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你剛剛想告訴我什麼?」

月狐抬頭望著神情陰晴不定的東方修哲,對於這裡發生的事情,以及即將發生的事情,它都不在乎。

「走,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東方修哲當先一步沖了出去。

反應過來的月狐,緊隨其後。

當到達事發地點時,眼前的一幕讓人震驚。

地面之上橫七豎八地躺著數十位精靈,俱都是身受重傷。

她們是附近巡邏的,聽到響聲之後立即趕了過來,不料才剛剛到了這裡,甚至還沒有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便是遭受到了攻擊。

在這些精靈的前方,先前的結界已經不再存在,平整的草地之上,多了兩個陌生的身影。

「實力似乎挺強的,這到底是什麼級別的魔獸?」


東方修哲好奇地看向這兩道陌生身影,從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可以推斷,絕對是少有的強大物種。


初步估計,很有可能這兩隻都是奇獸!

奇獸,雖然與異獸相比,差了一個等級,但是它的稀有絕對不是相見就能夠見到的。

而現在,竟然一下子出現了兩隻,實在叫人意外。

更叫人意外的是,這兩隻奇獸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到底有什麼目的。

這兩隻奇獸,其中一隻體大如牛。全身黑如墨,找不到一絲雜色,一雙金黃色的眼瞳正散發著野姓的寒光,長長的鬍鬚猶如鋼針一般根根直立,在它的身後,竟然有三條尾巴在擺動。

另外一隻更是奇特,外形似狼,一雙碧綠色的眼睛充滿著對殺戮的渴望,高高隆起的後背上面像是插滿了鋒利的劍刃,在它那暗灰色的身體上。還覆蓋著一些大如手掌的鱗片,在月光的照射下散發著冰冷的光芒。

「三尾貓狸、足鋒狼魷!」

月狐突然咬牙切齒地喊道。

這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月狐當年就是被它倆重傷,後來得到精靈族小女孩果麗蒙的細心照顧,才得以存活下來。

進化成為異獸的月狐。不只一次地找尋這兩個傢伙的下落,為的就是報當年的一射之仇。可卻從來沒有如願。沒有想到竟然在這個地方遇到了。

「三尾貓狸」與「足鋒狼魷」抬頭望了一眼月狐,似乎是感覺到了危險,散發出來的氣息與戰意更加濃了。

月狐一下子進入到戰鬥狀態,它要好好算一算以前的賬。

如果是以前,面對兩隻與自己同等級的奇獸,它只有慘敗一個下場;可是如今的它。已經達到異獸巔峰,別說兩隻奇獸,就算再多來上十隻,它一樣有信息戰勝。

「月狐。等一下!」

就在這時,東方修哲突然開口,並且眉頭皺起。

他與月狐關注的焦點不同,他此刻更為在意的是在那隻「三尾貓狸」腳下的精靈族小女孩,雖然看不到正臉,不過一定就是果麗蒙。

「主人,請讓我收拾這兩個可惡的傢伙,當年就是因為這兩個傢伙,讓我吃盡了苦頭,甚至為了生存不得不東逃西竄。」

月狐向前跨出幾步,雖然身上的戰意直線上升,但卻不敢忤逆主人的命令,哪怕眼前站著的是它的仇敵!

「月狐,冷靜一下,小果在它們的手上,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小果?」

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月狐的身體一震,視線再次向著前方看過去,最後停留在「三尾貓狸」腳下的那個幼小身影上。

「她是小果?」

月狐剛開始不是沒有看到,而是完全沒有往那個方向去想,此時經東方修哲提醒,越看越是可以肯定,那個幼小的身影正是小果。

「小果?」出於本能,月狐脫口說出這兩個字。

只見那個幼小的身影,臉部朝下地趴在草坪上,手臂前伸,與身體幾乎成一條直線,無法瞧到她此刻的表情。

原本她是一動不動的,可是當月狐喊出「小果」二字時,可以明顯看到這個幼小的身體顫抖起來,並且試圖想要掙紮起來。

然而,她的力量又怎麼可能反抗得了「三尾貓狸」。


不反抗還好,反抗之後反而使得踩在她後背上的爪子更加加重了力道。

「三尾貓狸」完全沒有一點憐香惜玉,強大的力道幾乎要將腳下的小人兒踩進泥土裡。

看到這一幕,別說是月狐了,就連東方修哲的心裡,都不禁升騰起一股無名之火來。

「月狐,快跑,你一定要活下來!」

沙啞而模糊的聲音,在小女孩拼盡全力之下喊出。

「咔!」

在「三尾貓狸」的腳下,突然傳出骨骼碎裂的聲響。

小女孩再無聲音,整個身體更是又下陷了近一寸!

