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獨道皇學院,佔據著四大仙洲之一的星武仙洲。

在接下來的路途上,陳汐也是從拓跋天席口了解到,原來這次在亂魘戰場考核,其他大學院的弟也都加入了進來。

每一座學院各自派遣了五十名大羅金仙弟,規模和道皇學院相當,據說這是央仙庭的意思,為的是更好磨礪年輕一代的實力,以後三界若和域外爆發大戰,也可以發揮出更大的力量。

……

沒多久,眾人來到了雲夢城央一座古老恢弘的建筑前。

說是恢弘,實則是相較附近其他破損建築而言還算完整。

畢竟這雲夢城畢竟是位於三界和域外界河的邊緣,常年發生戰爭,其建築能保存已是殊為不易。

「哈哈哈,周兄,你們可總算來了。」

大殿前,一個身材魁梧,雙眉漆黑如刀鋒似的光頭年遠遠看見周知禮等人,登時發出一聲洪亮大笑,快步迎來。

「你這傢伙,這麼多年還是這副老樣。」周知禮也是爽朗大笑。

「這是央仙庭在雲夢城的負責人,號東俊侯,是一位戰功彪炳的半步仙王,駐紮此地已有上萬年歲月,經年和域外異族廝殺,實力極為剽悍。」

一旁,拓跋天席溫聲解釋道,「他和周兄是同一年進入道皇學院,關係頗為不錯,只不過東俊侯自從離開道皇學院,便一直在央仙庭效命,兩人已有上千年未曾謀面了。」

陳汐等人這才恍然,心皆都暗暗感慨,一位駐紮雲夢城的央仙庭大人物,竟也是出身道皇學院。

略一寒暄,東俊侯便把一行人迎進了那一座古老建築。

大殿早已坐了許多身影,有男有女,有老又少,一個個氣勢不凡,皆都是來自其他大學院的教習和弟。

此時看見道皇學院一行人抵達,大殿原本的交談聲瞬間消失,皆都把目光紛紛望了過去。

「周兄。」

「哈哈,王道廬你也來了。」

「咦,拓跋老兒,你居然變得越來越年輕了。」

有不少教習起身,紛紛跟周知禮、王道廬他們寒暄,顯然都是老相識了。其他還有許多人並不起身,目光隱隱都有敵對警惕之色。

陳汐將這一切收盡眼底,心不禁好笑,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示好的時候,也有人敵對,這世間之事大都如此。

最終,周知禮他們一行人在大殿一側落座。

見此,那東俊侯爽朗一笑,便即開口道:「好了,此次七大學院的人馬都到齊了,先說正事。」

此話一出,頓時吸引了大殿眾人注意力。

「近段時間以來,域外異族頻頻異動,派出不少大軍進入到界河,欲要搶下我仙界在界河一側的據點,狀況雖不至於多嚴重,但這種不好的苗頭卻必須扼殺了!」

東俊侯談及戰事,神色瞬間就變得肅殺狠戾起來,旋即他又哈哈大笑出聲,「當然,這些都和你們在座這些小傢伙無關,你們的任務很簡單,明天進入亂魘戰場,盡量殺死更多的大羅階異族敵人,如此就足夠了。」

說到這,他袖袍一揮,身前案牘上已是多出數件流光溢彩的仙寶來。

「這是一件太武階仙寶和兩件宙光階仙寶,是我央仙庭拿出的獎勵,在這次考核,殺死大羅階異族數目最多的前三名,可分別獲得!」

音如洪鐘,震蕩整個大殿,令得在座許多目光都是被那案牘上的仙寶給吸引,神色間接都泛起一抹熾熱。

仙庭居然拿出了太武階仙寶作為獎勵,果然是大手筆!

——

ps:繼續吶喊求月票,月末最後一天,金魚和上次一樣,備好了咖啡,濃茶,閉門在家,打算奮鬥到凌晨! “露娜,該下船了。”順着聲音看去,哈德森站在露娜和愛麗絲的身後。

“爲什麼我們要回卡嘉莉。”露娜問道。

哈德森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遞給了她一個挎包。

“我們該下船了。”身後的威廉對我們說,“賈思琳還等着我們呢。”

“母親也在?”露娜問道。

“是的。”哈德森對露娜點了點頭,然後對威廉說道,“你們先去,我要讓貨物通過海關,順便還要打理一下這船的燃料問題。”

“好的。”威廉說着,看了下一旁的兩人,“那我們先走吧。”說完,他帶着兩人下了船。沿路離開了海灘,露娜轉過頭,看哈德森正在甲板上目送她們離開,露娜揮了揮手,哈德森他也揮手迴應。接着哈德森轉過身,消失在甲板上。

