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躍以最快的速度將這些古籍拿出來閱覽了一遍,心中對於地辰星域的情況了解得更加明確多了。

隨後,他取出了兩本元技,這赫然是兩門聖決,一門名為「隕火墜滅」,一門名為「大鎮天印」!

隕火墜滅,是屬於一門戟決,一旦修鍊大成,如同隕火從天狂降,其威力極其地驚人可怕;大鎮天印則是屬於一門掌法,等級更在隕火墜滅之上,有著一印一天地的恐怖之威!

這兩門聖決皆是屬於這聖人生前成名的戰技!

姚躍最缺的就是戟技,如今有著這麼一門隕火墜滅技,那他便可以發揮出戟技之威!

還有這大鎮天印,對於充實他的戰力有著莫大的好處!

以往他收穫的元技是不少,但是他卻沒有修鍊多少,主要是貪多嚼不爛,另外便是沒有太對味口,更值得他修鍊的!

何況他妖族的天賦已經足夠他發揮出超常的戰力了,所以他專門使用那幾項戰技便夠用了!

現在這兩門聖技他是必須要修鍊的了!

要不然,他在地辰星這個大舞台之上,將是寸步難行!

姚躍將這兩本聖決都默記在了心中,同時也開始冥想演煉,不時又讓小龍停下來,在某一處荒地修練一兩天,爭取將它們儘快融會貫通!

時間過得很快,姚躍又趕了一個月的路,來到了另一處城池之地!


這是離古聖城比較遠的一處城池,但是仍然是屬於古家的範圍!

姚躍明知道在古家的範圍會很危險,可是他不得不進入這城池,想辦法借轉移陣從這裡離開。

他加以掩飾了身份,多少都能夠起到一些作用,但是來到了城門之前,他剛想要進城,卻是發現在城牆邊上貼有他與小染染的頭像。

姚躍在心中暗罵道「該死的,古家還真是鐵心要通緝我和小柒柒,一旦被認出來麻煩就大了,必須要想個辦法才行!」。

其實,以他的實力就算瞬移入城,然後到轉移陣之地離開都不在話下,可是有小柒柒這個「拖油瓶」在,讓他的能力有些施展不出來。

小柒柒看出了姚躍的為難,於是主動說道「大哥哥,你不要這麼傷神,我可以自己先進城去的!」。

「說什麼呢,大哥哥怎麼會讓你一個人進去呢」姚躍說道。

「不,大哥哥你聽我說,我有辦法可以自己進去,沒有人會認出我來的,等我進去后,大哥哥再進去與我一起離開不遲!」小柒柒認真道。

姚躍想到了小柒柒的神秘,於是有些不肯定地再問道「你真能做到?」。

小柒柒連連地點頭,目光透著自信之色。

「好,那大哥看著你進去,要是有什麼不妥,你立即開啟防禦,別讓人傷到你知道嗎?」姚躍囑咐道。

「嗯,大哥哥你也要小心嘍!」小柒柒說了一聲之後,便走到了一邊,將自己抹上了一些塵土,把頭髮弄得凌亂,變得像是一個小乞丐模樣。

看到這樣子,姚躍便輕笑了起來道「看來這小丫頭還真是聰明,但是這樣子只怕也難逃有心人的注意,我必須要看緊點才行!」。


小柒柒弄好了裝扮之後,便跟著一些普通平民之後往著城裡走去。

那些盤查的守衛看著小柒柒這髒兮兮的模樣,都懶得去在意,便讓她輕易地入城了!

姚躍看到這一幕才鬆了一口氣!

「小龍我們也進去!」姚躍對著小龍說道。

接著,小龍便化為了一條腰帶捆綁在了姚躍的腰間,成為了姚躍身體上的一部份,可以隨著姚躍一起瞬移而走!

姚躍身形一動,便直接瞬移到了城池之內去了。

姚躍在城池內憑空出現,並沒有引起什麼動靜,畢竟城內人流量大,各形各色的都有,他突然而現,只會讓人覺得他必定是某位高手而已。

姚躍趕緊去與小柒柒匯合,緊接著便去尋找這城池內的轉移陣!

一般來說,轉移陣都設置在城池城門附近,剛才姚躍所在的這城門沒有轉移陣,那就有可能在其它城門那邊了。

姚躍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另一處城門,卻是發現此處城門的轉移陣前有著重兵把守著。

不管是男女老幼出入都被嚴查著,想要瞞天過海地從轉移陣離去,無疑是難如登天!

頓時間,姚躍感覺到了絕望!

「該怎麼辦才好?」姚躍在心中焦急地暗忖道。

驀然,他心中多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那就是他自親將這城中的重點視線吸引開去,使得這裡的嚴查放鬆下來,說不定能夠順利地脫身。

想到這裡,姚躍立即付諸了行動!

