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R電子競技俱樂部她也搜索了一下,瞭解到這個俱樂部在國內是非常知名的一個俱樂部,而且這個俱樂部的一些選手在國內外也非常的出名。

但是同樣,她也看到一些評論,大致意思都是這個行業在好多人眼裏,尤其是普通家庭中父母的眼裏,那就是打遊戲,就是不務正業的去鬼混,父母都是期望自己的孩子能上一個最起碼來說算正規的大學才行!

她嘆了口氣:老弟啊,姐姐現在有點支持你,可是爸媽這關不好過啊!

她給弟弟發微信再次提醒一遍這件事要跟爸媽好好的商量一下。

弟弟給她回覆了一個“好”字!

第二天,暴風就跟蕭爸蕭媽說了這件事情。

蕭靈告訴小白,她的父母當時簡直是前所未有的生氣,反正她是第一次見!

不僅嘴上狠狠地批評了暴風一頓不說,還拿雞毛撣子給暴風抽的那叫一個慘。

當時她爸的意思大概是兒子你書讀的不好連個像樣的高中都沒給我考上,我跟你媽也能理解,畢竟你從小貪玩,也怪我倆沒教育好你!

但是我都給你聯繫好輕鬆一點的技校讓你去學一門手藝,將來當個手藝人。

可是你連這都嫌費勁,那我忙前忙後的爲了什麼?

我以爲你每天窩在臥室裏是在跟同學聊天、看新聞,沒想到你居然天天打遊戲,現在居然說要跑去魔都打“職業”,你才17歲,哪個老闆敢要你!

看來是我對你太好了,就不應該給你這個手機!

暴風脾氣也倔,懟了蕭爸幾句, 校草制霸錄 ,憑什麼我就不能去,你們就不能讓我去試試?你們不能扼殺我的理想!

暴風甚至還放了一句狠話:我考不考得上高中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一定要去魔都,不用你們管,餓死了也是我自己的事!


就是這句話把蕭爸氣的不輕,一把奪過暴風手機拿着的手機,摔在了地上!

暴風那暴脾氣,直直的瞪了幾眼蕭爸,摔門而出。

那天,一晚上沒回來。

蕭爸也賭氣,沒去找,還告訴她媽跟她,誰去找就跟誰急。

第二天晚上,暴風依然沒回來,蕭爸嘴上還是倔脾氣,:“不回來纔好,免得我受氣”,但他心裏還是挺擔心的,讓蕭靈打電話問下暴風的同學。

她打通跟暴風關係特別好的一個哥們,那哥們告訴他暴風確實在他那兒,還問她她們家發生了什麼,暴風找到他的時候臉上滿是淚痕,問暴風他卻不說。

這時候,暴風從哥們手中要過電話告訴她:“姐,我沒事,我只是不想回家見到他,你也別告訴他我在這。”

蕭靈夾在中間,感覺特別爲難!

一邊是自己的親爸,一邊是自己的親弟。

哎,老爸也真是的。弟弟追求理想就讓他去嘛,不行,我得去勸勸爸。

她來到老爸房間,沒說弟弟在哪,只是告訴蕭爸暴風沒出啥事。

然後跟老爸好好的普及了一下電競方面的知識。

當她說完後,蕭爸跟蕭媽同時長嘆一口氣,他能感覺得出來老爸應該是有點後悔了,可是她也知道按老爸的倔脾氣,那是一定不會主動聯繫暴風說老爸不對的話的。

走出爸媽房間的她,只能寄希望與老媽能不能說動老爸了,不過這機會應該也不大,哎……他們倆都是老爸說了算的。

第三天晚上,暴風依舊沒回家。

第四天,還是沒回家。

第五天,晚上。

蕭靈的手機來電鈴聲響了。

她看了一眼,沒有接。

因爲來電顯示的地區是魔都,自己並沒有在魔都的同學或者是老師的,她當成了推銷房屋、貸款中介或者純是騙子的號碼。

很快,又是那個號撥了進來,她又拒接了,剛要拉黑,第三次撥了進來。

沒完沒了怎麼?

蕭靈有點生氣了,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怎麼騙我!

剛接通,蕭靈就怒氣衝衝的問道。

“誰啊,大晚上的,我不買保險,不辦貸款,不買房子,還有事要說嘛?”

另一邊的暴風被老姐的這兩聲整的有點懵啊!

我靠,以前怎麼沒感覺我這老姐脾氣這麼火爆呢!

這就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嘛?

暴風嘿嘿一笑,捏着鼻子不讓老姐聽出來是自己的聲音,說道:“這位女士,你好,我不是賣房賣保險辦貸款的,我這邊呢,是搞人體表皮污垢學有機物研發的。”


蕭靈更氣了,本來弟弟一直不回家而且今晚還沒聯繫到,就讓她挺難受的,電話另一邊那貨居然還一本正經的整sao話,她忍不了。

“你大爺的,直接告訴老孃你賣化妝品的不就完了嘛,我告訴你,不需要,老孃我天生麗質!有那閒功夫,你不如去養豬場多買幾隻豬仔,說不準過兩年會賺大錢!” “我靠!”