「吼!」

月狐的口中,發出一聲最原始的野獸咆哮。

直衝腦門的憤怒,已經將它的理智燃燒,更加可怕的能量迸體而出,潔白的毛髮在這個瞬間,釋放出耀眼的白光來。

對面的兩隻奇獸,顯然沒有料到此刻的月狐會變得如此厲害,驚懼之下,忙拿精靈小女孩當起擋箭牌。

「三尾貓狸」的反應很快,用它那靈巧的尾巴,將氣若遊絲的小女孩捲起,並且舉至身前。

然後用一種警告姓的眼神瞪視著月狐,好像在說:我手裡有人質,如果不想同歸於盡,就給我消停點!

「吼!」

「吼!」

聲聲怒吼,一聲高過一聲。

月狐狠不得將眼前這兩個仇敵碎屍萬斷,雖然它對自己的速度和實力很有信心。但在小果命懸一線面前,卻不敢一試!

「放下那個精靈,我一次我可以饒你倆不死!」

月狐的眼睛開始變紅,殺氣猶如刀子一般,在空氣之中胡亂舞動。

「嗷唔~嗷唔~」

對方似乎在說著什麼,那應該是一種野獸間的語言。

不過月狐可以聽懂,如果翻譯過來的話,大意是這樣的:我們就不放,有招使去,沒招死去。

在雙方對峙的時候。精靈女王帶人趕到了,其中還有跟過來的雲芝與柳紅兩人。

「小果!」精靈女王大吃一驚,轉而厲聲喝斥道,「何處妖孽,快點放下我的……我的族人!」

果麗蒙不同於其他精靈。她可是精靈女王的妹妹,未來會繼承領袖位置的人。

如果不是犯下了無法赦免的大罪。也不可能被關在結界裡面反省。


當然。知道這個身份的,只有精靈的族人而已。

「三尾貓狸」冷眼瞥向精靈女王,完全不為所動。

要知道,現在這個小女孩可是它與「足鋒狼魷」的護身符,一旦失去了這張護身符,可以肯定新仇舊恨點燃的憤怒之火的月狐。一定會將它倆生吞活剝。

「媽的,失算了,沒有想到這個地方並沒有寶貝,只是一個幌子而已!」

「現在該怎麼辦。月狐的實力今非昔比,就算你我聯手也一定不會是它的對手。」

「當務之急,只有先撤退了,帶上這個小女孩,月狐不敢把咱倆怎麼樣。」

「也好,那些氣勢洶洶的蟲族也快過來了,留下來,一定會受波及。」

「只是可惜了,難得精靈族這回防備鬆懈,下次再想潛入尋寶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三尾貓狸」與「足鋒狼魷」通過精神交流著,完全不會想到,一個可怕的少年,已經悄悄地對兩人展開了行動。

「嗖!」

人影閃過,東方修哲趁著這兩隻奇獸分心的工夫,順利地將精靈小女孩救了下來。

「快點給她救治!」

東方修哲將已經失去意識的小女孩遞交到了精靈女王的手中。

他知道,精靈身體特殊,交給精靈女王才能夠接受最好的治療。受傷的精靈,只要還有氣息,便可以通過月亮井恢復。

「謝謝!」精靈女王由衷地說道。

東方修哲表情嚴肅,道:「一定要救活她!」

「她的我的妹妹,我不會讓她出事的!」精靈女王將果麗蒙帶走了。

「吼~~~~」

一聲最為高亢的獸吼,突兀地從月狐的口中發出,沒有了顧忌,它終於可以放開手腳。

「三尾貓狸,你怎麼沒有看好人質!」

「我也沒有想到那個人類少年會如此厲害!」

兩隻奇獸不敢再逗留,一左一右,準備開溜。

「轟!」

然而,它倆卻是倒飛了回來,並且重重地撞擊在了一起。

只這一瞬間,這兩位奇獸便深刻地體會到了月狐的可怕。

「我已經給過你們機會,是你們沒有珍惜!」

月狐一臉傲然地盯著這兩隻奇獸。

「三尾貓狸」與「足鋒狼魷」俱都認識到這一次真的要玩完了,眼前的月狐太強大了,沒有了護身符的它倆,只是待宰的羔羊。

「月狐,留活口,我有用!」

就在月狐準備痛下殺手的時候,東方修哲的聲音無形當中救下了這兩隻奇獸。

不過,死罪雖然被免,但是活罪難饒。

月狐將它倆修理得慘不忍睹!

再看此時的「三尾貓狸」與「足鋒狼魷」,已經如爛泥一般癱在地上。。) 東方修哲以霸道的契約,將「三尾貓狸」與「足鋒狼魷」送給柳紅作為寵獸。.

之所以沒有給雲芝,是因為先前得到的那枚龍蛋已經分給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