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問我有多少遙遠?」徐林深吸一口氣,像是將自己瞬間流露出的感情壓下去,順手將那張畫扔了出去,喃喃道,「遙遠到或許我這一輩子也去不了了……」

阿卡沙看著他的背影,許久后她突然將那棒棒糖放在徐林的身邊,小身子猛的竄出去,在空中劃出一道光芒后,及時趕在那張畫飛到星空中前將它拿了回來。

「這麼差的一張畫怎麼可以扔掉?我還要拿它來狠狠鄙視某位整日就知道剝削貼身小女僕的無良主人呢!」



小女僕將這張畫細心地疊好,放入自己的懷裡,認真拍了幾下后才朝徐林傻傻一笑,眼神里透露出幾分連徐林也難以理解的光芒。

「你別想要回去,就當做是送給我的禮物好了!」

徐林剛還想說些什麼,卻是只好搖了搖頭,也就任由自己這個小女僕去了,倒是見她將那根巨型棒棒糖放在自己身邊,有點好奇地問道:「話說回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阿卡沙連忙搶過棒棒糖抱在懷裡,吐吐舌頭神秘而又俏皮地回道:「身為一個淑女最後的小秘密!」

徐林翻了一個白眼,目光深深看了一眼那棒棒糖內偶爾才顯露幾分的黑色影子,搖了搖頭,收起筆,站起身看向遠處的星空中。

在那裡,一個圓形的通道驟然閃現,一艘如小山般巨大的星艦飛船從裡面擠出來,尾部和側翼形成的白色能量光圈閃爍不停,源自於光速魔法陣的力量讓人望而生畏。

金屬製造的停靠站內頓時發出轟鳴聲,朝這艘遠道而來的星艦伸出九根金屬支架,將其托起停穩妥當后,才打開通向徐林這邊的門,一個高傲的男子從階梯上走下來,目光遙遙地便投向徐林,眼神中帶著審視的意味。

就是這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青年買了自己,看年紀和自己只怕差了好多吧?


艾斯沒有做多餘的動作,心中或許還有幾分試探之意的他沉默地站在那裡,等待著徐林下一步的動作。

或者是示好,或者是示威,他都可以判斷一下這個花費二十萬天價金鷹買下自己的未來主人的性格,以及想法。

徐林也在審視對方,那可是花了自己十八萬金鷹買下的人啊,單單是算成魔法材料和各種礦石金屬的話,也足夠他將普瑞森基地建起來了,而且是銅牆鐵壁的那種,只是現在換來了這位已經失去亞歷山大家族強大力量的落魄繼承人,值么?

值么?在等待的很多時間內,徐林都會不經意想起這個問題,但最終得到的答案都是一個字。

值。

前共和國時期的戰爭家族要想發展起來,拚鬥的對象可不僅僅只是人類,還有那些曾經早就佔據在星空中的智慧種族,積累起來的戰爭經驗如今全部落到了這位依舊驕傲的男子身上,而他,在姆斯法林星系導演了一場極為精妙的戰爭戲,可見實力之強,至於他為什麼要來找自己,以及他和首序三號之間的關係,徐林猜想接下來的對話自己應該就會得知。

帶著小女僕主動走向那艘星艦,徐林保持著那副平靜的表情,在好幾次進出博庫拉那種危險的地方之後,他的心早已平靜如水。

就像是他和安東尼奧所說的那樣,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片禁區,除此之外,不要輕易讓憤怒嫉妒和傲慢吞噬自己的心靈。

在那顆聖徒沉睡的星球之上,安東尼奧將這句話記在《救贖》第三章的序言上,而如今已經從聖約翰大教堂開始流傳出去的《救贖》前三章內容,已經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甚至是遠在神聖星系之中,那位至高無上教皇的注意力。

緩步走到艾斯的面前,徐林沒有示好,也沒有示威,只是平靜地陳述了一個事實。

「二十萬金鷹,兩萬是你自己的,剩下十八萬來源於我,所以你應該成為我的僕人,等我死後給你自由,你同意嗎?」

艾斯神色一怔,似乎是沒有想到這位紫荊花的繼承人會說出這番頗沒有帝國貴族氣息的話,驕傲的他輕輕一笑,低下頭將右手搭在左肩上,鞠躬回道:「是,我的少爺。」

……

身為亞歷山大的繼承人,戰爭似乎已經變成某種深藏於血脈中的基因,所以那些由艾斯帶來的一千個人,全部都有著初級魔法師的水準,甚至有不少已經考出了聯邦三瓣菊初級魔法師證。

