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我說,就算小夥子,你想要把這條龍斬殺都沒有辦法,因為這條龍已經是武聖神的修為了,所以你還是別費心機了,如果把他惹怒了,就算你的家人都會受到牽連的。」這時,一位太上長老虛弱的說道。

此時,他們的雙眼有點渾濁,可見他們跟本沒有多長時間活頭了。

「呵呵,到這個時候,你們也不望了來威脅我,看來本神對你們太寬容了。」風鎮天帶著冷笑,突然出手,一道道劍芒,彷彿流星雨一般,不斷的落下,直接,一個個人都是倒在血泊之後,只有一些沒有干過什麼壞事的人還活著。

但是,也是受到了傷勢。

這讓三位太上長老吃驚萬分,他們根本沒有想到,威脅的事情,竟然讓風鎮天生氣,從而滅掉了他們龍天宮裡面一些非常好的弟子。

但是,這三位太上長老已經沒有辦法去阻止風鎮天了,因為他們馬上就要失去生機而死了。

但是,他們卻不明白為什麼風鎮天不會害怕那條龍。

這個時候,風鎮天也是將一些人斬殺掉,隨後看向那三位太上長老說道「呵呵,如果這條龍能隨意移動的話,他早就走了,根本不會在這裡等待這麼長的時間。」

「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們,這條擁有武聖神修為的龍,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離開這裡,也沒有辦法衝破禁制。」

風鎮天的笑容直接讓三位太上長老傻眼了,他們沒想到風鎮天竟然會想到這些事情。 「你,你是這麼發現的?」這個時候,幾位太上長老滿臉帶著震驚的神色,顫抖著聲音問道。

「呵呵,這個你不用知道,但是有一點你應該知道,我既然知道這條龍在哪裡,就可以找到他,而且我也可以將他斬殺。」風鎮天那一抹笑容非常的自信,根本不像是吹牛。

彷彿這條武聖神境界的龍,對風鎮天沒有一點生命威脅似得。

「噗通。」

就在這個時候,三位太上長老集體跪在地上,雖然他們馬上就要死了,但是卻也掙扎的跪在地上求著風鎮天「求求你,求求你,請你一定不要斬殺這條龍。」

「放心吧,我的朋友就是龍族,所以我不會對龍族動手的。」風鎮天擺了擺手,他們這一跪卻讓風鎮天很是吃驚。


然後,他們幾個人便是磕頭致謝,但是磕著,磕著,他們便是一頭磕在地上,莪米有繼續把頭抬起來。

因為他們的生機已經盡失,一命嗚呼了。

但是,他們的臉上還帶著感激的面容,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對風鎮天所說的話都是那麼的相信。

風鎮天則是看著地面淡淡一笑說道「我要下去看看。」

這讓旁邊的五天七怪吃驚萬分,在他們的認識裡面,風鎮天不是那種說話不算話的人,而是那種一言九鼎,出言不空之人。

但是,這風鎮天要下去看看到底是為了什麼?

然而,就在他們猜想風鎮天怎麼想的時候,風鎮天已經直接消失在他們的面前,往龍天宮深處奔去。

很快,風鎮天來到一個洞口,這個洞口是由上至下,但是洞口上面散發出來的,竟然是恐怖的龍氣。

當風鎮天來到了這之後,才發現,這裡的一切竟然都是帶著恐怖的龍氣。


然而,龍氣只濃郁與小九都有一拼。看來這條龍應該是一條非常強大的龍。

隨後,風鎮天便是向下飛去,很快,風鎮天便是看到了一道道金光,然而這些金光透露著非常強大的力量,這些力量碰觸到風鎮天的身體之後,風鎮天頓時感覺到,自己的肉身實在是太脆弱了。


