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線再往上面移,看向馬匹上的這個主人。

這個主人的裝扮則更加的怪異。通體穿著黑色的盔甲,就連臉龐也被罩住,看不清其容顏,只有兩隻眼睛裸露砸外面。手中持著的,乃是一根漆黑色的長槍,有十米之長,鋒銳的槍尖閃爍著黝亮的光芒,上面還有著枯乾的黑色血跡。

「這是什麼東西?那頭馬好像不是我們這邊的種族。」玄天驚呼,被這個騎士的長相嚇了一跳。

「笨蛋,連這點常識也沒有,那是傳說中的幽靈騎士。乃是千萬年前,深淵世界的強者。只是天殺的,這裡竟然有這種東西。」五尾古鱷咒罵。

「幽靈騎士?」玄天驚呼,被這個傢伙一喊,還真的有些印象。

當初,在太古陵園之時,他就看見過幽靈騎士的模樣。和眼前這位,相差無幾。

「可惡,你走的這條道路不會是通向九幽之地的吧!為何出現了這些千萬年前的東西?」五尾古鱷大罵,身體被囚禁在封印中,只能通過嘴巴來發泄。


「錯誤。我猜想,這個傢伙可能是死物,卻是被人通過可怕的手段來複活了。」玄天回應,認真觀察。果然發現,在這個幽靈騎士的身前,插著一柄古劍,貫穿了這個傢伙的整個身軀。

「好傢夥,恐怕這把劍就是這個幽靈騎士的死因了,千萬年前一擊斃命。」五尾古鱷說道。

「你小子給我爭氣。當年,我們的天地乃是萬族爭霸的年代,強者無數,將深淵異族殺的魂飛魄散。你若是敗在了這個傢伙的手中,老祖宗的臉面都被你丟盡。」

五尾古鱷這個傢伙眼珠子骨碌碌轉動,口中說的振振有詞。實際上,它也是將命託付給玄天了,巴不得這個傢伙可以勝利。

「少羅嗦,只要你給我安靜就行。」玄天厲喝,讓這個傢伙閉嘴。

而後,他手持魔劍,準備迎敵。

「吼!」

幽靈騎士終於奔到了玄天的身前不遠處。這個深淵世界的生靈殺氣衝天,此刻兩腿狠狠的一夾馬腹,令這匹魔鬼馬高高的躍起,而後手中黑槍直指高天,槍尖上一股黑色的氣流在流轉,彷彿是一個黑色的大日出現。