“我靠!”

“我靠!”

電話另一邊的暴風心裏連着驚歎三聲,他被自己老姐的這幾聲“老孃”的自稱以及不要臉的那句“天生麗質”說的略微有點傻眼。

這老姐的脾氣怎麼感覺有點火爆啊!

還有,老姐啊,雖然我不想承認你確實長得還可以,但你可不是楊貴妃,人家可是古代四大美女,白居易才寫下“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的!

你這可真夠自戀的!

不過這些話他也只能心裏暗自說說,電話裏可是不敢說出去的,畢竟自己的老姐對自己還是很不錯的。

暴風清了清嗓子,鬆開捏着鼻子的手,才笑着問道:“姐,猜猜我是誰?”

這熟悉的聲音讓蕭靈頓時激動的從沙發上坐起來。

這不是老弟那混小子,還能是誰?

對了!怎麼感覺這傢伙腦袋有毛病啊!

都叫我姐了,還讓我猜?

突然,蕭靈想到了來電地址。

我的天吶!

這老弟不會是一個人跑魔都去了吧?

膽子夠大啊!

不過他哪來的錢?

還有這貨,

難不成是水土不服導致腦袋也壞掉了?

蕭靈心中一場大戲閃過!

直到暴風的聲音再次從聽筒傳出來。

“姐,你猜出來沒有啊?”

蕭靈故作生氣,:“哼,臭小子,還知道給姐打電話,你說說你幾天沒回家了,嗯?”

接着蕭靈就聽見老弟那邊說,“姐,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不過我現在挺好的,你就放心吧!”

蕭靈緊接着問道:“你哪來的錢去的魔都,走之前怎麼都沒回家告訴我們一聲?算了,直接視頻吧,我看看你的情況!”

“行,姐,那你等一下!”

很快,兩人接通微信視頻。

蕭靈見到了五天沒回家的老弟。

通過鏡頭,她看到老弟身上穿的不是離開家時的那一套,而是一套印有GNR三個金色字母的短袖與長褲,蕭靈想到了這應該是弟弟去的那個俱樂部發的衣服。

暴風這時候也告訴了她:“姐,我穿的這身配上我今天下午剛剪的髮型,整個人看起來賊帥吧!這是我們俱樂部的訓練服,也是今天下午剛發給我的。”

蕭靈覺得:還別說,這樣一看,老弟確實有點小帥。

不過她想要了解的問題還是要了解的,就問暴風。

“老弟,說說吧,你怎麼去的魔都,我記得你身上應該只有50多塊錢吧。”

只見暴風嘻嘻一笑,:“這不得多虧我那鐵哥們,我去他們家之後他一直問我怎麼了,一開始我沒說。

後面我突然萌生了先不告訴爸媽,自己一個人要來魔都闖蕩的想法,就告訴他了。

他呢,經常跟我開黑,雖然技術沒我好,但對我的這個決定還是特別支持的,所以就借了我500塊錢,還跟我說苟富貴,勿相忘。

然後我買了一張半夜的特價機票,不到300塊錢。

而且姐,你應該知道我有隨身帶身份證的習慣,所以也不擔心坐不了飛機。

今天凌晨5點多的時候,我就已經到魔都了,在機場等到天亮之後打了個車來到這試訓。”

聽完暴風的陳述,蕭靈不得不說一句:“老弟,你這膽子比我大多了。”

蕭靈想想自己,她17歲的時候,除了家周邊的那些地方,其他地方一個人指定是不敢去的,一方面是因爲她是女孩子,一個人外出確實比較危險,另一方面,她的膽子從小就比較小。

自己老弟呢。

好傢伙!

17歲,一張機票獨自飛人生地不熟的魔都了!

這個方面,蕭靈覺得自己的老弟比一般的男生確實應該強點。

她在網上看過一些男的,跟老弟差不多大的,那傢伙,還跟自己的老媽老爸睡一個炕。

還有些男的,居然說晚上一個人害怕,睡覺的時候要麼整晚開着電視機,要麼整完不睡覺,到了白天再睡,完完全全的貓頭鷹的作息。


更有甚者,也就是那些媽寶男更是離譜!

他們中有人結婚了,遇到夫妻之間的事,首先不跟自己老婆商量,反而先是告訴自己老媽,什麼事都讓老媽做主,沒有任何主見。張口閉口離不開他媽媽,甚至結婚了還要媽媽照顧,不跟老婆一起睡而是跟着老媽!

蕭靈有時候很想問問那些人:你就不怕你媳婦空虛寂寞冷,然後隔壁老王趁虛而入嘛?

她真的是難以理解上面這些種類的青少年男生跟男人!

再看看自己的老弟。

她沒記錯4歲多,也就是老弟能自己動手拿筷子吃飯的時候,就已經一個人在睡了,一直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