也可以說是風鎮天碰到的力量太強大了,強大的連風鎮天都是吃驚萬分。

因為這正是,聖神之力,存催的聖神之力。

風鎮天發現,自己在往下走,可是非常的費勁。

隨後,便是心念一動,一股磅礴的灰色光芒陡然將風鎮天的身體給包裹起來,當包裹起來自己的身體之後,風鎮天才發現,這些力量,竟然被隔離在外面。

這讓風鎮天甚是不解,但是卻也不管了,直接繼續往下飛。

「竟然是龍族之人,你是何人?」這個時候,風鎮天突然聽到一道聲音。這讓風鎮天疑惑萬分。

因為風鎮天根本什麼都滅有看到,卻聽到有人說話。

隨後,風鎮天以為自己聽錯了,繼續向下走。

很快,風鎮天便是來到了洞底,當風鎮天來到洞底之後,陡然的發現,這裡竟然什麼都沒有,四處牆壁,根本沒有絲毫開鑿的痕迹。

「喂,小鬼,你不是我龍族之人,你這麼會擁有如此高貴的龍氣。」這個時候,從風鎮天的腳下,突然再次傳來了一道聲音。

這道聲音風鎮天可是聽的非常的清楚。

「你在我腳下?」風鎮天疑惑的問道。

「你先回答本龍的問題!」這時,這道說話的龍,聲音當中帶著絲絲的怒氣。

風鎮天則是皺著眉頭說道「我的朋友是龍族,與他生活的時間比較長而已。」

這個時候,風鎮天並沒有說出九彩神龍來,反而是說自己的一個朋友是龍族。


「本龍是在你的腳下。」聽到風鎮天的話后,那條龍直接說道。

「那我這麼進去?」這個時候,再次問道。

「你的那個朋友是哪個龍族?」這個時候,那條龍再次問道。

這次風鎮天學聰明了,隨後對這條龍說道「獸族的。」

「這裡你進不來,是天用自己的力量給我封在裡面的。」這個時候,這條龍也是回答了風鎮天的問題。

「那好吧,我就在這裡跟你說說話。」這個時候,風鎮天也是盤坐在地上。

那條龍,看到風鎮天盤坐在地上,則是淡淡的問道。

「你的那個朋友是獸族的,與本龍好像並非是本家。」這個時候,這條龍直接說道。

「不可能,我的朋友,可是獸族,龍族的龍神。」這個時候,風鎮天搖了搖頭說道。

「呵呵,獸族,龍族的龍神,看來你對龍族很不了解啊。獸族的龍,乃是獸族之龍,然而龍族之龍,則是龍。」這個時候,那條龍帶著輕笑的聲音對風鎮天說道。

風鎮天冷哼一聲「呵呵,是嗎?那要不要讓你看看,我這個朋友的血脈到底是不是獸族之龍?」話落,風鎮天突然爆發出了恐怖的龍氣,當著龍氣爆發出來之後,那一直沒有任何動作的龍,突然顫抖了起來。

雖然,風鎮天看不到他的顫抖,但是卻通過地面上面的晃動,感覺到他的恐懼,彷彿是從血液裡面延綿出來的。

這讓他無比的驚恐。

「停吧。」這個時候,那條龍突然說道。

風鎮天也是收回了這些龍氣,事實上,這些龍氣,是因為小九經常匍匐在風鎮天胸口之後,殘留下來的。

雖然之前風鎮天不知道,但是感受到這個龍的龍氣之後,才發現,自己體內的龍氣,也是擁有的,但是,風鎮天卻沒有想到,這個小九的龍氣,竟然如此的精純。

即便是那武聖神境界的龍都可以鎮壓血脈。

「你的這個朋友叫什麼?」過了一會,這條龍終於開口問風鎮天。

「別人都尊稱他為,九彩神龍。」風鎮天帶著自豪的笑容說道。

當這條龍聽到這個名字之後,突然身體一顫,然後,便是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主人,你終於活過來了。」這個時候,這條龍突然大笑著說道,異常的興奮。

這時候,倒是輪到風鎮天吃驚了,這小九怎麼還出現一個武聖神境界的龍僕人? 聽到這條龍這樣說,風鎮天就更加鬱悶了,因為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條龍竟然叫小九主人,這主人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你說小九是你的主人?」風鎮天驚訝的問道。