「好傢夥,一來就給我來可怕的神通,簡直是不要命了。」玄天斥喝,而後「轟」的一聲,左腿在地面上狠狠的一蹬,整個身軀騰入空中。

這個過程中,他將魔劍扔給左手。右手狠狠地打出了『回天指』的神通,相迎而上。

「轟!」

恐怖的氣流擴散,令虛無空間都掀起了一陣波瀾。

「平分秋色。這個幽靈騎士的氣息恐怖,絕對是同境界中的強者。我有不好的預感。」五尾古鱷細細感應,被嚇得兩眼發白,不看好玄天。

「身為古仙,你難道就這麼沒有出息,害怕這麼一個異族?」玄天斥喝。

「白痴,我殺他只需要動一動爪子那麼簡單。但是現在,和他對決的可是你啊!又不是本座。」五尾古鱷嚷嚷。

「你給我閉嘴就行了,不願觀看就蒙上眼睛,不要大呼小叫的嚇人。」玄天吩咐,手中的動作可不慢。他手持魔劍,向前廝殺。

幽靈騎士手持長槍,與玄天相迎,在泥路上展開大戰。

玄天厲喝,通體散發著金芒,就好似一顆金黃色的太陽,在黑暗中移動,不斷的轉變方位。

另一邊的黑暗騎士,通體燃燒著黝黑色的火焰,彷彿是來自地獄的使者,黑槍每一次揮舞,都散發出陰風呼嘯的聲音。

玄天與其大戰,還是注意下方的那頭魔鬼馬。這頭畜生同樣擁有可怕的實力,時不時還會揮舞翅膀,就好似一把鋒銳的大刀橫空,劈砍而來。

玄天以力戰這位來自深淵世界的生靈,初次作戰,有些陌生,一時間也沒有佔據上風。

「還可以啊!至少讓本座看到了一些希望,有勝利的可能。」五尾古鱷嘟噥,終於對玄天有了幾分信心。

「叮!」

刺耳的碰撞聲中,玄天大戰了數十分鐘,第一次突破了幽靈騎士的長槍防禦,狠狠的劈在了其身上的盔甲之上。

「那麼堅硬,居然無法突破。」玄天驚呼,身軀猛烈的後退,差點被衝刺而來的長槍給掀飛。

幽靈騎士的攻擊猛烈,槍法就好似雨點一般不時落下。而防禦也是驚人,魔劍竟然無法破開,玄天嘗試了幾次,都是如此。

半個時辰后,玄天大怒,收起了魔劍,而後打出太古六邪掌神通,隔著虛空,接連朝著幽靈騎士打出六掌。

「轟!」

這輪攻伐下來,幽靈騎士終於戰敗,儘管用長槍擋在胸口,但是胸口的盔甲依舊被打得支離破碎,口中也忍不住吐出了漆黑色的血液。

就連黑槍,也被打得布滿裂縫,一副即將破碎的模樣。

「好狠,幽靈騎士的盔甲是其最重要的一部分,結果被你打的稀巴爛。」五尾古鱷小眼睛瞪瞪,看的目瞪口呆。

「沒辦法,這個傢伙的實力強悍,好不容易才隔開他的長槍,結果魔劍砍不碎那盔甲,自然令人煩躁。」玄天說道,而後盤坐在地,恢復神力。

一個時辰后,他再次出發,踏上了泥路的征途。

許久,等待他的是一頭長有五顆腦袋的黑蛇。有三十丈長,五個腦袋晃悠,分別吞吐著漆黑色的蛇信子,眸光比寒冰還陰冷,令人骨子裡都發毛。

「九幽魔蟒?」玄天驚呼,認識這個種類。同樣是深淵地獄裡面的物種,當初在太古陵園時,聽到手臂大神介紹過。

「臭小子,這頭蛇比較強大,你能不能對付啊!」五尾古鱷驚疑。

「還是那句話,乖乖的觀看就行了,不要多說。」玄天回應,上前與這頭魔蛇交戰。

半個時辰后,玄天看準時機,近距離的打出『回天指』的神通,將這頭九幽魔蟒磨為碎片。

漆黑色的血液,染了玄天一身。他喘氣,坐下來休息。

不久之後,他再次前進,勇闖泥路,與沿途的同階強者交鋒,在鮮血中前進。


泥路茫茫,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五尾古鱷終於看出了一些頭緒,知道這條路乃是給玄天歷練的場地。

「好狠,不知道是誰安排的,盡給你安排一些同階之中的強者。」五尾古鱷嚷嚷,感覺有些受不了。

好在,玄天的實力強大,一路披荊斬棘,將沿途的敵人都給斬殺。

兩個月的時間,玄天整整闖過了四十關,斬殺的都是同階之中的強者。

這令五尾古鱷目瞪口呆,改變了對玄天的看法。這個少年在它眼中,竟然是那麼的出色。

「不過,這下子總不行了吧!敵人變得更加強大,已經是半仙的境界。而你,只是皇道巔峰。」五尾古鱷嘀咕,感覺到了玄天的下一個敵人。

「那又如何?即便是神明攔路,我也只有向前沖。」玄天沉吟,內心無懼。更何況,半仙的本在他又不是沒有斬殺過。

再強大的半仙,有半年之前,那個天靈界的古藤強嗎?

