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銀尚義的決策,對於“冷氏家族”震動不小,但他們尊重銀尚義的選擇,迅速將資金轉入了旗下“**金輝投資集團”。同時,莫嘯天這個人,也立刻成了“冷氏家族”關注的重要人物!

冷如意的工作日程,還未到與莫嘯天接觸的時候,可因爲王曉冉,莫嘯天過早地出現在了她冷如意的視野裏!冷如意第一次感到有些無助,心裏很是矛盾,想了好些天,她還是決定放棄追求王曉冉!她意識到,王曉冉是不可能接受自己愛情的,在王曉冉的思想當中,自己的性取向會是離經叛道!

可是,得知王曉冉要離開京城,冷如意就又亂了分寸。這一次,冷如意又不讓自己的保鏢、“孤魂野鬼”六大首席鬥士跟着自己;她也沒告訴華叔,她的魂魄像被一種力量牽引,跟着王曉冉的車就到了中州!

此刻躺在豪華套間裏的牀上,一路的疲乏令冷如意昏昏欲睡,手機從她的手掌間滑落……也就在這時候,手機猛然震動起來,冷如意身體一抖,人立刻就清醒了!趕緊坐起身撿起手機,冷如意一看,還真是王曉冉發來的信息,只有四個字:

“你在哪裏!?”

冷如意心頭一熱,臉上卻依然沒有流露出來什麼表情,她也沒有立刻回覆這個信息,因爲她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王曉冉的問題,難道要直接告訴王曉冉,自己就住在她的樓下嗎?要知道,王曉冉此刻是跟她的丈夫在一起,姓莫的,我恨死你了!

冷如意看了看時間,此時零點三十八分,王曉冉還沒睡覺嗎?你們剛纔在幹什麼?

……

這天晚上,莫嘯天有些小心翼翼,亦或是憐香惜玉,他沒有下死力氣“折磨”自己的兩個女人。蜻蜓點水般完事後,他將王曉冉和張蕾擁在了懷裏,卻忽然要王曉冉跟那個名叫冷眉的女子聯繫一下!

“幹嘛?”王曉冉很不情願。

張蕾爬過來鼓譟,“冉姐,就算人家愛上你了,那又有什麼關係呀?你看我們倆,現在差不多也是‘同志’了吧?”

“啪!”一隻巴掌打在了張蕾光溜溜的屁股上。

“你要死!”王曉冉罵道。

“哎呦!”張蕾齜牙咧嘴呼痛。

“哎——,你下手別那麼狠唦!”莫嘯天好像很心疼,連忙將張蕾摟過來,伸過手去揉搓着張蕾的屁股蛋子。

“活該,這才幾天,人就從淑女變成了小騷貨,該打!”王曉冉笑吟吟地說道。


“哼!”張蕾閉着眼睛享受着莫嘯天滾燙巴掌的揉搓,懶得再搭理王曉冉。

“冉冉,你給冷眉發個信息吧,人家安排咱住總統套房,咱也不能受了人家恩惠,連句感謝的話也不說,對吧?”莫嘯天望着王曉冉微笑着。

“那你要我怎麼說?”王曉冉有些認真起來。

“你就問問她在哪!”莫嘯天看似很隨意地說。

“那好吧!”

……

過了大概有十幾分鍾,牀上三人又纏做了一團時,王曉冉的手機才“叮咚、叮咚”響了起來。立刻地,三個人的腦袋擠作了一團……

“你永遠在我的心裏,我卻只能永遠遊離在你的世界之外。親愛的,祝你新婚快樂!”這是冷眉回覆過來的信息。

緊接着又是一聲“叮咚”,還有一條信息:“別問我在哪,只要你快樂,我做什麼都願意!”

手機這時候突然好像成了一坨剛出烤爐的地瓜,被王曉冉慌不迭地扔在了牀上,她還撒嬌一般地叫着:“你們看你們看,我說了不理她,哎耶,她的話怎麼那麼酸啊,我真受不了!”

張蕾趴着過去揀起手機來看,然後回過頭,一臉嚴肅地說:“冉姐,根據我的判斷,此女真的是愛上你了!”

“去去去,太噁心了!”王曉冉臉紅紅的,身體卻覺得有些發冷,她趕緊摟住了莫嘯天。

莫嘯天撫着王曉冉光滑的脊背,沉思了一會兒才說:

“這條信息反映出來三個意思,一是她確實有‘同志’傾向,喜歡上了我老婆;二是她很理智,祝福你的話倒可能是真心的,並沒有什麼惡意,否則她也不會安排你我住在這裏;三是她還愛着我的老婆,這就有點麻煩了!如果他是個男人,老子會讓他知難而退、不再做夢,可她實際上還是個女人,你們要我怎麼辦呢?”