姚躍讓小龍留下來保護小柒柒,而他一個人則是換了一個方向,然後將自己的斗蓬給拉了下來,直接往著那轉移陣的位置走了過去。

看著大搖大擺而來的姚躍,那些守衛目光閃爍著精芒!

他們都認出這個就是通緝榜上的那個人了! 三人聽到這裘飛宇臨走前,放下的狠話,都沒有放在心上,他們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地上那堆得滿當當的妖獸令牌,忍不住都是開心地哈哈大笑了起來。

李興武是三人中最興奮地一個,他咧着嘴笑道:“我剛纔數了一下,這裏一共是二十四枚妖獸令牌,咱們現在帶上這死胖子,一共是四個人,也就是說,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分到六枚令牌,據我估計,這在咱們這二百多人的試煉隊伍中,應該也能排到中上水平了。看來這次試煉,咱們四人通過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啊!”

他這樣一說,那李興文也是有些按捺不住那喜悅之情了,他清了清嗓子,笑着道:“老弟,你還是算錯了,咱們隊伍進來的時候,確實是二百多人,但是現在我估計剩下的人數,恐怕連一百五十之數都沒有了,你以爲每個人都能像咱們幾個這麼走運,沒有碰到厲害的妖獸,被淘汰掉嗎?”

聽了這話,那李興武更加興奮,眼睛一亮,拍着自己的大腿道:“對啊!我怎麼把這個給忘了,也許真如大哥你所說,已經有不少人被淘汰了呢!這樣一算的話,我們四人通過試煉的可能性,不就更大了嗎?”

他這話一說完,連柳辰劍都是忍不住地高興了起來,三人知道這次試煉,通過的機率很大之後,都是忍不住開心地笑了起來,就在三人暢懷大笑之時,他們身邊不遠處,那一直昏迷着的胖子梅仁品,卻是發出了一聲虛弱地“哼”聲。

聽到這聲音,柳辰劍趕忙三兩步跑到了那梅仁品的身邊,蹲了下來,一臉關切地看着那梅仁品胖胖的大臉,口中輕呼道:“梅兄……梅兄,你醒了?”

胖子在地上翻了個身,仍是沒有睜開雙眼,只是在那地上囈語道:“唔,唔,爹,你看,孩兒通過試煉了,以後你兒子我,可也就是神仙中人了,唔,唔,老爹,你放心,唔,等我將來仙法大成之後,一定多給你練些“回春丹”出來,到時候,您老人家拿着我煉製的丹藥,往那飄向樓門口一站,唔,唔,保證你日進斗金啊!哈哈,咳咳咳!”

這樣說着,那梅仁品牽動了胳膊上的傷勢,卻又是一陣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柳辰劍三人聽了這梅仁品的囈語,忍不住都笑了出來,誰知道這死胖子,竟會是如此沒有出息,別人來這玄瀟天閣學藝,都是爲了有一天能夠參悟玄機,長生不老,唯獨這胖子,拜入玄瀟天閣的目的,竟是爲了煉製那**賣錢!不得不說,這死胖子,還是夠猥瑣的……

正在三人暗笑之時,那原本做美夢的梅仁品,卻又忽然嗚嗚地哭了起來,只聽他口中含糊不清的嘟囔道:“嗚嗚,爹,我真是沒本事,我真是膽小鬼,嗚嗚,爹,是我害死了娘啊,要不是當初我膽子太小,不敢保護我娘,我娘也不會被那些山賊給砍死了,嗚嗚,爹,我是個廢物啊,爹……”

這樣哭了一陣,他又抽泣着道:“嗚嗚,娘,你等着,等孩兒學會了起死回生的仙術,一定去把您從冥府中找回來,嗚嗚,娘,你等着我,你一定要等着我啊……”

說完這些話,那胖子又是一個翻身,沉沉地睡了過去,不一會兒,他那沉重地呼吸聲,就又傳了出來,只是,柳辰劍分明看到,他那胖胖的大臉之上,仍還有些許沒有乾涸地淚水,正在順着他的臉頰滑落。

柳辰劍三人面面相覷,皆是爲這胖子唏噓不已,他們三人,誰也沒有想到,這看起來如此猥瑣的胖子,竟也會有這麼一段,令人心酸的往事……

三人沉默了好大一會兒,柳辰劍才輕聲咳嗽了一聲,衝李氏二兄弟開口商量道:“那個,興文兄,興武兄,我想了一下,我覺得這二十多枚令牌,我還是一個都不要了,你們二人,把我的那一份兒,也分給這梅兄吧。”

聽了這話,李興文驚坐而起,連連擺手道:“這可使不得,萬萬使不得,柳兄,那裘飛宇四人,是被你給打敗的,我兄弟倆什麼都沒有做,正所謂無功不受祿,怎可把你應得的令牌分給梅兄?要分,也應該將我兄弟二人的丹藥給分了。”

李興武也附和道:“對啊,辰劍兄弟,你要是這樣說,那就是瞧不起我們兄弟二人了,我們兄弟二人,豈是那等貪圖朋友利益的小人?這梅兄對此次試煉如此看重,我們兄弟二人,就是拼了自己無法通過,也要全力幫助他多弄些令牌的,所以,辰劍兄弟,你還是將我二人的令牌,一起給這位梅兄算了!”

