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敢直呼我師父的名號,找死!”慕容清瑤猛的變色,一張俏臉皺了起來,瞪着眼睛就準備去拔劍。

“哼!你師父見了我也是恭恭敬敬的,不敢有絲毫不敬。”烽火這個一般都不怎麼發火的人,這一回倒是真的發火了。

“他說的還真是沒有錯,你師父見了他還真的是得恭恭敬敬的。”忽地,一個聲音在幾個人的後面響了起來。

轉身看去,卻見一個差不多五十歲開外的男人,披着一件軍大衣,邁着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看那虎虎生威的步伐,和他面相之上的年紀,怎麼感覺都扯不上任何的關係。他的身姿倒像是一個正值花季的三十歲小夥子。

典型的國字臉,從臉頰到下巴蓄了一圈兒濃密的鬍鬚,額頭上的皺紋就跟老虎額頭上的王字一樣的顯眼,但更顯眼的是從他的眼角一直延伸到嘴角的刀疤。

他的這幅尊容,不像是像026這麼神祕神聖的組織的負責人,更像是一個扛把子或者是山頭上的大王。


那人走到烽火的跟前,用力的和烽火來了個熊抱,熱情的喊道:“瘋子,你可是有些日子沒來總部了。”


烽火推開那人,不悅的說道:“去去去,一邊兒去,你誰啊你,撲上來就抱。”

那人不怒反倒是指着烽火笑了起來,“哈哈,你這臭脾氣啊!還是這幅德行。”

烽火眼皮翻了一下,看了一眼慕容清瑤,言有所指的說道:“我這脾氣和你手下現在的這班人比起來,那可真是好的太多了。”

“來來來,還是我來介紹一下。”那人笑着說道:“清瑤啊!這位是以前西北組的組長,代號烽火。比你師父的被輩分都大,你師父見了他都得喊一聲師叔。”

慕容清瑤的愣了許久,在烽火的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雖然十分的不情願,終於還是用十分小的聲音喊了聲:“祖師爺!”

“哼,這還像點樣子。”烽火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對於他這根瘋子一般的神經,蕭天還真是有些措手不及。

“對了,你這次怎麼想起來到總部了?”那人衝烽火問道。

就在蕭天出神之際,烽火一把攬住蕭天的肩膀,說道:“我陪我兄弟過來看一圈兒。”

“你兄弟?”烽火對於蕭天的這個稱呼,把那人給搞蒙圈兒了,這輩分有點亂,他怎麼理不清楚了呢!

仔細的看了一下,那人忽然驚訝的叫道:“你是蕭天!哎,看我這眼睛,剛剛纔認出來,我是026總負責人,蕭青山。”

原來這就是026的總負責人,蕭天之前還真是不認識這負責人,不過,估計這蕭青山早就知道他蕭天了。

“見過部長。”蕭天笑了笑,說道。

“哎,跟着老傢伙客氣個**毛。”烽火一口粗口就爆了出來。

這話惹得慕容清瑤的臉色猛的一紅,瞪了烽火一眼。

“我說你小子面子可真是夠大的,我三番五次的央你來總部報道,你竟然給我一拖就拖了個半年。”蕭青山拍了拍蕭天的肩膀哈哈的笑道。

“走,我們先到裏面去。”蕭青山手往前一伸,哈哈的笑着說道。

幾個人一前一後走進了一座臨水而建的軒榭,偌大的房間裏面,靠着牆壁放着好些座位。此時,在房間裏已經坐了不少的人。

蕭青山的進去立刻引起了衆人的騷動,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總之是對蕭青山問好。

烽火的人還沒完全踏進房間裏,有三兩個驚喜的聲音就響了起來,“瘋子!”

“烽火!”

烽火看去,卻是兩個熟人,哈哈的笑着,疾走兩步,到了兩人的跟前,笑道:“真是沒想到,你們這兩個老不死的居然還在這裏。”

“你說話還是跟以前一樣的難聽。”其中一個年紀看起來起碼得有一百歲的老人撫着他那白色的鬍鬚說道。

“哈哈,你還不是一樣得聽。”烽火仰面哈哈一笑說道。

蕭青山在位於上首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揚聲說道:“正好,今天西北組的新任組長,也趕到了我們總部,大家先認識一下。”

蕭天站着做出一個修真界的慣常禮儀抱拳之禮,環顧一圈,朗聲說道:“諸位都是我的長輩,還請多多照顧。”

“那是,那是!”