“我倒是有個辦法!”張蕾忽然說,舉起來一條白赤赤的手臂。

莫嘯天和王曉冉兩雙眼睛立刻都盯在了張蕾的臉上……

“要不這樣,老公你就將這個冷眉也收拾了吧,皆大歡喜!”


張蕾說完就鑽進了被窩,又扯住被子矇住了自己的腦袋,身體縮在被子裏,她人笑得跟抽風了一般!不過,張蕾很快就覺得不大對勁,自己笑了老半天,怎麼莫嘯天和王曉冉沒有絲毫反應呢?就好像這間屋子裏,只有她張蕾一個人似的! 被窩裏張蕾的身體不再抽動,笑聲也戛然而止,她像是被嚇了一跳,兩隻手猛地就將被子給掀了開來…...

“啊——”

這下張蕾還真的被嚇了一大跳,因爲她發現這時候莫嘯天和王曉冉的臉變得十分巨大,與自己的鼻子只有幾公分的距離,而且他們臉上的那種表情,就像是在審視着一個怪物,在思考着這個怪物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幹……幹嘛!?”張蕾瞪着兩隻黑眼珠子,滿臉的無辜,兩隻手握着拳擋在面頰上。

“蕾蕾啊蕾蕾……”

莫嘯天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嘴裏慢條斯理地說,“冉冉,你還真是說對了,這傢伙現在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張蕾了,這完全是個十足的、無堅不摧的小騷包嘛!”

“你功勞不小!”

王曉冉朝莫嘯天眨了眨眼睛,然後“獸性大發”,“張牙舞爪”地撲了下去,“老公,你快提槍上馬,收拾這個小騷包!”

“遵命!蕾婆,我來也!讓你一次騷個夠,給你我所有…….”莫嘯天拍拍胸膛,竟唱起了小調。

“救命啊!”張蕾大叫。


……

第二天一大早起牀,梳洗完畢,天還未大亮,三人早餐也沒吃就上路了!美中不足的是這天的天氣有些陰沉,雖未下雨,風中卻裹挾着溼冷的水霧。

少林寺在華夏唐朝時期就享有盛名,以禪宗和武術並稱於世,名揚天下,號稱“天下第一名剎”。

從中州到少林寺也就一百多公里路,但如果沒有導航,莫嘯天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走。在導航的指引下,“路虎”出了中州城,上了中州西南繞城高速公路。可是,剛剛過去收費站,莫嘯天的心裏就忽然有了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這種感覺來得很細微,換做了別人可能會不以爲意,但莫嘯天對這種感覺卻是極其敏感的!每當有這樣的感覺出現,莫嘯天的精神總會高度緊張,是以他纔會不由自主地去觀察車後方,雖然他並沒有覺察到有什麼異常的情況。

疑惑間,“路虎”跑出去了十五公里左右,從中州繞城高速轉入到了中少高速公路。前行五十幾公里後下高速進入G207國道……可能時間尙早,也可能是因爲天氣不好的原因,G207國道上的車輛並不多。

G207國道有一段相對偏僻的路段,兩邊盡是連綿險峻的大山。當莫嘯天駕駛“路虎”行駛到這條路段時,他的耳朵開始抽動起來!

一驚之下,莫嘯天趕忙將車速放慢,心裏從未有過地緊張。這種緊張源自於王曉冉和張蕾,因爲她們幾乎沒有自保的能力,昨天真應該留下莫家姐妹中的至少一個!

忽然,兩輛越野車從莫嘯天左邊快車道上呼嘯而過,估摸着車速能有一百六十碼以上,很快就消失在前方公路的拐彎處……

莫嘯天朝公路邊上看了看,又朝車後觀察了一番,這纔將“路虎”突然停靠在路邊上,嘴裏急促地說:

“你們下車,看見沒,路邊上的那個小樹林,你們躲裏邊去,在那裏等我!”

“幹嘛!?”王曉冉和張蕾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別問那麼多,聽話,動作快點!快!!”這回莫嘯天的聲音給王曉冉和張蕾帶來了恐懼。

兩個女人再不敢多問,趕緊地打開了車門跳下去,就聽莫嘯天又大吼一聲:“快去!”