三個人沿着石階,朝着主幹道走去,威廉決定租馬車進城。儘管我聽說過乘坐馬車前往卡嘉莉的中心市區非常危險,這兒到處都是強盜。

此外,這裏和沃頓特很像:濃重的黑霧懸浮在屋頂前,一旁的連接海的河流中擠滿了來往的船隻。空氣中同樣瀰漫着刺鼻的煙味、排泄物以及死屍的臭味。

威廉帶着露娜和愛麗絲坐進了一輛出租馬車,他用本地的語言對車伕說了此行的目的地,片刻後,便發車了。

卡嘉莉的馬車十分有趣,和其他城市一樣,它屬於電磁機械驅動的馬車,通俗點說,就是馬車沒有馬,至於車伕,他和地鐵裏乘務員工作性質是一樣的。

但這還不是神奇之處,馬車車廂有前後三個個車室,這項設計很古老,但相比之下,卻很人性化。這原本是爲了區分皇族、大臣和貴族所設計的,雖然當今社會還是有皇族這些君主制度,但這項設計卻因爲時代的變遷而淘汰,只有少數國家還在使用。

等馬車開始行駛以後,愛麗絲和我拉上了窗簾,並把威廉驅趕到了第一個車室,接着我們輪流按住了通話口,開始換衣服。

露娜從挎包深處取出皺巴巴的裙子,“遞給愛麗絲,”愛麗絲點了點頭,去後車廂,脫掉了她那身破舊的長袍,換上了露娜的連衣裙。


最後,馬車停在了貝扎特新區貝克街的巷口,車伕打開車門,吃驚地看到了兩個衣服截然不同的女孩出現在他的眼前。他扭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威廉,威廉給了他一枚金幣,然後示意他可以走了。

接着,三個人走到巷子裏的一戶居民樓門口,他們站在門口的兩條柱廊之間,露娜深吸了一口氣,聽着門後傳來的腳步聲。

“露娜!”露娜愣了一下,有個穿着公主袍的女士開了門,她的身上帶着微弱的清潔劑的氣味。

“卡芙琳!”露娜一下撲進了她的懷抱裏,她啜泣道,“我以爲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怎麼會呢?”卡芙琳拍着露娜的肩膀,她溫柔地說,“我這不是還是回來嗎?”她捧住露娜的臉,她擦拭了露娜的眼淚,“我們走吧。”

露娜擡起頭,看着她的臉,看着那令人懷念的金色披肩頭髮,看着那雙紫水晶般的雙瞳,“嗯。”

“那這位漂亮的姑娘是誰?”卡芙琳看了一旁的愛麗絲問道,“要不你介紹一下。”

還沒等露娜來得及介紹,愛麗絲便走上前,跟卡芙琳做了自我介紹,卡芙琳點了點頭,似乎她認得愛麗絲,她們兩互相擁抱了一下,然後卡芙琳領着兩人穿過寬闊的會客廳,走上一條鋪着地毯的走廊。他們最後來到了似乎是一間屋子的門口。

透過半開的門,露娜看到自己的母親賈思琳,卡芙琳輕輕敲了下門,便走了進去,然後說道,“艾拉,露娜回來了。”

接着卡芙琳走出門,朝門外的兩人招了招手,“過來吧。”接着,她們也走進房間。

起初,賈思琳靜靜地站在窗前,她凝重的目光看着窗外,見露娜和愛麗絲過來了,她便走了過來,她站在兩人面前,然後微笑地說道,“歡迎回來。”

“那面算是見了,”一旁的卡芙琳說道,“我們去吃飯吧。”

“好。”


那一晚,露娜和愛麗絲用完晚餐後,便回到屋中睡覺。

第二天一早,房門外傳來倉促的腳步聲,碰巧露娜正收拾的臥室,門被敲響了,露娜正準備去開門時,賈思琳已經把門打開了,她喘着粗氣。

“露娜你和我來一下,”賈思琳說道帶着露娜迅速下了樓,走進一樓樓道內側的小房間裏,她鎖緊了門,然後示意露娜靠近點,接着他們把屋子內側的那個實木書櫃推開一條縫,藉助瘦小的身材“哧溜”,輕而易舉地鑽了進去。

進去後面對着兩人的是一個樓梯,賈思琳拉了下牆上的假壁燈,實木書櫃便關上了,接着她打開了磁懸浮油燈,帶着露娜朝下面走去。

樓梯下側有一道門,賈思琳把手放在了玄關中間的綠色手掌印,接着門被打開了。

這是一間工作室,它並不大,內側的金屬桌上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武器製作手稿,四周牆壁裏的鐵櫥裏放着各種生物的組織器官,我幾乎全部認得。

在房間中央有一張牀,牀邊架着各式各樣的機械臂,有拿着小鑽頭,有拿着手術刀,除此之外,一個巨大的金屬環包裹在牀頭。

賈思琳指着那個地方,她命令道,“露娜,快,躺上去。”

