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錢上有你名字啊,你說你的就是你的?長的挺漂亮的小姑娘,怎麼品行這麼差呢,想訛詐我呢?」婦人理直氣壯道。

牛翠花只是一名學生,哪裡會是一個惡婦的對手,很顯然一番爭論過後,牛翠花敗了。

婦人對著身旁的人感嘆道:「現在的小姑娘呀,可不像過去的女孩了,不是被人包養,就是當小三,簡直沒有骨氣,丟人現眼。」說到最後狠狠瞪了一眼牛翠花,很明顯,這句話就是針對她的。

周圍的人也不知道兩人發生了什麼,都抱著看熱鬧的心情,畢竟明眼人都看得出,這三十多歲的婦人不是什麼善茬,都秉承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

「你……你不要臉。」牛翠花著實氣的快崩潰了,眼淚瞬間掉了下來,忍不住出口罵了一句。

可婦人見狀,哪能受這個氣,頓時怒道:「你個小狐狸精,我沒算你訛詐老娘,你卻罵上我了,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話音未落,就要上前掌摑牛翠花。

牛翠花大驚,突如其來的一巴掌讓她根本沒法躲閃。

就在這時—— 若羅陽要跟骷髏堡的人對付十三姨,早就下手了。

是以,十三姨也看出羅陽沒有那個膽量。

只是羅陽還跟骷髏堡有聯繫,那確實對十生宮比較危險。

可惜又還需要羅陽幫忙找血煞子,不能完全跟他翻臉。

「小子!你要是真心幫姑奶奶找血煞子,那就把你那兩個……,哼,交給我們!」十三姨冷道。

好不容易救出水月和鏡花,若又把她倆交給十三姨,那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俗話說: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

