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樣。」楊禕感激的點點頭,他這才知道原來以前木小蘭冒險潛入科卡爾半人馬佔領的綠洲是為了這個目的。

「明白了,潛入湖底的任務交給我們魚人。」楊禕說道。

「我們去捕獵雄性平原獅。」木小蘭跟著說道。

木小蘭他們去找平原獅去了,楊禕向布拉克交代了一下,讓他帶上圖加拿出來的一把乾枯的種子,然後領著正個大隊的戰鬥魚人一起潛入了湖泊中。

死水綠洲的湖泊方圓有超過兩公里,最深之處也有近二十米,不過這些對於擅長游泳的魚人來說這不需要花費多少時間,只是生活在湖中的暴躁的鉗嘴龜有些麻煩而已。

楊禕和兩個牛頭人在湖泊邊上等待著。

不久之後,布拉克就帶著戰鬥魚人從湖水中浮了上來,這時布拉克的手中還抓著一把綠色的水草一樣的植物。

「領主,種子很快就長成了這樣了。」布拉克把綠色植物交給楊禕。

楊禕接過綠色植物后直接轉交給了牛頭人圖加。

「是了,那股神秘的力量還在。只要這股力量還在,死水綠洲還能煥發生機。」圖加高興的說道。

「還能煥發生機那就好。」楊禕說道。

楊禕雖然口頭上那麼說,但是他心裡卻在想著:「這死水綠洲要是恢復成以前的模樣,那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來搶了。死水綠洲的位置正好在棘齒鎮西大道的南面,如果棘齒鎮的魚人守住了死水綠洲那就是給棘齒鎮守住了通往大陸的通道。要是死水綠洲再被其它勢力佔領,那棘齒鎮就會像被掐住咽喉一樣難受了。」

楊禕想了想,以前科卡爾半人馬不是專門針對棘齒鎮,只是劫掠一下過往的商隊,就已經讓棘齒鎮夠難受的人,要是死水綠洲落入一心想對付棘齒鎮的勢力手中那就更糟糕了。

木小蘭他們去捕獵雄性平原獅,一時半刻沒這麼快回來,楊禕回到了鎮里戰鬥魚人建設防禦工事的地方。

戰鬥魚人正在努力的挖掘壕溝,楊禕看著魚人還沒建設完成的防禦工事皺了皺眉頭。他知道單靠這些簡單的防禦工事,不論是科卡爾半人馬還是部落的軍隊都很難擋住。

「難不成真的就佔領一下,完成了任務就撤走?」

楊禕不甘心把這個對棘齒鎮如此重要的地方讓給別的勢力,以前的時候是沒有機會,現在死水綠洲被毀,老天給了棘齒鎮的魚人一個這麼好的機會,要是就此把死水綠洲拱手讓人的話實在太可惜了。

「如果使用附屬城鎮的建設圖紙,勢必要一步一步慢慢發展,到時候建設不及被半人馬摧毀又浪費了一張寶貴的附屬城鎮的圖加就虧大了。但是想迅速建立起一個防禦力足夠強大、可以震懾他人的據點需要的人力物力是在太大。」

楊禕回憶了一下他在論壇上看到過的一些帖子。

地星人作為開拓者來到艾澤拉斯世界,他們當然不想一直寄人籬下,很多大勢力都在想著或者早已開始試著在艾澤拉斯世界上建立屬於自己的根據地,所以也就有很多人在論壇上討論建設所需的費用。

楊禕還看到過一些數據帝列了長長的造價列表,分析建造不同基地所需的花費。

「要直接建造一個大型村莊級別的基地好像是需要一兩萬金幣,而小鎮級別的基地則至少需要十萬金幣以上。這還只是購買建築材料和建築圖紙的花費,開拓者不會生活技能,他們還需要找原住民來幫忙建設,以後各種建築還需要原住民來使用,這部分需要花費的金幣就根本算不來。所以目前開拓者很少這樣直接建造大型村鎮,都是從先建個小村莊,然後慢慢發展,賺錢後繼續建設。」