這叫做戰鬥人員梯隊的素質問題,必須要重視,艾斯回道。

徐林很是滿意,然後一絲不苟地和每一個人簽訂了契約,這一千份契約都是花費不少銀河向畢夏普買來的,根據他的魔法造詣,他私自改了幾處因子魔法陣,使得契約效力更強,雖然這些人都是艾斯帶來,他可以信任艾斯,但是不信任這一千個人。

「我們要去哪裡?」

坐上一艘新的小型星艦,除卻這一千個人將和他一起前往普瑞森基地,剩下的三萬個奴隸先要去休斯曼伯爵在波曼星球上的莊園中幹活,逐漸甄選后才可以前往普瑞森,波曼星球是離威斯敏斯特星球最近的一顆小型星球,沒有什麼進入的限制,所以徐林不用擔心。

他從安東尼奧最新傳給自己的影像中抬起頭,看著窗外的星空,淡淡地說道:「博庫拉。」

那位戰爭家族的繼承人頓時色變,博庫拉無人區便是曾經因戰爭而毀掉的地方,他自然是知道裡面有多麼可怕,不是接近半神的人,又哪有能力進入那裡?

面前這朵年輕的紫荊花顯然不可能,難道是旁邊這個看上去人蓄無害的小蘿莉?

艾斯下意識看了眼阿卡沙,見對方也朝自己甜甜一笑,伸出舌頭在那根詭異巨大的棒棒糖上舔了一下,心中頓時打了一個機靈。

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小姑娘,不能惹。

見艾斯很謹慎地沒有問自己進入博庫拉的方法,徐林也樂的不解釋。

敬畏來源於恐懼,而對未知神秘的恐懼,則是會造就最大的敬畏,這是奧黛麗夫人教給自己孩子的話,現在的徐林正需要艾斯的這種敬畏。

安東尼奧除了寄給自己最新的《救贖》第四章內容之外,還講了不少關於聖約翰大教堂的隱秘之事,其中關於聖約翰遺留寶物的下落引起了徐林的興趣,之前阿卡沙和自己說他們血族和那十二位聖徒有些莫名的聯繫,如果能夠吸收聖徒的力量會對她有好處,所以如果有機會得到這遺落之物,或許可以增進小女僕的力量。

徐林一直在和時間賽跑,就像哈利法老師和他說的那樣,你要在失去羅爾德拉克家族的庇護之前,獲得足夠強大的力量去保護自己。

因為只有那樣,紫荊花才可以繼續盛開。

「那是什麼?」艾斯有點無聊地湊過來問道,這個年輕的傢伙很驕傲,但也是一個閑不住的主。

「《救贖》。」徐林回道,隨後毫不介意地將其展露給對方看。

艾斯看著這章外界包括伯納爾多大主教都沒有第一個見到的《救贖》內容,許久后他抬起頭,有些複雜地看著徐林。

「這是誰寫的?」

「安東尼奧,我的一個朋友。」徐林解釋。

艾斯看著那章節上的一句話「我的孩子,你們一定要相親相愛」,想到了當初亞歷山大家族內互相殘殺的親人們,最終導致了這個輝煌的戰爭家族沒落,他深吸一口氣,將《救贖》第四章還給了徐林。

「聽說您了解現代魔法,尤其是基本理論?」艾斯用上了一個敬稱,似乎已經意味著什麼。

徐林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看著這個他抱有極大期望的魔法人才。

「請您同意我為您訓練一支現代魔法戰隊!」艾斯沉聲說道,提出了一個本來打算再過一段時間的請求,眼神中深藏下幾分執著。

他要重振亞歷山大家族的榮光,從這裡開始!

