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百姓不知,但齊家子弟被問罪的事情,官員大多都知道了。」裴定這樣回道。

皇上明面上留了恩情,但實則……官員們都清楚是怎麼回事。

「這樣也好,齊家在宜鄉的惡行,又豈能逃得發過去?也足夠讓朝臣們警醒了。」裴光這樣回道。

綜隨心所欲,想穿就穿 裴定應是,心想也是這麼一回事。齊家若是逃過去了,那麼宜鄉的百姓也就蒙冤難訴了。

除了裴家父子之外,京兆許多官員人家也都在關注著齊濮一事。

自然,關注點各有側重。

隨著齊濮辭官,國子祭酒這個官位就空了下來,引起了京兆官員的蠢蠢欲動。

從三品的官員空缺,而且還不是在考功司大考期間的空缺,這多麼難得呀!

更重要的是,這還不僅僅是從三品的問題,還是儒林士林的問題。

大家都很清楚,經由這一場比試,新任的國子祭酒必然不能再像齊濮這樣,必然是真正德高望重的人,必須能夠承載起儒林文道的考驗。

為了國子監,為了大宣風氣,必須有這麼一個人,來一正儒林的風氣。

哪怕沒有這樣的人,國朝也必須造出一個這樣的人。

這個人,會是誰呢?(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在京兆官員都在盯國子祭酒這個位置的時候,裴家反而很安靜。

自裴光、盧氏以下,似乎都沒有人在意這個事情,該做什麼還是去做什麼。

彷彿京兆這場風雨和他們無關似的。

輩分略低的裴前倒是想知道進展,但是當他出現在太始樓的時候,平日交好的那些子弟總會湧上來,暗暗開口問道:「阿裴,國子祭酒一事……」

他只得露出那副萬年面癱的樣子,表示什麼都不知道。

其實……他多少知道一些,但是,一想到可能會被罰抄繩頭小楷的《帝鑒》,他便什麼都不敢說了。

他不敢說,卻也自有人在他面前所了不少話。

譬如……

「聽說學宮祭酒周大人會調任國子祭酒?」

「聽說,國子司業甄大人會被破格擢升?」

裴前面無表情,心中卻想道:呵呵,周大人已經返回河東了,若是甄大人會被擢升的嗎?那麼同為國子司業的徐大人怎麼辦?——厚此薄彼這樣的事,國朝為了臉面,肯定不會做的!

呵呵,我什麼都不知道。

裴前在太始樓的態度,也傳到了京兆各官員的家中。

護國公世子韓錦堂聽了,只笑了笑,然後取出裴家送來的壽山石,細看良久,似乎心情還不錯。

尚書令葉雍的心情就有些複雜了,裴朝正的孫兒輩,似乎都是謹慎之人,這家風教得……倒是不錯。

可是,裴朝正謀劃了這一場,特意將齊濮拉下來,到底是為了推誰上位呢?

事情至此,尚不明朗。

到了這個時候,葉雍當然知道裴家的謀劃了。儒林風氣、文道影響,這裴定一出手便是為了這個!

可是,皇上怎麼如裴家所願?他且等著吧。

既然齊濮已經下台了,那麼此事便可以謀劃一番了……

而在王氏大族的臨照湖邊,王元鳳對著寵愛的孫女王昑說道:「果然是河東第一世族,千秋的本事,果然是高!」

他語氣充滿賞識,原先已淡下去的聯姻念頭,再一次浮現出來。

以千秋的本事,將來台閣之位是少不了的……

他看了看王昑,心想孫女聰慧過人,若將來成了權臣妻,那麼王氏一族也能得到扶持,那麼他就放心了。

聽到王元鳳的話語,王昑心中感到一陣膩味,面上卻沒有表現出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裴定彈劾齊濮這件事,必定是裴家、裴光的手筆,裴定有何本事呢?

靠著家族庇蔭、以徵辟出仕的人,能厲害到哪裡去?

