格像顆巨大的炮彈一樣撞了出去。瞬間就把羊頭法師給撞飛,羊頭法師就像斷了線的風箏。身體一下子就被撞個四分五裂,飆射在四周的牆上,場面上無比的血腥壯觀。

斯摩格余勢不減,一個小小的羊頭法師,的確是卸掉了一些力道,因為牛魔王丟出去的力量也很奇特,讓羊頭法師承受了一半的力量。

「哼,就算還有一半,你也不要好受。」斯摩格的空中還噴出一團烈火。

牛魔王右腳向後一滑,雙手握住狼牙棒,也是同右腳一樣放在後面,竟然是要強勢的回擊一波,這是對自己的力量有多麼自信,才會有這樣的舉動。

周生罵道:「嘿,感情這傢伙還是個棒球手,斯摩格你可要小心了。」

斯摩格也是沒料到這個巨牛竟然這麼大膽,他已經把自己猶如利刃一樣的尾巴藏到了翅膀下面,只要牛魔王敢硬結,必定要受到他的技能【鞭笞】的攻擊,這一下非常隱秘,絕對讓牛魔王好受不了。

牛魔王表情專註,在斯摩格即將上撞上的剎那,手中滿是尖刺的狼牙棒大力的揮出。

同時在一瞬間,隱藏在斯摩格翅膀下面鋼索一樣的尾巴也閃電般的擊出,死死的纏繞在了狼牙棒之上,不僅化解了這一下致命攻擊。鋼索巨尾尾部上的利刃甲片還狠狠的劃到了牛魔王的身上。

不過牛魔王身上捆縛著鐵鏈,只見一道火花在鐵鏈上滑過,斯摩格巨大的身體撞在了牛魔王身上,兩隻巨型魔獸轟得一同撞在了牆上。

本來牛魔王是要當墊背的,最後竟然怪力陡升,狼牙棒一直沒有脫手,竟然也斯摩格摔在了牆上。

靈魂枷鎖迷宮的牆簡直就是牢不可破,被兩個巨怪這樣的撞擊,竟然只是發出嘭的身影,沒有一點土石落下來。這樣的牢獄,也難怪魔淵怪物都逃不出來了。

迪安娜檢查了一下,獅虎獸剛才被牛魔王擊中的傷勢,被狼牙棒上的鋼刺扎了幾個血洞,好在皮糙肉厚,流了一些血,也不是很嚴重,畢竟這一擊不是他一個承受下來的。

牛魔王跟斯摩格比力量那真是選錯了方向,在沒遇見斯摩格之前,它可以這麼自信,現在就應該明白一些事情了。他只是個靈獸而已,根本無法跟這個魔淵出來的神獸相比。

兩個巨大的傢伙在裡面狹小的空間打鬥起來,斯摩格完全是佔了上風,把牛魔王壓的死死的。而且最關鍵的是兩人基本上是貼身二戰,牛魔王的狼牙棒也根本發揮不上最用,捏在手裡反而礙手礙腳。

牛魔王也是牛脾氣上來了,俯身爬在地上,用牛角跟斯摩格對著幹了起來。牛魔王的兩隻巨角跟兩隻鋼槍一樣,斯摩格的爪子還真不好下手,倒是讓牛魔王穩住了陣腳。

牛魔王嘴裡怒吼著:「是龍你給我站著,是虎你給我卧著,到了我老牛的地盤,關你什麼神獸凶獸,都要認慫。我被關在這裡面近萬年,對這裡面的法則太了解了。」

斯摩格聽到牛魔王這麼臭屁火就大,一個神獸被一個靈獸給壓制這他.媽的像話么。斯摩格瞅准機會,避開牛魔王的巨角,一躍到牛魔王的背上,就是一口地獄之火,火中還有一絲無盡天火。

任是牛魔王皮堅肉厚,這一下也被燙的怒吼連連,一下子把斯摩格重背上抖了下來,背上被燙起一片打泡。牛魔王在地上連著打了幾十個滾,這才消停下來。 斯摩格看著狼狽不堪的牛魔王,也不趁牛之危,跑到周生面前得瑟去了。