看著艾斯熾熱的目光,徐林沉默好久,輕輕點了點頭,答應下這個請求,而這一步,也成為了最終造就那支在後來令所有人震撼的魔法戰隊的開始! 將艾斯帶入普瑞森基地后,不顧之前對方看到自己操控小型星艦熟練度和被改造過光輝劍氣的震驚,以及面對那座複雜的大型核心魔法陣時的瘋狂,徐林拉著小女僕早早逃離了這處瘋狂燃起對現代魔法狂熱之情的地方,再次駕駛著唯一來往的星艦回去。

因為哈利法老師告訴自己,安東尼奧回到了唐頓莊園,似乎有事想要找自己。

所以他很沒有責任心地拋下一群剛剛收下的傢伙跑了回去,至於這群傢伙是不是會給他弄什麼壞事,徐林卻是並不擔心,畢竟在那裡除了一個基地,其他地方全部充滿了危險,沒有這艘星艦也跑不出去。

至於魔法影像傳輸的問題,徐林相信艾斯會控制好的,這也算是某種程度的信任吧。

帶著小蘿莉瘋狂駕駛星艦幾乎耗盡魔法礦石的力量后趕回威斯敏斯特星球,在那九根繩子的一端,徐林便遙遙看到了身著素色教士袍的安東尼奧。

「有問題?」

看著匆忙爬過繩子神情有些凝重的徐林開口問道,安東尼奧倒是微微一笑,有點歉意地向徐林說道:「林,我只怕暫時是沒法呆在這裡了。」

「為什麼?」徐林知道安東尼奧沒事不會找自己,應該就是出了什麼大事才會讓哈利法老師帶消息給自己,不然他也不會拚命趕回來。

不過看到安東尼奧平靜的樣子,徐林感覺自己可能是想多了。

「教父告訴我,利奧一世教皇想要見見我。」安東尼奧解釋道,徐林頓時有些沉默,他感到了幾分源自於安東尼奧語氣里的變化,似乎是在做著什麼艱難的抉擇。

是信仰紫荊花,還是信仰那位主?

徐林看著聖山下美不勝收的景色,還有那九根象徵對這顆星球虔誠敬畏之心的繩索,以及同樣出現在這顆星球各處的罪惡和黑暗,他坐在了有些不知所措的安東尼奧身邊,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你要去,那就去吧!」

「真的?」安東尼奧有些詫異,他本以為林就算不阻攔自己,也會說些勸慰的話,誰知這麼乾脆,連原因都不打算問的樣子。

「嗯,什麼時候走?」徐林若有所思地問道。

「大概是三天後吧,什麼也不用帶,倒是省卻了不少麻煩。」安東尼奧有些嘴角扯出一絲笑意道,有些勉強的意思。

「三天,時間還是蠻充裕的嘛……」徐林朝著安東尼奧眨眨眼,看向威斯敏斯特星球遠處的天空,喃喃道,「我來的時候以為你出了什麼大問題,所以讓哈利法老師將莫格里斯那小子也招了回來,不過現在看來……」

徐林笑了笑,突然看到遠處聖山山脈之中一竄而起的雄鷹,目光中露出幾分興緻說道:「好了,大概就是被那個小子說一句『就這種事情還要將我叫回來』而已,不過既然都回來了也好,說不得我們三個兄弟能夠在一起聚一聚,好好玩一玩!」

「玩一玩?玩什麼?」安東尼奧露出幾分疑惑。

徐林伸手指向遠在天邊盤旋的雄鷹,低聲喃喃道:「抓幾隻鷹來玩玩如何?」

……

莫格里斯回來的時候,那個光頭隔很遠就已經被徐林看到,而這小子一見到徐林,便先是沖他來了一拳,之後才單膝跪在地上,堅毅的眼神之中隱含少年時代依舊存在的倔強。

那份倔強自從在八歲時的徐林面前低下頭后,便再也沒有向任何人低頭過,所以現在變得越發堅韌。

「跟我還來這一套?」徐林笑嘻嘻地將他拉起來,順手遞給了他一把做了不少時間的獵鷹套裝。

「這個是?」莫格里斯還有些不太明白,本以為是說安東尼奧會有事,沒想到對方安然無恙的樣子,林還給了一樣自己看來十分奇怪的東西。

「獵鷹的東西,你可不要小看它,對大部分人甚至是那些專業養鷹人來說,都不一定接觸過這些工具,它能夠幫我們抓到足夠強壯的鷹,甚至是海青鷹!等到那個時候我再教你們怎麼養鷹熬鷹,說起來那可真的是一門學問!」

徐林頗有些興奮地說道,他掂量了一下手中的裝置,扔給一旁的小女僕,隨後便帶著安東尼奧和莫格里斯朝聖山山脈遠處趕去。

「不使用光輝鬥氣,不使用魔法,純粹靠力量去獵鷹,那可是要冒不小的風險,不過沒事,我有經驗,到時候一定給你們兩人各一隻上好的鷹隼!」

一路上徐林給兩人介紹著獵鷹的知識,就連安東尼奧都有些驚訝,家裡這位小少爺平日里竟然還知道這些知識,而且看上去還親手實踐過一樣,怎麼自己以前一點都看不出來?

