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這間房。」小可愛早早的就選好了自己的房間。

姜逸辰則是隨便選了一間,反正在他看來那幾間房都差不多。

雙胞胎選了一間最大的,依舊是住在一起,簡直是形影不離。

幾人將衛生搞了一下,因為不是很臟,所以不用一會就清潔好了。

房間里,姜逸辰剛準備用新買的被褥鋪床時,門外響起了寧芸的聲音。 江銘亮的手法不算多高明,但是畢竟是有着比較多的理療經驗,一通捏弄還是讓Krystal挺舒服的。

很快,Krystal順勢就依偎上江銘亮的肩頭,神情滿足。黑色長發散落在江銘亮的肩膀上,像只等待愛撫的慵懶的波斯貓。

江銘亮伸出手臂繞過Krystal的腰肢,攬住女孩柔軟的腰肢,輕聲說道:「秀晶,你知道我有些時候也挺渣男的,見一個愛一個,我對你們都很喜歡,尤其是你,很特別,戳中過我的心。」

Krystal眯着眼,沒有說話,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像睡著了一樣。

「秀晶。」江銘亮輕輕地呼喚了一聲,他當然知道Krystal沒睡着,或許只是想逃避自己的問題而假寐。

Krystal動了動腦袋,睜開眼瞧著江銘亮,「所以你打算怎麼解決呢?」

「這個問題很刁鑽,很犀利,但是如果只有。。。。。。」江銘亮看了看Krystal,又收回了自己的話,「再說吧。」

四目相對,Krystal或許是讀懂了江銘亮沒脫口而出的那半句話,沉默了片刻,「或許會接受吧。」

傍晚時分,江銘亮陪同Krystal和宋倩一同前往《這就是灌籃》的錄製現場,也見到了周董一行人,前世里想買張他的演唱會門票都是很費勁的事情,現如今,他都得給自己打工,這種轉變,也不由得讓江銘亮多了些驕傲。

不過雖然是球隊的經歷,不過周董的球技卻只能用「黃巧克力」這個詞來形容,當然,不是形容他打球像坨屎,而是他打球像白巧克力,喜歡運球,傳球又很不著調,沒有什麼威脅。。。。。。,好吧,就是說他打球像坨屎!

節目的花絮放到網上,粉絲的評價都是「如果這不是周董,在野球場上得挨揍」,足以說明他的球技有多菜,當然了,他是節目最大牌的明星,大家還是挺捧着他的。

這一期節目,秦正威和節目組還請來了《灌籃高手》片尾曲《直到世界盡頭》的演唱者上杉升來做節目的開場,對於華夏的籃球迷而言,這部動漫的影響力或許一點都不低於喬丹,流川楓,櫻木花道,仙道彰這些動漫形象存在於這批籃球少年的腦海中,當三井專屬BGM響起時,現場的球員和觀眾都發出了驚呼。

「氣氛確實烘托得不錯!」江銘亮也對秦正威的這個安排表示了滿意,在開拓了綜藝這個藍海之後,秦正威的思路漸漸地打開,做出來的東西還真的不錯,也讓江銘亮將公司更多的權利移交給了他。

節目錄製還是比較刺激的,事實上,錄製的現場能夠看到的東西遠遠要比電視機前看到的多得多,甚至於剪輯師拿到的版本都不如現場來的刺激,而在鏡頭之外,另外Krystal,宋倩之外的兩名女性經理人何穗和張天也先後過來找江銘亮打招呼致意,兩個人的打扮都很清涼,何穗的腿,張天的熊都挺吸人眼球的。

當然,江銘亮也只是抱着欣賞的態度稍加關注,便很快控制住自己的眼神。好吧,雖然在京城那邊跟在歐陽冪身上繳了不少糧草,但是畢竟養了兩三天,Krystal又是緊守防線,不越雷池半步,江銘亮已然恢復。不過還是那句話,兔子不吃窩邊草,怎麼都會控制住自己。

江銘亮的手法不算多高明,但是畢竟是有着比較多的理療經驗,一通捏弄還是讓Krystal挺舒服的。很快,Krystal順勢就依偎上江銘亮的肩頭,神情滿足。黑色長發散落在江銘亮的肩膀上,像只等待愛撫的慵懶的波斯貓。

江銘亮伸出手臂繞過Krystal的腰肢,攬住女孩柔軟的腰肢,輕聲說道:「秀晶,你知道我有些時候也挺渣男的,見一個愛一個,我對你們都很喜歡,尤其是你,很特別,戳中過我的心。」