況且,裴家在京兆鬧出這麼大的風雨,對付的又是皇上一手提拔的齊濮,在她看來可不是什麼好事。

此刻她心想的是,幸好齊家在宜鄉犯了法,不然這會出事離京的怕是周典了,說不定裴家也不能得到多少好處。

裴定,說到底不過是從八品監察御史吧,在她看來尚且不能算是官員之列!

監察御史么,無非充當皇上耳目、刺百官陰私而已,尤其是皇上曾對裴家忌憚,這耳目也算不上……

祖父身為中書令,應該對這些瞭然於胸,怎麼就被蒙了眼呢?

想了想,她開口道:「祖父,世兄甫出仕為官,風頭太盛,非是好事……」

她止住了口,剩下的那一句「祖父不宜與裴家過往從密」已不用說出來了,祖父肯定知道的。

王元鳳當然知道,早前他就覺得裴家行事過於冒進,仔細一想的確還是這麼回事。

罷了罷了,再看看吧。

王昑垂首,掩住了眼中一閃而過的不屑。

台閣之臣,這又算得了什麼?她所相中的那個人,必會有更大的造化。

祖孫倆一時無話,此時臨照湖中的錦鯉「嘩啦」甩尾,盪起了一圈漣漪,如同這京兆的局勢……

不管京兆官員如何關注國子祭酒一事,那些人精似的官員斷不會在至佑帝提及這件事情,尤其是吏部的官員,斂面肅容,只當沒有這麼一回事。

這一日,吏部尚書顧春朝被召進了紫宸殿,被問道:「有關新任國子祭酒,顧卿家心中可有人選?」

顧春朝顫了顫,想道:果然來了,皇上果然來問人選了!

他臉上為難道:「臣惶恐,心中並沒有人選,還請皇上示下。」

說罷這些話,他彎下了腰,看得身形更加佝僂,似乎更老邁了。

他今年都六十八歲了,尚有兩年就到七十致仕之齡,所以現在什麼都不敢沾,只想無驚無險地、平平安安地度過這兩年。

顧春朝的這些話語,在至佑帝的預料之中。這兩年,顧春朝越發不理事了……

這樣也好,他召顧春朝前來,本也不是為了徵詢意見。

至於國子祭酒的人選,他早就想好了,於是他下令道:「國子祭酒的人選,就定沈檀雲吧,你擬好任命書便是。」

顧春朝心裡一驚,幾乎將「無驚無險、平平安安」這些想法拋之腦後,訥訥道:「皇上……臣……臣恐怕沈檀雲不受……」

沈檀雲是什麼人?那是永隆朝便出名的儒者!最重要的是,此人性情乖張喜怒無常,哪怕吏部擬好任命書,怕也請不動他啊。

至佑帝看著顧春朝打顫的腿,擺擺手,道:「你且給他下任命書便是。」

他不會告訴顧春朝,沈檀雲已經答應出任國子祭酒,早就有人幫他去說服沈檀雲了。

顧春朝的畏難,實在沒有必要!

在察言觀色這一事上,顧春朝在朝中是能排得上名的,當下便知道一切無須他擔心了,他只須擬任命書便是。

呼,鬆一口氣,看來他還是能無驚無險地、平平安安地度過這兩年!

顧春朝退出紫宸殿後,至佑帝翻了翻奏疏,到底心有所想,便對內侍首領何福道:「擺駕,前去永慶宮!」

永慶宮,是德妃娘娘的宮殿。

這一次,幸虧是賀氏出了主意,他才能想到沈檀雲這個人,進而能請動沈檀雲這個人的。

有功當賞,今晚他會宿在永慶宮的。

幾日後,國子祭酒已經確定人選的消息便傳了出來,朝官們都知道是誰了。

和顧春朝剛知道的情狀一樣,朝官們怎麼都掩飾不住心中的訝異。

沈檀雲,怎麼是沈檀雲呢?

這個人,怎麼會答應出任學宮祭酒呢?這完全不合理呀!(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一更!)

沈檀雲是誰?永隆朝有名的儒者,出自江南道的沈家,曾與「半帝師」王謨稱一時瑜亮的人物!