既然已下了決心要把水月和鏡花從水深火熱之中帶出來,那就要讓她倆過上另一種不同的平淡充實的生活。

羅陽也跟水月和鏡花聊過,她們願意在村子里幫他打理魚塘和菜棚。

只要骷髏堡等大勢力不再為難水月和鏡花,那她倆就確實可在宏運大隊過上幸福的新生活。

不過話又講回來,屆時水月和鏡花想要生寶寶,羅陽也不知該怎麼做才好。

就羅陽本心而言,他願意滿足水月和鏡花的要求。

可唐桂花和安玉瑩不會同意的。

如此一來,羅陽也不能隨便幫水月和鏡花實現願望。

就跟秦飄一樣,羅陽是真心實意想幫秦飄完成人生的願望。

可是沒得到唐桂花和安玉瑩的允許,羅陽怎麼敢隨便幫秦飄,水月和鏡花實現人生目標。

以羅陽對兩位村花的了解,只要敢有其他美人先給羅陽生寶寶,那安玉瑩和唐桂花必定會鬧起來。

唐桂花一鬧,那唐媽媽又會加入戰陣。

只要想到唐媽媽那副論理的強勢樣子,羅陽就感到縮小了一圈。

正在心念電轉時,又聽十三姨說道:「小子,姑奶奶不是在徵求你的意見!」

到了這個時候,羅陽若不強硬一點,那就無法再談下去。

「十三姨,我們是公平的來合作的。我說了她倆不會對你們有危險,我敢用生命保證。」羅陽說道。

「小子!你這是在嗆姑奶奶?」十三姨語氣冷了許多。

若手中沒有籌碼,羅陽也不敢跟十三姨杠下去。

十生宮為了防止骷髏堡力量過大,勢必要拿到血煞子。

而想要找到血煞子,又需要羅陽幫忙。

如此看來,羅陽覺得在還沒有拿到血煞子之前,十三姨是不敢下殺手的。

想通了這一層,羅陽鎮定多了。

呵呵一笑,羅陽說道:「十三姨,如果你不想我幫你拿血煞子,你愛怎樣做都行。如果你還需要我幫忙,請給點面子。」

十三姨惱火道:「小子!你敢對姑奶奶頂嘴?!」

雙方劍拔弩張。

「十三姨,你帶走她們,是想審問她們吧?」羅陽冷笑道。

「這不關你的事!」十三姨冷道。

正在二人爭執時,羅陽的手機鈴聲又響了。

還道是安玉瑩或唐桂花打來的,結果一看來電顯示是個陌生號碼。

接通電話,只聽一把女子的話音問道:「你是羅陽?」

聽那意思,好像是堡主派來的人。

「對。我本來想送貨給你的,但沒空,你過來拿貨吧。」羅陽說道。

羅陽的美容溪水生意,十三姨是聽說過的。

從十三姨那狐疑的眼神,羅陽知道她在懷疑電話那頭的人。

「那我現在去找你。」那女子說道。

女匪的復生相公 「可以。」羅陽說道。

結束了通話,見十三姨和蘭雅都望過來。

羅陽解釋道:「我的一個客戶,要拿美容溪水。前兩日,我本來要帶貨給她。但要幫你找血煞子,耽誤了。」

彼時三更半夜了,客戶要拿貨也不用那麼急。

十三姨冷笑道:「姑奶奶沒興趣知道!從現在開始,你那兩個……,姑奶奶要保護她們!」

說來說去,十三姨都不肯讓步。

「十三姨,你就直說吧,要不要我幫忙找血煞子?」羅陽正經問。

「小子,你當然要幫我們找血煞子!」十三姨冷道。

確認十三姨還需要幫助,羅陽就可以放心強硬了。

「十三姨,我的條件就是你不能動我那兩個朋友。過兩日,我一定幫你找出血煞子!」羅陽鄭重道。

話說到這個份上,若雙方都不讓步,那就談不下去了。

蘭雅說道:「羅陽,我們不是要傷害你那兩個朋友,只是想幫她們。」

這話羅陽不愛聽。

為了從水月和鏡花口中問出信息,恐怕十三姨不會手下留情。

帝姬傳奇:華都幽夢 「蘭姐,我明白你們的意思。我向你們保證,我會幫你們問她們,有什麼要問?」羅陽說。

有些秘密的問題,十三姨自然不想讓羅陽知道。

「小子,你自己管好你自己的事!」十三姨冷道。

「十三姨,一個星期內,我幫你找出血煞子,否則,我讓你帶走我那兩個朋友。」羅陽拋出橄欖枝。

聽了這個條件,十三姨心動了。

想了想,十三姨說道:「小子,別騙姑奶奶!你說到要做到,姑奶奶再問你一遍,你是開玩笑是還正經的?」

若在一個星期後能拿到血煞子,那已算很好了。

怕就怕羅陽是信口開河,給人空歡喜。

羅陽正色道:「十三姨,我是認真的。」

沉吟半晌,十三姨說道:「好!小子,姑奶奶就先相信你!要是你做不到,你就完蛋了!」

說完,帶著蘭雅走進酒店。

現今終於擺平了十三姨,算是暫時安寧了。

只是堡主派來的那個陌生女子要怎樣處理,則還是個未知數。

十三姨和蘭雅多半會關注羅陽的那位「客戶」。

若得知是骷髏堡的人,那羅陽的麻煩都挺大的。

身邊忽然多了一位陌生女子,且不說其他的,單說唐桂花和安玉瑩,羅陽都無法向她們解釋。

腦袋裡想的東西太多,羅陽感到頭都大了幾圈。

抽了半支香煙,才上樓去找唐桂花和安玉瑩。

估摸唐桂花和安玉瑩也有許多疑問想向羅陽打探。

只是此時有其他美人在場,唐桂花和安玉瑩不方便問出嘴。

當羅陽走進房間,眾美人都望過來。

道緣儒仙(仙緣) 羅陽還沒想好怎樣安置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帶她們回宏運大隊,那不太妥當。

可是留她們在酒店房間,又不是很安全。

說不定下半夜就會有人來攻擊白蕙和谷家三姐妹。

從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那幽怨的眼神,便知她們有許多話想要跟羅陽說。 李沖的突然出現,頓時讓惡婦愣了,但身為惡婦自然有她作惡的本事。