「主人看到沒有,我可是無比強大的,對付這麼一頭大笨牛,那是輕而易舉。要是獅虎獸去的話,那就只有被消滅的份了,估計要被牛頭追著打了。」

獨角獅虎獸雖然不大愛聽這樣赤.裸裸的諷刺,但是斯摩格說的的確是實話,它還真不是牛魔王的對手,再接下來的戰鬥上,恐怕自己的存在感越來越弱。

迪安娜安撫著獅虎獸,小聲道:「沒事的,斯摩格是跟他的主人養成了一樣的壞毛病,獅虎不學他。」

斯摩格敢拿獅虎獸開涮,可不敢對迪安娜有所不敬,怎麼說這也是自己的女主人,要是惹惱了,肯定要接受周生無盡天火的洗禮。

「嘿嘿,小虎,你也不要自卑,再修鍊個幾萬年,你就追趕上我的腳步了。」斯摩格安慰道,這樣的安慰其實就是打擊換了種更陰險的表達方式而已。

周生踢了斯摩格一腳,「你丫的,就不要給我臭屁了,你看看人家都要放大招了,你還在這裡磨磨唧唧的,廢話這麼多,我讓你丫的給我背誦天星帝國的《法典》。」

斯摩格一頭冷汗,天星帝國的《法典》幾十萬字,不把自己的腦子搞成漿糊不可。這時候他也不用糾結了,根本顧不上了,全身的精力都被牛魔王給吸引住了。

牛魔王的身上冒著股股黑氣,黑色的鐵鏈也被逐漸弄成碎片,變成一節一節的掉落在地上。牛魔王忽然像得了羊癲瘋一樣,全身抽動起來。

「看我牛虱這麼多,你殺得完么……」


牛魔王的身上頃刻間蹦落下來許多扭頭小怪,周生這才明白了。剛才那些小嘍嘍都是這個牛魔王的牛虱而已。這新的一批是新鮮出爐,還冒著熱氣呢,密密麻麻的一百來只。牛魔王之所以綁縛鐵鏈,也是為的不讓牛虱亂掉。免得關鍵時刻。掉完了,用的時候無法集中。

周生叫道:「哎呀。我勒個擦,還真尼瑪是牛魔王啊。」

迪安娜道:「這些牛虱,好像比前面那些小嘍嘍更高級了,只怕不好對付。」

周生道:「娘子不要怕。他有牛虱,斯摩格也有法寶啊,看來這個牛魔王真夠棘手的,竟然把斯摩格的技能全都給弄出來了。看來一會咱們要休息一下才行,等等斯摩格和獨角獅虎獸的技能刷新。」

迪安娜點了點頭,現在還沒遇到boss級的怪物,斯摩格和獅虎獸已經技能全交。不休息回復一下,遇到下一個怪物就要吃虧了。而且牛魔王已經這麼強勢,壓制住了獅虎獸,後面真是越來越難。

斯摩格還有三個技能。懺悔是敵人太強的時候,使用的奸詐技能,能用得到地方很少,萬一被識破,只會更慘。颶風技能在靈魂枷鎖迷宮裡面根本無法釋放,這個技能需要扇動翅膀在空中才有更好的效果,可惜迷宮裡禁止飛行,這個技能完全就是廢的。

斯摩格曾經在深不可測的魔淵里吞噬了上千隻熔岩巨獸,他噴出的岩漿,可以化成熔岩巨獸,每次5隻。斯摩格的「召喚岩漿」技能跟牛魔王的牛虱屬於差不多類型。數量上雖然差了很多倍,但是熔岩巨獸的作戰能力比牛虱要強大多少倍,更何況熔岩巨獸屬於非生物,根本沒有痛覺,就算腦袋被打掉了,手腳還可以動,還能繼續攻擊。

對於熔岩巨獸這種怪物,周生和迪安娜都是深有感觸,當初在野蠻荒林裡面可是見識了這種非生物魔獸的強大,最後也是取巧逃生,非常的難對付。

對於現在的周生來說,熔岩巨獸就是個小菜比,但是對於牛虱們來說就不是好玩的了,尤其是熔岩巨獸的高溫度,這些牛虱根本不敢靠近。

「牛頭怪,你還囂張個毛,來,快點衝上來,看我不打死你。」斯摩格帶著5隻熔岩巨獸步步緊逼,又把牛魔王和牛虱們都逼在了角落裡面。

「你……你個臭龍不要太得意,不要以為我對付不了你……」牛魔王忽然抓起身前的幾隻牛虱,直接越過熔岩巨獸丟向斯摩格,這樣一來又讓牛魔王找到了攻擊空隙,讓100來只牛虱牽絆住斯摩格。