在同階強者中,天靈生物無疑是佼佼者,當初凝練著十五道年輪,修鍊了一萬五千年的半仙藤木,都被玄天用『鎮天弓』射殺,更不要說是其他的半仙。

果然,一番大戰下來,還是玄天獲得了勝利。

「雖然十分的強大。但是不如天靈界那個通道口的藤樹。」玄天評價,身上沾滿了敵人的鮮血。

休息過後,他再次前行,走向泥路的深處。


毫無疑問,這一次的泥路,比以往的兩條泥路,都要顯得漫長。

玄天廝殺到最後,攻下了第五十道關卡的一個敵人,才見到了泥路的盡頭。

「該死的,終於見到了第四片天地。」五尾古鱷興奮,狠狠的搖動著孤峰。

「你這個傢伙,別給我亂鬧。小心我扔你下去。」玄天警告,走的非常疲憊。

一臉斬殺五十位同階中的佼佼者,中途雖然可以休息,但是對於一個生靈而言,這種缺乏生氣的戰鬥,依舊令人感覺疲憊與厭惡。

「你小子可要小心。本座現在可是隨時都可以突破封印。」五尾古鱷提醒。現在的它已經是自由之身,封印的力量完全消失。

「既然已經是自由之身,那就到了第四片天地后,離我而去,不要待在我身邊了。」玄天說道。這個傢伙終究是一個毒瘤,待在身邊的話,很容易被反咬一口。

「錯誤。本座要監督著你,見證你與璇怡教發生大戰。否則,要是讓我知道你再欺騙我的感情,本座當場吞了你的頭顱。」五尾古鱷警告。

「那好,既然你喜歡跟著我,就呆在我身邊好了。」玄天說道,不去理會這個傢伙。

三炷香的功夫后,他離開了泥路,踏上了第四片天地。

「據我所知,第四片天地比第三片天還要巨大,疆土不知道有多少萬里。」玄天驚嘆,立身於一片森林的上空。 終於,玄天來到了第四片天地。

「不知道白龜這個傢伙在哪裡?人族又怎麼樣了?」他嘀咕,內心有著自己的安排,來這片天地的頭等大事就是了解大劫的消息。

其次,就是尋找白龜的下落。

「哧!」

玄天睜開眼眸,將眸光射入蒼穹之中,眺望附近的大地。

「僅僅是千萬里的大地,就有著三座大型城池,而且是人口都在數億之上,十分的繁華。」玄天驚呼,內心也寬鬆了許多。

顯然,一百年前的歲月大劫,並沒有給這片天地帶來影響。

「只是,這些城池內,竟然有著異族的身影。」玄天驚呼,沒有想到就連這片天地,人族和百族叛徒都混攪在了一起。

「不管怎麼說,先過去看看。」


玄天微微皺了皺眉頭,而後身影一個跳躍,選擇了三座城池中最大的那座,破空而去。

分鐘不到的功夫,他就來到了這座城池的上空,降落而下,來到了街道之上。

「快來,剛剛出土的天魔草,兩千年的葯齡,千萬不要錯過了。」

「仙靈的骨骸,裡面還孕育著鮮血。剛剛自野外獲得。」

街道上,喧嘩聲不斷,顯得非常熱鬧。

「天殺的。就連仙的骨骸也賣,這世道簡直是變了。」五尾古鱷的詛咒聲,自玄天的腰間傳出。

「確實非凡。不知道這片天地能夠給我多大的驚喜。」玄天嘀咕,走在街道之上。

半個時辰后,他找到一家酒樓,走了進去。

想要打聽消息,酒樓這種嘈雜的地方,無疑是最好的。

玄天來到了二樓,找了一個靠窗的位子坐下,點了幾個小菜,而後靜靜的聆聽邊上其他人講話。

這裡的消息混雜,各式各樣的都有。然而,玄天做了半個小時,卻沒有聽到半點關於大劫的消息。

「大爺,有位子嗎?若是一個人,就來到我這裡好了。」玄天熱情相邀,看到了一個四處張望,似乎沒有位子的老人。

「嘿嘿,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有道德,老夫正愁沒有位子坐呢!」這個老人也不客氣,搖晃著腦袋,坐在了玄天的旁邊。