更重要的是,此人有個怪癖,喜歡褒貶人物!——而且他的褒貶,是只貶不褒,哪怕對皇上也不例外!

據說,當年沈檀雲曾評價過永隆帝,曰「帝甚仁厚,失於明辨」,永隆帝非但不怪罪,還「哈哈」一笑,道「愛卿性情中人,果然也!」

此據說已不可究,朝臣們更記得的是帝心仁厚,後來永隆帝崩定謚為「惠」,稱宣惠帝,似乎也暗喻了此評價的恰當。

總之,沈檀雲褒貶了皇帝,還平安無恙,此後聲名更隆。

接下來不管是開熙帝,還是當政的厲平太后,甚至是當今的至佑帝,都被沈檀雲褒貶過一番,只是具體評價沒有傳出來。

與他這個怪癖成正比的,自是沈檀雲在儒道上的成就和影響。

旁的尚且不說,只說沈檀雲孤身一人遊歷南景、北寧,卻被眾多南景、北寧士子追隨奉為老師,就可見一斑。

如果不是沈檀雲有這個得罪人的怪癖,說不定在國子監和禹東學宮之外,還會多一股儒道勢力。

沈檀雲自是做過官的,曾官拜正四品戶部侍郎,不然永隆帝不會稱其為「愛卿」,只是後來辭官遊歷,這麼多年就沒有在朝中出現過。

這樣的一個人,怎麼會願意成為國子祭酒呢?還是在齊濮之後成為國子祭酒!

