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了半響,這些人終於初步得到了結果。

「徐如玉師兄這次應該能拿下第一!」

「韓千凝師姐,這次至少能進入前十!」

「高岩師兄對於前十的位置,也有希望……」

如此的結果,很多人都是對其認同。至於其餘的內門師兄,他們都覺得,在這次的劍斗大會上,成績可能會一般。

一位身材高大的少年,突然好奇的問道:「你們猜慕陽師兄,現在的實力達到了何種程度?」

聽到慕陽這個名字,眾人忽然沉默了下來。

有的人同樣一臉好奇,有的人迷茫,更有的人無所謂……

對於這個只聞其名,卻從未見過其人的內門師兄,他們基本上不會聊太多關於前者的話題。

「我想至少應該有通脈四階的實力吧!」最終,還是一位面容英俊的少年,給出了一個答案。

不過,對於這個答案,其餘人則是有些不信。

見到眾人那懷疑的目光,英俊少年不但沒有生氣,反而認真分析道:「一年前,慕師兄在內門弟子晉陞戰之中,打敗所有人都看好的楊雷師兄。」

「而現在,楊師兄都已經突破到了通脈三階,慕師兄肯定會更強吧!」


面對英俊少年的分析,大多數人都同意了,但依舊有幾人不相信。反駁道:「當時楊師兄,已是氣海後期,而慕師兄不過氣海初期。慕師兄就算再厲害,現在最多也就和楊師兄持平。」

「不信就算了!」英俊少年聳聳肩,也懶得再說什麼。

在這群人十步開外,有著一顆濃蔭大樹,一位消瘦的少年把玩著手中的玉佩。聽著旁邊那些人的議論,不屑的撇了撇嘴。

聽到最後,消瘦少年終於忍不住了,嘲笑道:「你們這群傢伙,到底了不了解青葉宗,竟是亂說。」

這句嘲笑,讓旁邊的十數位弟子,頓時不服氣了,立刻變為同一陣營。毫不落下風的道:「蒙犁,你是不是因為遲遲無法突破到氣海境,所以才在這兒陰陽怪氣啊!」

見眾人用這件事嘲笑自己,被稱為蒙犁的消瘦少年,也是坐直的身體,憤怒道:「我很快就會突破的!」

說完之後,覺得還是有氣,繼續道:「黑水宗五大附屬宗門,青葉宗只招收孤兒或者普通人家的孩子,所以實力在附屬宗門之中,一直處於墊底的。」

見到眾人一愣一愣的,蒙犁心裡有些得意,仰著腦袋再次道:「以往每一次的劍斗大會,青葉宗最好的成績,就是進入前十。」

「而且進入前十的次數,還屈指可數!」

「至於你們說的,徐師兄和韓師姐一定會問鼎前三,拿下第一。嘿嘿,我可不敢同意,這一次的幾位內門師兄或者師姐,實力的確強悍,但你們說的,卻是太不現實了。」

說到這裡,蒙犁想了想又道:「還有你們說的慕師兄,我雖然沒見過。但根據慕師兄的事迹來看,他肯定是一個善於創造奇迹的人。」

「說不定他的實力,比所有人想象的還要強!」

這連續的一番話說話,在這附近的所有外門弟子,都是愣住了。他們看著蒙犁,目光有些獃滯,顯然還沒有完全消化這些話語中的信息。

「就算青葉宗在附屬宗門之中,處於墊底又怎樣?我還是覺得徐師兄要獲得第一的位置!」

最先反應過來的一位苗條少女,卻是雙手叉腰,抬著嫩白的小臉蛋,擲地有聲的回應道。然後,少女又看向蒙犁。

「你是不是不希望徐師兄贏,看不起青葉宗?」

被少女質問,蒙犁卻是罕見的摸著腦袋乾笑起來,「怎麼可能,我一直希望徐師兄能拿下第一,也一直覺得青葉宗很強大!」

「哼,算你明白!」少女嬌哼了一聲,便是轉身離開了這片廣場。

而蒙犁立刻便是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他喜歡少女的事情,所有外門弟子都已是知道的。

剩下的其餘人,大眼瞪小眼,也覺得有些無趣,便也不再討論這些。至於最後蒙犁所說的慕陽的實力,會超出眾人的想象。

這句話,聽完之後,便將其拋在腦後。

畢竟有些事情,怎麼可能?