「老人家,不用客氣,想吃什麼儘管點。」玄天笑容相待,並且給這個老人倒了一杯酒,遞上前去。

老人瞪眼,而後眯起了一對小眼睛,帶著質疑的眸光,看著玄天道:「小朋友,你不會對老夫有什麼企圖吧!素不相識,還這麼客氣。」

玄天額頭的青筋跳動,道:「我只是想要打聽一些消息,別無他意,你儘管放心。」

「原來如此,嚇死老夫了。」老人鬆了一口氣,一副活脫脫的老不尊模樣。他摸著鬍子,眼眶中閃爍著自信的光芒,道:「小友,你總算是問對人了。有事情儘管問吧!老夫可是附近有名的靈風耳,很多消息都逃不過我的耳朵。」

「那好,多謝老人家了。」玄天感謝,而後說出了自己的心事,也就是一百年前的那場大劫。

半年前,據守墓老人講述,那場歲月的大劫已經波及到最高層的天地。

老人聞言,一對渾濁的眼睛乾巴巴的眨動,愣愣的望著玄天。

「老人家,難道你不知道歲月的大劫?」玄天不解,無法明白這個老人的表情。

「小朋友,你不會是化石吧!那可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早就落伍了。」老人吐槽,看著玄天像是怪物。

「我本來在閉關。醒來之後,已經數十年過去,很多時間都是一片空白。」玄天說道,巧妙的撒了個慌。他自然不能告訴別人,自己是死而復生,足足有一百年的空白歲月。

「閉關的少年啊!原來如此,既然你詢問了老夫就告訴你好了。」老人說道,向玄天述說了當年的情形。

原來,歲月的大劫在這片天地,並沒有造成巨大的影響。諸多強者在這裡一番混戰,而後消失再次轉移戰場。

「據我所知,那場大戰,打到了傳說中的第五片天。」老人述說。描述當年的大戰。

玄天靜靜聆聽,可以想象那種末日般的場景。

「神明,在我們這片天地很少出現,一般都是傳說中的存在,市面上沒有。但是這場戰爭,有神明出現。」老人訴說。

玄天點頭,對於這場大劫的關注度也少了許多。畢竟,即便是這片天地,恐怕也打聽不到更多的東西。

「另外,我還想向你打聽一個生靈。那是一頭龜,通體白色,只有一個胸脯之大。不知道你是否知道。」玄天詢問,開始打探白龜的消息。

「龜族的生靈?最近好像都是這些消息,聽說這城中的一個勢力,在大力的捕捉龜族生靈,其中大多是嶺主與王者的境界。」老人驚訝說道。

「什麼?抓捕龜族生靈?這是為何?」玄天皺眉,內心一緊。有些擔憂白龜的處境。

「不知道為何?反正這個勢力就是在抓捕龜族的生靈,你可以去看看。」老人說道。

玄天聞言,當即起身。然而,就在這時,一陣喧嘩聲響起。

「翼龍太子來臨,我們碧天城又要被封道了。」

「真是怪異,不知道這等人物為何會來到我們這座邊界小城?要說往日,飛過也不會停留。」

「弄不好,我們這座城池要出現什麼法寶,所以吸引了這等生靈。」

人們議論紛紛,令原本嘈雜的酒樓變得更加喧嘩。

「翼龍太子,那是什麼東西?」玄天皺眉。

「那是翼龍一族的強者,號稱年輕一代的第二號人物,是個很強勢的傢伙,皇者的境界。」老人說話。

「翼龍一族不是百族叛徒嗎?難道人族就這麼畏懼?」玄天用不解的目光看著老人。