「就算現在金幣兌換價格跌落了不少,但是一枚金幣也能換兩萬塊錢。一萬金幣,那是兩億的錢啊!」楊禕一算嚇了一跳。

。(未完待續。) 早晨。

龍夜擎送小橙子去幼兒園,凌若冰也跟了去,三個人走在一起,看起來像是一家三口。

喬安夏買的東西送到了,龍夜擎把小禮品和小食物提着,牽着小橙子的手。

凌若冰不解,「這是什麼?」

龍夜擎說道,「這是安夏給幼兒園的小朋友買的禮物。」

「禮物?」凌若冰氣憤的說道,「她們欺負小橙子,還給她們買禮物?喬安夏什麼意思?是鼓勵她們欺負孩子嗎?」

龍夜擎聽的出來,凌若冰這麼說主要是因為這些東西是喬安夏買的,「不是鼓勵,而是為了讓孩子們友好相處。」

「是嗎,那她真是有心了。」凌若冰沒敢在龍夜擎面前排斥喬安夏,但喬安夏這做法讓她很反感,這種事本來應該是她做,被喬安夏給搶了,唉,只怪自己怎麼沒早想到這一點?

幼兒園老師聽說龍夜擎來了,園長和幾名老師一起來迎接,跟着去了教室,把帶來的小禮物和小零食分開給小朋友。

這裏是帝都有名的貴族幼兒園,每個孩子家境都很好,小朋友們都拿分到了玩具和零食,雖然家裏什麼都不缺,但還是很開心的,拉着小橙子的手,「小橙子,對不起,我們不該嘲笑你。」

被她打過的玲玲也跟她道歉,「對不起,小橙子,我不會再嘲笑你了,我媽媽說了,嘲笑同學是不對的。」

小橙子也道歉,「沒關係,我也不該打你的,這是我小叔叔。」

龍夜擎半蹲著身子,友好的跟大家解釋,「小橙子的爸爸去了很遙遠的地方,我是她小叔叔,爸爸不在家,小叔叔就像爸爸一個愛她,所以,小朋友們,你們以後不要嘲笑她了,跟她做好朋友,好不好?」

「好,」大家異口同聲的應着。

有個小朋友小聲說道,「去了很遙遠的地方,就是死了的意思,電視劇裏面都是這麼演的。」

「好像是,我也看過這樣的電視劇,都是用來哄小孩子的。」

龍夜擎暗暗叫苦,怎麼越解釋越亂了?現在的孩子都這麼聰明嗎?把那兩個小朋友叫了過來,「嗯,你們都很聰明,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的,比如,去出差了,也會去很遙遠的地方,對不對?」

龍夜擎並不太會解釋,還好兩個小朋友也懂事,「你放心,我們不會說出去的,我媽媽說了,如果有這樣的小朋友,更應該和她做朋友,讓她知道,大家都是愛她的。」

龍夜擎鬆了口氣,摸著兩個小朋友的腦袋,「對,你們都是聰明又懂事的好孩子,我相信,小橙子會和你們成為好朋友的。」

老師笑道,「小橙子很聰明的,其實,我們都很喜歡她,龍總,謝謝你帶來的小禮物和小食品,小朋友們都很開心。」

凌若冰心更堵了,孩子們看起來確實很喜歡這些禮物和零食,可惜不是她買的,喬安夏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看到小橙子又跟小朋友們開開心心的玩成一團,龍夜擎放心點,跟老師交代幾句后,和凌若冰走出幼兒園。

「其實,我也想到了要給孩子們送這些東西,」凌若冰笑了笑,「還好安夏準備好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凌晨兩點半。