距離廣場不遠的樓閣上,六道身影靠著欄杆站立,視線剛好能夠看到整片廣場。


如果有外門弟子在這,便會發現,這六人正是青葉宗的六位內門弟子。也是青葉宗未來的希望。

成為內門弟子,有兩條路可走,要麼在晉陞戰中脫穎而出,成為外門第一人。要麼在十八歲之前,突破到通脈境。

但,這兩條路,對於絕大多數外門弟子來說,都是困難無比。

外門第一的位置,只有一個,不用說也知道想要獲得,肯定不是一般的難。而十八歲之前突破通脈境,這就需要驚人的天賦。

只是,這種天賦,絕大多數人都沒有。

在這六人中,徐如玉站在正中,右側是韓千凝,左側是一位雙手抱胸的壯碩青年。名字叫做高岩。

此刻,高岩用那渾厚的嗓音,笑道:「這次出去歷練一番,可是見著了不少厲害的傢伙,估計這次的劍斗大會,比以前要精彩許多。」

徐如玉望向遠處的天空,微微一笑,道:「厲害的人再多,我們一樣也得盡全力。青葉宗也是時候擺脫墊底的位置了。」

「墊底啊……」

高岩扭了扭脖子,發出清脆的骨節碰撞聲,「每次劍斗大會,五大宗門,都是我們青葉宗墊底,的確應該變一下了。」

「那就儘力吧!」

徐如玉收回目光,輕輕呼了一口氣。然後偏過頭,對著身旁一言不發的韓千凝道:「你還在想慕陽?」

慕陽兩個字從徐如玉口中傳出,幾人的目光都是閃爍了一下。

韓千凝依舊那般清冷,甚至逐漸的只剩下了一個冷字。那張彷彿萬古不變的迷人臉龐,在聽到慕陽兩個字的時候,極為微弱的波動了一下。

「想與不想,又怎樣?」

韓千凝的回答,讓徐如玉笑著搖了搖頭,感嘆道:「慕陽那傢伙到底哪裡好,我怎麼沒發現呢!」

「你沒發現的事情,很多。」韓千凝從來不會給徐如玉面子,直接冷冷的說道。

不過,徐如玉也從不生氣,丰神俊美的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黑白分明的眸子,閃爍著的也是溫暖人心的光芒。


對於韓千凝的這句話,徐如玉只是聳聳肩,無奈道:「這個天地那麼大,我如果什麼都知道,都能發現,那就好了。」

可是剛說完,徐如玉的視線,忽的落向了廣場的邊緣,微笑道:「如你所願,他回來了!」

隨著這句話落,其餘五人都是低頭看了過去。

視線中,巨大的廣場邊緣,一位俊朗青年,不急不緩的朝著廣場的另一邊走著。

同時,廣場上許多的外門弟子,見到這位陌生的青年,都是一臉迷糊。心裡忍不住想到,這是誰啊?