倒是莫格里斯,已經被徐林說的有些心動了,他撫摸著手裡還稍顯毛糙的獵鷹工具,久違的快樂出現在了心底。

也許就是為了守護這些,自己在過去所做的事情也都值得了吧!

至於可憐的小女僕阿卡沙則是憋著臉跟在徐林的身後,她不僅要抱著那獵鷹的工具,還要背著那巨型棒棒糖,撅起的嘴巴令人越看越覺得可愛。

「喂,你們三個大男人就這樣看著我一個弱女子拿這麼重的東西?」

又不知道是從哈利法老師那裡看來的哪部言情片的酸腐話,徐林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上,不過前世臉皮就足夠厚實的他很快便恢復了原樣,義正言辭地說道:「這是對你的鍛煉!你看你作為我的女僕,都胖成什麼樣子了,那還是一個女僕該有的樣子嗎?」

聽到主人說自己胖,小蘿莉頓時有些緊張,連連看著自己的身軀,望向安東尼奧和莫格里斯,問道:「這是真的嗎?這是真的嗎?我真的變胖了?」

一旁的莫格里斯自然是偷笑,安東尼奧也為徐林感到羞愧,轉過頭不敢去看小蘿莉純潔的眼神,唯有徐林這個臉厚的傢伙毫不介意地繼續向前走著。

「走吧,如果運氣好的話,順便也給你抓一隻,可以了吧?」

「這還差不多。」

小蘿莉頓時美滋滋起來,完全忘卻了十幾秒前的埋怨,心想著這就是主人淪落的第一步,俗話說得好,良好的開端是成功的一半,她這個世上最可愛無敵的女僕一定可以征服自己主人的!

阿卡沙在心中給自己暗暗鼓勁,然後突然想到了什麼,跑上去喊道:「林,我要最兇猛最漂亮的那一隻!」

還在前方走的徐林又差點一個跟頭,既要最兇猛又要最漂亮,自己的這個小女僕可真會得寸進尺啊!

……

隔著老遠的距離,在某個山頭上,奎斯特沉默地看著那四個身影出現在一處懸崖峭壁下,隨後便有其中一個小黑點從下面往上攀爬,速度不算很快,應該是沒有用上鬥氣力量的原因,只是純粹靠**在前行,於是他心中自然便十分好奇,在如今這個時代里,還有人會拋卻力量不用,而純粹靠**挑戰爬懸崖這種事情的?

至於考慮安東尼奧的朋友會是一個普通人,奎斯特想了想不久前從懺悔地得來的消息,便直接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個安東尼奧竟然折服了梅勒希斯那個怪老頭,特別是在對方看到《救贖》一書之後,更是陷入了一種對安東尼奧的狂熱當中,這讓奎斯特心中既是嫉妒,又是無奈,自己明明並不比對方差,為何總感覺少了些什麼。

「那是紫荊花未來的主人,林·羅爾德拉克。」貞德利亞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奎斯特的身邊,眼神悠然中帶著幾分堅毅。

「就是那個在懸崖朝上攀爬的傢伙?」奎斯特心中有了幾分鄙夷,他想到那個如今在帝國逐漸沒落下去的家族,內外交困的各種問題就像是彼此約好一般不斷爆發出來,將這個龐然大物拖入了沼澤之中深陷不可自拔,而這個家族的唯一繼承人竟然在這裡爬懸崖?

可笑。

然而貞德利亞卻是絲毫沒有笑的意思,她看著另外三個等候在崖下的人,直到看到三人不再純粹的等待,而是跟著徐林一樣往上爬去,想到了那句聖若望最有名的話語「我親愛的子女們,你們應當彼此相親相愛」,心中明白了什麼。

漸漸地,山風吹來,卻是吹不掉這四個人沉默的身影,就算是看上去是小蘿莉的阿卡沙,也溫柔地看著自己上面的主人,除此之外便是更多了幾分堅毅。

漸漸地,奎斯特心中的鄙夷消失了,他突然變得很沉默,明白了為何身旁的聖女自從出現后就一直靜靜地看著,不敢流露出絲毫其他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