只見她突然嚎啕大哭,李衝下意識將手鬆開,而後那惡婦就順勢坐在地上撒潑起來。

雙手拍著大腿,張著大嘴哭喊道:「來人吶,救命啊,我不想活了,」

任誰都知道,這老娘們絕對是地地道道的潑婦。

潑婦有三寶,一哭、二鬧、三上吊。

如果現在有繩子,李沖估摸著惡婦必然會上吊尋死,當然這只是訛人的小計量罷了。

牛翠花此刻顯得不知所措,她沒想到這事情會鬧的這麼大,一向單純心善的她看著正鼻涕一把淚一把的惡婦也很生氣,但又沒辦法,而且警察也向這邊走來。

「沖,沖哥,要不算了吧,這一萬塊錢就當是丟了吧,你等我一下,我先把票買了。」牛翠花嘆了口氣道。

李沖暗自搖頭,這牛翠花雖然長的漂亮,但這心眼也未免太善良了吧,與其說善良,倒不如說是傻,但不論怎樣,在他眼裡也是傻的可愛。

這個場子,必須給找回來。

警察算什麼?要是公平執法還行,倘若有丁點偏向,他都不給面子。

李沖吐了口氣,笑著道:「放心吧,這事兒交給我,你先買票。」

隨後李衝來到惡婦身前,低聲冷笑道:「你確定不將錢還給這小姑娘么?」

李沖笑容很冷,頓時將哭鬧不停的惡婦嚇住了。不過她不相信,這麼多人看著,他還能動手打自己?而且看這小子穿著地攤貨,根本不是什麼有錢人家,估計是在人家小姑娘面前裝裝樣子罷了。

此刻,她也見到車站的民警走了過來,心中冷笑,車站人這麼多,雖然有攝像頭,但之前撿錢時被人擋住根本發現不了,這錢又沒寫名字,如何證明是那小姑娘的。

「老娘的錢憑什麼要給她?這本來就是我的錢。」惡婦坐在地上理直氣壯。

「你們在幹什麼?難道不知道這是公眾場合么?」一名身著警服五十多歲的警察板著面孔說道。

看見警察到來,惡婦又開始撒起潑來,大哭道:「你來的正好,你可要給我做主啊,這兩個人是詐騙團伙的,非要說我拿了他們的一萬塊錢,你說這麼多雙眼睛看著,我怎麼能偷他們的錢呢,更何況咱也不是那樣的人啊。」

惡人先告狀,這一招的確夠毒。

那老警察抬了抬警帽,皺眉瞥了一眼惡婦,隨後目光看向李沖和牛翠花。

這老警察名叫李大春,已經幹了半輩子警察了,年輕時候是警界出了名的抓賊王,但現在歲數大了,不比年輕人,但要說眼光,放眼整個新城市的警察都沒他看的准。

當他看到牛翠花一雙清澈見底的眼睛就知道,她並不是騙子,相反,坐在地上的婦人倒很有嫌疑,至於眼前的年輕人更是讓他心頭一驚。

好有氣勢的小子,即便一臉的淡笑,卻散發著強烈的自信和威嚴。

善意的向李沖點了點頭:「車站內人多雜亂,什麼人都有,以後出門小心看管自己的財務。」

說著,轉頭冷臉對惡婦道:「把錢給人家吧,不然就抓你進警局。」

惡婦一聽,頓時懵了,這啥情況?難道那小子認識這個警察?

世子的黑蓮花 「你,你什麼意思啊,你們警察不都講證據么,憑什麼說錢是她的。」惡婦從地上站起,對著李大春吼道。

李沖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心中對這老民警豎了豎大拇指,人民警察眼睛就是雪亮的啊,這才叫公平執法,而且他對這個老警察也有了一絲興趣。

能僅憑觀察幾眼就能破案,的確有兩下子。

李沖朝著李大春微笑點頭,對惡婦淡淡道:「你不是想要證據么?行,我讓你心服口服。」

惡婦冷笑道:「只要你拿出證據,錢給你,老娘不用他抓,我自己去警察局。」

李沖搖頭道:「那可不行,你自己去警察局,那算自首,會輕判。」

惡婦哼道:「那你想怎麼樣?」

李沖道:「如果我拿出證據,你必須當著在場所有人的面,包括廣大網友的面,誠摯給這位姑娘道歉,而且……必須跪著。」

此言一出,售票口前頓時喧嘩起來。

就連那老警察眼睛也不由一亮,這小子有點意思。

「沖哥,你,你真能拿出證據?」你翠花顯然有些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