Krystal眯着眼,沒有說話,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像睡著了一樣。

「秀晶。」江銘亮輕輕地呼喚了一聲,他當然知道Krystal沒睡着,或許只是想逃避自己的問題而假寐。

Krystal動了動腦袋,睜開眼瞧著江銘亮,「所以你打算怎麼解決呢?」

「這個問題很刁鑽,很犀利,但是如果只有。。。。。。」江銘亮看了看Krystal,又收回了自己的話,「再說吧。」

四目相對,Krystal或許是讀懂了江銘亮沒脫口而出的那半句話,沉默了片刻,「或許會接受吧。」

傍晚時分,江銘亮陪同Krystal和宋倩一同前往《這就是灌籃》的錄製現場,也見到了周董一行人,前世里想買張他的演唱會門票都是很費勁的事情,現如今,他都得給自己打工,這種轉變,也不由得讓江銘亮多了些驕傲。

不過雖然是球隊的經歷,不過周董的球技卻只能用「黃巧克力」這個詞來形容,當然,不是形容他打球像坨屎,而是他打球像白巧克力,喜歡運球,傳球又很不著調,沒有什麼威脅。。。。。。,好吧,就是說他打球像坨屎!

節目的花絮放到網上,粉絲的評價都是「如果這不是周董,在野球場上得挨揍」,足以說明他的球技有多菜,當然了,他是節目最大牌的明星,大家還是挺捧着他的。

這一期節目,秦正威和節目組還請來了《灌籃高手》片尾曲《直到世界盡頭》的演唱者上杉升來做節目的開場,對於華夏的籃球迷而言,這部動漫的影響力或許一點都不低於喬丹,流川楓,櫻木花道,仙道彰這些動漫形象存在於這批籃球少年的腦海中,當三井專屬BGM響起時,現場的球員和觀眾都發出了驚呼。

「氣氛確實烘托得不錯!」江銘亮也對秦正威的這個安排表示了滿意,在開拓了綜藝這個藍海之後,秦正威的思路漸漸地打開,做出來的東西還真的不錯,也讓江銘亮將公司更多的權利移交給了他。

節目錄製還是比較刺激的,事實上,錄製的現場能夠看到的東西遠遠要比電視機前看到的多得多,甚至於剪輯師拿到的版本都不如現場來的刺激,而在鏡頭之外,另外Krystal,宋倩之外的兩名女性經理人何穗和張天也先後過來找江銘亮打招呼致意,兩個人的打扮都很清涼,何穗的腿,張天的熊都挺吸人眼球的。

當然,江銘亮也只是抱着欣賞的態度稍加關注,便很快控制住自己的眼神。好吧,雖然在京城那邊跟在歐陽冪身上繳了不少糧草,但是畢竟養了兩三天,Krystal又是緊守防線,不越雷池半步,江銘亮已然恢復。不過還是那句話,兔子不吃窩邊草,怎麼都會控制住自己。。 等到王明再度恢復意識的時候,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滿是黃沙的世界。

「操,這坑爹的系統,真是狗,又把我帶到一個我不認識的地方。」

王明揉了揉腦袋之後,便向著前方看去。

不遠處有著幾個人正揮舞著手中的皮鞭,不斷鞭打著前方的奴隸。

突然,「叮」的一聲,在王明的腦海當中響起。

【觸發任務,解救白龍女莎琪拉,獎勵6000積分,以及青眼白龍化身形態】

王明:「白龍女?不就是傳說當中的白嫁嗎?」(嫁的意思在日語當中是愛人的意思)

再次定睛一看,只見那幾位手持皮鞭的人,在其前方不遠處,有著一個身體單薄,手戴鐐銬,一頭白髮從頭如同瀑布般垂下,直到腳後跟的少女。

看到這位少女的那一瞬間,王明就已經打開了她的屬性面板。

姓名:莎琪拉

年齡:19

等級:E-

積分:6000

技能:白龍的降臨

物品:無

一看到那6000積分,王明眼睛都開始放綠光了,畢竟他已經欠了好多積分。

「看來獎勵的那6000積分應該就是來自莎琪拉自己了。」

王明心中不由得暗想。

等到看出去情況以後,王明便朝著那一隊人馬走去。

來到那隊人馬面前,王明這個騷包擺出了一個自認為很拉風的姿勢,攔住了前行的這一群人。

領頭的幾人面面相覷。

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男子,幾人一頭霧水,看著王明的姿勢,幾人心中不約而同的想到。

「這人莫不是傻逼吧!」

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更加確定自己心中所想,各自暗暗點了點頭,便準備將王明當作奴隸抓進來,當作一筆意外之財。