聽到這兄弟倆如此豪爽地言語,柳辰劍的心中不由涌起了一股感動。


他衝二人果決地說道:“二位,你們就不要推辭了,這些令牌理應有你二人的份,你們想想,如果剛纔不是你們二人出現,及時地阻止了我殺人的衝動,我還哪裏能坐在這裏,和二位暢談?怕是早就被玄瀟天閣的長老給擒拿住了!所以二位可以說對我柳辰劍有莫大的恩情,我柳辰劍又豈可不之恩圖報?再者說了,這梅兄只是我一人的朋友,跟二位並沒有深厚地交情,我怎可用二位應得地令牌,分給我這位梅兄呢?”

聽到這話,那李興文急道:“柳兄,你這麼說,便是看不起我們二人了!什麼叫做你一人的朋友?這梅兄既然是你柳兄的朋友,那便是我們兩兄弟的朋友,除非你柳兄嫌棄我二人,否則就別再說這等見外的言語了!”

柳辰劍看他真急了,忙好言勸道:“興文兄莫急,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可千萬不要誤會了,其實我不要令牌,也並非是衝動之舉,我也是有我自己的考慮的。”

李氏兄弟聽了這話,皆是一臉迷茫,忙問他道:“柳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不想通過這次試煉了?”

柳辰劍聽他這麼一問,不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搖頭道:“我怎麼可能會不想要通過試煉了呢?我只是另有打算而已!”

見他不斷地賣關子,那一旁的李興武卻是急了,嚷嚷道:“哎,我說辰劍兄弟,你怎麼這麼墨跡呢?你到底有什麼想法,倒是說出來啊,興許我們兩兄弟還能幫你的忙呢!”

他望了這熱心地兩兄弟一眼,笑着擺了擺手,目光悠忽地飄向了那幽深地洞穴最深處,低低地開口道:“誰說,這通過試煉的方法,只有殺妖獸取令牌這一種?”

聽了這話,那李興武還是一頭霧水,倒是李興文,卻是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地表情,他驚訝地挑了一下眉,向柳辰劍問道:“柳兄,莫非你要……”

柳辰劍哈哈一笑,臉上卻露出了一副堅毅地神采,衝李興文豪氣地點了一下頭,聲音果決,一字一句地道:“不錯!我便是要從這幽魂洞的最盡頭處闖出來!”

“嘶嘶!”李興文和李興武兩人聽了這話,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呆愣在了當場。

過了好半天,那李興武才從柳辰劍這令人震驚地話語中,緩過了一絲神來,他低聲自語了一句,道:“乖乖!辰劍兄弟,你該不會是說笑的吧?那幽魂洞越往深處走,裏面的妖獸就越是厲害啊!據說最深處,可是由四階妖獸鎮守的呢,那可是相當於咱們人類玄丹期修爲的高手呢!你可知道,這玄瀟天閣開派的一千多年來,一共纔有幾個準弟子,是從那洞穴的盡頭處,自己闖出來的嗎?”

他這一問,倒真把柳辰劍給問住了。

看着柳辰劍一臉無知地表情,李興武也不賣關子,直接伸出了三個手指頭,道:“三個!一千多年了,只有三個!而這三個人,無一不是當世最驚才絕豔的天才之輩。”

柳辰劍好奇心大起,忙問他道:“那你可知道究竟是哪三人嗎?”

這次,不等李興武開口,倒是李興文接過了話頭道:“這第一個,乃是咱們今日見過的流霞子真人,第二個,乃是玄瀟天閣的當代掌教,風晚冥。第三個嘛,據說是曾經執掌過聽瀾峯的掌峯真人,但是那人已經消聲滅跡了十多年了,我們也不知道他的姓名,只是據說當年那人的天賦,是和掌教風晚冥旗鼓相當的,這下,你知道要想從這幽魂洞中,自己闖出來,該有多難了吧?”

柳辰劍聽到這裏,才終於知道,原來孤鴻子竟然給自己留下了一個這麼艱鉅地任務,不過,這也從側面可以看出,那孤鴻子,對自己的期望,也是很高的。

或者說,在那孤鴻子的眼裏,自己的天賦,竟是能和流霞子真人、風晚冥掌教這樣的天縱之才媲美的!