「難道是來挑釁青葉宗的人?」

有些思想跳躍的人,如此想到的是同時,眼睛不由得睜大了許多。

俊朗青年走到廣場中央的時候,突然止住的腳步,緩緩地抬起腦袋。視線隨之遠眺了出去。

下一瞬,俊朗青年的目光,定格在了那樓閣之上。

漆黑的瞳孔中,倒映著六人的身影,俊朗青年也是輕輕笑了起來。

「他是慕陽,慕師兄!」

待在廣場上的英俊少年,說出了俊朗青年的名字,其兩眼中也是有著強烈的光芒綻放。這是一種好奇的光芒。

對於慕陽,他比任何人都要好奇。因為,他仔細的打聽過前者的事迹。


而正是因為了解的很清楚,他才會好奇。

隨著英俊少年的聲音,在廣場上響起,眾人立刻反應過來了,紛紛看向了那突然出現的俊朗青年。

樓閣之上,高岩看著那道修長的身影,瞳孔微微收縮。

但六人之中,神色變化最大的,卻是那紫衣青年。他雙目死死盯著廣場那道修長的身影,但是卻依舊看不透後者。

「慕陽!」

帶著些不願相信的聲音,緩緩地從紫衣青年口中響起,喊出了那道身影的名字。 視線從樓閣上收回,慕陽穿過了廣場,來到了那依舊沒多少變化的木屋旁。

看著那清澈見底的溪流,慕陽忽然覺得身體都好似輕鬆了許多。這個簡單的地方,畢竟呆了三年,有些感情也正常。

所以,對於自己的輕鬆感,慕陽也沒覺得奇怪。

只不過,慕陽剛剛坐在溪流邊的巨石上,打算休息一下。便有人前來告知他,宗主召見所有內門弟子。

再一次從廣場經過,慕陽看著那些稚嫩面孔,忽然有種光陰似箭的感覺。

不過,這時候少年少女們,卻是知道了這便是最神秘的慕師兄。那些猜測慕陽實力如何的人,悄悄問道:「慕師兄的實力達到了什麼境界?」

被詢問之人,瞪著眼睛回道:「你問我,我問誰?慕師兄將劍氣波動隱藏了起來,我怎麼可能看得出!」

有些少女的關注地方,卻又不一樣,她們看著慕陽,嬌笑道:「慕師兄,其實挺帥的……」

「花痴!」周圍的少年,不屑的給出兩個字。

周圍那些輕聲細語的交談,落在慕陽的耳朵里,他只不過淡然一笑。他在十五六歲的年紀,談論的也是這些……

當慕陽走進召見大殿的時候,裡面已經有著數道身影存在了。

慕陽的視線從這些身影上劃過,最終停留在了那白裙女子身上,清冷而奪目。

「慕陽,這一次歷練,果真是突飛猛進,恭喜了。」徐如玉微笑著,話語真誠,實在讓人生不出反感。

可是,一年前的事情,在慕陽心裡,卻是一個疙瘩。

這個疙瘩沒解開前,慕陽總覺得不舒服。就如此刻,對於徐如玉的恭喜,慕陽輕輕一笑,「沒辦法,實力太弱,總是會處處受制於人,所以,不得不拚命一些。」

高岩聽著兩人的對話,好奇的問道:「你們之間,好像有些矛盾?」

「矛盾談不上,就是想要找徐師兄請教一番而已。」慕陽說著,看向了徐如玉。

「好啊!」

徐如玉毫不在意的答應了下來,俊美異常的臉上,有著自信的笑容浮現。這種自信,沒有給人驕狂的感覺。

聽到這裡,高岩哪裡還不明白,慕陽和徐如玉之間,肯定有著不小的矛盾。

對於這種事情,高岩一項不會去管,因為……麻煩!

隨著徐如玉答應,整個大殿突然安靜了下來,一縷緊張的氣氛,緩緩蔓延開來。不過,就在這時,一道輕咳聲,卻是瞬間打散了這種緊張。

眾人的視線,也隨之朝著輕咳聲傳出的方向望去。

宗主王景石的身影,從大殿的另一側走出來。他看著劍拔弩張的徐如玉和慕陽兩人,凝聲道:「劍斗大會即將開始,你們有什麼恩怨,在那上面去解決。現在你們誰受傷了,損害的卻是整個青葉宗。」

說完之後,王景石聲音緩和了下來,嘆道:「這次劍斗大會,你們也應該知道,前三之人能夠進入萬邪之地。所以在這之前, 我是一只罵街NPC 。」

「是弟子衝動了。」慕陽抱拳道。

王景石搖了搖頭,也沒有在這件事情上耽擱太久,直接說出了讓眾人前來的目的。

「這次劍斗大會的規則有些改動,有些需要注意的地方,我給你們說一下。這些改動,很可能會讓有資格參加劍斗大會的人減少,但整體實力卻會超出以往。」

聞言,無論是慕陽,還是其餘人,都凝神仔細聽著。

王景石在眾人身上環視了一圈,道:「這次規則最大的改動之一,便是取消了參加之人的身份限制。」

不用說得多仔細,慕陽幾人自然懂這句話的意思。

以往,想要參加劍斗大會,首先一點,不能是黑水宗黑名單之上的人,或者屬於黑名單勢力的人。

黑水宗管轄這片區域,自然有資格擬定一份萬惡榜。

在這份榜單上的所有人以及勢力,都被劃分到了黑名單之中。這其中,自然有著許多勢力強勁的年輕人。

就比如說,位於萬惡榜第一的,是一個名叫蛇王教的勢力。

只要是蛇王教的人,就絕對不可能參加劍斗大會。但蛇王教的聖女,作為其教主的繼承人,實力卻是強勁無比。

每一任聖女,都會在年輕的時候,在外闖蕩,而且都能闖出不小的名聲。

異種騎士團 ,但對榜上的勢力或者人,從不去追殺或者剿滅。唯一的限制,便是無論發生什麼事,黑水宗都不會提供絲毫援助。

同樣,黑水宗掌握的各種秘境空間,這些勢力都不準踏入分毫。

違反者,斬!

這次取消這種限制,那麼參見劍斗大會的厲害人物,到底有多少,肯定會超出眾人的想象。最後的結果,自然也沒人能準確的預料到了。

王景石見眾人都明白,便接著道:「還有一個就是,這次對於前十人的獎勵,將比以往更加珍貴。」

頓了頓,王景石臉色凝重的道:「雖然不知道具體的獎勵有多珍貴,但第一名的具體獎勵,卻是告訴了所有人。」

「第一名,能夠以黑水宗記名弟子的身份,進入萬邪之地,並獎勵一件四品靈寶——劍靈石!」

王景石的話音剛落,便有著吸氣聲,在大殿內響起。

擁有進入萬邪之地的資格,大家早已知曉,但四品靈寶卻是極大的刺激了慕陽等人的心臟。

四品靈寶,就算三魂境強者都會為之心動,為之爭搶,何況是慕陽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