······

蕭天說完,頓時有不少的人應允了起來。

在蕭天介紹完之後,其他的人也挨個做了個介紹,這一通介紹下來,蕭天發現這裏面還真是蒼龍臥虎,元嬰期高手更是有好幾個。

單單就是這五大特勤組的組長都是而今修真者的擎天柱,國家掌控了這些人,算是基本上掌握了整個修真界。

包括東南特勤組的組長陽雲道長,乃是全真派當今的掌門人,實力達到了元嬰巔峯。

東北特勤組秋鬆真人,是天山虛妄峯門主,天山虛妄峯倒是沒有具體的名號,但是道上的人只要聽到天山虛妄峯就知道它代表的是什麼。

虛妄峯是而今的修真界,實力算的上是數一數二的一大幫派。

中原特勤組組長懷幽道長,是而今中原第一大修真門派,上方谷的谷主。

在這五個特勤組中,西南組倒成了最弱的了,就連蕭天的西北組,若在烽火和妖瞳、幽水三人還沒有出關之前,那西北組還真的是個無人可用的局面。

不過現在局勢可以說是完全逆轉了,西北組加上蕭天在內,有元嬰期高手四個,可以說的上也是強中手了。

在大家自我介紹完畢之後,蕭青山開口說道:“這一次,把大家都召集到一起,是因爲有一件十分緊急且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們這些人去做。剛剛總理,緊急召見我,說的就是這個事情。現在,國家已經確認了,有一批倭國情報分子已經祕密的從境外各地通過祕密渠道潛入了我過境內,上面要求我們,實行清掃行動。”

“處理情報人員,這應該是特工的事情,跟我們有什麼關係?”蕭青山剛說完,慕容清瑤就說道。

“他們是情報人員沒錯,但是他們是倭國的異能者,人造人。”蕭青山沉聲說道。

除了慕容清瑤而外,其他的人根本就沒什麼話說,接了任務就是了。

會議之後,烽火被陽雲道長、秋鬆真人,還有懷幽道長這三個舊相識請去喝茶,蕭天本來準備一個人隨便出去溜達一下的,結果被蕭青山攔住了。

“走,我們倆出去喝兩杯。”出了驪山茶莊,蕭青山拉住了蕭天說道。

蕭青山突然請蕭天喝兩杯,還真是讓蕭天感到有些意外,點頭應了聲道:“好啊!” 兩人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來之後,蕭天說道:“讓老大你請客,還真是挺意外的。”

“哈哈,你感到意外?我也感到意外。三番五次讓你來總部,你可算是來了,怎麼着也得請你喝一杯不是。”蕭青山笑着說道。

“恐怕不是因爲這個吧?”蕭天言有所指的笑着說道。

“還是瞞不住你!那我就直說吧!”蕭青山沉吟了一會兒說道。“你是我們組內,唯一一個涉及到道上的,你也知道這是國家嚴厲禁止的。”

蕭天笑了起來,“部長,你還是直說吧!”

“哈哈!”仰頭哈哈笑了一聲,蕭青山這才說道:“國家想讓你將地下勢力統一發展成爲對國家有利的勢力。”

在蕭天的理解中,對於這句,發展成爲對國家有利的勢力,也就是說要聽國家的話,做對國家有利的事情。

在蕭天組建魂堂之除,這些東西他就想到了,所以,魂堂一直以來做的事情也並不是純真的黑道中人所作的事情,不爲惡,不欺凌弱小,不危害普通的羣衆。

“那部長,您看我的魂堂有沒有越界?”蕭天微笑着問道,指間的香菸緩緩的燃燒着。

“正是因爲魂堂崛起是一個特例,雖然是地下勢力,但是做的事情並沒有影響到人們羣衆的安全和社會的穩定,所以我纔會找你跟你這麼說。”蕭青山說道。

雖然蕭天的資料,蕭青山已經基本上可以說是瞭解的十分的全面,但是和蕭天真正坐到一起的時候,蕭青山還是沒法佔據主場。

他要說什麼,有什麼目的,蕭天就好像都知道一樣,根本逃不出蕭天的眼睛。

坐擁一方勢力的霸主,蕭天的身上有那種氣魄。

“所以,你們希望我應該怎麼樣去做?”蕭天悠悠的問道。

“很簡單!我們需要你一統整個地下勢力。”蕭青山的眼睛裏猛的冒出一陣光芒說道。

“好!”蕭天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果斷的答應了下來,這話就是蕭青山不說,他蕭天也會去做的。