牛魔王揮舞著巨大的狼牙棒,對著熔岩巨獸造成巨大的傷害,雖然被岩漿燙傷幾處,也干煩了兩隻熔岩巨獸。

周生對著同樣觀戰的獨角獅虎獸道:「你也學著點,看看人家是怎麼戰鬥的,智商高才是決定武力值的一切。以後你要是變得聰明點,也不用迪安娜那麼操心了。」

獅虎獸只能苦逼的點點頭,這智商好像不是想提高就提高的吧。

斯摩格冷笑道:「你個臭牛,又跟我來這一手,看你能拖多久。」

斯摩格的血盆大口張開,烈火狂吐,把牛虱都給點著,然後巨翅一拍,又全部掃向牛魔王。

「全還給你……」

牛魔王此刻還在和熔岩巨獸對著干,本來還算順利,很快就能解決剩下的兩隻。忽然面前就飛來無數只火牛,還發著凄慘的叫聲。牛魔王也顧不上熔岩巨獸了,用狼牙棒串了十幾具牛虱,把其他的又朝斯摩格打了回來。

斯摩格也不客氣,雖然翅膀不如在外面那麼好用,這扇兩下還是可以的。

白來只可憐的牛虱,不是被火火燙死也是被這樣拍來拍去的拍死。

牛魔王很快就敗下陣了,他同時還受到剩餘兩隻熔岩巨獸的攻擊,渾身被燒傷燙爛,估計也就扭屁股還保持完好,重要部位也被點燃了好幾回,這都是周生偷襲的結果,牛魔王已經是太監牛了。

要不是非要把迷宮裡的全部怪物都殺死才能出去,周生是真的想把這隻陰險的牛當作召喚獸。

這時候,牛魔王只能苦苦支撐了,干翻最後兩隻熔岩巨獸,已經看不出他是一隻牛了,燒傷的不能看,迪安娜都轉過身去了。

周生只好親自動手來解決這個傢伙了,也免得他多受痛苦。周生拿出天使之刃,一個疾風閃現,揮一揮匕首,又收下一顆魔晶。 牛魔王的屍體轟然倒下,這一刻再也沒有了痛苦,魔獸的魔晶被取走,就像機器斷電一樣,再也不會有任何反應了。

「還是主人厲害,一下子就把牛頭怪給滅了,我真是佩服佩服。」斯摩格陪著笑臉奉承道。

「要不就把這隻烤熟的牛肉給你吃吧……」周生笑嘻嘻的說道。

斯摩格嚇得趕緊用翅膀把自己一裹,剛才獅虎獸吐得一塌糊塗,他可是親眼所見,靈魂枷鎖迷宮裡的魔獸都是已經發臭的魔獸,吃下去的痛苦,還不如被胖揍一頓好受呢。

周生用狼牙棒撥動了一下牛魔王的屍體,用風吹術,把地上的灰塵和塵土都吹走了,地上是一副地圖,仔細一看竟然是靈魂枷鎖迷宮的地圖。

敏銳的周生早就發現了,地上有什麼不對,打鬥中,牛魔王明顯的朝地上看了幾眼,最後死的時候,還故意壓在了地圖上面。

地圖上標識的非常清楚,還註明了每一個地方駐守的小嘍嘍,表明了名稱和數量。撒旦大惡魔、兩個小惡魔、暗黑祭祀和其他幾波小怪都標註的很細心。

迪安娜很快就臨摹了一副,有了地圖就簡單多了,節約許多時間。

斯摩格和獅虎獸短暫的休憩片刻,雖然藥劑被禁止了,但是可以吃點食物來補充體力。

周生和迪安娜在臨摹的地圖上勾畫了一條路線,可以用最短的路線,把迷宮裡面的怪物掃除乾淨。

「嗯,這麼走,我們先打敗了這兩波小怪,就可以到兩個小惡魔那裡了。再走這裡。這裡是三隻魔狼,拐彎,來到這個小彎彎,是四個幽靈。幽靈旁邊是兩隻遠古石像。然後就要走很長的路。來到撒旦的巨大巢穴。打敗撒旦,幹掉蜥蜴長老和兩隻小蜥蜴。就可以繞到迷宮的中央,就是暗黑祭祀了。」周生分析著路線,這樣口述一遍可以增加記憶,不用一路走一路看了。有了這樣的強迫記憶,周生把路線已經完全記在了腦子裡,現在就算閉上眼睛也能走。

迪安娜問道:「為什麼暗黑祭祀在最中心的地方,迷宮怎麼走,都是先要打大惡魔,才能來到暗黑祭祀的地方,這裡是不是有什麼不對。不都是**oss才會留到最後么?」

跟周生混了這麼久。迪安娜等幾人也能說幾個簡單的英文單詞了,總的來說,周生在傳播地球文化的時候,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和努力。

「這很簡單。說明這裡有很重要的東西,一般祭祀呆的地方,都是在守護什麼重要的東西,也許我們會在這裡有巨大的收穫。」周生分析道,最後的關卡,而且還是祭祀,肯定有好東西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