他的腦海中,又一次的浮現出了,孤鴻子那對自己投來的期盼的眼神……

不知爲什麼,他在孤鴻子看自己的眼神裏,總是彷彿能看到另一個人的影子,而且,那個人,應該還和自己很熟,很熟……

胡思亂想了一陣,他終於還是下定了決心,爲了不讓孤鴻子失望,也爲了能多留些令牌分給梅仁品,他深吸了一口氣,對李氏兄弟傲然道:“興文兄、興武兄,多謝你們二位的好意提醒,不過,我還是想要試試,看能不能憑藉自己的力量,走出這幽魂洞!”

見他如此倔強,李興武還是想再勸他一勸,便道:“辰劍兄弟,其實現在距離這幽魂洞關閉,還有許多時間呢,我們三人再努努力,多打幾隻妖獸,想要通過這試煉,總還是沒有太大問題的,你又何必……”

聽了這話,柳辰劍淡然一笑,目光飄向了很遠、很遠的地方,他深吸了一口氣,站直了身子,傲然地衝二人說道:“我柳辰劍行事,要麼不做,要做,便做第一!” 姚躍還沒有靠近,那守衛便來勢洶洶地靠近了過來。

「你們要幹什麼?」姚躍沉聲問道。

「被通緝了還敢這樣出現,當真是好膽,把他給我拿下!」在場一名最強大的半帝出聲驚喝道。

其他那些皇者守位皆是同時對著姚躍出手,務必要將姚躍給拿下!

「就憑你們這點實力也敢和我叫板,當真是找死!」姚躍冷哼了一聲,立即毫不客氣地出手殺人。

砰砰!

他兩拳轟擊過去,數名皇者立即被打爆了身體而亡!

隨著他的出手,立即引起了附近的恐慌!


「大人快過來,通緝犯在這裡!」那半帝對著一個方向傳音喝道。

「找死!」姚躍對著那半帝喝了一聲之後,以指化劍,直接將其的腦袋給削飛了開去。

噗!

那半帝的屍體直直地倒在了血泊當中!

這時候,在城牆之上的飛掠下來了兩道強大的身影,對著姚躍圍殺了過來。

姚躍作勢對著那轉移陣的位置衝過去。

「快停止陣法,別讓他逃了!」衝下來的一人驚喝道。

在那附近的守衛們,立即封住了陣法,並且退散了開去。

「該死的,總有一天我要血洗古家!」姚躍大罵了一聲之後,朝著城牆之上衝天而起,要逃離這裡而去!

「起陣殺敵!」在城牆之上又驚響了另一道聲音。

當姚躍剛剛掠上城牆之時,便有強大的陣法浮動了起來,幾縷強大的氣機對著姚躍轟殺了過來。

這些力量赫然已經是達到了半聖級別不在話下,一旦被轟中,當真是要人命的了!

姚躍用一面盾牌阻擋在身前仍然被轟擊得連連地翻滾了開去。

與此同時,那兩名帝級強者,便對著姚躍斬殺了過來。

姚躍連續地招架,假裝不敵,繼續地對著城牆之上沖飛了上去。

「給我破!」姚躍手持著殘缺的聖刀,強行地斬在了這些陣法力量之上,將這些陣法力量統統給斬碎掉。

可惜的是,他實力還沒達到半聖,根本無法與這些陣法力量相阻衡,再一次被震得吐血翻飛了回去。

「給我殺了他!」有人再一次下令道。

姚躍再一次奮身而起,迎上了轟擊而來的力量,直接瞬移到了城牆之外而去了。

剛才他連續地受到攻擊,完全只是做做樣子,引起注意而已!

姚躍落到了城牆之外,回頭對著那些人大吼道「今日之恥,他日必定要討回來,總有一天我要血洗古家,你們給我等著!」。

說罷,姚躍便快速地朝著城外飛掠而走了。

「混蛋,他怎麼逃得出去的,快回去稟報城主,我們現在先追過去!」其中一名大帝大罵道。

隨後,兩名大帝追擊了過去,其他人則是返回去通知城主。

那些人還沒有趕回城主府,城主府的人已經趕了過來。

他們了解了情況之後,便帶著十數尊強大的帝級高手對著姚躍離開的方向追擊了過去。

就這樣,這城池當中的古家人都以為姚躍已經逃跑了,在城中的戒備果然放鬆了許多。

就在這些人馬追擊姚躍的時候,卻不知道姚躍已經再一次返回到了城中來了。

半天之後,轉移陣再一次開啟,姚躍披著斗蓬,帶著小柒柒大搖大擺地借著這裡的轉移陣離開。

在這裡的守衛只不過是達到皇者,他們根本看不透姚躍的相貌,更不會懷疑那個已經逃的通緝犯居然敢如此光明正大地再次回來,並且從這離開!

「總有一天,我會再回來的!」姚躍在心中堅定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