魂堂的發展不可能是僅僅侷限於一個GS省,或者說是一個西北那麼大的地盤。他的目標是整個華夏,乃至於全球。

和蕭青山的一番交談,讓蕭天的心裏更加的有底了起來,有了**的支持,那辦起事來就是事半功倍。

但是,有句話說的好,伴君如伴虎,這是一步險棋。

但,即便是險棋,蕭天也得把他走下去,只有走下去,纔有可能將整個險棋化險爲夷。

京城的夜色比LZ市要來的早許多,晚上六七點的樣子,天色就應該暗了下來。

說回來,這還是蕭天第一次來到京城。

京城在現在的很多年輕人的眼裏,這是一個謀求自身發展的一個美好城市,有許許多多的年輕人懷揣着夢想,義無反顧的踏上這個城市。

他們把這稱之爲“北漂!”,這是一個寄託了無數人心血和夢想的詞語。

走在燈火輝煌的街道上,蕭天唯一的感受倒是陌生,這個城市遠遠沒有它看起來的那麼安靜祥和。

可以說,若說在華夏的衆多城市裏,哪個城市的情況是最複雜的,那必然是當屬京城無疑。

這裏不僅僅是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更是官、商等各種各樣的勢力彙集的地方。

這裏可以說也是很多道上的勢力,希望斬獲的地方。

在立交橋上站了許久,蕭天在心裏給自己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話,這裏,他還會回來的。

第二天一大早,蕭天就再次趕回到了LZ市,現在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蕭天去做。

這一次去京城,蕭天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只是去總部認識一下那些人。

剛到家,蕭天就給一個人打了個電話,那個人和蕭天只是一面之緣,但是這事情蕭天可是一直都記掛着呢!

蕭天打電話的就是李立羣,那個正規的職業是城管,私底下卻不但倒賣毒品,而且還販賣人口的人。

李立羣接到蕭天的電話,還真是有些意外,迫於魂堂的勢力,李立羣對於蕭天那是一頓猛拍馬屁,能和魂堂扯上關係,對他李立羣而言,那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蕭天沒有理會李立羣的那些個廢話,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我需要你手裏的貨,有多少要多少!”

“天哥,你說真的?!”李立羣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蕭天開口找他要貨,這事情在之前他還真是想都沒敢想。

“你看我像是在跟你開玩笑嘛?”蕭天聲音一沉,說道。

“不不不,天哥,怎麼會呢!我就是這麼隨便的問一下。”李立羣忙連聲說道。

“什麼時候有貨?”蕭天再次問道。

李立羣頓了一頓才說道:“天哥,你要多少?”

其實,李立羣還不知道蕭天要的是什麼東西,他手裏的東西雖然不多,但是倒也是五花八門。

“***,一百公斤!”蕭天沉聲說道。

“一,一百公斤!天哥,你說真的?一百公斤!”李立羣的舌頭都差點轉不過彎了。一百公斤的***,這是一單大生意中的大生意。

那絕對是他幹了這麼久以來遇到的最高的交易額。

“有沒有?!我說你這是不相信我還是怎麼着?”蕭天的語氣中帶了幾分不悅。

李立羣連忙說道:“沒有沒有,我怎麼敢不相信天哥你呢!只是我現在手裏沒這麼多的貨。”

“那就算了,我再找個賣家。”蕭天隨便說道,就準備掛斷電話。

李立羣聽出了蕭天話語中的不耐煩,忙說道:“天哥,我手裏雖然沒有,但是我可以給你找到貨,絕對純正,而且價格公正。”

“好,這事情就交給你去辦了,有消息通知我。”蕭天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