時繁星已經窩在他懷裏睡著了。

明明是她說要看一整夜星星的,結果自己先支撐不住睡著了。

封雲霆小心翼翼的把她往懷裏摟了摟,免得她着涼。

嗡——

手機震動起來。

他看了看來電顯示,面色漸漸沉了下來:「喂?」

「封總,邢老爺子讓你明天過去一趟。」

他沉吟了一下,問道;「什麼事?」

「具體沒說,但是應該還是上次跟你提過的那件事。」

「……嗯,知道了。」

「封總,那您去嗎?」

「……也是時候做個了結了。」

……

時繁星是被燦爛的陽光叫醒的。

醒來才發現,小陽已經趴在自己床邊不知道多久了。

「媽媽!」

發現她醒來,小陽興奮的不行,拉着她的手撒嬌:「媽媽,我好想你。」

時繁星心裏軟軟的,把孩子抱上床跟自己一起躺着,用手一下一下的整理着他短短的頭髮:「這麼早起床?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小陽往她懷裏蹭:「媽媽,你跟爸爸昨天晚上是不是去干大事了!」

時繁星怔忪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尷尬:「……誰跟你說的?」

「福媽啊!」小陽說:「福媽說,昨天爸爸變身超級英雄了,帶着你一起去拯救世界啦!媽媽,你們昨天都打敗了多少個壞人呢?給我講一講爸爸是怎麼打敗他們的好不好?」

小傢伙眼睛裏像是有星星,亮晶晶的看着她,對這個素未謀面的父親一片崇拜。

時繁星不禁有些啼笑皆非,昨天她下樓之後跟先生擁抱,接吻,先生還怕她腳冷,一直用大手摩挲着她額腳,緊緊包裹着。

她還以為小陽都看到了,沒想到福媽居然用超級英雄這一套把他給糊弄過去了。

她不禁輕笑。

「媽媽,你笑什麼?是不是爸爸昨天打壞人的時候特別帥?」

時繁星重重點頭:「對,你爸爸,特別特別帥。」

「我也好想看爸爸打壞人啊!但是霍叔叔和福媽都說,小朋友還不能看,要長大了才行。」

小陽微微噘嘴,發泄著小小的不滿,不過只有一秒,很快就又恢復了笑臉。

時繁星凝望着兒子的面龐,不禁長嘆了一聲。

小陽,這個名字她是真的沒有取錯,就像是個小太陽一樣。

封雲霆對於她來說,深愛有過,背叛有過,執著有過,放棄也有過,命運的線早已經纏繞在一起,分不清到底是好多一點還是壞多一點。

可是她現在看着孩子,心裏對封雲霆卻多了幾分感謝。

他給過她太多的痛苦過往,卻也留給她了這兩個可愛的孩子——他們才是自己生命中最富有的寶藏。

「媽媽,我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呢?」

「很快的,」時繁星道:「爸爸已經幫你找好了學校,過一陣子你就可以去學校學習,小學之後是中學,中學畢業是大學。」

「上大學的時候,就可以看爸爸變身了嗎?」

時繁星輕笑:「這個啊,等你爸爸回來,我幫你問問。」

「好!」

【醒了?】

手機上的短訊又進來了。

時繁星撈起手機,給他回復:【嗯,剛醒。】

【睡得好嗎?】

【很好很好。】

【那就好,】

【先生,其實……我們現在已經不用再用短訊交流了。】

【繁星,我還是有些……近鄉情怯。】

時繁星不禁在心裏嘲笑他,什麼近鄉情怯,說白了就是害羞。

一個大男人,竟然還害羞。 昨天搜了一晚上什麼也沒搜到,余笙現在在教室里哈欠連天。

什麼嘛?她絕對在騙我!余笙憤憤的想到。不然不可能一點痕迹都沒有。

「昨天晚上打遊戲了?怎麼這麼困。」同桌林檸關切的問道。

「沒有啦,我打遊戲怎麼可能不叫你。」

林檸還想說什麼,她們班班主任突然進來,打斷了正在早讀的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