然而,這個時候,那龍突然傳出了自己的聲音「你說的應該就是九彩神龍,沒錯,九彩神龍的確是我的主人。」

「你怎麼才能出來。」當風鎮天聽到他的回答之後,風鎮天直接問這條龍。

「呵呵,暫時你是沒有這個能力,因為即便是武聖神的我,都沒有辦法打開這封印,我想你應該也沒有辦法,這個封印乃是天布置的,即便是武聖神中期的強者,也沒有用純力量給打碎。讓我出去。」龍,淡淡一笑說道。

彷彿很是絕望,風鎮天則是皺著眉頭,心中盤算著「這樣的一條龍,來幫助自己的話,可以幫助自己很強大的力量,現在自己的力量雖然已經接近了武聖神的境界,但是卻也並非是武聖神境界,有著很大的區別。」

「必須把他弄出來,否則的話,有他,那我的戰力也會提升不少。」

想罷,風鎮天則是提出了自己體內的混沌破天劍,當混沌破天劍出現之後,那恐怖的灰色光芒也是隨之爆發出來。

恐怖的灰色力量彷彿將天地都照耀的非常耀眼。

「竟然是混沌的力量,看來你也不是普通的人啊。」這個時候,龍感受到風鎮天那恐怖的混沌力量之後,則是震驚的說道。

風鎮天聽后,則是淡淡一笑,隨後說道「不知道,我現在的力量是否可以將這個封印給打開,但是我會儘力的,如果能打開這封印的話,我可以把你救出來。」

話落,風鎮天也是將逆天殺神運用出來,那恐怖的戰力與恐怖的境界,也是一同爆發。

爆發出來之後,那條龍也是感受到了風鎮天的力量,當感受到風鎮天的力量之後,也是暗暗吃驚,他沒有想到,風鎮天體內的力量竟然如此的龐大。

「竟然是逆天半九品戰力,的確是人中龍鳳。」龍驚嘆的說道。

就在這時,風鎮天突然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氣息。

那恐怖的氣息天地感受到,都為之顫抖。

顫抖不已。

使得,風鎮天看上去彷彿是天地的主宰一般,可以控天,握地。

一道道能量爆發出來之後,隨後,風鎮天一道能量爆發出來,風鎮天也是騰空而起,瞬間一道道能量爆發出來,全都凝聚到了,恐怖的混沌破天劍當中。

凝聚到了混沌破天劍當中之後,風鎮天的力量也是散發出來,騰空而起,就在風鎮天的周圍散發出了恐怖的狂風,這些狂風感受到風鎮天之後,風鎮天也是瞬間爆發出來。

那一道道狂風,彷彿是將風鎮天給包圍在內,只見一道道力量以風鎮天為中心,向四周亂串。

這狂風,每一道狂風都可以將武聖帝境界的武者給碾碎。



此時,風鎮天的面容非常的猙獰,臉上的青筋也是爆了起來。

身上彷彿也超越了負荷一般。

體內一塊塊的血從體內噴涌而出。


「混沌破天斬,第五式,開天。」突然,風鎮天一字一頓的怒吼著,只見天空當中烏雲,密布。猶如世界末日一般。一道道力量從風鎮天身體內爆發出來。

風鎮天直接騰空而起,雙手握劍,直接劈向地上,與那地面接觸的瞬間,地面瞬間裂開,這柄劍根本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

然而,就在這時,混沌破天劍,突然碰到一束光芒之上,那光芒之上,瞬間抵擋住,風鎮天手中的混沌破天劍。

就這樣,風鎮天手中的劍無法進入分毫。

這讓風鎮天很是吃驚。

就在這時,突然那光芒之內散發出來的力量瞬間將風鎮天給震飛回去。

「哇」

風鎮天被這股力量給震飛之後,風鎮天也受到了很嚴重的傷。

風鎮天直接摔在了牆面之上,那反震的力量非常的強大,直接將風鎮天扔進了那恐怖的牆面之內,一個風鎮天的人形也是映在牆面之上。

就在這時,風鎮天突然從裡面走了出來,晃晃悠悠的走出來之後,風鎮天突然一口逆血噴了出來。

緊接著,風鎮天雙腿一軟,直接坐在地上。

「咳咳、」風鎮天連續咳嗽幾聲,每咳嗽一聲,風鎮天就吐一口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