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住,別怕,我在你旁邊,來抓住我的手,喊出來,放鬆呼吸,知道嗎?”何乃軒十分的擔心李敏,再次朝李敏發出提醒。

隨着何乃軒的聲音,過山車艱難的爬到了鐵軌頂端,處於幾乎靜止的狀態。

這是暴風雨來之前的平靜,下一秒鐘,過山車將會變成一頭橫衝直撞的猛獸,轟然朝下衝去,把速度提升到極限的同時,翻滾翻滾再翻滾!

所有的暴虐翻滾都是由速度達成的,超過時速一百五十公里的過山車不僅能讓人嚐到空中翻滾的感覺,還能讓人最大程度感受到什麼叫速度與激!

過山車轟然朝下衝去,狂暴的風硬生生堵住何乃軒還要繼續說出來的話。他的眼皮在風的阻力之下不由自主的眯上,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不見。

身體剛剛還在左邊,下一秒已經晃到了右邊,再一秒又不由自主的靠到了後面。

何乃軒的手試圖抓住李敏的手,可在每小時一百多公里的狂衝下,根本就顧及不到邊的這個傻丫頭。

“轟!”


過山車與軌道摩擦的聲音在進行大旋轉的時候轟然響起,後傳出無數尖叫聲。這些尖叫聲中充滿了恐懼、充滿了刺激、充滿了對恐懼刺激下的徹底釋放。

可這些聲音何乃軒都沒聽到,她只關心旁邊的李敏,可是他沒聽到李敏的聲音,也看不到李敏的樣子,因爲過山車的速度太快!


“轟!轟!轟!……”

極速翻滾的過山車完成一個有一個令人手腳發軟的衝鋒,終於進入到略微平穩的波浪點,速度也開始漸漸變慢。

“敏敏!”何乃軒急忙轉過頭衝着李敏喊起來。

可是李敏的目光有些呆滯,臉色通紅,讓一旁的何乃軒嚇住了,敏敏不會出事吧?

這個時候,過山車已經徹底減緩速度,完成使命,進入最後平穩的停靠階段。

“快!快!幫忙,我女朋友……”何乃軒衝終點的工作人員發出焦急的聲音。

可話還沒說完,就聽到耳邊傳出震耳聾的尖叫聲。

“啊!!!……啊!!!……”

何乃軒身旁的李敏使勁的尖叫,放縱的尖叫,足足叫了半分鐘。她一邊尖叫,一邊胡亂的揮舞着手臂。所有人都下車了,她還在尖叫,惹得工作人員還有別的人哈哈大笑起來,李敏的樣子太可愛了,小孩子一板。

“乖!乖!結束了,不怕了!”

何乃軒瞬間無奈的眼神浮現出來,這個丫頭終於知道怕了,李敏瞬間癱軟下來,任由何乃軒把她安全帶解開,抱在懷裏。李敏剛剛胡亂揮舞的手臂也放了下來,變得十分的乖巧。


尖叫了將近半分鐘,李敏才停下來,看着面前何乃軒戲虐的眼神,她害羞的撲倒何乃軒的懷裏不敢擡頭,哎呀,丟死人了。

何乃軒寵溺的笑着,撫摸着她的秀髮,兩個人緊緊的抱在一起。

“不好玩,不好玩。”

“你不是坐一百次嗎?”

聽到懷裏李敏委屈的聲音,何乃軒調戲的說道,卻不料腰間傳來一陣劇痛,“嘶”!何乃軒吸了一口冷氣,我靠!這個技能是不是所有的女生都會啊?怎麼女生都會掐腰?

“還要不要玩?”

“我要玩摩天輪!”

看着眼前拉着自己小手朝着摩天輪行走的何乃軒,李敏越發的感覺幸福,這是她和何乃軒第一次遊玩的地方,她會永遠記住! 李敏不知道何乃軒在忙什麼,她知道作爲一個女生,並不能一味的管束自己的他。可是自從上一次遊樂園之後,何乃軒平日裏除了給她發短信,只出現了她面前兩次,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彷彿消失了,而且快一個月的時間了。

作爲何乃軒的女朋友,李敏有着易居園的鑰匙,她經常去收拾東西,可是近一個月,她發現自己的男朋友好像不怎麼回來住。

不僅是李敏奇怪,何乃軒的班導也挺奇怪,老張升職了,但是現在還是暫代班導,下個學期纔會調整。老張收到了好幾科老師的反應,說是一個叫何乃軒的學生,經常逃課,而且好不容易回來上課一次,也是在那裏睡覺玩手機。

一個導師反應沒事,只能說明學員對這門課程不感興趣,可是兩個導師呢?三個導師呢?老張導師不開心,他打電話給何乃軒,可是卻是停機了。於是很不開心的老張導師命令606的一羣牲口,如果明天上課還見不到何乃軒的話,那麼整個606寢室全部扣學分。

然後,整個606寢室雞飛狗跳,全員尋找何乃軒。

何乃軒在幹嘛?