話音一落,莫嘯天就腳下油門一轟,“路虎”昂起頭就朝前竄出去。王曉冉和張蕾都還沒來得及關門,那兩扇門是靠慣性關上的!

莫嘯天先要做的,是將王曉冉和張蕾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只有她們安全了,他才能無所顧忌面對危險的到來!

明明知道危險就在前方,且極有可能就來自剛纔那兩輛高速超過自己的越野車!即便如此,莫嘯天也沒想過要退卻,一來他想看看,究竟是誰要對自己不利;二來他也是想讓危險儘可能遠離王曉冉和張蕾!

莫嘯天現在確實有些後悔,車剛上了中州繞城高速,他就已經有所警惕。當時如果能在第一個路口下高速返回中州,那會是個明智的選擇。現在想掉頭就已經遲了,在那兩輛越野車衝到前邊去的時候,莫嘯天發現後面道路上空空蕩蕩,先前跟着“路虎”的車此時都已不見!

莫嘯天將王曉然和張蕾放下車後,立即就將“路虎”開到了那個彎道處。後面有車飛快地跟上來,又是兩輛越野車,且並排行駛着,像要將“路虎”的退路堵住……情勢嚴峻,來者不善。照此看,對手準備十分充分,前截後堵,採取的完全是絕殺戰術!

果然,彎道一過,前面那兩輛越野車已經橫在了道路上!莫嘯天一個急剎,“路虎”車輪發出嘯叫,揚起煙霧,橡膠燒糊的味道瀰漫進了車廂……

“路虎”剛停穩在兩輛越野車前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莫嘯天就看見兩輛越野車後面衝出來四個端着長槍的蒙面壯漢,那長槍竟然是一水兒的AK-47!

人現槍響,子彈頃刻將“路虎”車頭打成了篩子,風擋玻璃爆裂,車身四處冒着碎屑青煙!

莫嘯天將身體橫倒在方向盤下,以極快的速度將車打着火,掛上倒檔,腳下油門一踩到底。“路虎”車輪頓時高速旋轉,“吱吱”狂叫着,車身向後退,轉瞬間就撞在後面追上來的一輛越野車頭上,爆出一聲巨響!

後面兩輛車上四個壯漢同樣抱着AK-47跳下了車,子彈立刻如雨點般劈頭蓋腦掃進“路虎”車體。只是槍手們顯然沒想到“路虎”會高速倒撞過來,一有閃避之念,就給了莫嘯天機會!

莫嘯天將車門猛地推開,身體如同一發炮彈般彈射而出,旋即在路面上幾個滾翻,躲過了彈雨,撲進道路邊上一個草窠裏……八個蒙面壯漢的手指始終就沒有離開過扳機,八支AK-47槍膛裏爆瀉而出的子彈,都射向了莫嘯天鑽進的那個草窠!

冷溼的空氣中飄搖着彈藥刺鼻的氣息,待密集的槍聲停住,周圍死一般的沉寂。八個壯漢快速移動身體,紛紛跳下公路,包圍了那個草窠……可是,草窠裏並沒有發現莫嘯天的屍體,八個壯漢面面相覷!


“快搜!”

一個蒙面壯漢嘴裏低呼一聲,隨即八個人迅速散開,四下裏搜尋……可就真是奇怪了,明明看見莫嘯天鑽進了這塊區域,怎麼就沒有蹤影了呢!?

“別搜了,來不及了,快撤!”

剛纔發出命令的那個壯漢大喊道,“動作快點,銷燬痕跡!”

槍手們很不甘心,但還是立刻回到了公路上。這時從後面駛來了一輛“考斯特”,“嘎吱”一聲停住。八個壯漢迅速將臉上黑布扯下,脫去外套,連同八支AK-47一起扔進了王曉冉的“路虎”車裏,隨後就全部登上了那輛“考斯特”。

“考斯特”剛一離開,公路上就“轟隆隆”幾聲巨響,包括王曉冉那輛“路虎”在內的五輛車全部爆炸,緊接着濃煙滾滾,火苗騰起……

“路虎”變了形的方向盤高高飛上天空,然後掉落在公路邊上的引水溝裏。引水溝裏並沒有水,長了些雜草,就是這些雜草,掩蓋住了一個涵洞。

這個所謂的涵洞,其實也就一根穿過公路的水泥涵管,爲澇時泄洪所用。只不過巧合的是,這根涵管的大小剛剛好能塞進去莫嘯天的身體!