朝中官員實在是想不明白,然而吏部尚書顧春朝送任命書去的時候,沈檀雲拈著白須笑眯眯地接下了。

別說官員們不明白,就連下這個命令的至佑帝,心中也帶著不大不小的疑惑。

在齊濮出事之後,至佑帝必定是要重新物色國子國子祭酒人選,而且這個人絕不可能是周典,就算周典更勝一籌,也不行。

無他,禹東學宮離京兆太遠了,他不曾掌控過周典這個人。

那麼,到底是誰來接任國子祭酒一職,就成為了他的為難事。說到底,朝中官員雖多,但真正能接得起國子監又能為他所用的人,其實沒有多少,幾乎沒有。

不然,當初他就不會選了齊濮。

他心中煩憂的時候,恰好宿在了永慶宮,德妃無意中說起了一個人,倒是解了他的為難。

德妃說起的這個人,便是沈檀雲。

至佑帝曾將儒林有影響力的人排列過,其中當然有沈檀雲,他卻從來沒有考慮過沈檀雲。

沈檀雲有這樣的怪癖,還曾對他有過不好的評價,這樣的人,他是不大想用的。

再說,就算他願意用沈檀雲,也不見得沈檀雲會任官。——早些年,母后當政之時曾招攬過沈檀雲,都是被拒絕的。

把沈檀雲當國子祭酒來用,至佑帝著實沒有多少信心。

恰好,德妃說道:「皇上,沈檀雲有這樣的怪癖,正正適合皇上用。皇上聖明,想必沈檀雲也不會拒絕的……」

這些話語,令他茅塞頓開。

是了,沈檀雲得罪人太多,這樣的人不會是任何一方的勢力,正好是他所需要的;出了齊濮這樣的事,國子監正好需要正氣,沈檀雲敢於直言,那就最好不過……

想來想去,至佑帝都覺得沈檀雲最適合了,便想著如何才能使沈檀雲應允。

至佑帝得厲平太后教導,知道有些人、特別是讀書人,是不可辱也不可攏的,甚至也不畏死的,就像沈檀雲這樣的人,可算軟硬不吃。

不曾想,他遣身邊的內侍去詢問時,沈檀雲竟意外爽快地應承了,道臣定當不負國子祭酒一職,云云。

至佑帝不解,隨後才知道,原來周典與齊濮之間的比試,沈檀雲還關注了,而且也在明倫堂那裡看到了聽到了一些言論,才會解下國子祭酒一職。

不管怎麼說,沈檀雲任職,令至佑帝異常滿意。順帶地,至佑帝對德妃就多了兩分恩寵,往永慶宮送去了許多賞賜,有不少還是少府監獨一無二的。

一時間,永慶宮風頭無人能及。

這一日,當前來請安的妃嬪們都退下之後,德妃冷著臉,對著宮中喜形於色的宮女內侍們訓誡道:「切不可得意忘形!你們要越發謹慎小心,皇后和賢妃那邊,萬不可開罪!」

一眾宮女內侍點頭,訥訥稱是。

德妃又再對宮女內侍們敲打了一番,才揮手讓眾人退下去。

越是富貴得寵的時候,便越要小心謹慎。——這是德妃一直掛在心頭的道理。

過去錢皇后入冷宮,她將其餘妃嬪踩在腳下,不免有些得意忘形,結果現在就是與錢皇后、賢妃分權!

這個慘痛的結果,令她不得不重新拾起了以往的小心翼翼。

現在,她好不容易借著沈檀雲一事得了寵,定要仔細維持這份寵愛,斷不能因為旁的事影響了。

帝王的寵愛就那麼多,她若不維持穩固,怕以後的日子也不好過。

想了想,她問起了心腹蓮姑姑:「坤寧宮和長陽宮有何動靜?」

蓮姑姑答道:「娘娘,坤寧宮和長陽宮尚無多餘動靜,怕是在尋找機會,奴婢會察看著的。」

德妃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心卻想道:錢皇后一貫沉得住氣,不想賢妃卻也這麼能忍,這些女人果然都不可小覷!

她隨後吩咐了幾句,著蓮姑姑盯著坤寧宮、長陽宮,便再無話了。

入了夜,德妃想著宮中繁花似錦,又想著宮中的凄慘冷清,始終難以入睡。

末了,還是她最看重的心腹梅姑姑勸慰道:「娘娘,歇息吧,那邊既然辦妥了沈檀雲的事,那就說明他們看重娘娘,娘娘地位穩固,少有人能撼。」

連沈檀雲這麼難辦的事情都能辦妥,娘娘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德妃合了合眼,低低嘆了一聲,道:「你說得沒有錯,本宮無須憂慮的,只可惜呀,本宮身邊可用的人,太少了……」

梅姑姑再次細聲道:「娘娘,侄姑娘不是從河東回來了嗎?若加以培養,定能幫娘娘一把的。」

德妃眉頭鬆了松,而後終於緩緩睡去。宮中的夜,依然又深又靜……(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二更!)

夜已深,長見院仍有燈火。——鄭衡同樣在想著新任國子祭酒沈檀雲。

沈檀雲這個人,她曾想授予其官職,卻被拒絕了。不想,時隔那麼多年,他竟成為了國子祭酒。

國子祭酒從三品,這個官階對於沈檀雲來說,是低了。畢竟,當年他辭官之時,已是四品官了。

沈檀雲意不在官階,心不在官場,之所以出任國子祭酒,必是為了國子監為了儒林文道,也是為了……匡扶的道義。

人心所向,總是會變的,過去沈檀雲對朝政無動於衷,想必遊歷了那麼多年,看見了南景、北寧等地,才有了不一樣的選擇。

說到底,至佑帝在此時刻能想到沈檀雲這個人,也是很有本事了……或者說,賀德妃很有本事?

鄭衡想到萃華閣送來的情報,眸光有些冷沉。

賀德妃能提及沈檀雲,想必早就確信沈檀雲會出任國子祭酒。自澹苑午宴后,賀德妃沉寂了一段日子,卻藉由此事重新贏回了恩寵。

確實有本事!

不過,從德妃在澹苑的表現來看,這個本事……不是屬於賀德妃的,想必有高人相助。

這個人,為德妃提供沈檀雲這個人選,而且能成功說服沈檀雲出任,殊不簡單!

德妃背後這個人,會是誰呢?不管是誰,都不容小覷。

話說回來,裴家針對齊濮謀劃了這一場事,最終國子祭酒落到沈檀雲身上,裴家想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