他很忙!忙的一塌糊塗。

李曉峯暫時擔任教練以及隊長,周浩負責資金出行比賽事宜的後勤事務,何乃軒負責一切總調配。

整個戰隊有十六個隊員,五個一線的魔獸隊員,五個一線的星際隊員,剩下的六個都是二線隊員,其中魔獸四個,星際的兩個,不過來到何乃軒這裏,全部需要重組,需要重新分配。

陣容不錯,還是需要增強板凳力量,這個問題何乃軒沒有擔心,他把這個問題交給了周浩,覺得哪個隊員不錯就去接觸,另外何乃軒也給他提示了許多不錯的還未出名的電競明星。

沒辦法,重生就是這麼任性!

何乃軒爲他們制定的工資爲,李曉峯與周浩每月三千,一線隊員二千,二線隊員一五百千,以後有了三線隊員,則爲一千。

每贏得一場比賽,獎金每人三百,表現優異者五百。

如果拿下一個冠軍,每人獎金三千!如果得到的冠軍擁有獎金,低於五萬全部自由分配,高於五萬,俱樂部抽取規定的利潤,其餘的全部自由分配。

酬勞豐厚!

在那個年代, 三國演義 ,玩個遊戲能拿三千!

至於其他的代言、隊員的表演賽等等的費用,何乃軒已經讓唐姐制定了章程,即使是正規的俱樂部,那麼一切按照章程來辦,無規矩不成方圓。

不過,李曉峯他們已經進入了比賽的節奏!

wcg線下賽已經開賽!

《魔獸爭霸》wcg華北線下小組賽,kk空速星辰電競俱樂部以小組賽積分榜第一的成績晉級。

《魔獸爭霸》wcg華北淘汰賽,kk空速星辰電競俱樂部以積分第三排行華北賽區出線。

《魔獸爭霸》wcg華北十六強對決賽,kk空速星辰電競俱樂部以第五名的成績進入十六強。

《魔獸爭霸》wcg華北八強爭霸賽,kk空速星辰電競俱樂部領先衆多電競俱樂部,職業戰隊成功於第三位成爲八強。

一時間kk空速星辰電競俱樂部成爲衆多電競職業戰隊眼中好奇無比的戰隊,不過卻也只是好奇,每一年就像kk空速星辰電競俱樂部一樣的黑馬並不在少數。不過,大多數都是一時而紅,很少能有戰隊走到最後。

而且,kk電競俱樂部也只是在華北有名氣,又不是在全中國。

不過,所有的注意的另一點是,衛冕冠軍sky居然出現到了這樣一支名不見傳的隊伍,kk空速星辰俱樂部?抱歉,真的沒有聽說過。

“華北杯”!

蟲子率領的隊伍不是沒有參加wcg《星際爭霸》,只是成績不太滿意,而且《星際爭霸》與《魔獸爭霸》的兩大賽事有時間隔絕,《魔獸爭霸》分賽區線下八強賽事決出之後,纔會進行《星際爭霸》。

在此之前,蟲子率領隊伍,首先的目標就是拿下“華北杯”,這樣中等賽區,含金量卻特別大的冠軍。

每一個區域都有一個王者,何乃軒的空速星辰時空想要出名,就要讓kk俱樂部在華北,山西拿下一個看起來特別有名的冠軍。

說起wcg賽事,很多電競玩家都是可望而不可及,但是說起“華北杯”,顯得就很靠近了。

何乃軒的心裏攻堅戰還有金錢策略實現的很完美,蟲子他們在“華北杯”一路過五關,斬六將,於積分榜第三名的成績成功晉級最後的決賽。

最後六強爭霸賽,是在西安的工人體育館舉行,根據“華北杯”官方預測,將有五萬人出現在工人體育館觀看六進三“華北杯”爭霸賽。

而kk空速星辰俱樂部將正式以最新的面貌出現在衆人的面前,當然還有當地的電視臺轉播。

二隊的選拔已經結束,四位留下的隊員,加上主隊考覈最後一名的隊員,組成了二隊,將在數天後參加第一次人生的職業聯賽,WCG中國《星際爭霸》預選賽。

叱詫風雲的世界幾大賽事,除去這幾年剛開始辦的和辦了沒超過3屆的,也是ESWC、CPL、WCG吧,連做了8年的StarsWar都排不到這個影響力級別裏,可WCG比起虎頭蛇尾的CPL和賴着獎金名存實亡的ESWC,真算是強太多了。

所以,在何乃軒心中,wcg算是最強,歷史最久的比賽,二隊的征程從這裏開始!

