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現場,只有秦蒼穹一人,依舊面色平靜,一身西裝筆挺,單手負背而立。

他淡淡掃了不遠處,那吐血不止的蔣偉。

他點燃一根捲煙,語氣平靜,緩緩提醒道,「十分鐘內送醫院,還能留一口氣。」

唰~!

聽到這句話,蔣一南這才反應過來,急忙對手下們厲喝道,「快……!!快去開車啊……!!送我父親去醫院……!!」

手下們面色焦急,急忙前去開車。

數十名手下,小心翼翼抬着蔣偉的身軀,疾步衝出了酒店宴廳外。

整個場面,前所未有,現場已經徹底失控。

現場,宴廳內,全場所有人都感到,氣氛莫名壓抑,前所未有!

蔣一南整個人面色猙獰,一步一步,朝着禮台走來。

在他身旁,一群蔣家保鏢,跟在伸手,殺機洶湧!

「秦蒼穹…!你毀我婚禮,今日,是何意圖?!」蔣一南面色猙獰暴怒,走上禮台,整個人充滿殺機!

而,在場賓客們,雖是江南城內…所謂的貴族成員……但,他們畢竟級別不夠。

在聽到秦蒼穹這個名字后,很多人還是沒反應過來。

甚至,很多所謂的『貴族名門』,都還不知道這個秦無雙是誰。

畢竟,越是高層次的人,越是不會被底層螻蟻所認識。

此時的秦蒼穹,便是如此。

他當年的身份叱吒江南,可,除了江南頂尖的那些勢力之外。

其他三教九流的小勢力,根本沒有機會接觸到他,所以也自是不認識。

「蔣一南!這個婚,我不結了!我們到此為止!」就在此時,禮台上的新娘寧緣,終於崩潰。

雙眼泛淚,她一把將手指上的那枚鑽戒取下,狠狠摔落在地。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李子禮抬頭看去。

竟是佐藤美和子。

今天佐藤美和子沒穿警服。

上身是一件黃色短外套。

下身是一件短裙。

雪白的大長腿一覽無餘。

身量苗條。

看起來如映雪芙蓉,娥娜多姿。

「美和子,你怎麼在這裏?」

「我當然是來吃飯的。」

佐藤美和子笑哈哈的坐在他身邊,「只是我沒想到會遇見你。」

「我聽目暮警官說,你又跟他請假了,原來你躲在這裏偷懶,小心我去告狀。」

說着,笑着對他眨眨眼。

「嘿嘿,敢告我狀,你屁股是不是痒痒了?」

李子禮搓着手,一臉壞笑的看着她。

「你敢!小心我告你襲警。」

「我今天不僅要襲警,我還要非禮你呢。」

李子禮壞笑着,一雙手便朝她摸了過去。

嚇的佐藤美和子連忙抓住他的雙手,笑哈哈的道:「好了好了,我認輸了,你是個混蛋。」

「認輸了,還敢罵我。」

「我不罵了,我不罵了。」

見李子禮又想有動作,佐藤美和子鬆開手,連連擺手。

見狀。

李子禮笑着收回了雙手。

而佐藤美和子有美眸看着他,道:

「說真的,弘一,你在這裏做什麼?」

想了想,李子禮決定告訴他田中理惠身上發生的事情。

於是。

他徐徐地將所有事情說了出來。

佐藤美和子聽完,撅起嘴,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嬌嗔道:

「好啊,你這個混蛋,這麼有趣的事情,你竟然不叫上我,我掐死你知不知道?」

「喂,你別這麼暴力好不好?誰讓你當時不在我身邊的。」

佐藤美和子也沒有用力。

所以不成很痛。

不過,李子禮裝作很痛的樣子。

「那我現在在你身邊了,你不能撂下我。」

佐藤美和子道:「正好,我今天也沒事。」

「當然不會撂下你啦。」

有個幫手,總比自己一個人強。

所以,李子禮沒拒絕佐藤美和子。

「還疼嗎?我幫你揉揉。」

見李子禮答應,佐藤美和子笑了。

然後,她想起李子禮似乎很疼,便起身給他揉胳膊。

有美女幫自己揉胳膊。

這種好事,李子禮哪會拒絕。

佐藤美和子的手很溫柔,慢慢地輕輕地幫他揉。

李子禮感覺很舒服。

這一幕落在別人眼裏。

頓時,有好多道羨慕嫉妒的目光投在李子禮身上。

這個男人太有福氣了。

竟有大美女這麼溫柔的幫他揉。

片刻之後。

佐藤美和子說:「好點了嗎?弘一。」

「好多了。」

李子禮自然不想這麼說的。

他巴不得佐藤美和子再多幫他揉一會兒。

但,他點的菜來了。

看着老闆娘將菜放在桌上,然後走人。

李子禮遂看着佐藤美和子,道:

「你吃點什麼?」

佐藤美和子就點了一碗麵條。

飯後。

佐藤美和子興緻沖沖的道:「那我們現在就去衫田智由家裏嗎?」

「嗯。」

李子禮點頭。

「我開車來的,坐我的車去。」

「好。」

兩人開車趕往了衫田智由家裏。

大半個小時后。

李子禮與佐藤美和子趕到了衫田智由住的地方。

下車,來到樓下。

李子禮抬頭一看。

衫田智由住的是那種老舊的樓區。

樓道、排水道等等,到處是垃圾。

空氣中有一股難聞的氣味。

自從到這裏之後,佐藤美和子便捏著鼻子,皺起眉頭。

這裏的環境令她很不舒服。

沿着比較暗淡的樓道,兩人一路來到了三樓….衫田智由就住3樓307號房。

3樓的氣味相對來說沒那麼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