露娜沒有任何遲疑,但她聽話地躺了上去。

藉助餘光露娜看到賈思琳走到一旁書桌,接着她頭四周的機械手臂開始活動起來。

“露娜,或許有些唐突,”賈思琳說道,“接下來我要對你的眼睛進行手術,爲了防止你亂動,我會對你實施全身麻醉,大概兩小時後你會再次醒來,那時你的眼前會煥然一新。”

“好的,”露娜剛說完,沒等她嚥下緊張的口水,她便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紮了一下,接着露娜的意識變得慢慢模糊。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的視覺便的開闊,她摸了下自己的右眼處,她的右眼看得見東西了,露娜趕緊坐起身來,在四處搜尋,終於她找到了自己需要的東西:鏡子。

面對着鏡子,露娜猜得沒錯,她的右眼恢復了:紫色虹膜隨着瞳孔的放大透過鏡子映澈着露娜吃驚的表情。

“還適應吧。”順着聲音露娜回了頭,賈思琳站在她的身後,露娜點了點頭,賈思琳便走過來,手輕輕地搭在露娜的頭上,然後對着鏡子稱讚道,“是不是很漂亮。”

露娜點了點頭,然後微微擡頭,透過鏡子的反射,她看着賈思琳。

賈思琳意識到了露娜的疑惑,放下搭在露娜頭上的手,來回踱着步子解釋道,“那是一顆義眼,它是古今高科技的產物,這世界上就僅此一顆。”

“僅此一顆?”露娜問道,“爲什麼?”

“因爲他的材料很特殊,”賈思琳解釋道,“是稀有的材料。”露娜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賈思琳向露娜招了招手,示意她過來,露娜來到賈思琳站着的那個書桌旁,原來那是個控制檯,她按了下面板上的按鈕,一張立維投影出現在了露娜面前,“這顆眼球被稱爲荷魯斯之眼,它使用多種稀貴的物質打造,是莫比烏斯帶頭研發的,經過了好幾代人的辛勤作業,它才得以出世。”

“竟然出世了,”露娜打斷了她的話,“那爲什麼就只有這一顆?”

賈思琳笑着解釋道,“這眼睛對人的自身素質要求很高。”

“自身素質??”

“是的,”賈思琳解釋道,“爲了讓你適應它,我還在你的身上坐了一些特殊的改造。”說完,她遞給了露娜一個平板。

標題寫着《生物體改造說明》:

“1.Carbide ceramic ossification(碳骨骼納米陶瓷化技術)

改造過程: 在骨骼里加入奈米物質。

作用:強化骨骼,令其不可能斷裂。

後遺症:如果材料覆蓋面超過3%,就會造成大面積白血球壞疽。

發生概率:80%、

研發結果:成功

2.Muscular enhancement injections(肌肉增強注射技術)

改造過程: 在肌肉里加入特殊蛋白質進行組合,使其纖維緊密。

作用:減短疲勞恢復時間。

後遺症:心血管疾病。

發生概率:60%。

研發結果:成功

3.Catalytic thyroid implant(催化甲狀腺植入技術)

改造過程: 在甲狀腺植入晶體和部分奈米物質。

作用:幫助骨骼和肌肉的成長和再生。


後遺症:性冷淡、象皮病。

發生概率:90%

研發結果:成功

4.Occipital Capillary Reversal(枕部毛細管逆轉技術,針對該生物體左眼)

改造過程: 加快角膜血管的血液流速。

作用:增加左眼的反應速度,與右眼能同時反應。

後遺症:左眼視網膜脫落、永久性失明。

發生概率:40%

研發結果:成功

5.Super-conducting fabrication of neural dendrites(神經樹突的超導體設備技術)

改造過程:改造加強神經傳導電流傳導和接收方式。

作用:提高300%的反應速度,讓人變的更聰明,記憶力更好,同時更有創造力。

後遺症:腦軟化、其他大腦問題。

發生概率:50%。

研發結果:成功”

“這就是你說的改造”露娜問道。“那後遺症呢?”

賈思琳沉默了,露娜也沒有繼續問下去。

片刻後,賈思琳蹲下身,她把雙手放到露娜的肩膀上,嚴肅地說道,“這些事情都有機率,我也不能確定……”

露娜愣住了,她被賈思琳的回答嚇到了,但片刻後,她鬆了口氣,低聲說道,“算了,至少現在還能看見,”她看着賈思琳,微笑地說道,“問題不大。”

對於露娜的反應,起初賈思琳是有點緊張,她本以爲自己這個擅自決定會讓自己的女兒暴跳,但她沒想到,露娜竟然會如此淡定的接受了這一切。

“那我眼睛上的傷疤能去嗎?”露娜對着鏡子指着自己的眼睛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