爆炸聲響過之後,在公路的另一邊,莫嘯天的腦袋從涵管裏面伸了出來,真是吉人天相!若不是發現了這根涵管,若不是對方急於逃離現場,就算莫嘯天是個神仙,這回在八支AK-47的齊轟之下,絕難活命!命雖保住了,但莫嘯天腿上還是負了傷,所幸子彈只是擦過了皮肉,有些火辣辣地疼……

公路兩頭來車越來越多,都被堵在了爆炸現場。面對眼前的慘烈場面,人人皆目瞪口呆,不知道剛纔這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莫嘯天深吸一口氣,從水溝裏站起來,然後一身淤泥走上了公路。在衆人吃驚的目光注視下,莫嘯天抜足就朝王曉冉和張蕾躲藏的小樹林子跑去……可當他三步並作兩步跑進小樹林,卻並沒有看到王曉冉和張蕾的身影。林子本就不大,身在其中一目瞭然,什麼也沒有!

莫嘯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呆了片刻才急忙從口袋裏掏出來手機。可他好像有些猶豫,並沒有直接去撥打王曉冉的電話,而是先去查看王曉冉手機目前所處的位置……結果讓莫嘯天很失望,他這纔想起來,王曉冉的手機一直放在“路虎”車上,如今應該粉身碎骨了!

莫嘯天又趕緊輸入張蕾的手機號碼,不一會兒就探測到,屏幕上代表張蕾手機的那個亮點,此刻正往中州方向而去,距離莫嘯天所在位置已有21.79KM,且還在以極快的速度遞增。不用說,王曉冉和張蕾被對方抓走了!

“我靠!”

莫嘯天站起身一腳飛踹而出,一棵碗口粗的楊樹“咔嚓”斷裂…… 冷靜下來,莫嘯天一邊往公路上走,一邊就在思考:是誰下這麼大的本錢來殺老子?是“獸人公社”麼?難道他們追我到中州來了?那個冷眉應該也有嫌疑,只是冷眉有那麼大的能量麼?……

剛纔的那八個蒙面壯漢,一看就知道接受過專業的訓練,所以來自“獸人公社”的可能性很大。但如果真是“獸人公社”所爲,那老子先前還真是小看他們了!

倘若是冷眉所爲,那她就很有可能是那個什麼“冷氏家族”的人,那對我下手的,難道就是那什麼“孤魂野鬼”?歐陽局長說的那個冷如意,會不會就是這個冷眉呢?如果她是冷如意,爲了王曉冉,她會對老子下如此重手?不至於吧?

想到這裏,莫嘯天沒有猶豫,立即從手機上找到了自己之前曾經定位過的那個冷眉的手機號碼,直接撥打了過去…..

冷如意一覺醒來,已是早上九點多。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起手機查看王曉冉現在的位置。可是,這一次她卻意外發現,自己居然無法再定位王曉冉的手機,王曉冉的手機訊號徹底消失了!這是什麼情況?

冷如意大惑不解,她使用的是目前世界上最強大的定位系統,就算王曉冉手機關機、卸下電板或拔出來卡來,那也逃脫不了冷如意的定位追蹤。唯一的可能,就是王曉冉將自己的手機徹底銷燬了!

這……不可能吧?難道王曉冉知道自己在定位她的手機?因爲這個原因,她不想再跟自己聯繫,就把手機給毀了!?要不然就是那個莫嘯天,對我有了戒心,是他銷燬了王曉冉的手機,這種可能性很大!

冷如意癡呆呆地坐在牀上,心亂如麻……忽然,電話響了,冷如意連忙拿起來一看,卻發現沒有來電顯示,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冷如意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摁下了接聽鍵。

“你是冷如意?”對方開門見山。

冷如意心裏一驚,忙問:“你是誰!?”

“我是莫嘯天!”對方說話的語氣好像並不友好。

“……”冷如意沉默着一時沒有說話,足足有十秒鐘,她才問,“你……你怎麼知道我是冷如意?”

“猜的!”電話裏莫嘯天回答,然後又說,“感覺上我相信你,但我還是給你打了這個電話。你實話告訴我,王曉冉被綁架的事情跟你有沒有關係?”

“什……什麼?你說曉冉被人綁架了!?快告訴我,她現在在哪裏?”冷如意猛地從牀上站了起來。

冷如意的反應讓莫嘯天確信她不是在演戲,所以他立刻問道:“你現在在哪裏?身邊有沒有人手?”

“我就在中州‘盛唐大酒店’,你需要人手?”冷靜下來,冷如意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