就在王明準備說明自己來意的時候。

領頭的那位臉上有著一道長長刀疤的男子跳了出來,對著王明說道:「前面那個傻逼,既然你送上門來了,那我們就笑納了。」

王明一聽這話,頓時就斯巴達了,也不多想,直接開噴。

「你丫的,你說誰呢?別以為你臉上長了一條蜈蚣,小爺就怕你······」

這時候,系統的聲音再次在王明腦海當中響起。

【宿主,本系統需要提醒你,在遊戲王世界,宿主是不可以使用變身技能的】

王明:「???」

「卧槽,系統,你坑爹呀!你怎麼不早說,你現在才說,不就是害我嗎?」

看了看對面凶神惡煞的幾人,王明不由得看了看對方的人數,好幾百個人,雖然自己身體達到了B-,但是對方也可以召喚精靈呀!

想了想以後,王明覺得自己還是打不過,罵罵咧咧的聲音也停了下來。

正被王明罵的狗血淋頭的幾人,突然一下聽不到了王明的聲音,正感疑惑之際,只看到王明臉色一陣青白交替,不由得出聲。

」小子,你剛才不是挺狂嗎?咋的,現在怎麼啞巴了。「

說完,幾人就拿著鞭子向著王明走來。

王明不由得賠笑,心中一邊不停的罵著這個坑逼系統,一邊對著走過來的幾人說道。

」幾位大哥,剛才只是開個玩笑,其實我過來,是有重要情報告訴你們的。「

臉上有著一道長長刀疤的男子笑了笑,隨後對著王明說道:「哦,是嗎?那你有什麼重要消息呢?」

王明看到對方停下來腳步,觀察了一下自己與莎琪拉的位置,心中做好打算之後,便慢慢朝著莎琪拉走去。

幾人看到王明向著他們走來,也不疑有它,畢竟他們幾人能夠做販賣人口這主意,顯然也是有著實力在身,對於王明,他們是一點也不怕。

只見王明緩緩來到了莎琪拉面前。

莎琪拉正思考眼前這個男子的來歷的時候,只見對方朝著領頭那幾人,大喊了一句:「我的重要消息就是,你們是傻逼。」

便彎腰扛著莎琪拉就直接開溜了。

莎琪拉聽到王明罵那幾人的時候,還正感到暗暗驚奇,下一秒,她就已經懸空了。

這時候領頭的幾人也知道了王明打的主意,後邊的一位小弟看到了王明的動作,直接大喊出聲。

「大哥,那個小子搶的是那個藍眼睛的女的,那女的能賣高價呢!」

聽到這話,帶頭的老大更是氣的不行,自從他們做這個事情以來,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事情。

被人家指著鼻子罵了以後,對方還搶了人跑,簡直是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此時的王明撒著腳丫子在地面飛奔,肩上的莎琪拉整個人都是懵逼狀態。

她實在不知道王明為什麼冒著這麼大的危險把她搶著跑了。

不遠處的幾人正騎著馬向著王明追來,一邊追一邊喊道:「小子,你給我停下,你要是不停,等我們抓到你了,一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明當然不可能停下來,畢竟現在停下來就是找死,這時候王明肩上的莎琪拉也說話了。

「你帶著我,走不掉的,你還是把我放下來吧!我知道你是一個好人,前面就是王都,你可以去那裡求援。」

王明此時內心是異常無語,因為系統的提示音還是沒有響起,他明明已經救了莎琪拉了,為什麼積分還是不到賬。

難道是任務沒有完成?亦或者是系統是坑逼?

系統彷彿是知道了他的想法一般,「叮」的一聲再次在王明的腦海當中響起。

【救助莎琪拉任務,需要讓她從心中認可你。】

「系統,你是認真的嗎?」

現在莎琪拉的心中還裝著另外一個人,自然就是法老王的兄弟,神官塞特.

神官塞特在小的時候就曾經救過莎琪拉,青眼白龍的第一次顯身,也是因為神官塞特。

現在想要在莎琪拉的心中留下位置,難度可是非常大。

莎琪拉看到王明並不放下她,只是繼續扛著她跑,也知道再勸也是無用,也是不再說話,只是指引王明前方的道路。

此刻在他們身後追殺的幾人氣的臉都快青了,他們不僅是第一次被人指著鼻子罵,還TM的騎馬的跑不過人家雙腳走路的。

這時候追殺王明的其中一人對著那個臉上有著刀疤的大漢說道:「大哥,我們召喚精靈追殺這個小子吧!這個小子不是普通人,在這樣繼續下去,我們根本追不上人家,可能還讓那小子跑掉了。」

這幾人的帶頭大哥自然也是知道手下所言不假,在這樣追下去,真的有很大的概率會追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