何乃軒知道後世到了2014年,wcg停辦了所有的比賽,也就是所說的壽終正寢。但是現在的何乃軒有一個心願,那就是將wcg這個世界競技比賽一直承辦下去。

這場風起雲涌的電子奧運會在何乃軒重生的時候,已經連續舉辦了十四屆,自 2001年首屆World Cyber Games開賽之時,WCG的主辦方就將其定位在全球性的電子競技奧運盛會,是一個以奧林匹克運動會形式籌辦的電子運動會,承擔着溝通全球頂尖電子競技運動選手,進行國際間交流的責任,成爲新體育形式的開創者。

所以,何乃軒不想讓廣大電競愛好者們失去這麼一個擁有十四年曆史的比賽就此消失。

不過這個願望距離何乃軒還有些遙遠,他要做的就是一步一步的踏上去,完成電競聖地這個偉大的目標。

完成了電競聖地計劃,那麼他的“金身”就到了小成境界,而且他將會有一匹狂熱的支持着,其實每一步計劃都會發生它所有的作用。

何乃軒是一個不會吃虧的人!

忙活着WCG的事情,還有網吧《魔獸爭霸》“星辰杯”的事情,時不時還要對校友網的內容進行更新,何乃軒不忙纔怪呢。

這個時候,何乃軒再一次感覺到了人才見肘的感覺,真正信任的人只有唐姐一個人,其他人還沒有到這個地步。

不知道是不是重生的人運氣都是爆棚無比,這個時候孫翰打電話推薦了一個人。

對於孫翰推薦的人,何乃軒一般都很放心,不過一切都必須先要見過對方,兩個人相約在一個咖啡館見面。

這個人是孫翰在俱樂部一次表演賽上認識的,他是當時比賽中的一個工作人員。

古話說得好,是金子總會發光,有真材實料的人無論你多麼落魄,總能被人發掘,在孫翰強大的發掘能力下,這個人被成功的推薦到了何乃軒的面前。 有沒有一瞬間你在做某件事情,你覺得特別熟悉,如同自己曾經做過一樣。

有沒有一瞬間你到了某個地方,卻發現自己很是熟悉,但是你自己真的沒有來過。

你相信前世今生嗎?

佛曰:前世今生!

道教的三生石!

有些事情,信與不信,在乎己也!

有些人特別喜歡在夜晚一個人蜷縮在漆黑的房間中,靜靜的聽着音樂,他們似乎特別喜歡這種氛圍,似乎黑夜就是保護他們的鎧甲。

而有時候這些人卻特別怕黑夜,怕黑暗,哪怕見到一點陰影,他們都怕。

可以說他們雙重人格嗎?

答案很迷茫……

何乃軒感覺自己在一個黑漆漆的空間裏,被困了很久,像是一個房子,卻又不像。

周圍沒有一個人,空蕩蕩無比,他四處走動,四處尋找出口,尋找哪怕一件東西,或者一個活人,可是什麼都沒有。

突然之間,黑漆漆的空間周圍如同電影屏幕一樣,出現一堆的畫面,這些畫面好熟悉。

霸道總裁︰前夫請自重 ,疲憊的孫翰、、、、、、

前世!

今生!

就在何乃軒迷茫着這一切,驚恐的看着周圍畫面這一切的時候,突然一道聲音貫徹着他的靈魂,在他的靈魂底處響起

“前世!今生!前世!今生……”

這道聲音如同佛教之中阿彌陀佛之印一樣,不停的響徹在何乃軒的靈魂深處。

何乃軒雙手緊緊的捂着腦袋,摔倒在地上,彷彿極其難受的樣子,“啊”的大叫着,不停的在漆黑的空間中翻滾着。

可是,何乃軒卻很奇怪,他的靈魂如同被抽出一絲一樣。

就好像另外一個何乃軒一樣,這一絲靈魂形成了另一個何乃軒,克l嗎?替代品嗎?

這一絲靈魂,這個“何乃軒”靜靜的看着地上翻滾的何乃軒,看着不停旋轉的前世今生畫面,一動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